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主渣化之路 > 第十二枝紅蓮(三)(一個普通的父親。...)

第十二枝紅蓮(三)(一個普通的父親。...)

作品:男主渣化之路 作者:哀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3、

    除了鮮花跟蛋糕之外, 謝隱還買了菜,到家後,他在女兒滿是期待的視線中無情地將小蛋糕放入冰箱, 蹲下來摸摸小腦袋︰“等媽媽回家了再吃,好不好?小桃子乖乖,去和小刺蝟一起看動畫片吧?”

    小桃子很想吃蛋糕,但听到等媽媽回家一起吃, 她便咽了咽口水,轉身捧著衛刺朝客廳沙發走去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真的很難見到這麼乖的孩子,身上完全沒有一般小孩子會有的任性不講理等壞脾氣, 再不喜歡小孩的成年人都忍不住會去喜歡, 這麼好的孩子,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未來呢?

    謝隱打開冰箱檢查了下里頭的食材, 左海英真的是太辛苦了,她連催奶湯都得自己煮,蒲波每天忙于工作,渾身掛滿榮譽的同時,是這個女人默默在背後扶持著,沒有左海英就絕對沒有蒲波的今天,然而更多的人只看到蒲波的優秀,卻看不到左海英的付出。

    他在廚房里做飯,一開始小桃子還安安靜靜看動畫片, 沒一會就好奇起來, 因為她只看到過媽媽在廚房, 還是第一次見爸爸進去呢!

    于是就好奇地捧著小刺蝟跑來看, 乖乖站在門口不動,不搗亂不說話, 只眨著亮晶晶的大眼楮。

    謝隱發現了她,她就不好意思地沖爸爸笑笑,見她站得似乎有點累了,兩條小短腿不大穩當,謝隱直接把小桃子抱了起來,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單手炒菜問題不大。

    小桃子在家里也常常被媽媽親親抱抱,不過媽媽個頭比較嬌小,跟一米九幾的蒲波比起來,左海英只有一米六,是尋常女性中不算矮的身高,主要是蒲波一米九四,實在是太高了。

    所以坐在爸爸的臂彎,跟在媽媽懷里的感覺完全不同,不管多少次小桃子都覺得新奇。

    因為廚房油煙重,謝隱還找了兒童口罩給女兒戴上,只露出一雙萌萌噠的大眼楮,小刺蝟則待在小桃子懷里,它渾身的刺兒都軟軟的,一點都不扎人。

    做好的糖醋里脊,謝隱夾了一小塊,吹涼了喂給小桃子,小桃子咬了一口,立刻睜大眼楮,囫圇地說︰“好次!爸爸,小刺蝟也次!”

    于是謝隱識海里的白深深又呼天搶地痛哭一場。

    晚飯做了四菜一湯,還切好了水果放進冰箱,看看時間都快八點了,謝隱掂掂小桃子︰“我們去接媽媽好不好?”

    今天左海英估計又有晚自習,她是初中老師,懷孕之前還是班主任,學校領導照顧她,把班主任轉給了別人,同事們也很友好,幫忙調班,一周七天,帶兩個班,這麼一勻,幾乎就是每晚都有課,調課後就變成了周一到周三每天晚上兩節,周四到周日都沒有。

    當初相親結婚,就是因為當老師的工作穩定能照顧家里,兩口子都在體制內也有共同話題,唯一沒想到的是蒲波太忙了,就是有再多的共同話題,也根本沒時間講。

    學校離家里不遠,當初是為了照顧妻子,蒲波把自己那套房子給賣了,轉手在學校附近小區賣了一套,騎電動車的話也就十分鐘,後來蒲濤一家小孩上學,還是蒲波幫忙聯系的二手房。

    買新房的時候,哪怕爹媽再□□對,蒲波還是決定寫了兩個人的名字,他這人要說壞,那絕對不可能,正直忠貞又孝順,但真不是個好丈夫,也不是個好父親,這兩樣身份他都是失職的。

