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反派都在磕我和5t5的cp > 第37章 37

第37章 37

作品:反派都在磕我和5t5的cp 作者:稚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夏油杰︰?

    他以為自己听錯了, 剛準備問,就听五條悟嫌棄的嚷嚷,“快過來, 別沾上硝子的煙臭味。”

    家入硝子看了眼敞開的門窗,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該不會因為上午的任務受傷了吧。”夏油杰猜想道,和硝子一起出去, 想看看五條悟怎麼回事。

    五條悟蹭蹭蹭往後退, 眉頭緊鎖, 空曠的室外, 家入硝子身上的煙味濃烈又肆意在外釋放, 嗆的他不得不捂住口鼻。

    “硝子, 你已經被腌入味了。”他一臉認真的說。

    家入硝子伸手︰“腦子有問題不要諱疾忌醫, 給我檢查一下。”

    夏油杰慢悠悠補充,“今天硝子還沒來得及抽煙, 你被詛咒了嗎悟。”

    五條悟往他那邊靠了靠, 避開硝子的手,“上午的任務很輕松啊,我身體沒有問題,硝子的手都腌入味了,你真不去洗個澡嗎,不然夜蛾老師就要發火了。”

    家入硝子雙手環胸︰“說了多少遍,今天我沒抽煙。”

    五條悟動作不變,依舊捂著鼻子,嘴上說, “那你總不能噴了煙味香水吧, 杰身上也是, 一股奶香味, 杰你喝了幾噸牛奶?”

    “早上喝了半杯。”夏油杰一邊說一邊抬起手臂聞了聞,“我怎麼沒聞到奶香味。”

    “五條被詛咒了吧。”家入硝子斷定,夏油杰點頭附和,五條悟一臉不服氣,正巧夜蛾正道路過,他大聲叫他過來評理。

    誰知夜蛾正道剛走進,他就嫌棄的退出一米遠,“好濃一股羊肉味。”

    夜蛾正道︰“?這是我昨天吃的菜,我今天換了一身衣服你怎麼聞到的?”

    夏油杰︰“我什麼都沒聞到。”

    家入硝子︰“我也什麼都沒聞到,五條,放棄吧,你就是嗅覺出問題了。”

    “怎麼回事?”一頭霧水的夜蛾正道問。

    “五條被詛咒了還死不承認。”家入硝子言簡意賅。

    夏油杰挽起袖子,露出線條流暢的肌肉︰“采取強制措施的話我可以出力。”

    五條悟︰“……你們真的聞不到嗎,硝子要檢查的話,給我一個口罩,不,防毒面具。”

    不久,五條悟戴著防毒面具,生無可戀的躺在醫務室的椅子上,讓家入硝子檢查。

    “沒有問題,五條你從什麼時候能聞到奇怪的味道的?”家入硝子問道。

    五條悟,“解決任務之後吧,監督身上有一股桃子味,去之前還沒有,我以為是她臨時臭美噴的烈性香水。”

    家入硝子︰“每個人都能聞到嗎?”

    “我來的路上沒遇到人。”

    夏油杰︰“听著除了嗅覺變化,也沒有其他方面的問題。”

    家入硝子放松下來,“那個咒靈也被五條解決了,嗅覺這個副作用應該就是時間問題,不久就會消失,先忍受一段時間吧。”

    五條悟︰“那要硝子還有什麼作用?”

    家入硝子︰“……別把反轉術式當成萬能藥啊。”

    *

    為了證實是否每個人都能聞到一種氣味,夏油杰帶五條悟出高專逛了一圈,還沒到市中心,摘除防毒面具的五條悟立刻就受不了了。

    五條悟一手扶著電線桿,一手抓住夏油杰的手臂,沖著垃圾桶嘔吐,夏油杰無奈的拍拍他的後背,順手把礦泉手遞過去,“有這麼難聞嗎?”

    接過礦泉水,五條悟漱完口,這才喘了一口氣,“杰你能想象水果皮革烈酒榴蓮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嗎,簡直就是地獄。”

    夏油杰︰“听著就很糟糕,但是……你離我這麼近,不怕惡心到嗎。”

    他端詳著肩膀貼肩膀的五條悟,這麼近的距離,他應該聞到氣味。

    五條悟偏頭看他︰“惡心的味道那麼多,我用杰身上的味道沖刷一下不行嗎?”

    夏油杰笑了,“你還挺理直氣壯。”

    五條悟耍無賴似得用頭使勁蹭他的脖子,臉頰蹭過細膩的皮膚,他忍不住順著身體本能,蹭到夏油杰的脖頸後的棘突,用鼻尖輕觸,這里是奶香味最濃的地方。

    感覺到自己敏感點被觸及,夏油杰側身避開,卻被得寸進尺的抱住肩膀,力氣大到他一時沒掙脫開。

    五條悟湊到他後頸棘突,用鼻尖試探,似乎不太滿足,又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嘶……”夏油杰差點叫出聲,咬了下舌尖,將呻,吟轉變成痛呼,他抬手罩住五條悟的臉,把他往外推。

    夏油杰咬牙切齒︰“換個性別你就是性騷擾知道嗎悟!”

