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穿書後我把渣攻當替身 > 第66章 渡煙

第66章 渡煙

作品:穿書後我把渣攻當替身 作者:慕叢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宋淋打幾個電話, 沒通。

    “魏準現在可是越來越不把咱們當回事了,”他擺著手機苦笑,“以前也就一次不接, 現在是打幾次都不接。”

    “他今天有事吧。”林封低頭寫病歷。

    宋淋嘖聲, “如果不是為許淨洲,換以前, 他才不會自己專門跑工廠, 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他話音一頓,想起件事, “他煙戒掉沒?”

    “不是,你看不見嗎?”林封被他問得有點失去耐心, 示意門口病人,“您要是沒什麼心理疾病, 就在外面等著,我看完這兩個病人再跟你聊閑話, 行不行?”

    宋淋只好耷拉著腦袋, 走到過道等著。

    期間有給魏準打了個幾個電話, 依舊無人接听。

    他總覺得不大對勁。

    林封看完病人,拎著盒什麼東西出來,丟給他, “我給魏準找的東西,代替口香糖。上次見他為戒煙都快咬舌自盡了。”

    宋淋睜大眼, “是嗎。”

    “可不是, 跟他在片場外面等許淨洲, 看見什麼東西順著他嘴角流出來, ”林封搖頭感慨, “好家伙,仔細一看是血。”

    “為了個男的把自己弄成這樣。”宋淋嘀咕兩句。

    林封找來的東西有點像是藥。

    他本來很好奇,還想偷偷拆兩片嘗一嘗,結果一看滿盒子的英文字母,約莫有不少食用的注意事項,下意識發怵。

    “再給他打個電話,現在都幾點了。”林封皺眉看手表,“再晚一會紋身店關門了。”宋淋一愣,“紋身怎麼了?”

    “你先前沒發現?”林封換上便服,指著自己脖子後那塊空地,“他皮膚有點敏感,剛紋的時候發炎了,出過血。”

    “後來好了,但是紋身變得有點怪,很容易被看出來。”林封把他從椅子上拽起來,往電梯口走,“所以說今天喝過酒後跟他去補紋身來著。”

    宋淋哦一聲,從通訊記錄里拉出剛撥過的電話。

    正準備重撥時,

    另外一則有些眼熟的號碼毫無征兆插進來,打斷他的動作。

    “好像是魏準公司的電話,”他叫住正準備進電梯的林封,接通電話,“魏準?你怎麼回事我打你手機你不接,你手機丟了?現在回公司了?”

    “宋少!”

    音孔那邊冒出的卻不是魏準的聲音,反而是個哭腔很重的妹子。

    宋淋記得她,哦一聲,“你不是那個,你們公司新招的文案嘛,哭什麼?你們老總扣你們工資了?”

    “不是,”妹子抽泣著吸氣,“是工廠、工廠出事了。”

    宋淋嘴角笑意僵住。

    好不容易等電梯樓層的數字從二十多變成五,林封往旁邊撤兩步,剛準備喊身後人進電梯,

    結果沒等動作,就被宋淋一把拉住拽進逃生通道!

    林封嚇得睜大眼,“你干什麼。”

    宋淋眼角憋出血絲,急得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慌張整理語言,最後只吐出幾個字︰“工廠爆炸了。”

    •

    工廠意外發生爆炸事件,部分區域嚴重塌方。

    安全問題這塊一直都是對方負責,魏準這邊只負責產品的交接,今天只是去粗略看兩眼,沒想到會撞上這種事。

    林封他們急著趕到公司,見公司里亂成了一鍋粥。

    “韓總也在工廠!現在都還沒聯系上!消防也已經在現場救援了,目前沒有發現人員傷亡。”妹子說︰“我最近一次聯系韓總是他和助理還在路上,後來再想打電話,沒打通。我當時也沒多想……”

    宋淋在幫忙打理公司。

    林封看了眼電腦,發現滿頁面都是對這次爆炸事件的報道和對“韓晝”的揣測。那些字看得他眼楮生疼,劇烈情緒沖擊的他幾乎失去理智,

    “怎麼辦啊?”妹子咬著牙。

    “這樣,現在先把這些揣測你們韓總被炸死的假新聞壓下去,一丁點都不能留。”林封深吸口氣,“我稍後去趟現場。”

    妹子忙不迭點頭。

    林封拿起手機,快步往外走的同時給李青打了電話。

    “我正好要問你!”李青也急得不行,“你見許淨洲了嗎??這怎麼四處找人都不在?打電話也不接。”

    林封立馬來了脾氣,“你問我?!他是你手下藝人還是我手下藝人?”