    謝隱在記憶里搜尋了一番,發現蒲波連妻子帶初幾,帶哪兩個班,辦公室在哪里都不知道,所以到了校門口,說是來接媳婦的,結果人家門衛大爺壓根兒不讓進,他怕打電話打擾左海英,干脆就坐在傳達室里等,不過門衛大爺雖然不認識謝隱,卻認識小桃子之前左海英上班,兩個孩子都帶來的,也就是這陣子兩邊老人都住院,她不得已,才把女兒送到同小區住著的蒲濤家里去。

    見小桃子甜甜地喊爸爸,門衛大爺擺擺手︰“你進去吧。”

    謝隱考慮了一下說︰“……還是不了,馬上也下課了,我就在這里等著,不能讓您難做,這不符合規定。”

    門衛大爺頓時贊賞地看他一眼,謝隱輕咳,其實他不是不想進去,而是因為蒲波不記得左海英的辦公室在哪里,要是開口問,門衛大爺可能要翻他白眼了。

    第二節課一下,左海英便下班了,她這兩天醫院學校兩邊跑,累得肩膀都抬不動,整個人都沒什麼精氣神,喪得厲害,什麼事都得自己一個人干,有時候也不懂結婚的意義到底在哪里,他們家住五樓,雖然有電梯,可她一個女人單獨在家,都不敢讓送水工把水送進家門,而且她力氣也比較小,昨天怎麼都沒法裝水到飲水機上,把左海英氣得痛哭了一場。

    “媽媽!”

    甜甜的小奶音傳來,左海英循著聲音看過去,居然瞧見她男人抱著女兒站在那!

    當時就給左海英看不會了,她呆呆地望著這從未看過的一幕,謝隱抱著小桃子走過來,單手抱女兒,另一手接過小推車,蒲題正睡得香。

    “你、你怎麼來了?”

    左海英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感覺很緊張,她身心俱疲,看著應該特別憔悴,而且生完孩子後身材一直沒恢復,還有些胖,謝隱卻英挺修長,脫下警服後,居然給人一種很溫文儒雅的感覺,這是左海英從未在他身上看到過的。

    “想你了,就來了。”

    他居然還會說好听話!

    左海英震驚到不知怎麼反應,瞪大眼的模樣跟小桃子真是太像了,謝隱失笑︰“今天回家比較早,就來接你了,走,回家吃飯去。”

    他開車來的,左海英全程什麼都不用做,她先上車,嬰兒車謝隱收的,女兒他放到兒童座椅上,在左海英的恍惚中,他說道︰“應該再買一個兒童座椅,我把蒲題給忘了。”

    還在吃奶的蒲題︰?

    到了家,也不用左海英再推著嬰兒車抱著女兒,她只需要拿自己的包,此外雙手空空,輕松的她都有點茫然,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嗎?她男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了?該不會是在外頭亂搞了,出什麼事了,所以補償她吧?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這男人嚴肅古板,連夫妻生活都是關著燈拉窗簾的,干什麼都按部就班,再說本身就是警察,不會做違法亂紀的事兒,那,真是下班早?就這麼簡單?

    等回到家,看到還在冒熱氣的四菜一湯,左海英更驚了!

    “我都不知道你還會做飯。”

    謝隱把女兒放到餐椅上,給她拿來專用的小碗小筷子,嬰兒車推在一邊,反正蒲題還在睡,然後想起來什麼,又把小桃子抱起來,順便牽起左海英的手,帶娘倆去洗手,洗手的時候,他聲音輕柔地說︰“英子,這些年辛苦你了。”

    他是真的憐惜她、心疼她,蒲波三十歲相親結的婚,五年里左海英就給他生了兩個孩子,他完全就是一撒手掌櫃,孩子的成長也好教育也好他通通沒沾過手,左海英本來是能評職稱的,結果因為生蒲題又給錯過了,所有人都把她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但只有蒲波不可以。

    左海英萬萬沒想到,這五年都過來了,因為老人住院,積攢了這麼多天的疲憊無奈還有抑郁,就因為這麼簡簡單單一句話,瞬間像是決堤一般,淚流滿面。

    謝隱趕緊給她擦眼淚,又柔聲道歉,小桃子也驚慌失措,左海英怕嚇著女兒,胡亂抹臉,又把謝隱的手拽下來,嗔怪道︰“桃桃還在,你干什麼呢。”

    謝隱也不生氣,轉而摸摸她的頭,像摸小桃子一樣,左海英正想說話,突然瞧見小桃子肩膀上坐著的小刺蝟,頓時睜大眼楮︰“哪里來的刺蝟?”

