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請你別太得意 > 第54章 終章

第54章 終章

作品:請你別太得意 作者:砂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或許是因為沈倪總是冷不丁地就讓他破了心房。車子到沈家車庫之後, 江以明熄了火沒直接下車。

    他單手放下遮光板,整個人向右側傾斜過來。

    沈倪以為他要給自己解安全帶。

    剛想說不用,他的唇就踫到了她的。衣領沾染的薄荷香也隨著空氣一起渡過來, 在鼻尖縈繞。他小心翼翼地啄她的下唇, 像對待珍寶一般溫柔舔-舐。

    江以明這個人偏冷感。

    所以在如此親密的時刻,會更顯得反差極大。這會讓沈倪心里生出那麼一點點成就感, 猶如身在雲端。

    于是她總是拒絕不了, 一點點回應過去。

    吻得氣悶,鼻子吸不上氣。

    她才重重推開他,用力喘了兩口︰“感冒呢。”

    他眼皮下垂, 掩去欲-色。

    半晌,用指腹抵了下她唇角, 說︰“不是看過了麼,不傳染。”

    沈倪從側門斗里抽了兩張紙巾, 背過身,不好意思地擤了下鼻涕。等鼻子徹底通氣了, 才甕聲甕氣地說︰“干嘛突然親我, 哦對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了。”

    江以明︰“什麼?”

    沈倪指指窗外︰“我家車庫有攝像頭。”

    江以明︰“……”

    沉默幾秒後。

    她打開車門, 半條腿跨出去,又回頭︰“但從來不開。”

    說完手指比了個v字,一溜煙兒跑了。

    江以明︰“…………”

    一如既往很皮。

    江以明好心情地揚了下唇角, 並不著急,慢條斯理鎖了車才往車庫門口走。

    沒听到他追過去的腳步聲。

    沈倪在牆角等了一會兒, 忍不住探頭往里看看。

    這一探, 就被江以明逮了個正著。

    她跑不掉了, 悶著聲說︰“你走路怎麼都沒聲音的!”

    江以明把人按在身旁︰“為了抓你。”

    “嘖。江醫生, 你現在越來越壞了。不知道跟誰學的。”

    她說完前半句立馬噤聲, 跟著他的腳步走出幾米才接上自己的話,“好吧,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想,是跟我學的。”

    確實。

    以前他不會做這些無聊的事。

    但和沈倪在一起以後,他好像變得越來越有人間煙火氣了。甚至有時候,也學會了她的絕招,耍賴。

    這種招數多用于兩人獨處的親密時間。說好順著她的,她叫停卻不管用。會很短暫地,動作溫柔幾分,而後又難以抑制似的加重喘-息。

    沈倪一路抱怨著進屋。

    門口齊齊擺了好幾雙室外鞋,是沈應銘和沈清也到家了。

    听到大門響動,沈應銘從報紙後探出臉︰“這麼快回來了?你媽說你感冒了?怎麼樣了?”

    沈倪踢踢踏踏換好鞋,忍不住撒嬌︰“爸,你的問題好多哦,我都來不及回答了。咱們家就有醫生,當然沒問題啦。”

    沈應銘沒好氣道︰“沒問題你還老感冒。”

    父女倆說話的時候,江以明就在身後,把沈倪的圍巾掛好,兩個踢得亂七八糟的鞋子擺正。

    那邊沈倪似乎是被沈應銘敲了下腦袋。

    她不滿地啊了一聲,然後沈應銘說︰“沒個大人樣兒。”

    一陣,小姑娘捂著額頭傻笑。

    是該多帶她回京過年。

    江以明忽然想,之前他在醫院值班的時候,她的節日都是怎麼過的。

    南山鎮沒有親人。

    她獨自在家,即便有大橘在身邊,還是會冷清吧。

    但沈倪好像從來不會抱怨。听到他說要值班時最多就是囑咐幾句沒病人的時候偷偷懶,別太累。一次都沒從她嘴里听到過諸如“怎麼又要值班,我就自己在家”這種抱怨的話。

    她的抱怨都是生活中零零碎碎,無關緊要的小事。

    說她是小孩子脾氣,但比任何家屬都要懂事得多。

    江以明突然開始懷疑。

    懷疑自己留在南山鎮的選擇是不是錯了。

    等晚上回了臥室,只剩下他們倆人。

    沈倪仗著生病,吃了藥後枕在江以明胳膊上,叫他給自己揉揉後頸。她這習慣像只貓似的,一被摁著後頸就乖了。

    江以明找了穴位,有一下沒一下給她揉捏,看她舒服得眯眼才問︰“以後每年都回來過?”

    沈倪懶洋洋道︰“好啊。不過醫院那邊能請得到假嗎?”