    “是我藝人啊,但他最近不是跟魏準走得近,我就想,”李青話音一頓,像是看到什麼,“臥槽,魏準被炸死了?”

    林封爆粗︰“你他媽會不會說話?”

    “不是,我是看新聞,我也不相信。”李青幾乎要懵了,“到底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這樣了?魏準現在有沒有事?”

    林封走進電梯,“我不知道!”

    電話兩端同時陷入沉默。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所有人都切身體會到什麼叫做措手不及,他們原本身為這場戲里的配角,一直循規蹈矩默默配合,

    現在反而成了最身不由己的人。

    兩個主角呢?

    找不到了。

    李青沉默半晌,開口︰“我現在去找許淨洲,這事得瞞著他,被他知道肯定要發瘋不行。韓晝已經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

    “是。”林封深吸口氣,“你看好他,咱們還得繼續……”

    電梯到達一樓。

    電梯門緩慢打開,空蕩無人的大廳地板明淨。青年安靜站在電梯前,一張白淨臉頰沾染上灰,他身上的淺色毛衣染了泥,眼楮紅的像是剛熬過通宵。

    怕不是剛在泥坑里打過滾。

    林封愣是把沒說完的話又咽了回去。

    他張嘴,扯出個笑,“小洲啊。”

    許淨洲抬眼看他,抿唇。

    “你怎麼來這里了?你經紀人到處找你呢,你看這還給我打電話。”林封把來電顯示給他看,動作有些僵硬,“你要不要跟他說兩句?”

    許淨洲不出聲。

    “啊,”林封蹙眉,意識到什麼,試探問︰“你是來找韓晝的嗎?”

    許淨洲點頭,“嗯。”

    “他不在,他,”林封靈光一閃,飛快翻出個借口,“他出差了!”

    “出差很突然,從工廠回來就上飛機了,大概得等四五天才能回來。”林封說︰“這樣,我先送你回去,你回去等他,好,”

    許淨洲說︰“不好。”

    他的口吻很冷淡,干淨利索,沒

    有給任何可商量的余地。

    也沒等林封再說什麼,這人趁他不注意,飛快鑽進他身後的電梯里,迅速按上樓層!林封還沒來得及進去,電梯門就關上了。

    許淨洲直奔五樓。

    電梯門打開後,宋淋正守在電梯口。

    他自己公司都從沒這麼忙過,宋淋那邊還在處理雜事,這邊就被林封一個緊急電話打過來,說許淨洲過去了,讓他想辦法穩住這人情緒。

    靠,這特麼有什麼辦法??

    許淨洲像是沒看到他,徑直往魏準辦公室里鑽。

    “不是,魏準他真不在辦公室,他真出差了!”宋淋覺得自己做不到,這人好像已經情緒失控似的,說什麼都不听。

    許淨洲推開辦公室,空無一人。

    宋淋好聲勸︰“你看,他不在吧?你先回去?”

    身後的辦公區亂哄哄的,接二連三的電話聲鬧耳,反而襯得這屋里冷清。窗簾拉得嚴實,絲縷微弱的光投進來,映在桌上。

    空調明顯沒被開過,屋內彌漫著未被吹散的淺薄荷香。

    許淨洲站在原地半晌,

    緊繃狀態在聞到這股氣味後若有松懈,垂在身側的手依舊緊攥,他輕微發抖,又在反復調整呼吸後,漸漸平靜。

    洶涌的潮落下,掩住一切聲音。

    他听得見胸腔里心髒在跳,振聾發聵,仿佛跳在他的神經上,帶起太陽穴刺痛。

    要命的痛。

    “好。”他艱難滾動喉結,問︰“什麼時候回來?”