    “我撿的,很通人性的,來,衛刺,打個招呼。”

    衛刺還真站了起來,兩只小爪爪朝左海英作揖,左海英驚了!

    不過作為一家之主,她迅速冷靜下來︰“這種野生動物身上肯定帶了不少細菌,小孩子體弱,容易被傳染,得先做個檢查,刺蝟能打疫苗嗎?”

    謝隱︰……

    衛刺是在修仙界長大的,不知道疫苗是什麼,魔族個個身強體壯根本不會生病,他做夢也想不到,很快他就知道被針扎是什麼感覺了,從來都只有他拿刺兒扎別人的份!

    謝隱考慮了一下,決定還是听左海英的比較好,畢竟她願意把小刺蝟留下來,已經是額外開恩。

    等到吃飯,左海英剛吃沒幾口,還沒來得及夸謝隱做飯好吃,蒲題就醒了。

    “他睡了一整天,晚上肯定要鬧。”左海英揉了揉眉心,原本舒展的眉頭再度蹙緊,“你明天也要上班,晚上分房睡吧,免得吵到你。”

    這也是很常見的,生了孩子後,一般都會分房睡,因為孩子哭死了男人也听不到,仍舊呼呼大睡,還會嫌吵,都是媽媽帶著孩子睡,爸爸自己睡。

    謝隱起身把蒲題從嬰兒車抱起來,無論這個孩子以後什麼樣,現在他就只是個會吐泡泡的小嬰兒而已,他對左海英說︰“沒事,你先吃飯,我哄一哄。”

    看他抱孩子的樣子還挺專業,左海英一想也是,她還不如快點吃,換他回來。

    謝隱見她狼吞虎咽的,不贊同道︰“細嚼慢咽,不要吃那麼快。”

    小桃子也點點頭︰“不要吃那麼快。”

    左海英被男人跟女兒一起教訓,好氣又好笑,戳戳女兒的腮幫子︰“你到底幫誰呀?小沒良心的,平時都是誰照顧你的?”

    “小桃子是關心你,又不是批評你。”謝隱一邊抱著蒲題走來走去,一邊對小桃子予以肯定,“對不對?小桃子怕媽媽吃太快對身體不好,才這麼說的。”

    “嗯嗯!”

    左海英也是開玩笑,結婚後她從來沒有過這樣快樂的時刻,孩子工作家庭老人,各種各樣的事情堆積在一起,明明跟蒲波結婚前,她也有好朋友,會跟朋友到處旅游,有了孩子後就扎了根,像是被綁住了。

    蒲題被謝隱哄著,很快便不哭了,眨著眼楮四處看,因為要換尿不濕,謝隱把蒲題抱走,臨走前跟左海英說等他回來收拾碗筷。

    左海英擔心他不會換啊,趕緊跟過來,結果發現他手腳非常麻利,完全看不出生疏,驚奇道︰“沒想到你真的會啊,我听其他同事說,她們家男人都笨手笨腳的,干什麼都干不好。”

    謝隱搖頭︰“怎麼可能干不好,是不想干罷了,捅婁子多了,妻子看不下去,自然不會再讓他干,被罵幾句就能當甩手掌櫃,有什麼不好?”

    左海英︰!!!

    是這樣的嗎!

    “不然這有什麼難的?”謝隱看她,又夸道,“真的是太辛苦你了,明明是我的責任,卻全都推給了你,讓你幫我承擔。”

    左海英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眼里都是喜悅與歡快,謝隱想她真是傻,幾句好听話便感動成這樣,明明他都沒有付出什麼實際行動。

    他開始跟左海英商量斷奶的事,她情緒不好,身體也不太健康,給蒲題喂母乳,對她的虧損太大了,蒲題都八個月了,已經開始吃一些輔食。

    “白天我帶蒲題去上班,你帶小桃子,就這幾天把奶給斷了。”

    小桃子乖巧可愛不鬧人,可比蒲題這小魔王好帶一百倍,但左海英擔心啊︰“你怎麼帶啊?你出現場,還能把兒子帶上?”