    “我盡量。”他低聲,“後面要是有機會,就調回京城算了。”

    沈倪猛得睜眼。

    她歪歪斜斜躺著,頭一偏,就與他的眼神對上了。

    他視線沒挪開,看起來格外認真。

    沈倪忽然坐起身,盤起腿正面向他︰“怎麼了?忽然就說要回京城。是醫院跟你說的嗎?還是——”

    “沒有。”江以明說,“這樣你離家近一點。”

    沈倪知道,江以明是很喜歡南山鎮的。

    南山鎮地方小,人很少,風再大都不會喧囂。

    香樟路不長,兩邊零零散散開著小吃店和雜貨鋪。鎮子里的路不復雜,從這頭走到那頭用不了幾分鐘。夜生活很簡單,一度叫人覺得無聊。

    可是。

    不管冬夏,能從撲面而來的風里聞到河水潮氣。站在新房子的露台可以看到分割成方塊的田野和落日。

    傍晚夕陽總是溫柔如水,肆意鋪滿半邊天。

    一抬頭,看到的不是鋼筋混凝土的世界。

    樓頂低矮,于是天空變得更為廣闊。晴天白雲,陰天烏雲,所有的變化都在眼底。

    住上幾年,就能眼熟鎮里所有人。

    在那兒,時間腳步放慢,世界簡單又平淡。

    南山鎮不是個完美的地方。

    但她同江以明一樣,離不開了。

    沈倪搖搖頭,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我還是想待在那邊。要是回京城,待不了幾天我爸準要嫌我煩。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會被他挑毛病。”

    “我們可以單獨住在外面。”江以明說。

    “不好。”沈倪重新躺回他臂彎,手指一下一下繞著他的衣角,“我們像現在這樣生活下去挺好的,我不想改變。南山鎮還有小灰、警長、齊頭簾兒……”

    這些都是沈倪隨口取的名字。

    小灰是曾經和大橘有過一腿的灰白紋貓,警長和齊頭簾兒就是奶牛貓兄弟。同黑貓警長紋路一樣的那只就叫警長,黑紋長在頭頂和下巴的那只叫齊頭簾兒。

    天冷了幾只小貓會來單元樓里睡覺。

    不冷的時候就在外面自由自在。

    樓里家家戶戶都會不定時給喂點東西。它們有食物、有避寒的地方、還有自由。

    有時候實在太冷,沈倪會留他們在302過冬。

    但小貓野慣了,暖和過來就一個勁地扒拉門,想出去。

    這樣的貓是帶不走的。

    沈倪把警長和齊頭簾兒搬出來,江以明就懂了她的意思。就是想留在南山鎮,過普普通通的生活。

    他嗯了一聲,最後點頭︰“好。”

    在京城待不到半周,醫院那邊來電話,問江以明有沒有時間去縣城參加研討會。

    江以明原本想拒絕的,但接電話時沈倪就在邊上。

    她用口型說︰“去啊,機會難得。”

    猶豫的那幾秒時間,沈倪小聲勸說︰“正好我也想回去了。過兩天還約了電器店送投影儀呢。”

    他這邊答應下來。

    就不得不縮短繼續在京逗留的時間。

    電器店過來送家電都是小事,沈倪就是不想讓江以明耽誤工作。

    他電話還沒講完,她就翻身起來整理行李。

    在南山鎮穿不了什麼大牌奢侈品,這兩年穿得越來越休閑,行李收拾得也快。

    沒一會兒就差不多了。

    沈倪盤腿坐在地上,與敞開的行李箱面對面。正想著還要裝點什麼回去,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掛了電話,手臂從身後環了過來,松松一握。

    沈倪沒回頭,問︰“你看看,忘了什麼沒。”

    “嗯,剩下的我來吧。”

    他手臂收緊,沒費什麼力氣就把人從地上抱了起來。穩穩當當幾步,從地板挪回到羊毛毯上。

    手撐在毛毯兩側,觸感輕柔。

    沈倪偏了下頭,她幾乎整個人都坐在江以明腿上,後背貼前胸。余光能看到他微曲的長腿和肌肉線條勻稱的小臂。

    大約是看透了他的意圖。

    沈倪朝行李箱努嘴︰“不是說換你收拾麼,怎麼不動。”

    “明早上收。”

    江以明低頭,聲音就落在她耳側。

    半晌,他突然又補了一句︰“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家還缺點什麼。”

    不管多少次,被他抱進懷里時還是會怦然心動。

    尤其是在知道緊接著會發生什麼的情況下。

    沈倪張了張嘴,有點不好意思地指指床頭櫃︰“不缺了,白天不是買那個了……你忘啦?就放在抽屜里。”

    她還記得在超市收銀台前,她半遮半掩地暗示江以明。

    他卻像沒事人似的,淡定挑了幾盒常用的丟進框里,還扭過頭用眼神問她︰這樣?

    沈倪飛快點頭,等出了超市才勾著他的脖子把他拉低,悄悄埋怨︰“前天就用完了,還好我記性好。”

    那會兒他只無聲揚了下唇角,沒說話。

    這才多久,他怎麼又忘了。

    沈倪想爬起來去夠抽屜,身後的力道沒讓。

    她只好一屁股坐回來,問︰“怎麼啦?”

