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九十七章 我很欣賞你(為堂主“開車的無聊”加更)

第九十七章 我很欣賞你(為堂主“開車的無聊”加更)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方牧將酒壺拿了過來,反過來給吳司長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為人處世時首先要學會人情世故,方牧有時候看著很跳脫,但是怎麼也是活了兩世的人,不至于讓對方下不來台面。

    吳司長舉起酒杯,接受了方牧的回禮。

    方牧喝了一口酒,笑道:“我是個仵作,從前是、現在是、將來估計也是,說實話我一開始是想加入監天司的,可是後來我不想了。”

    在方牧心中監天司雖然好,但是終究是太過于教條化,他身具奇特的摸尸術,指不定這個世界就有能夠查得到的。

    更何況能人異士眾多的監天司?

    吳司長點頭道:“你不合適,就像你說的,你不會僅僅只斬掉鬼市主人一只手,我如果年輕,鬼市主人已經死了八次,可惜了,如今身處高位,總得為百姓著想。”

    方牧點了點頭,接著道:“說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老本行,我打算在東豐郡開一個店,一個專門解決詭異的店。”

    “哦?”吳司長愣了愣:“專門解決詭異?”

    “沒錯。”方牧笑道:“當了這麼久仵作,人我研究透了,死人的各種構造也差不多了,我現在對詭異的構造很好奇,還能順便解決詭異,何樂而不為?”

    這句話三分真,七分假,理由也是胡扯的。

    吳司長沉吟道:“玄士都有些古怪的脾氣這我也懂,不過這和我們談的事有什麼關系呢?”

    方牧用之前吳司長的方法,蘸著酒在桌子上畫了個圓圈,道:“這是東豐郡,你們無法顧及,但是我在這里,只要不是太超綱的,我應該沒問題,這是監天司的需要。”

    吳司長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方牧又道:“我的需要則是研究詭異,剛好和監天司互補,監天司可以給我提供信息,我可以解決,當然了,我也要收取一些報酬。”

    說完,方牧將桌子上的酒水抹掉,靜等結果。

    該說的已經說了,這也是方牧的想法,不進入監天司而是互相解決所需。

    吳司長的嘴角慢慢翹起,配合那副猥瑣的樣子更顯猥瑣:“方牧,這樣很難辦啊。”

    方牧摸了摸下巴,他能夠看出來,吳司長似乎在打什麼主意。

    “你看……”吳司長為難道:“監天司也沒有這個先例。”

    方牧直言道:“我知道,不過看吳司長的樣子,好像已經有把握了,只是需要條件吧。”

    吳司長收回笑容道:“方牧,我直言了,如果你當了我徒弟,一切就很簡單了,我會力排眾議的。”

    “嗯……嗯?”方牧啞然道:“當你徒弟,我倆神異都不同,怎麼當師徒?”

    “神異不同也能當師徒。”吳司長笑道:“玄士傳承的更是經驗和精神,你考慮考慮……你干嘛,不喝了不喝了,老了老了。”

    方牧倒了一杯酒,和吳司長踫了一杯,道:“師尊在上,徒兒方牧有禮了。”

    吳司長:“???”

    為何這麼直接,你就不討價還價一下嗎?

    方牧喝了酒之後,道:“一個司長的徒弟,我又不虧。”

    拜師能夠解決問題,那就是簡單的問題。

    司長徒弟這個身份,簡單點來說,對于方牧暫時只是個稱號罷了,解決問題才是關鍵。

    吳司長反應過來,拍了拍腦袋道:“既然如此,我曾經也是江湖草莽,也就不注意這個細節了,收了你這個徒弟。”

    說完,吳司長從懷里拿出一本書,遞給方牧,道:“這是我畢生的經驗,你拿去吧。”

    方牧接了過來,疑惑的看了吳司長一眼。

    吳司長笑道:“怎麼,你看不出來嗎,我是真的想收你這個徒弟。”

    方牧擺了擺手,將書收了起來道:“那我的事呢?”

    吳司長的臉色轉化為鄭重,嚴肅的道:“你放心,我還需要和其他司長商量,但是我給你保證,很快就會下來結果的,你放心等待吧。”

    方牧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先走了。”

    事情已經了結,方牧還有自己的事,得馬上離開。

    吳司長沒有挽留方牧,讓方牧先走。

    方牧起身來到門邊,正準備開門時,身後響起一到聲音。

    “行走江湖,自然不能簡單被人知道名號,這個世界神異多樣,指不定有什麼暗手,你可想到用什麼代號?”吳司長喝了一口酒,幽幽的道。

    方牧沉吟道:“就叫仵作吧,我的行當。”

    吳司長揮手道:“你潛力是我見過最好的,在沒有成長起來前,要學會小心。”

    方牧點了點頭,打開門離開了。

    等到方牧走了之後,嚴銑將頭伸了進來,道:“屬下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听到。”

    “滾!”吳司長怒道。

    嚴銑尷尬的把門掩上,撓了撓頭。

    為啥方牧這麼說就沒事,自己這麼說就被罵?

    想了半天想不通,嚴銑覺得自己還是繼續玩刀比較好。

    ……

    房間內,吳司長吃了口菜,突兀的道:“有什麼意見嗎?”

    一道殘影略過,身著青衣的神秘人出現。

    “屬下不懂。”

    青衣人的聲音響起。

    “干咱們這一行的。”吳司長笑道:“指不定哪天就沒了,找個傳人把咱的經驗傳下去,很難懂嗎?”

    “您是司長……”青衣人猶豫道:“而且他的性格太……”

    吳司長打斷道:“司長就不會突然沒了?再說了,這小子真的很對我脾氣,咱得把他往好的地方引,性格怎麼了,咱當年也是江湖綠林,還不是照樣成了司長。”

    青衣人嘆氣道:“只是您回去的時候,估計得費一番口舌了。”

    “怕個球。”吳司長不屑道:“不同意的話,我就把他們祖墳全給燒了。”

    青衣人露出苦笑,沒有繼續反駁,準備消失在房間內。

    “等等。”吳司長端起酒杯,想了想道:“到時候你去監天司上下通知一聲,別讓不長眼的惹到他,如果通知了還惹到他,吃了苦頭可別說。”

    “您不是說逆境才會成長嗎?這樣更好啊。”青衣人不解的道。

    “我就遇到這麼一個對胃口的徒弟,能順境為什麼要讓他逆境,我吃飽撐著了。”吳司長嗤之以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