    宋淋盯著他出神,“啊?”

    許淨洲重復︰“他什麼時候回來?”

    “大概,四五天?”宋淋咬緊牙,差點沒繃住情緒。

    許淨洲輕輕嗯了聲。

    他走到辦公室里的沙發邊,規矩坐下,後背挺得筆直,眉眼干淨又溫順,“那我就在這里等著好了,”他認真問︰“可以嗎?”

    宋淋也只能勸到這份上。

    離開時,他隨手關上辦公室的門,情緒終究還是失了控,沒出息的抹淚。

    說不擔心是假的,他跟魏準這麼多年朋友,平時再互損互罵,也都一路走過來了。剛才得知這件事時他就一直在控制,

    但這種勉強控制的情緒在看到許淨洲的一瞬間崩潰決堤。

    在听到他說︰“我在這里等,可以嗎?”

    處理好所有事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

    宋淋忙得連看眼手機的空隙都沒有,期間也沒顧上照料許淨洲。許淨洲就始終自己坐在辦公室里,沒來麻煩他甚至公司員工任何一個人。

    仿佛辦公室里根本沒有那個人。

    消防隊處理好工廠的爆炸事件,依舊沒有發現人員傷亡。

    網上有關“韓晝”的輿論也已經被壓干淨。宋淋發現幾通未接來電,是林封的,一顆心髒直接被吊了起來,

    他屏住呼吸回撥,等待音孔里那陣催命的忙音落下。

    “……”

    “喂?”電話里面的人聲音疲憊,“宋淋。”

    宋淋艱難咽口水,“怎麼樣?有魏準的消息嗎?”

    “找到人了,沒大礙,就是受了一些小傷,得在醫院養幾天。”林封問︰“許淨洲呢?他有沒有事?”

    宋淋松口氣,“人倒是沒什麼事,就是堅持要在公司等魏準回去。”他話音一頓,“算了,你現在在哪個醫院?我現在過去找你。”

    只是小範圍爆炸。

    宋淋到醫院時,已經是將近十一點,林封把這件事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他沒在醫院門口看到一個記者。

    找到病房時,護士正在給魏準換紗布。

    傷在小臂和右腿,雖然沒有傷到骨頭,但一些傷口還是比較可怕,有些深。宋淋看得都是肌肉一陣抽搐,緊擰眉,“你說你這是何必。”

    魏準唇色發白,抬眼瞥他,“許淨洲呢?你就留他一個人在公司?”

    “沒有!”宋淋沒好氣瞪他,“我哪敢留您韓總的心肝寶貝獨處?”他嘀咕︰“助理在公司陪著呢,好吃好喝供著,不會讓他餓肚子。”

    魏準重新垂眸,收回包扎好的小臂,“我明天去公司接人。”

    “你省省吧,”林封蹙眉,“就你這樣?胳膊纏三圈繃帶,腿上纏五圈,然後你告訴許淨洲,你什麼事都沒有,讓他不要擔心?”

    魏準︰“……”

    “等拆了傷口再去,”他說︰“反正我們說你出差四五天,你先放心養著。”

    魏準看了眼他,沒說什麼。

    “但我要說句扎心的話,魏準,你可別不樂意听。”宋淋盯他一眼,憋在肚子里整天的話實在是憋不住。

    魏準︰“想說許淨洲的壞話就省省,”

    “我他媽,我是你兄弟!我不為你為誰??”宋淋沒林封那個好脾氣,也沒什麼寬宏大量的氣度,憤懣的臉紅脖子粗,“說實話,如果不是為了他許淨洲不犯病,你用得著裝韓晝去工廠?你不去工廠還有這檔子事?”

    “你是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他來公司找你那個架勢,他可不知道你出事!只是見不到你,就急成那個樣,”宋淋說︰“跟要發瘋似的。”

    魏準動作停頓,抬頭,“他怎麼了?”