    “不是缺這個。”江以明在她耳邊一字一頓地說,“沈倪,給我個孩子吧。”

    沈倪忘了拒絕。

    在喜歡的人用這樣低沉又性感的語氣說“給我生個孩子”的時候,身體和心靈仿佛在同一瞬間看到了頂點。

    他似乎格外賣力。

    每次都要深深相抵。只有這個時候,溫柔到骨子里的人才會露出一丁點兒野性、強勢、和逃脫不了的威壓。

    他是算好了日子來的吧。

    沈倪攀緊他的脊背時,這麼想道。

    ***

    南山鎮的風沒有北方的勁頭那麼足。

    它從四面八方裹挾而來,溫溫柔柔,殺傷力卻不弱。太陽底下天還是暖的,只不過腳趾踩在鞋子里依然被凍得根根僵硬。

    不管什麼時候,江以明的脊背總是又直又挺。

    他能給人安全感。

    沈倪就跟在他後邊,身上沒什麼行李,手全藏在了江以明的帽兜下面,汲取那麼一點點溫暖。

    因為凍,她幾乎是蹦著跳著跟了一路。

    巷子里的風比別處大一點。

    兩人腳步也加快不少。

    等穿過里春巷,陽光一下子曬滿全身。那點寒意瞬間被驅散開了。

    沈倪抽回手,笑嘻嘻感嘆︰“有老公就是好。”

    江以明學她的語氣回了一句︰“有良心就是好。”

    那得追溯到上次。

    沈倪凍得手指僵硬,趁江以明不注意就把冰手往他領口一塞。江以明嘶了一聲,整個肩線都僵直了。

    他半天沒說話,等緩過來才低聲說她︰“小沒良心。”

    沈倪這回學乖了,沒敢亂塞。

    她眉眼彎成了月牙兒︰“你怎麼還記仇呀。”

    他倆長得都惹眼。

    從巷口出來就被人瞧見了。

    五樓奶奶正在樓下曬肉腸,遠遠招手︰“回來啦。你倆快來,這家里剛做的臘腸,拿點回去燜飯吃。”

    “曬上了?”樓道里又冒出個聲音,二樓大爺搬了竹簸箕出來,“我家也來佔個地方。”

    大爺用紅塑料袋裝了一拉遞給江以明︰“新腌的青魚,給你們兩口子也拿點。”

    太陽好的時候,單元樓前一塊空地就跟集市似的。

    家家戶戶都拿點東西出來曬。遇見人,就熱情地分一分。原本行李都在江以明那,沈倪是空著手。

    等上到四樓,她兩手也掛滿了袋子。

    回到402還沒坐穩,又有人來敲門。

    來的是電器店老板。

    他把寄養在他那的大橘帶回來了,順便問問什麼時候去給新房子裝投影。

    江以明和電器店老板說話的時候,大橘就像百八十年沒見到主人似的,圍著兩人直打轉,嘴里還罵罵咧咧不停。

    一個三文魚罐頭下去,罵聲堪堪停止。

    它吃飽喝足,在沙發上趴著,兩手一揣。前後才幾秒,又成了一只不諳世事的小貓咪。

    大橘安定下來。

    沈倪提議要不就趁現在去把新家那邊的電器搬進去。她說什麼江以明都依。也正好省的老板再跑一趟。

    還記得故事的最開始。

    就在這條香樟路上,電器店老板熱情地和江以明說著話。她就在邊上偷瞄一眼,然後忍不住吐槽︰

    ——這人到底哪里溫柔有耐心了?

    ——就這一臉不好相與的樣子。

    ——鎮子里的人都瘋了嗎?!他們是不是眼光有問題?

    沈倪想起以前的事,低頭笑起來。

    現在想想,有問題的簡直是自己。

    她嘴角一揚,就被江以明逮住了。

    目光在她嘴邊短暫停留片刻,他溫聲問︰“自己偷偷笑什麼?”

    “想以前。”沈倪說,“想我們還是鄰居的那會兒。”

    江以明側目︰“後悔了?”

    沈倪笑眯眯地湊過去,雙手捧住他的臉︰“對啊,好後悔。後悔沒早點追你。江醫生,你這種神仙,怎麼就被我追到了呢。”

    她假裝長嘆︰“我何德何能啊——”

    倒不是何德何能的問題。

    江以明笑了笑,是怕自己不識抬舉。

    搬了東西進來的電器店老板左右環視一圈。

    剛剛好看到露台上,兩重身影依偎在一起。

    男人俯身,溫柔地親吻懷里的人。老板使勁咳嗽一聲,想給他們提個醒兒。

    不知是八樓的風格外喧囂,還是那對神仙一樣的人屏蔽了世俗煩擾,兩人像沒听見似的。

    露台的風還裹著寒意。

    他們身後是天空,遠山,田野,小徑,還有裊裊煙火氣。那些遠景都做了陪襯。

    老板揉了揉鼻子往後撤開一步,默默帶上大門。

    算了,就當自己沒來過吧。

    (全文完) m.w.91 ,請牢記:,.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請你別太得意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