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小肥啾寵愛手冊 > 第62章 第 62 章

第62章 第 62 章

作品:小肥啾寵愛手冊 作者:四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沒想太多, 只覺得辦公室太大了,冷冷清清的,待著不舒服。

    所以助理一出去, 小願願也緊隨其後跑了出去。

    ——雖然答應了爸爸要在這里等他回來, 可只是等他回來呀,爸爸沒說中間不能去其他地方。

    小願願好奇心很重。

    不是不怕生, 他也是選擇性怕生的。

    只是跟重重的好奇心相比, 陌生的地方更值得他去探索。

    來的時候從顧斜風的專屬電梯進來,因為直連著辦公室, 所以小願願沒經過外面的秘書部。

    現在出去了, 看到外面有人, 他下意識走得輕手輕腳小心翼翼。

    他的個子太小, 連桌子台面都夠不到,沒有人注意到這里溜出去一個小寶寶。

    如果小願願在這里駐足片刻,那麼很快就能被追上來的助理找到。

    但小願願不走尋常路, 直接溜出秘書室, 進了電梯。

    一切發生地就是如此巧妙, 助理從辦公室出來那一刻, 電梯的門正緩緩合上。

    樓層選擇橫豎都有,橫向那邊的樓層小願願也能夠到。

    聰明的小鸚鵡寶寶進來前看到門口寫了18f,大概猜到這是他們在十八樓的意思——對宮望珩的拼音畫符不行, 對數字稍微能行了那麼點。

    電梯正好是要下去的, 小願願小手一點,點到了12樓。

    一路沒人進來, 他就懵懵地獨自到了12樓, 出于好奇, 還隨便就拐進了設立在12樓的部門。

    里面員工不少, 走來走去的人也有幾個。

    小願願很快就被注意到,畢竟小天使顏值擺在那里,誰看到這樣的寶寶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可工作忙碌,誰也沒去問誰這是誰的孩子,反正沒想到會是顧總的孩子就對了。

    小願願眨著黑漆漆的大眼楮,在里面走了一圈。

    大家都在各自處理工作,沒人搭理他。

    但這不是問題,既然沒有人搭理自己,那小鸚鵡寶寶就主動出擊。

    他看到一個小姐姐桌面上擺著巧克力豆,眼楮一亮,蹭蹭蹭跑過去,搭搭她的椅子扶手,甜甜地,小心地喊了一聲︰“姐姐。”

    小姐姐低頭,看到小願願,一瞬間就被萌翻了。

    這是哪里來的小天使,笑容就治愈了她受傷的打工魂。

    低頭問他︰“怎麼了呀?”

    這個年紀的小寶貝還不知道拐彎抹角是什麼東西,只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說什麼。

    小願願直說︰“……我想吃那個,可以,給我,一粒嗎?”

    他現在能說些長句子了,就是許多斷句拼湊在一起,還斷得有些明顯。

    怕小姐姐不答應,還伸出兩根胖乎乎的小手指做示範。

    “……就一粒,這麼一粒。”

    太可愛了太可愛了太可愛了。

    小姐姐哪里能拒絕小鸚鵡寶寶的賣萌攻擊,很爽快地就拿過了桌面上的巧克力豆。

    “你想吃這個啊。”

    小願願雙眼發亮,水光靈靈,一雙手握成了小拳頭放在胸前,用力點頭。

    “嗯!”然後再次切換手部姿勢,用手比劃,“就一粒。”

    小姐姐心都要化了。

    這是誰家的孩子,吃可愛長大的嗎,也太治愈了吧。

    直接將未拆分的巧克力豆拆了封,然後整袋都給了小願願。

    小姐姐捏捏他軟乎乎的臉蛋︰“都給你吧。”

    小願願滿臉驚喜,只要一粒卻得到了一整袋,這個姐姐一定是好人!

    他歡歡喜喜地收下了,認真道謝︰“謝謝姐姐!”

    但是摸出一粒塞進嘴里吧唧吧唧嚼了咽下後,他又很乖地將巧克力都還了回去。

    “願願,一粒,就夠了!”

    小姐姐忍不住再捏了捏他的臉,好乖好有禮貌的糯米團子。

    “你叫願願嗎?”

    “嗯,我叫願願,我三歲多了,今天,跟叭叭來的。”

    小朋友就是這樣,問一句,然後開始自報家門。

    “這樣啊,你爸爸是誰啊?”

