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主渣化之路 > 第十二枝紅蓮(四)(一個普通的父親。...)

第十二枝紅蓮(四)(一個普通的父親。...)

作品:男主渣化之路 作者:哀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4、

    次日一早, 左海英醒來時,丈夫已經不在床上了,她掀開被子走進衛生間, 原本以為哭了一晚上眼楮肯定又紅又腫,到學校去少不得找個理由解釋,結果對著鏡子一照,只是略略有點泛紅, 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神情復雜,想起睡的迷迷糊糊時, 好像感覺眼楮涼絲絲的, 應該是男人給她做了冰敷。

    真是結婚五年頭一回知道他還能這麼體貼,偏偏是在發生那種事之後, 左海英怎麼都咽不下這口氣,如果不是謝隱再三保證,她是真的有想要去跟蒲濤兩口子拼命的沖動。

    洗漱好出來,兩個孩子都在睡,左海英一出臥室,就聞到了從廚房傳來的香味,人高馬大的男人赤著上身,只穿了一條睡褲在里頭忙活,蜜色的肌肉上流淌著晶瑩的汗水, 還有遍布的傷疤, 干了十多年警察, 受過的傷數也數不清, 左海英滿腔的怨瞬間像是被戳了個孔的氣球。

    她走到廚房門邊,本來想嚇他一下, 結果這人背後跟長了眼楮似的︰“油煙味重,出去等。”

    左海英努努嘴,嘀咕道︰“我都待五年了,你現在才知道油煙味重啊?”

    謝隱听了,無奈地回過頭︰“以後都我做飯,換我做五年。”

    左海英忍不住想笑,又覺得繃不住會沒面子,數落他︰“怎麼連圍裙都不穿一下?萬一被油濺到怎麼辦?”

    她抓起自己粉紅色的圍裙就想給謝隱套上,然後很尷尬地發現太小了,兩人身高差了三十幾公分,這圍裙他穿了還不如不穿。

    謝隱當然不會讓左海英原地石化,說︰“我在網上買了適合我的款式,到時候要麻煩你幫我拿快遞了。”

    左海英輕輕哼了一聲,沒說幫,也沒說不幫,轉身攥著自己的圍裙朝客廳去了。

    她是閑不下來的,平時早上做飯帶孩子樣樣自己來,謝隱煮好了粥,左海英已經給蒲題換了尿布喂了奶,小桃子也洗好了臉換好了衣服,乖乖坐在梳妝台前,等著媽媽給自己綁頭發。

    謝隱先是去沖了個涼,換了衣服出來,隨手拿起梳子,小桃子很驚喜,左海英很驚嚇︰“你會嗎?”

    她真怕可可愛愛的小桃子被他擺弄壞了。

    謝隱︰“瞧著吧。”

    他利落又熟練地給小桃子扎了兩個小揪揪,還一邊綁了一只小鈴鐺,小桃子高興壞了,不停搖腦袋,左海英沒想到他不是說大話,是真的會,挺驚訝︰“什麼時候學的呀。”

    謝隱沉穩道︰“看看就會了,我動手能力強。”

    左海英撲哧一笑,沒當回事,以為他是在自戀,其實他說的都是實話。

    早飯是皮蛋瘦肉粥,蒸餃還有豆腐卷,都是簡單快捷又美味的早餐,左海英吃著,不得不承認,男人的手藝比她好多了,她的廚藝不算差,但好吃跟特別好吃之間有壁。

    蒲波的工資卡都在左海英那,他從來不存私房錢,唯一改不掉的臭毛病就是抽煙,踫到案子破不了,煩得慌,無處排解,就只能靠抽煙解愁,每個月花在買煙上就是一筆錢,左海英說過他很多回,抽煙對身體不好,但蒲波就是改不過來,謝隱則從不抽煙。

    看著他把煙盒拿出來,左海英跟看見天下紅雨一樣,察覺到她的目光,謝隱微微一笑︰“打算戒煙了。”

    “那可好,就怕你嘴上說說,過沒兩天又復吸。”

    左海英其實也知道他工作量大,抽煙排解不是什麼問題,但一是對身體不好,二是家里有孩子,長期吸二手煙對孩子威脅性可太大了,不然她自己是能忍的。

    “不會的,你監督我。”