    “……”宋淋覺得荒謬,“你可別忘了,他眼里的你是誰。”

    病房外走廊里偶爾經過車床經過的聲音,

    骨碌的輪子碾過地板,由遠及近,又在紛沓腳步聲中推遠。魏準沉默勒緊手臂上的繃帶,似乎勒得越緊,傷口就能好得越快似的。

    外面開始下雨。

    他默了半晌,開口︰“這次爆炸事件要壓下去,後續具體怎麼處理,等我出院以後跟合作公司對接。最近得麻煩你,幫忙看著那家公司,看會跟誰在私下有往來,有沒有要卷鋪蓋走人的跡象。”

    “第二種方案我事先有準備,明天會跟助理溝通,生意上應該不會有問題。”他思路清晰,口吻也很平靜︰“許淨洲那里,勞煩兩位多照顧。”

    他喉間輕微一哽,又像是習慣似的很快恢復︰“別讓他知道這事。”

    •

    入春,天氣開始轉暖。

    前兩天接連下雨,像是恨不得把整個春天的雨都在這兩天下完,陰潮空氣如灰蒙蒙的霧似的籠罩整座城市。

    雲層堆積幾天,今早終于敗下陣來,被太陽攆個一干二淨。

    許淨洲拉開窗簾,想讓辦公室里也見見光。

    “小洲,”文案

    妹子已經跟他很熟悉了,敲門,“來給你送早餐啦。”

    許淨洲忙從她手里接過,笑了笑,“謝謝。”他眨下眼,“大家吃了嗎?你們早上都來這麼早嗎?”

    妹子被他盯得臉紅,“也不是一直都這樣,最近韓總不是出差嘛,大家工作量比較大,就只能早點過來,晚點下班。”

    許淨洲由衷道︰“辛苦了。”

    第四天。

    他跟章導說明原因,表示自己近期沒辦法進入狀態好好拍戲。章導大概也從李青那里得知什麼,沒有堅持,只讓他好好調整。

    許淨洲吃好早餐,開始看劇本。

    他最近都是靠看劇本打發時間,各種各樣的劇本,計劃在拍完這部劇後再接一個電影,演個熱烈活潑的角色。

    公司正常的上班時間是八點半。

    隔著玻璃窗,他依稀看到外面人多起來,幾個員工拎著飯盒走到工位,隔著窗戶跟他招手,對口型︰“早小洲。”

    許淨洲抬起頭,也回以口型︰“早啊!”

    他在這樣平靜安和的氣氛里數著人,看著空蕩工位被接連填滿,眼神也慢吞吞收回,重新落在劇本的字里行間。

    “情緒平靜且暗藏思念,”許淨洲認真念︰“我等你很久——”

    從屋外依稀傳來一陣驚呼,

    許淨洲一怔神,偏頭,看到工位上的員工們像是看到了什麼稀罕物件,紛紛伸長脖子往門口看,甚至還有的在鼓掌。

    有人注意到他的視線,驚喜擺手,依稀在說什麼。

    許淨洲心跳驟停,

    他挪開視線,一動不動盯向辦公室的門,喉間突然干澀到發疼,也記不清自己保持這個動作這個視線有多久,只听見門嘎吱一聲被推開,

    男人同幾天前離開時穿得衣服一樣,臉色不大好,但依舊滿眼溫柔。

    “我听她們說小洲在這里待了四天?”他放下文件,脫了西裝外套,順便拉上玻璃窗的窗簾,笑著問︰“怎麼不在家好好待著,來這里找哥哥干什麼?”

    許淨洲抱著劇本,坐在沙發上,

    他顫了下眼睫,收回視線,“你那天為什麼突然掛電話。”

    對方動作似有停頓,但又很快恢復。

    “突然沒了信號,還沒來得及給小洲說聲,電話就被掛了。”他解釋︰“後來又覺得這點小事沒必要再打回去,況且我當時在忙,”

    魏準抬起視線,正對上青年紅了眼圈的目光,有些心虛,隨口撇開話題︰“小洲最近都沒去拍戲?”

    許淨洲說︰“沒有。”他從沙發上起身,問︰“你現在忙嗎?”

    魏準︰“嗯?”