    哪位同事能生出這麼好看的孩子,還是爸爸,她怎麼不記得這樓里有什麼帥哥同事了。

    “叭叭是年年,斜風。”

    他要說出顧斜風,小姐姐便能想到樓上那位顧總。可小願願塞了年年一起說,斜風的發音還略帶破音,小姐姐沒能听出來。

    而小願願說完後跟她道別︰“姐姐再見,我走了。”

    小姐姐就沒細究她的爸爸到底是誰了,最後摸了一把他的臉︰“嗯,再見。”

    吃到了巧克力豆,小願願蹦蹦地出去了。

    他想助理叔叔要給他吃的蛋糕應該也快到了,他該上去吃蛋糕了。

    于是目標明確地跑進電梯,正好又是上去的,小願願找到18樓按下,乖乖上去了。

    但等小願願原路返回,再次路過秘書部——里面已經沒人了。

    對小寶貝來說是出來走一下吃個巧克力豆的短暫時間,對助理而言簡直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他沒看好顧總的小寶貝,要是孩子出點什麼意外,他別說飯碗不保,直接小命堪憂了。

    剛才不見辦公室有小願願,助理立刻跑出來找,結果秘書部沒一個人見過孩子。

    助理臉色都嚇白了︰“那是顧總的兒子!要是不見了,我們都完了!”

    這話就很嚇人了。

    顧斜風在公司一貫是嚴厲的形象,這話又是從助理口中說出來的,幾個秘書都被嚇到了。

    “那,那怎麼辦啊,我們真沒見有什麼孩子出去啊!”

    “先找吧,不是在這里就是坐電梯下去了,一定要在顧總回來前找到!”

    “孩子長什麼樣啊?我們沒見過怎麼辦?”

    “放心,孩子很好認,最可愛的那個就是了!”

    秘書部有五個人,其中一個跟了顧斜風進去開會,剩下四個全部出動,有從樓梯那邊下去找的,也有電梯這邊一層層去找的。

    慌忙則亂。

    其實去監控室看下監控就能知道小願願是從哪里出去的了。

    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這點,也不敢去廣播室播報找孩子的消息——陣仗太大了,要被顧斜風知道,還是得沒一層皮。

    于是

    小願願又大搖大擺地回了顧斜風辦公室,爬回原來的大椅子上坐下。

    心里期待著希望助理叔叔能快點過來,他想吃蛋糕了。

    顧斜風的早會簡短。

    考慮到還在辦公室等著自己的小願願,顧斜風壓縮了會議時間,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了。

    但回去辦公室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人都跑哪里去了?秘書部的人呢?怎麼一個都不見了?

    顧斜風走進辦公室,里面也靜悄悄的,不見助理,也沒能見到小願願。

    ——難道小願願跑出去了?

    好在走到桌子邊上,看到了睡在椅子上的小願願。

    椅子對他來說太大了,整個人都能睡在上面。

    現在就微微蜷著身體,頭枕著手,閉著眼楮。

    小小的呼吸聲均勻,睡得很舒服的模樣。

    太萌太治愈了。

    顧斜風有時也會好奇,他們到底是什麼運氣,怎麼這麼乖巧可愛的寶寶就來了他們家。

    蹲在小願願面前,顧斜風也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手。

    戳戳他的臉,捏捏他的鼻子,揉揉他的小肚皮。

    手感極佳。

    小願願就這麼被顧斜風弄醒了,緩緩睜開眼楮。

    他忘記自己怎麼睡過去了,他還在等助理叔叔拿蛋糕給他吃呢。

    睜眼見到不是蛋糕,而是顧斜風,小臉困惑了幾秒。

    但還是很快展露笑容,對著顧斜風張開手︰“叭叭,抱!”

    顧斜風就將他抱到了懷里,摸摸他的頭︰“願願在這里等爸爸啊,好乖。”

    小願願點點頭︰“嗯,願願是乖寶寶。”

    顧斜風笑了,小東西,還會跟著夸自己。

    另一邊助理還在跑上跑下找小少爺,半個小時過去,他心如死灰。

    看到顧斜風來電時更是心驚肉跳,決定坦白從寬,希望顧斜風能饒他不死。

    接起電話,助理就听到顧斜風壓著怒氣的聲音︰“我讓你看著孩子你死哪里去了?外面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助理大氣不敢出,小心翼翼地稟報︰“顧總,這個……那個……”

    “什麼這個那個的,趕緊死回來。”

    說完就掛了電話。

    助理欲哭無淚,小少爺還沒找到,他要這樣上去,會不會被顧斜風當場打死。

    怎麼都是當頭一刀,逃不掉了,不過公司這麼大,小少爺必然還在里面,那麼小的孩子,跑出去是不可能的。

    但等助理回到辦公室,幾個秘書都已經回來了,正一塊兒圍在外面的玻璃上,各個都在往里面偷看。

    助理見狀走過去︰“你們在看什麼?”

