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面具女人先上

第一百二十六章 面具女人先上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鐵算仙瞅了半天,也沒有看懂這上面是個什麼字。

    他也是讀過幾年書的,雖然後來全部用在算卦上了,但是這麼生僻的字真的第一次見。

    可是鬼一的反應太大了,其他人都是淡定的說“通過”兩個字,唯獨到了方牧這點,鬼一好像變得非常的尊重。

    “先生”兩個字可不是胡亂稱呼的,從這兩個字足以看出鬼一的態度。

    不僅是鐵算仙好奇,其他的人也紛紛伸長了脖子看過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讓鬼一尊敬的人。

    鬼一抱拳行禮道:“先生,可否為在下講解一下,這個字怎麼念?”

    “死。”方牧放下手中的筆:“不過卻不是你們所會的字,而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

    听到“死”這個字,面具女人眼中放出異彩。

    她也寫了個“死”字,可是鬼一的態度大不一樣,面具女人不由得陷入沉思。

    至于她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

    鬼一盯著方牧寫的字直看,片刻之後鞠了一躬:“規則所承認,先生不僅過關,而且是拔得頭籌。”

    方牧笑了笑,盯著鬼一的眼神越發興奮。

    過了一關,再來三關他就可以施展摸尸術,這樣一個規則類的詭異很少見,方牧很想知道能摸到什麼。

    這個“死”字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文字,方牧也沒有那個才華現場創造一個文字,于是乎他就想到自己的前世。

    前世如此豐富多彩的文化,別說寫一個字了,就是寫一首詩,寫一篇文章他都能夠信手拈來。

    反正有虛實鏡決,等于是多出一條命,方牧想著姑且試一下,沒想到還真成功了。

    在鬼一說完這句話之後,它的身體變得越發透明。

    “第一關已過。”鬼一恢復了鎮定:“我雖然敬重先生,可是游戲還是要繼續下去,第二關便來這畫吧。”

    方牧笑道:“你好像一點都不怕不怕,我們破掉四關之後你就會死。”

    鬼一搖頭道:“在下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能為城主盡力,哪怕死了能博得城主一笑,也是值得的。”

    方牧收回目光,暗中思忖。

    這鬼一的態度很明確,好像是城主的鐵桿,看來蒼雲城的情況比想象中更復雜。

    光憑這鬼一的死忠程度就能看出來,而且按蒼雲城主的說法,鬼一是隨便選的,意思還有很多這樣忠心的人。

    在方牧眼中,蒼雲城好像是一塊鐵桶。

    鬼一看著在場的七個人,對著另一個像是卷軸一樣的東西揮了揮手。

    卷軸打開,露出里面的東西。

    這是一副山水畫,有山有水,即使是個外行也能看出些門道。

    方牧看著上面的山水。

    鐵算仙湊了過來,問道:“方兄弟,看清什麼門道了嗎?”

    他是真的服了,能夠自創出文字的人,那必須是文采逼人的,現在他只想抱緊面前的大腿。

    方牧盯著這張畫看了半天,點頭道:“真不錯。”

    鐵算仙差點栽倒在地,還以為能得到什麼好的稱贊,沒想到竟然是這三個字。

    方牧淡定的看了鐵算仙一眼,他是個外行,能想出這三個字就不錯了。

    如果是個繪畫高手在這里,那肯定一通夸贊,可是對于方牧這個莽夫來說,沒有說出“牛逼”二字已經很文雅了。

    鬼一點頭道:“在先生面前,我這只是小道,能得一句稱贊已經很不錯了。”

    “原來是這樣嗎?”鐵算仙似懂非懂:“原來方兄弟是看不上啊。”

    方牧:“……”

    得了,不解釋了。

    你們非要這麼腦補,那我也沒辦法對不對?

    鬼一指著這幅畫,道:“關于畫的比試,我們需要換一個方法,作畫是需要時間需要意境的,如果現場開始未免有些不公平,所以我們不比作畫。”

    說到這里,鬼一頓了頓,繼續道:“我們比賞畫。”

    這句話一出,眾人互相對視一眼,搞不清楚什麼規則。

    鬼一指著畫,道:“這幅畫是我早年所畫,但是總有些缺憾,如果你們能指出我畫里的缺憾,合理的話你們就過了。”

    說完,鬼一張開手。

    漂浮在半空中的畫換了個角度,讓其他人都能夠看見。

    鬼一提醒道:“缺點有限,先說到的可能很好找,越到後面可能就越難找。”

    “我先來。”

    在鬼一話音剛落時,一道女聲響了起來。

    方牧轉頭看去,眉頭微皺。

    這個聲音的來源不是別人,正是那個面具女人。

    鬼一點頭贊許道:“你雖是女兒身,但果斷的性格不輸須眉,很好,很好,你有半柱香的時間可以思考,半柱香之後給我答案。”

    在面具女人當先站出來時,另外三個玄士紛紛露出後悔的神色。

    他們只是遲疑了一下,沒想到被別人搶了先。

    面具女人低頭沉吟片刻,指著畫,道:“有山有水,生機盎然,可是在我的眼中,你這幅畫缺了點意思,有生沒有死,或許單調,

    若是在流水下方添上一些白骨,才能更為立意,可稱之為窮山惡水圖。”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這是啥,這是在直接篡改人家的畫。

    那三個玄士心中暗喜,認為面具女人要遭殃了。

    鬼一陷入沉思,片刻後緩緩道:“通過。”

    這句話一出,那三個玄士傻眼了。

    鬼一繼續道:“我的畫只有山水,卻是即興而畫,沒有主題,你賦予窮山惡水的主題,很好。”

    面具女人點了點頭,自始至終她的心態都很平靜。

    “我來!”一個玄士按耐不住,馬上站了起來。

    鬼一點了點頭:“說。”

    玄士指著畫,道:“你的畫我也覺得缺了點什麼,如果再加上一些鳥兒,便是鳥飛山水圖。”

    說完,玄士露出得意的神色。

    抄,就硬抄。

    鬼一揮了揮手,這個玄士轟然化作煙霧:“規則沒有承認,投機取巧可不行。”

    另外兩個玄士本來蠢蠢欲動,一看這副模樣,馬上龜縮起來。

    場面變得異常安靜,誰也沒有站出來說話。

    這時,鬼一隨便指了一個玄士,道:“既然沒有人願意出來,那就你來吧。”

    被點名的玄士一愣。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