    五條悟嗚嗚嗚的說不出話,干脆舔了掌心一口,夏油杰瞬間收回了手,一拳揍了上去。

    五條悟嫻熟的躲開,挑釁道,“杰你連手掌心都是奶味的。”

    夏油杰眼角余光看了眼四周好奇的看著他們的路人,對五條悟冷笑道,“出去說吧,悟。”

    五條悟沒有和他打架的心思,重新戴上防毒面具,拔腿就跑。

    *

    五條悟嗅覺出問題這兩天,照常出任務,除了戴著特制面罩外幾乎沒有影響,是五條家連夜制作出來的。

    五條悟第一次戴的時候,夏油杰不客氣的嘲笑他,“好像狗戴的那種狗嘴套。”

    五條悟大大的翻了個白眼,敲了敲鋼制面罩,“狗嘴套哪有我的好看。”

    二人出任務被迫接觸一堆人,五條悟總是一邊怒罵破面罩一點用沒有,一邊湊到夏油杰腦後,沖刷面罩都擋不住的氣味,讓夏油杰覺得自己是活體清新劑。

    家入硝子看著他們黏黏糊糊的,尋思五條悟可能忘了賭約,忍不住提醒他,“喂,五條,你還記得和我打的賭嗎?”

    夏油杰好奇,“什麼賭?”

    五條悟從他肩上抬頭,看了硝子一眼,就拿起手機鼓搗。

    一分鐘不到,家入硝子收到了一條轉賬信息。

    家入硝子︰……都不掙扎一下嗎。

    夏油杰還想再問,被五條悟敷衍的拉走。

    路上他好奇的問,“你們打的什麼賭?”

    五條悟︰“硝子的惡趣味啦,不過我輸了,就把一年份的煙錢轉給她了。”

    “一年份的煙錢,賭注還挺大,和哪方面有關?”夏油杰純粹是隨口一問。

    五條悟卻沉默了一下,抬頭說,“告訴你可以,借一件衣服給我。”

    夏油杰意外的挑眉,“為什麼?”五條悟的宿舍就在他隔壁,兩步路就到,借什麼衣服?

    五條悟委屈的縮了縮肩膀,“我有點冷。”

    夏油杰︰……

    大夏天的,你這個借口是不是太牽強了。

    “可以是可以,跟我去宿舍拿吧。”夏油杰沒有追問,他尋思五條悟可能有什麼不方便說的事,他一再追問涉及隱私。

    五條悟︰“我要你里面穿的白t。”

    夏油杰︰“?我身上這個?”

    五條悟點頭,夏油杰疑惑的再問,“我現在穿的這件?高專校服里面那件?”

    五條悟重重的點頭,夏油杰抬腳踹他,“你是不是有病,要一件臭汗衫有什麼用。”

    五條悟大聲嚷嚷︰“杰不要這麼小氣,一件白t而已,我給你買一打。”

    “這是小氣的問題嗎?”夏油杰怒極反笑,“你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癖好啊,悟。”

    比如聞臭汗聞臭腳之類的。

    五條悟說不出口他之所以想要,是要聞上面的奶香味,晚上不住在一起聞不到他心里癢癢,但是說出口就會被當成變態。

    他忍了又忍,最後自暴自棄,“你就當我是吧。”

    夏油杰︰“……那你癖好還挺特殊。”

    *

    出于奇怪的憐憫同情,夏油杰把高專校服借他了,貼身穿的白t滿是汗,借出去他過不了心里那道坎,任由五條悟磨了好久他都沒答應,趁早把它扔進洗衣機里。

    白天活動量比較大,沒多久,他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在他有意識的同時,胸口突然脹痛起來,一下子將他驚醒,他這才想起來,他還有個難題沒做完。

    正要起床,耳邊卻听到一陣極輕的腳步聲,向他房間方向靠近。

    寂靜的深夜,月光灑在窗台,房間里漆黑一片,夏油杰沒有開燈,而是冷靜的半躺著,想看對方想搞什麼名堂。

    來人動作輕巧的推開窗戶,無聲無息的闖入,熟門熟路的來到他的床邊,伸手摸索著床沿,試圖以不驚醒床上人的方式往床上爬。

    夏油杰冷眼看那團高大的黑影偷偷摸摸的樣子,伸手打開燈的同時問道,“大半夜你來我房間干嘛?”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燈光乍亮,五條悟身體僵硬的站在床前,套著夏油杰白天借他的校服,怔怔的看著他,實話實話,“來夜襲。”

    夏油杰︰……

    無奈的扶額,他又不蠢,自然看出了五條悟的反常,無緣無故的借衣服,又偷偷摸摸來夜襲,以前五條悟只會光明正大的來霸佔他的床。

    “老實說,你想干什麼,對我身上的味道上癮了?”夏油杰露出嫌棄的表情,“你還真是甜食控。”

    “這我無法控制,倒不如說我的身體自然而然的順應著本能。”見自己暴露,五條悟放松下來,向他解釋道。

    “我想要杰的衣服,想鑽進去打滾,不想離開杰,杰走遠心里就開始不安。”

    五條悟冷靜解剖著自己情緒變化,面無表情的仿佛說的不是自己的內心變化。

    “聞到濃烈的氣味會讓我產生暴躁的情緒,就像自己被挑釁了一樣,夜蛾老師一樣,硝子也一樣,杰的也一樣,但是杰的味道有一個不同的地方。”

    夏油杰听著逐漸皺眉,順應本能,听著很像獸化的反應,“什麼不同的地方?”

    五條悟專注的看著他,朝他逼近,往常看慣了的臉此刻卻露出侵略性的氣息,夏油杰反射性的緊繃起身體,沒有動作,因為他知道五條悟不會傷害他。

    五條悟抓住他的肩膀,將他摁在床上,另一只手將他後頸散落的頭發擼到一邊,低頭嗅著凸起的棘突,溫熱的呼吸打在後頸上,克制住身體的本能。

    “讓我想咬這個地方的欲1望。”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反派都在磕我和5t5的cp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