    “顧總的兒子啊,真的好可愛啊,跟水蜜桃一樣!”

    “我剛才還以為顧總抱了個玩偶,結果是真的小朋友啊啊!!”

    “小聲點小聲點!”

    “哦哦,噓……”

    助理心頭一驚,小少爺回來了?

    敲了辦公室門進去,然後就看到小少爺正坐在顧斜風懷里吃蛋糕。

    說不出是松了口氣還是差點斷氣,總之小少爺沒事就好,回來了就好。

    飯碗保住了,小命也保住了。

    助理調整氣息,走過去,裝模作樣說道︰“抱歉,顧總。”

    介于孩子在場,顧斜風語氣沒太重︰“我讓你好好看著孩子,你就是這麼看的?”

    助理心虛︰“對不起。”

    “沒關系的。”吃著蛋糕的小願願接道,“願願自己,也可以的。”

    他放下勺子,嘴角還沾著奶油,就拍拍小胸脯︰“剛才,願願,自己出去了呢!”

    白清年無奈道︰“……願願不可以兩樣都拿,快點還一樣給姐姐。”

    小願願才不要。

    進了他手里的食物就是他的,誰來拿都不給。

    或許關東煮的事還是留下了一定影響,他將東西緊握住,藏到了自己懷里,不肯交出去。

    “沒事的,寶寶喜歡就都給他好了。”

    小姐姐自然不介意,小朋友就是這樣真實自然的性格最討人喜歡。

    她問小願願︰“能跟姐姐一起拍照嗎?”

    剛才白清年已經給他拍過照了,聰明的小鸚鵡明白這大概是怎麼一回事,看在甜食的份上,點頭答應了。

    對方拿出手機拍了照片,一起來的人也上前,每個人都跟小願願合了影。

    顧斜風難得有這樣的耐性,抱著小願願讓別人拍照,但拍完後也不忘提醒︰“麻煩不要傳到任何網絡平台上,謝謝。”

    幾個女孩答應,然後歡歡喜喜地走了。

    但附近不少人從剛才就望著這邊,看到這麼一個粉雕玉琢的可愛寶寶,跟水蜜桃一樣,已經有偷拍的,還有似乎也想上來合照的。

    顧斜風跟白清年注意到,連忙帶著孩子跑了,就像趕緊護送小明星離場的保鏢一樣。

    換了一處地方,白清年輕笑道︰“願願都像小明星了,走到哪里都受歡迎。”

    不過受歡迎的小鸚鵡沒有听清他的話,因為他正很認真地撕曲奇餅的包裝紙。

    包裝紙跟他作對,怎麼都撕不開,于是小鸚鵡寶寶拿出看家本領,直接用嘴咬開,然後叼出其中一塊,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甜甜的,好吃!

    里面剛好有三塊,小願願自己吃了一塊,然後拿出一塊塞進顧斜風嘴里。

    顧斜風不愛吃甜的,可那一刻被小願願的投食行為感動到——剛才緊緊藏在懷里不肯拿出去的東西,竟會跟自己分享。

    而且小願願也沒忘記白清年。

    拿出最後一塊餅干,就沖著白清年喊︰“叭!叭叭!”

    他一視同仁,給顧斜風喂了餅干就一定也要給白清年喂,絕不偏心。

    吃完餅干,手里的包裝紙也沒亂扔,交到了白清年手里︰“……髒髒!丟丟!”

    沒人教過他這些,都是平時看動畫片學的。

    雖然內容是白清年專門挑選的,適合這個年紀小孩看的,可他還是覺得小願願很聰明,竟然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學會。

    小願願恢復精神後,他們的游樂園之旅正式開始了。

    先去看劇場表演,再去玩了幾個小願願能參加的項目。

    在路上遇到賣

    氫氣球的,顧斜風眼楮不眨一下,全部買了下來,足足九十多個。

    他讓小願願拿著這一串拍照,故意嚇唬他︰“願願拿穩了哦,這個要給人家還的,千萬不能松手!”

    嚇得小鸚鵡渾身僵直,雙手緊握住氫氣球不敢動彈。

    白清年在旁看著,心里自然覺得顧斜風這樣欺負小孩的行為實在不可取——但沒辦法,小寶貝太可愛了,被騙也不知道,很認真很緊張地抓著。

    過一會兒後,磕絆地問︰“叭、叭!好了米,好了米呀!”

    顧斜風不僅拍了照片,還拍了視頻,憋著笑︰“好了好了,拍好了。”

    “來!酷愛來!”

