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十八章 尋找

第十八章 尋找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真氣形成的火焰猶如燎原之勢,將頭發燒的一干二淨。

    方牧手中拿著陰鬼刺,在煙霧中慢慢現身。

    “死死死……”

    黑色頭發又一次從青衣女尸頭頂冒出,飛快的生長之後朝著方牧卷了過來,唯一的差別就是青衣女尸禿掉的部分並沒有長出頭發。

    方牧體內的一縷真氣爆發,陰鬼刺不斷揮出,無窮無盡的火光乍現,在半空中形成密密麻麻的火光網格。

    黑色的長發踫到火光,化作煙霧飄散。

    吃了古怪藥劑之後,黑色長發的生長速度已經趕不上方牧的切割速度。

    方牧不斷揮舞陰鬼刺,腳下也沒有停住,緩慢地朝著青衣女尸走去。

    速度雖然慢,但是卻毫無阻礙。

    頭發已經對他構不成威脅,距離越來越近,當方牧來到青衣女尸身旁時,陰鬼刺化作五道殘影直刺青衣女尸五處要害。

    “啊——”

    淒慘的哀嚎從青衣女尸嘴里發出,青衣女尸身上騰起淡淡的煙霧,只留下一縷頭發化作灰燼。

    “還想跑?你跑不掉。”

    上一次獲得真氣之後就能夠看到一絲殘影逃跑,這次換成了一縷真氣,方牧切切實實的看到了青衣女尸逃走的蹤跡。

    在方牧的視角中,留下的只是一縷頭發,而剩下的一大蓬頭發飛快的奪門而出。

    神異為發,詭異也為發!

    方牧將真氣運轉到雙足,以更快的速度來到祠堂的門口,攔在中間。

    陰鬼刺帶著火紅的光芒,短時間內已經揮出五刺,將面前的頭發切割干淨。

    從頭發里傳來青衣女尸的慘叫,隨著頭發越來越少,慘叫聲也越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

    祠堂內一片安靜……

    “死了。”

    陰冷絕望的目光無影無蹤,方牧收回陰鬼刺,看了祠堂內一眼。

    其他村民已經死光了,只有一個襁褓中的嬰兒還活著。

    方牧來到嬰兒面前,伸手將嬰兒抱起。

    嬰兒還在哇哇大哭著,不知道是餓的還是被青衣女尸的陰氣刺激的。

    “回去了。”方牧心中暗道。

    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做完,是時候回縣衙了,至于手上這個嬰兒如何處理,交給縣衙的人吧。

    出了祠堂之後,方牧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把目光看向不遠處的樹木。

    在歪脖子樹上,正有幾只怪鳥停留著。

    它們用詭異的目光看著方牧,在眼楮部分有幽藍色的光芒閃動。

    方牧走到歪脖子樹前面,抬頭看著樹上的怪鳥。

    在亂葬崗就見過這幾只怪鳥,當時它們正直勾勾的盯著青衣女尸,方牧並沒有留意。

    可是現在看來,這幾只怪鳥有問題。

    “行商嗎?”方牧突然開口道:“這里的一切都和你有關嗎?”

    出現多次的行商,給過青衣女尸古怪藥劑的行商,之前得到的信息似乎已經來到了井龍縣。

    幽藍色的光芒消失,這幾只怪鳥突然身體僵硬,直挺挺的從歪脖子樹上跌落下來,失去了生命氣息。

    方牧檢查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古怪的地方,怪鳥早已渾身僵硬。

    “大概率是行商了……”

    方牧又找了找,沒有發現之後,離開了小溪村……

    ……

    井龍縣縣衙。

    方牧將嬰兒交給于知縣,又將小溪村所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當然,這里面的事他編造了一下,大致的意思就是他到達時,小溪村已經發生了滅門慘案。

    至于之後怎麼處理,那就交給縣衙的人了。

    回到家中,方牧坐在床上,仔細的研究體內的一縷真氣。

    這真氣在體內自然流動,比起之前強大了不少。

    如卿若梧所說,當達到那個臨界點時,自然知道突破的方法。

    方牧懷疑逆流是不是需要把這縷真氣倒流過來,只是現在缺乏一點推手。

    他試著控制了一下真氣的流動,發現自己能夠運用它們,但是卻無法使它們倒過去流動。

    片刻之後,方牧暫時把這事放了下來。

    此時已經夜深,明天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將真氣遍布全身用來警覺之後,方牧沉沉睡去。

    ……

    翌日,方牧起床後在外面吃過早飯,來到縣衙。

    縣衙外,兩個衙役打著呵欠,正在守門。

    他們發現方牧走了過來,打了個招呼。

    “給。”方牧遞過去一袋包子,道:“還沒吃飯吧,兩位隨便吃點。”

    兩個衙役表示感謝,將包子接了過來。

    他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方牧在井龍縣縣衙內也挺出名的,畢竟是唯一的仵作。

    方牧來到一個衙役旁邊,漫不經心的道:“昨天那事處理得怎麼樣?”

    “你說小溪村的事啊。”衙役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恍然道:“知縣連夜派了捕快前去,可是一無所獲。”

    說起這個,另一個衙役也過來摻和了一下:“這世道不太平,我懷疑是那種不干淨的東西下的手,死的人被黑色的頭發直接勒死的,而且還沒有掙扎的痕跡。”

    “不提這個了。”衙役說著說著,還自己打了個擺子,似乎有些禁忌:“你那份驗尸的折子知縣也看了,和捕快研究的一模一樣。”

    方牧嗯了一聲,他們又能查出什麼東西,畢竟這不是人為的,而是詭異做的。

    詭異已經被自己殺了,去了也只是一樁沒法查清的案子。

    方牧回頭看了一眼,問道:“井龍縣最近有沒有行商過來,听說外面的地方很多新鮮玩意兒,我想去看看。”

    這才是他這次回來的主要目的,在亂葬崗听衙役說起,似乎是因為行商舉報,他們才去亂葬崗的。

    “你說行商啊,唉,真晦氣。”

    說起這個,衙役一臉的晦氣。

    “怎麼?他賣的東西不好嗎?”

    “好的很,可是對咱活人沒什麼用。”

    “嗯?活人沒用?”

    “對啊!”衙役神秘兮兮的道:“賣的都是對死人用的玩意兒,當時我還挺好奇,跑過去看一看,結果全是香燭紙錢紙人什麼的,害的我回去還洗了下手。”

    方牧摸了摸下巴,給死人用的,一听就有些異常,這家伙這麼明目張膽的嗎?

    不過他來井龍縣,到底是想搞什麼鬼呢?

    “那個行商在哪兒?”方牧問道。

    “不知道啊。”衙役聳了聳肩,道:“當時他還說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