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快穿之萬界包租婆 > 第174章 這小伙子不錯

第174章 這小伙子不錯

作品:快穿之萬界包租婆 作者:一壺龍井茶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佬,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不能跟系統兌換功法呢?”

    “大佬?你在嗎?”

    “喂?喂喂?大佬听到請回答!”

    “為什麼不理人啊,嚶嚶嚶……”

    ……

    ……

    ……

    當確定那個大佬真的走了,何小滿諂媚乖順的臉色頓時垮塌下來。

    “為什麼這個人能隨意出入我的住宅?你不是說……”

    ——首先你只是開啟了非請勿入模式,並未開啟防御模式。其次,面對這種級別的人你就算開啟防御模式也沒有用,他已經超出本節界等級。

    還沒等何小滿說完,布告欄已經未卜先知回答了她的問題。

    哦,對,她記得布告欄說過,房屋體系在結界並非牢不可破,而強闖黑科技住宅的前提是等級高出本位面以及自己的房屋等級。

    何小滿心里頓時拔涼拔涼的,鬼王都進不來臥室,只能在院子里天天叫魂逼自己出去,那麼這人要多牛叉叉才能在自己家里來去自如?

    她屋主的身份肯定是暴露了,從這人說的話何小滿能分析出他應該也是來自宇宙,可是她卻沒有一點遇見同類的親切。

    既然對方開口就要靈液,那麼溟膽肯定也暴露了,何小滿一聲抗拒都沒有直接乖乖把全部靈液給那個人,固然是因為那人用外婆和老媽威脅她,何小滿不敢冒險。

    還有個原因就是那個人哮天犬一樣在她眼楮嗅來嗅去的時候顯然已經確定溟膽位置所在。

    絕對不是自己裝瘋賣傻可以糊弄過去的。

    當時的情況別說他只開口要靈液,就算是他要溟膽,何小滿都不得不給,人家拿走她小命恐怕都如探囊取物一樣簡單。

    她一直嘮嘮叨叨表現得像個傻缺,那是因為何小滿真的無力反抗這個人,她知道這人可以抬手就把自己虐成渣子。

    人家這才叫虐渣呢。

    可是何小滿也一直在心存僥幸。

    既然這個人始終都在以普通人的身份做掩飾,而沒有一上來就喊打喊殺直接掠奪她的溟膽,要麼是他有底限,不想起碼是現在不想強取豪奪,要麼就是他有什麼顧忌不敢搶奪。

    “是不是他也來自宇宙,而宇宙禁止屋主在結界自相殘殺?”

    ——並沒有這種規定,在宇宙房屋主體所在區域,所有居民禁止私下發生任何形式的武斗。

    也就是說結界里面是允許的。

    那麼這個人現在身受重傷,卻寧可跟何小滿做生意互相交換也沒有殺人奪寶拿走自己的溟膽,寧可在旁邊大費周章的直接蓋房也沒有謀奪自己這套房子。

    說明他是個好人?

    啊呸!

    招呼都不打就私闖民宅姑且不論,何小滿可沒忘記剛剛這貨拿一條絲帶差點勒死自己的事。

    她用手摸摸脖子,感覺不到任何不適,也沒有心思在這間房子里繼續裝修,匆匆下樓回自己房間去照鏡子,發現自己的脖子上面任何勒痕都沒有過,她整個人看不出絲毫差點在鬼門關回不來的跡象。

    何小滿現在的結論是,要麼對方想要自己的溟膽,但是暫時受某些限制沒辦法動手搶;要麼對方是奔著自己這個人來的,他有什麼未可知的目的。

    可是如果為了這兩個目的,直接抓走自己不行嗎?

    為什麼又要大興土木來做自己的鄰居?

    既然他悄悄的來又悄悄的去,沒有驚動外婆和喻敏,必定有他的顧忌,目前自己只能見招拆招,弱者就要有弱者的樣子。

    吃了午飯,何小滿扶著外婆慢慢在院子里散步,眼看快到四月,北方的春天悄然已經來到這個狗咬吵吵的小山村里,牆角、石子路附近都有一丟丟綠色的小嫩芽掀開泥土,窺探著地面上的消息,後院的那些大久保干枯的枝頭已經隆起一個個芽包。

    村東頭那邊的住宅回遷樓蓋的熱火朝天,依然頗具規模,想必再過兩三個月,村民們就可以裝修入住了。

    而遠處的田地也影影綽綽開始有人在丈量規劃,听說是要種植一部分觀賞植物,還要種植一些經濟作物,當然並不是為了賣錢,而是要出租給來體驗農人生活的城里人。

    何小滿看得眼里發酸,瓦藍藍的天空下,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干淨得像是一副畫,如果沒有隔壁那個時刻威脅到自己全家的鄰居,生活就更美好了。

    然而鄰居此刻正衣冠楚楚從螺旋樓梯走上三樓透明的陽光房,何小滿不動聲色扶著外婆往屋子里走,男人跟她極不正經的丟了個飛吻,何小滿只敢在心中一頓臭罵,卻是連個白眼都不敢翻一個出來。

    說好的靈液換功法,靈液他是全都給拿走了,《小如意》到現在也沒見到影子。雖說這人給自己功法不見得有什麼好心,可總歸是交換,比自己被人空手套白狼心里要舒服一點。

    那人此刻已經踱步到陽光房最靠近自家院落這邊,目光灼灼盯著自己,何小滿頓時如芒在背,弄了兩杯熱杏仁乳,一碟紫皮腰果一碟山藥片分別端給外婆和喻敏。

    何小滿在喻敏的房間里仍然可以用余光看見衣冠楚楚同志雙手叉腰站在那里,對著自己咧開嘴巴很友善的笑。

    似乎昨天自己拿菜刀劈蛋蛋的對象並不是他,而他用絲巾差點捆綁式結束生命進程的對象也並不是自己。

    這真是個和諧而美好的初春午後,整個槐樹堡村都在懶洋洋中透著一抹生機,而全村的心驚肉跳都集中在何小滿一個身上去泛濫,余波蕩漾。

    下午老媽打了八圈準時回來,何小滿又是按摩又是端茶伺候︰“為了全村的賭博事業,您辛苦啦。”

    張彩華白了她一眼︰“誰賭博了?我們填大坑打飯局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沒事別往你老娘腦袋上扣帽子!”

    大門就是在這個時候被敲響,何小滿的心一沉,這家伙竟然公開登堂入室了?

    何小滿趿拉著毛絨皮卡丘大拖鞋跑出去開門,對方手里是兩個古香古色的牛皮紙袋子︰“過兩天我的房子差不多就完工啦,提前拜訪一下鄰居,初次見面以後還要多多關照。”

    我……關照你?

    很公式化的兩盒茶葉,一盒點心,另外的小盒子里裝著一本圖文版《山海經》,張彩華留下點心和茶葉,直接把書丟給何小滿︰“這個我跟你姥用不上,這小伙子不錯啊,過兩天請他來家吃頓飯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快穿之萬界包租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