    “我才不監督你呢。”左海英瞪他一眼,“這種事靠得是自覺,總要別人催著,你不嫌煩,我都嫌煩。”

    謝隱啞然︰“那不用給煙錢了,以後不買了。”

    “真的啊?”左海英眨眨眼,有時候他抽的厲害,一天就半包煙下去,每個月光是買煙就得好幾百,要是省下來可不得了,他工資不算低,但家里兩個孩子,雙方都有老人,衣食住行人情來往樣樣都得花錢,還有個弟弟一家,總靠著他。

    “真的。”

    “這可是你說的。”左海英認真道,“別後悔。”

    謝隱當然是不會後悔的,他也想把這煙錢省下來,讓左海英拿去買點化妝品什麼的,她梳妝台上就可憐的幾個瓶瓶罐罐,平時也素顏朝天,因為要帶孩子,奶粉尿不濕都得花錢,她自己很久沒買新衣服了。

    體制內不能從事營利性活動,但買點基金股票不受限制,謝隱這個月的煙錢昨天買花買菜買蛋糕花的七七八八,手頭也沒別的閑錢了,想了想,還是問左海英要。

    剛才還說戒煙了,讓她以後不用給煙錢了呢,現在又張嘴要錢,左海英意味深長的眼神弄得謝隱都有點不好意思,他輕咳︰“一個月後,連本帶利還給你。”

    見他這樣嚴肅認真,左海英忍不住笑了︰“一家人,怎麼還說這麼見外的話?只要不是拿去做違法亂紀的事就行,我相信你心里有數。”

    “嗯,不做壞事,拿來買基金。”

    左海英看了他一眼,有點想勸他不要沖動,但想了想,還是給他保留了尊嚴,什麼都沒說,然後給謝隱轉了五萬。

    他們家買房買車生兩個孩子,兩邊老人住院,各方各面都要花錢,剩下的存款也就十幾萬,左海英能直接給謝隱轉五萬,可見對他的信任。

    明明在這之前她自己情緒都快崩潰了,就因為謝隱對她的體貼跟溫柔甚至這份體貼溫柔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她就又重新振作起來。

    謝隱覺得,就算自己馬上故態復萌,像蒲波那樣只顧工作不顧家,左海英也不會跟他生氣,因為她就是這樣心軟的人。

    他什麼也沒說,把錢收了,然後要送她去上班,左海英擔心啊︰“你真要帶小題子去局里啊?”

    “放心吧。”謝隱說著,“不然你太累了,從這個月起,你就別去醫院了,兩邊老人那邊該輪到其他人照顧了。”

    他們倆都不是獨生子女,都有個弟弟,但這兩個弟弟都不是什麼好鳥,一個比一個懶,一個比一個愛佔便宜,謝隱說著,幫左海英整理了下頭發,態度堅定︰“他們要是不樂意,你就全推到我身上,說我生氣了,不許你再過去,他們不敢到學校找你,肯定還得找我,我來說。”

    這倒是,兩家子女都沒什麼出息,就蒲波,年長,脾氣硬,又是警察,左海英的弟弟左海洋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這個姐夫。

    “還有蒲成跟蒲功,昨天呂莉打電話說他們倆可能要廢了,我怕她找麻煩……”

    “沒事,我動的手,輕重我知道。”謝隱打開車門讓她先上去,“她沒那麼大膽子,大不了魚死網破,誰怕她不成?”

    左海英完全沒有被安慰到!

    她打了他一下︰“說正經的呢。”

    “我是說正經的。”

    左海英︰“……”

    “你跟小桃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人怎麼樣我不想管。”謝隱垂下眼眸,語氣淡漠,“這麼多年對他們也算是仁至義盡了,這種事還要讓我退讓不可能,大不了就鬧得人盡皆知,看是誰沒臉。”

    本來左海英還氣他又退讓,真听他這麼說了,反而擔心︰“你、你冷靜一點,人家萬一去舉報你……”

    “那正好辭職回家。”謝隱很自然地接茬兒,“這事兒一發生,親戚是別想做了。”

    左海英點頭︰“這可是你說的,以後我可不想再看見他們家人了。”

    謝隱傾身抱了她一下︰“放心吧,有我呢。”

    這事兒本來就不該她來承擔,蒲成蒲功是蒲波的佷子,關左海英什麼事?