    “放心吧。”

    左海英怎麼可能放心!但男人太自信,她又不好說什麼,還在吐泡泡的蒲題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什麼樣的噩夢。

    之後左海英洗了澡換了睡衣,她一個人在家是怎麼方便怎麼來,但男人也在,就不好意思穿那種寬松的大媽款了,謝隱也不吝夸獎︰“很好看。”

    “好看什麼啊……”她扯著裙擺臉紅,“胖了好多,還長了妊娠紋……也消不掉,丑死了。”

    謝隱聞言,彎腰在她臉頰輕輕一吻︰“真的好看,你有著溫柔耀眼的靈魂。”

    左海英被他夸得臉色通紅,隨後就帶著兩個孩子在客廳玩,謝隱去洗了碗筷又收拾了家里,家里特干淨,看得出左海英平時有多勤快,然後他就把花捧過來了,還有飯後水果跟小蛋糕,可左海英不敢多吃啊,她怕胖!

    這是男人怎麼夸都沒有用的,不能多吃,絕對不能多吃!

    明明收到玫瑰花歡喜的不行,嘴上卻又責怪︰“怎麼花這個錢呀,玫瑰花很貴的……”

    “我欠你好多花。”謝隱說著,“以後都會補給你。”

    左海英故意眯起眼楮問他︰“該不會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所以這麼討好我吧?快從實招來!”

    她本來是在開玩笑,結果發現男人表情變了,頓時心里一沉,滿心歡喜瞬間消失,“你、你做什麼壞事了?你”

    “不是我。”謝隱連忙握住她的手,看了跟小刺蝟玩的小桃子一眼,“等孩子睡了我再跟你說好不好?”

    左海英有了極為不祥的預感,小桃子過了九點就開始昏昏欲睡,蒲題倒是精神,一個人躺在嬰兒車里咿咿呀呀,現在兩個孩子都是跟左海英睡的,蒲波下班回來晚,就直接在次臥睡,兩人已經很久沒躺在一張床上了。

    等謝隱關了大燈,跟左海英說了白天在蒲濤家里小桃子被欺負的事,左海英都要氣瘋了!

    謝隱趕緊把她摁住,“冷靜點,英子,冷靜點。”

    “你讓我怎麼冷靜?!”左海英氣到飆淚,“蒲波!你還是不是人了!你今天做這些就是為了堵我的嘴是不是?你”

    “小桃子在睡覺,我們小點聲好不好?”

    左海英又氣又難受,用力捶著謝隱的胸口,他不生氣,隨她打罵,語氣溫柔地哄著,像哄小桃子一樣,最後左海英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抓著他的衣襟悶悶地哭,謝隱再三跟她保證不會包庇蒲成跟蒲功,左海英才問他︰“真的嗎?那要是蒲濤來求你呢?要是爸媽也求你呢?”

    “那也不會。”謝隱順著她的後背,輕聲說著,“從這件事我意識到了自己身為丈夫跟父親的失職,所以今天這絕不是補償,是我認錯改正自我的方式,以後你和小桃子一起監督我,好不好?”

    “那、那……”左海英又想哭了,“蒲成蒲功年紀小,小桃子又沒受到實際上的侵害,就算報警又有什麼用?頂多就是批評教育,要是傳出去,小桃子可怎麼辦呀!”

    原本的命運軌跡中,左海英會選擇忍氣吞聲,也是怕女兒受到影響。

    是,這不是小桃子的錯,小桃子是受害者,可這世界上更多的是不這麼認為的人,他們會以此作為茶余飯後的談資,這件事會如影隨形跟隨小桃子一生,左海英怎麼舍得?

    “別怕。”

    謝隱這樣告訴她,黑暗中,左海英看不見他冰冷的眼楮,“有我在,就會有因果報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主渣化之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