    “來了來了,爸爸來了。”

    小寶貝一直僵硬到顧斜風將他手里的氣球接過去,才敢重重呼出一口氣。

    顧斜風財大氣粗,買氣球就是為了給小寶貝拍照,拍完就隨手送給了路人。小願願沒有起疑,還真以為是給人家還回去了。

    接著他們去看露天劇場的表演。

    白清年做手術能連續站幾個小時不喊累,偶爾出門暴走一次卻感覺雙腳要出走。

    玩項目時他們走的還是不需要排隊的快速通道,相比絲毫不見疲憊的顧斜風跟全程掛在顧斜風身上不用自己走路的精神願願,白清年真覺得自己該好好鍛煉身體了。

    看過露天表演後,天色漸黑,索性不玩了,就等著萬聖節游|行開始。

    白清年累極了,不顧形象地在路邊坐下。顧斜風陪他,貼在他身邊坐。

    被單獨放在車里的小願願見到這幕就不樂意了,因為小推車有高度,他感覺自己離爸爸們有些遠,咿咿呀呀叫起來,想要跟爸爸們一塊兒坐到地上去。

    地面還是涼,但白清年準備齊全,特意帶了小毯子,在地上鋪好讓小願願坐下。考慮過需要等待的情況,白清年連平板都帶上了,里面下載了很多集動畫片,專門給小願願看。

    小願願本身就不是愛吵鬧的孩子,見白清年拿出平板零食跟水,他就乖乖坐在小毯子上,一點聲音沒有,看起了動畫片。

    周圍熙攘熱鬧人來人往,他們在一起的場景卻透著說不出的平靜溫馨,好像真正的一家三口,在這里劃出有愛的一角。

    小願願腿短,一雙小腿在地上也能完全舒展開來,一邊吃著圓圓的大餅干,一邊轉轉小腳,目不轉楮地盯著動畫片。

    顧斜風看著他靈活的腳腕︰“願願怎麼老是轉腳,難道這也有什麼意思?”

    白清年見他模仿小願願轉腳的動作,覺得好笑︰“小孩子都這樣,你可別學了,一把年紀了,等會兒把腳腕給扭了。”

    “小家伙都不會扭到,我怎麼會?這麼看不起我?”

    “這不是我看不起你,小孩子柔韌性好,你一把老骨頭,就別鬧騰了。”

    “我怎麼就老骨頭了,你這話過分了啊。”

    兩個家長拌著嘴,確實太久沒有出來約會了,雖然有些累,可心情是這段時間以來的最好。

    等天色全黑,花車游|行終于開始,坐在路邊的人都站了起來,小願願被抱顧斜風抱著。動感嘹亮的音樂響起,嚇了他一跳,慌忙捂了一下耳朵。

    白清年注意到,拍拍他的背︰“不怕不怕,願願不怕。”

    小寶貝便扒拉著要去白清年懷里。

    顧斜風不放手,小家伙抱起來很舒服,一身軟乎乎的肉,是這個年紀最可愛的嬰兒肥。

    而且小家伙就是看著肉乎乎,抱起來卻一點不重,軟得像塊棉花糖。顧斜風抱他在懷里,忍不住就想掐一下捏一下。

    小願願起初還掙扎著非要去白清年懷里,但花車隊伍過來,他就被吸引走全部注意力。

    音樂節奏強烈,歌詞郎朗上口,卡通人偶扮相精致,一邊跟人群互動一邊跳著舞過來。

    小鸚鵡寶寶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場面,看到其中有一只比自己大好多好多的鳥,立刻小手指著沖爸爸們嚷道︰“……鳥!鳥!”

    音樂聲太重了,他的話家長們並不能听清。

    好在小家伙也就是被氛圍帶動,沒有非讓家長回應,很快又被其他東西吸引了視線。

    游|行隊伍很長,一場下來有幾十分鐘,等到結束,小願願已經記住了音樂的旋律跟零星歌詞,還在興奮,趴在顧斜風肩頭唱歌。

    因為是萬聖節游|行,歌詞部分都與節日相關,所以小家伙不僅記住了“萬聖節”,還荒腔走調地哼著“哈漏v”,邊哼唱邊搖頭晃腦,舞動全身,在顧斜風懷里都不安分。

    他的好心情帶動了周圍所有人的情緒,家長自不用說,跟小願願待在一起就沒有不高興的時候。

    其他人先是被可愛小寶的外貌吸引過來,過來就不想走了,逗他說話,跟他合影,一個接一個,比下午還夸張。

    有些人愛湊熱鬧,看到這邊人多就過來,到最後大家以為這是什麼小童星,人圍了好幾層。 m.w.91 ,請牢記:,.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肥啾寵愛手冊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