    夫妻之間互幫互助是情分,但拿著這份親密的關系要求別人受委屈、毫無保留地去付出,就是全然的自私自利,感情里失去尊重與平等,便無法長久。

    謝隱脾氣好,左海英脾氣也好,兩個脾氣好的人湊在一起沒什麼是不能說開的,有想法就表達,一起商量一起做決定,兩個人的日子才會比一個人更幸福,否則的話,為什麼要結婚呢?

    小桃子堅持要把小刺蝟一起帶上,左海英見女兒喜歡,這只刺蝟又通人性,她查了一下,還是比較好養的,于是就松口留下了,並且為了不讓謝隱多跑一趟,她說︰“晚上我沒晚自習,正好帶它去寵物醫院看看,要不要打疫苗什麼的,怕它身上帶病毒。”

    謝隱欲言又止,但是看衛刺那喜滋滋趴在小桃子頭頂的德性,想必也不會在意被扎那麼一下,于是就沒說話。

    開車送左海英跟小桃子去學校,他看著母女倆走進校園才調車頭,到了局里後蒲題就醒了,他被媽媽帶習慣了,乍一換人,很不能接受,勒著嗓子哭得震天響。

    謝隱面不改色,一手抱孩子一手提著早餐,一路蒲題的哭聲十分響亮,路過的同事們目瞪口呆,謝隱半點不慌。

    “孩子要斷奶,你們嫂子工作忙,兩邊老人還住院了,我就把小題子帶了過來。”

    面對眾人的目光,他平靜解釋。

    然後大家發現他們蒲隊真有模有樣的,不是光嘴上說說的那種,換尿布喂奶樣樣行,哄著孩子睡覺也半點不生疏,出去抓人就把嬰兒車托給留守的同時幫忙看一下,一上午下來,真一點簍子沒出,左海英擔心地打電話過來時,謝隱還跟她視頻,看見嬰兒車里一個人玩得開心的兒子,左海英都驚了,她都做好了男人搞不定小嬰兒打電話給她求助的準備,結果壓根沒派上用場。

    “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左海英有點想笑,又覺得心里頭有種說不出的愉悅,以至于她整個人都透出一股輕快的氣息,上完一節課,學生還問她今天是不是買彩票中大獎了,不然怎麼這麼開心。

    不過這份開心在下午的時候打了折扣。

    原本左海英是家里學校醫院兩邊跑,她自己爸媽這邊,得她去幫忙打飯擦身子伺候,蒲波爸媽那邊,也得她去收拾照顧,辦個手續得在醫院兩棟大樓之間來回跑,下午兩點還得趕回學校上班,兒子得管吧?女兒得喂吧?她還有備課要寫,作業要改,工作筆記也不能落下,一個班五十來號人,兩個班就是一百多,課堂作業一套,大作文一套,小作文一套,隨堂測驗好幾套,林林總總加起來真是能把人給累死,更別提她還在哺乳期!

    帶兩個孩子兩個班,照顧兩邊老人,左海英就是超人也該累出病來了!

    中午她听謝隱的沒過去,兩邊都打電話來催,就蒲波爸媽,還嫌醫院飯菜貴,恨不得讓左海英在家里做好了給他們送過去左海英自己中午都是帶著女兒在食堂對付的!

    當然,左海英爸媽也沒好到哪里去,蒲波爸媽可能是對兒媳婦,還有點客氣,左海英爸媽那對親閨女可不客氣,要求更高,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你是老師,你多輕松啊,當老師多好,讓你辦點事就推三阻四的,當初真是白生養你了!

    有時左海英累極了就會想,不生養倒好了,她不求爸媽公婆幫她什麼,至少體諒一下她。

    她听著電話里爸媽的數落聲,無非又是責怪她不孝,白生白養之類的話,左海英揉了揉眉心,情緒低落起來,好不容易掛了電話,公婆那邊又來了,語氣倒是比她親爹媽委婉點,但意思差不多,都是問她怎麼沒去的,說老兩口到現在都還沒吃上飯。

    左海英真是給氣笑了,沒吃上飯!