    “我在這里待了四天,待夠了。”他平靜道︰“你能送我回去嗎?”

    最近的會議在下午。

    魏準簡單處理好事務,帶人回家。從公司到住處大概需要四十分鐘。

    他想著這人在公司待四天,確實受不少委屈,就又去廚房熬了點粥。畢竟他現在的廚藝只允許他做這個。

    許淨洲洗好澡,擦著頭發出來。

    他靠在廚房門邊,眼眸半垂,“你是只會做這些?”

    “嗯?”魏準端碗回餐廳,笑著說︰“我會做什麼你不是最清楚了嗎?”

    許淨洲哦一聲,“我嘗嘗。”

    明明已經吃過很多次,說得好像頭次吃一樣。

    許淨洲夾著筷子咬口卷餅,細細咀嚼,吞咽。

    “怎麼樣?”魏準很配合的問︰“哥哥廚藝有沒有進步?”

    許淨洲驀地抬起眸,視線徑直撞進他眼底,問︰“你想我嗎?”

    空調開了暖流。

    細熱的風絲絲縷縷吹向後背,撩過他額前,將他眉眼間幾份神情遮住。

    兩人並肩在餐桌邊,離得很近。

    魏準反應慢半拍似的,笑了笑,“哥哥當然會想你,”

    良久沉默。

    許淨洲收斂眸光,也沒有再固執要求一個答案。

    “我剛才洗澡,沒找到合適的衣服,隨手拿了件,好像不太合身。”他聲音很輕,呼吸交雜在曖昧微妙的氛圍里,“你幫我換。”

    魏準察覺出他情緒似乎不大對,轉身,“你的睡衣不是放在沙發上了?”

    “不是,”

    許淨洲錯開一步,堪好撞到他身上。

    無意踫撞的瞬間,似乎隔著布料能察覺到彼此劇烈的心跳,這人沒有讓開,盯向他的眼楮毫無遮掩,里面的情緒和意圖盡數擺在眼底,

    “我要你幫我脫。”

    “你不是想我嗎?”他湊到耳邊,鼻息溫熱︰“不想做?”

    桌布很滑。

    一開始是無意識的沖動、久久壓抑的濃烈情感和思念噴薄而出,將可憐維持的清醒和理智沖個一干二淨,

    等冰冷桌面貼上皮膚,所有真實才倏忽間歸位。

    每次踫撞都不比先前溫柔多少,即使他再克制也忍不住。

    灼熱紊亂的呼吸在偶爾的破碎哭腔里被淹沒,魏準拿不清力度,他根本分不出神想這些,他時時刻刻緊繃著神經,後背緊繃到猶如待發的弓箭。

    他很難去看許淨洲的眼楮,即使他很想看,也生怕從里面看到自己。

    松松搭在腳腕上的衣衫晃蕩,被人抓住,拿出什麼。

    魏準聞到了濃烈刺鼻的味道。

    他偏過頭,把懷里的人揪出來,看到青年紅透的眼尾和鼻尖,眼底水霧迷蒙,像是要將本就足夠清醒的眼底徹底洗刷似的。

    他指間夾著根煙,正因第一次不熟練的抽吸劇烈咳嗽,喘不上氣似的發抖。

    “你干什麼?”魏準一時間也拿捏不準韓晝這時候會是什麼反應,他下意識心疼的托住人的後腰,想從他手里奪過煙,“我才幾天不在,你就學會抽煙了?”

    許淨洲從咳嗽中緩過神,哭紅的眼望向他,某個瞬間又突然攬住他的脖頸,在偏頭過來深吻的間隙吸了口煙,

    唇瓣相觸。

    初春。

    視野邊緣的窗外多出新綠,日光落入時帶來幾分暖意,微涼的風頂著空調暖氣,似乎要在這方空間里分出個冷熱高低。

    冰涼的吻夾雜苦澀煙味,從交纏的縫隙溢出,

    許淨洲在偏頭喘息的時候忍住咳嗽,沙啞叫了他聲︰

    “魏準。” m.w.91 ,請牢記:,.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穿書後我把渣攻當替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