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七十九章 年輕的刀客喲

第七十九章 年輕的刀客喲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見信後滅掉孫家知情之人,不可讓他們說出密藏之事。】

    【井龍縣仵作方牧是玄士,你留在段家,殺了孫威毀尸滅跡,將方牧騙到孫威的方向。】

    【記住,不可暴露我等,為了五神教,密藏必然是我五神教囊中之物!】

    密信的內容到這里就沒了,很簡短的一封密信,內容卻透露出不同尋常。

    密藏,是這封密信最主要的東西。

    方牧將密信收好,手指輕輕敲擊殺豬刀的刀把,發出哆哆哆的聲音。

    信中所說的這個密藏似乎對五神教很重要,而且這封密信的主人很不想自己參與其中,想方設法的把自己往其他路上面帶。

    方牧摸了摸下巴,將疑點放在了另外一個人身上——段麟。

    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沒有出現過,那就是段家的段麟。

    關于段麟的身份只有兩個猜想,一是趙氏的情人,二則是段家的人,從兩者的輩分來看,段麟應該是段偉的兄弟。

    除此之外,這個線索到這里好像就已經斷了。

    方牧站起身來,接下來他打算去一個地方。

    密信上說的,孫威已經死了。

    假設密信說的是真的,整起事件相關的人已經死得差不多了。

    孫常、孫威、段根、趙氏、段麟,只剩下段麟杳無蹤影,關于段麟的線索也已經消失不見,方牧打算去傳達處看一看。

    李袞離開時曾經對方牧說有事可以去傳達處,傳達處主要就是給監天司傳達信息,東豐郡恰好有一個。

    方牧做好打算後,剛剛才站起來,突然感到肩膀一輕。

    原本肩膀上蹲著阿白,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當肩膀上的重量消失後,方牧回頭一看,剛好看到阿白閉上雙眼,一頭栽倒下去。

    方牧眼疾手快,飛快將阿白接住,這才發現阿白的狀態不正常。

    阿白雙目緊閉,渾身冒出淡淡的黑氣。

    黑氣在阿白身上環繞著,方牧抱住了阿白,黑氣也沒有對他產生傷害。

    此時的阿白似乎失去了意識,陷入了昏迷。

    “怎麼了?”方牧搖了搖阿白,並沒有得到回應。

    阿白好像听不到外界的聲音一樣,除了因為呼吸帶來的腹部起伏外,沒有其他癥狀。

    方牧臉色陰沉下來,這個時候阿白突然出現問題,讓他心中有些焦躁。

    “難道是因為吃了剛才的詭異?”

    如果在此之前出現過什麼事,那就只有吃詭異這件事了。

    方牧將阿白緊緊抱在懷中,另一只手扶著殺豬刀,朝著東豐郡傳達處趕去。

    這種情況方牧第一次見,干著急沒用,傳達處那里有監天司的人,也許可以問一下原因。

    ……

    東豐郡一處不起眼的雜貨鋪內,破落得不成樣子。

    “唉,你要說我們把你留在這里也不對啊。”穿著粗布衣的掌櫃滿臉無奈,對前方一個黑衣佩刀青年道:“是巡長讓您留在這里,協助有可能會到來的人。”

    黑衣青年腰間挎著一把長柄陌刀,在青年的臉上有兩道細小的疤痕,極為對稱。

    听到掌櫃的話,黑衣青年陷入沉默。

    “我是監天司案長,也有很多事要做。”黑衣青年的臉色有些無奈,道:“身為一個刀客,我嚴銑只想刀斬詭異,就算是巡長安排,我也等了這麼多天了……你總得告訴我是誰吧?”

    掌櫃攤了攤手道:“巡長說人家需要自然會來,具體是誰我不知道,巡長說了一部分,說當代才俊少有與此人相比之人,曾在龍門境用刀斬了魚躍詭士。”

    “龍門斬魚躍?用刀?”嚴銑一愣,眼中閃過一抹狂熱。

    掌櫃的馬上擺手道:“你可千萬別亂來,巡長說了,你必須配合人家,而且這個人的脾氣很古怪,就像是司長曾經說的狂派……”

    關于嚴銑的性格,在監天司很多人都知道。

    一個刀客,愛刀如命的刀客,喜歡找人比試刀法。

    更重要的是,嚴銑是雙神異的玄士。

    能夠獲得一種神異就已經是老天爺眷顧了,雙神異更是少之又少。

    “不,你不懂!”嚴銑握緊陌刀的刀把,興奮道:“他也是用刀的,自然明白刀客的信仰,刀,是霸者,只有不斷的挑戰,才能更強!”

    掌櫃的用手捂著額頭,無奈的道:“我需要提醒你一點,你雖然是雙神異的天才,但是你主神異是血氣,副神異才是刀,你並不是一個嚴謹的刀客。”

    “不!”嚴銑鄭重的道:“我是刀客,血氣才是副的。”

    掌櫃的:“……”

    為什麼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怎麼去多嘴說出刀這個字。

    嚴銑已經按耐不住了,興奮的道:“你知道他在哪里嗎?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掌櫃的剛想說話,突然目光一凝。

    嚴銑眉頭微皺,將視線看向身後。

    在破舊雜貨鋪的不遠處,正有一個青年緩緩而來。

    青年的腳步很穩,懷里抱著一只緊閉雙眼,渾身黑氣繚繞的白貓。

    在青年的腰間掛著一把插在精美刀鞘里的殺豬刀,另一邊則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刺。

    不過從青年的表情上看,好像心情不太好。

    在走過來時,青年的臉色很陰沉,時不時焦急的看一眼懷里的白貓。

    “食詭獸,是他。”掌櫃的一愣,突然反應過來,閉上了嘴。

    不過已經晚了,旁邊的嚴銑一臉興奮,已經抬腳準備沖出去了。

    “別沖動。”掌櫃的一把拉住嚴銑,安撫道:“把你那個奇怪的想法給我壓住!”

    “只是比刀而已!”嚴銑狂熱的道:“他是個刀客,一定也希望比刀的!”

    掌櫃拉住嚴銑的手拉得死死的,一點也不放開。

    就在兩人僵持著時,方牧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

    “是李袞說的傳達處嗎?”方牧看向掌櫃的,問道。

    掌櫃的露出個艱難的笑容,道:“是的,你是方牧?”

    方牧點了點頭,指著懷里的阿白,正準備問問情況。

    話還沒有說出來,旁邊突兀的傳來一道聲音。

    “年輕的刀客喲!”嚴銑嚴肅的道:“請來一場刀客之間的較量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