    她話都不想說了,原本正跟小桃子玩的衛刺,把電話內容听得清清楚楚,準備見面的時候向大王告狀,他覺得人類真的很奇怪,明明桃子媽媽已經做得很好了,性格溫柔又好說話,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啊?

    他伸出小爪爪,戳了戳小桃子肉嘟嘟的手指頭,小桃子湊到媽媽身邊,軟綿綿地靠著她︰“媽媽不哭。”

    幸好這會是上課時間,辦公室沒人,被女兒一安慰,左海英眼楮一酸,她把手機反扣到桌面,不去听了,抱住女兒的小身子,親了親小桃子的臉蛋︰“媽媽不哭,有桃桃在,媽媽什麼都不怕。”

    小桃子害羞地笑起來,小手指抓住左海英的手,冷不丁說出一句︰“找爸爸。”

    衛刺︰不愧是小桃子,就是聰明,知道大王才是最厲害的!沒錯,有問題就找大王!

    左海英被女兒逗笑了︰“我們桃桃怎麼變成小告狀精啦?”

    小桃子不好意思起來,“爸爸說的,有人欺負桃桃,爸爸保護桃桃,爸爸也保護媽媽。”

    左海英抱抱她,再看手機,那邊已經掛了,她也懶得再管。

    打給左海英沒有用,蒲家老兩口就打給了謝隱,謝隱正忙著呢,根本不接,直接給摁了,這兩家老人一個比一個能作,其實不是什麼大病,就是怕死,住院也就算了,四個老人,愣是叫左海英一人伺候,還有比這更離譜的嗎?他們又不是沒兒子,養兒防老,給兒子買車買房,又不給閨女買,怎麼到了養老時全找閨女?

    凶殺案上午就破了,有謝隱在,破案變得輕松很多,他能夠一眼辨別出凶手,有了標準答案,再寫解題過程,整體就簡單起來,所以今天不僅是他,整個刑偵大隊都能準時下班!

    除了留下來值班的,其他人都能先走,這可真是破天荒頭一回,只要沒有突發狀況,那就能休息到明天早上啊!

    蒲題哭了一天也累了,他爹鐵石心腸,除了奶粉沒母乳喝,他再不情願也得張嘴,所以還有點小委屈,等謝隱開車去接在寵物醫院的母女倆,一被左海英抱起來,他嗅到熟悉的氣息,就嗷嗷哭。

    謝隱則彎腰抱起小桃子,向她表達了自己的思念,小桃子高興極了,拉著爸爸的手不肯松開,一家人親昵了好一會才一起回家。

    衛刺生無可戀地趴在小桃子肩頭,整個刺蝟散發出一股巨喪的氣息,扎人百年,一朝被扎,個中痛苦無法言喻。

    只有白深深獲得了久違的快樂!

    到家後,左海英才跟謝隱說起今天的事兒,她有點忐忑的,怕他覺得自己沒良心,不孝順,謝隱卻說︰“沒事,他們也就是看你脾氣好,才敢對著你橫,你都照顧他們多久了,也該輪到蒲濤跟呂莉了,還有左海洋兩口子,他們又不是沒手沒腳,把爹媽都丟給你。”

    他說著,已經利落地脫了外套進廚房,左海英則帶著孩子們去換家居服,在外面待了一天,衣服都得及時更換消毒,免得有細菌。

    謝隱在廚房做飯時,蒲家老兩口電話又來了,這回他接起來,立馬便是一頓控訴,謝隱直接開了免提,一邊切菜一邊漫不經心地听,直到蒲奶奶暗示讓左海英明兒再去,他才直接道︰“你倆住了半個多月院,都是英子跑里跑外,也該輪到蒲濤一家了。”

    蒲奶奶生氣道︰“你還好意思說蒲濤,你看小成小功被你打成什麼樣了!你也真下得去手!你不是他們親大伯啊?”

    謝隱一听就知道蒲濤兩口子絕對沒跟二老說實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主渣化之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