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 7 章

第 7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是吧,學長這麼牛逼也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不可能啊,剛才是他一直在提醒上一輪玩家,他肯定是都記得才對!」

    「等等,你們看,系統沒有判他違規!」

    沒錯,江肆說完那句話以後,系統毫無反應,台上的木偶也一動不動。

    于是江肆繼續說道“娘子,我如今高中榜眼,不負你所望,我已備好聘禮……”

    少年念完台詞,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又看向了男人,深情款款,臉上的笑容溫柔而繾綣,仿佛真的是對著心愛之人道出萬千種柔情。

    令人沉淪。

    “……”

    男人倏然移開視線,語氣低低地背書一般沒有任何感情,卻默契地接上了“我對你心如明月,深情似海,你看門外那一箱價值連城的珍寶,便也是我為你準備的聘禮。”

    按照原本的劇情,這個時候的書生和富家子弟已經要打起來了,新娘適時出來裝模作樣地拉住二人的手勸架。

    江肆卻一把甩開她的手。

    男人順勢看過去“混蛋,放開你的手,美人便如琉璃花,需得嬌生慣養,我家富可敵國,正正適合,你一個窮酸破落戶算什麼東西?”

    江肆不甘示弱,瞪著那新娘,同樣怒道“呸,一介莽夫!那你怎不說佳人自古許才子?像你這種腦滿肥腸、腹中草芥的人也配和我爭?”

    這是什麼(操cao)作!?

    看得光球、台下觀眾連同直播間里的人集體懵圈了。

    “他們在(干gan)嘛?”

    “罵錯人了吧?”

    “真的不怕死嗎?”

    “boss怎麼沒吃掉他們?”

    直播間里,忽然有人驚覺。

    〔等等,我知道了,游戲規則只是規定必須按照示範演出的台詞要一字不差,卻沒規定台詞的順序!他們調換了順序!〕

    〔可是這有什麼意義?〕

    意義?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到了該兩兩搏斗的時候了,江肆拿起桌子上的那把匕首,銀晃晃的刀(身shen)在修長的指尖轉了個漂亮的圈,眼中有凶光掠過。

    男人則撿起了地上的那把,反握住刀柄,明晃晃的刀刃上還殘留著一個被淘汰玩家的血液。

    (殺sha)氣彌漫!

    觀眾席頓時安靜了下來,氣氛驟然緊張,看著兩個人持刀相向,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江肆肯定不好惹,那個神秘男人呢?看著高高壯壯的,氣勢非同一般,而且淡定得也不像個正常人,他們要是打起來的話誰死誰活?

    下一秒,當新娘走到他們(身shen)邊的時候,江肆動手了,拿起匕首狠狠地刺向了過去。

    沒錯,他竟然是刺向了新娘的臉。

    這一刀子下去,正中新娘的額頭,伴隨著 擦一聲,刀尖穿破木偶的外殼,血液頓時沿著紅蓋頭流了下來。

    “啊啊啊——!!”

    尖細的慘叫聲從她嘴里 出來,那張開的(紅hong)唇里果然是滿口獠牙,猩紅的五指指甲化為尖刺,僵尸一樣抓向江肆。

    他正要躲開,便听到 嚓一聲,旁邊的男人握著匕首,手起刀落,將那新娘的手臂直接斬了下來。

    江肆順勢握住手術刀狠狠地往下拉,原本想把它直接從中間劈開,可畢竟不是未來經過多種屬(性xing)血統(強qiang)化過的(身shen)體了,劃到(胸xiong)口便卡住了。

    眼看木偶另一手抓了過來,江肆偏頭躲開,索(性xing)順勢將刀鋒一轉,給它來了個開膛手術。

    呲 一聲,木偶的整個(胸xiong)腔都裂開了。

    “他是我的,你去死吧∼”

    與此同時,江肆笑著將最後一句台詞念出,不再克制令人血液沸騰的(殺sha)意,將**發揮到了極致!

    冰冷的鮮血飛濺,噴灑在了那高堂上頭的繡球花與對聯上,它們也徹底變成了紅(色se),鮮血淋灕,嘩嘩得往下流。

    這拜堂的地方徹底成了血紅(色se),紅蓋頭從新娘頭頂掉落,(露lou)出了底下的臉。

    除了最漂亮的下巴和嘴唇之外,那張臉的上半部分完全是由油彩畫出來的恐怖猙獰的怪物!

    而現在,那顆恐怖的頭顱歪了歪, 一聲從脖子上脫落掉落在地上,骨碌骨碌地滾到了舞台邊緣。

    被剖開的木偶(身shen)體也咚地倒在了地上,江肆秉承著打怪必補刀的核心思想,提起鋒利的匕首,笑著狠狠地往下連刺數刀。

    下手穩準狠,宛如分尸,直到它徹底散架成了木塊兒,里面的血(肉rou)糊了一地,血水跟不要錢似得嘩啦啦地往下流,他才停下手。

    扭頭對台下的觀眾(露lou)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用口型宣布。

    ga。

    全場震驚!

    “臥槽?死了?這boss死了?!”

    “江肆該不會是又把boss淘汰了吧?”

    「啊啊啊,大佬好帥啊!」

    「江肆太牛逼了!!」

    「我的媽呀!!」

    這場游戲里被淘汰的玩家紛紛跳轉到了江肆的直播間,轉眼間人數就飆到了百人。

    隨著新娘倒下,江肆撿起落在地上的紅繡球,把另一頭遞給男人,笑容燦爛“來結拜堂罷∼娘子。”

    他的臉頰、脖頸、上衣都被鮮血染紅了,站在血泊中的模樣就像是奪人心魄的漂亮妖怪,眼角的紅痣危險又迷人。

    男人面無表情地表情看著他,那雙狼一樣的灰藍(色se)眼眸閃爍了一下,隨即恢復了冷漠“瘋子。”

    他接住了紅繡球的另一端。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拜堂完成後,系統播報出現。

    叮∼北城一中初級游戲副本(下)boss被淘汰出局,淘汰者江肆。

    由于boss被淘汰,本輪游戲提前結束,耗時38分鐘零15秒,獲得s級評分。

    一中校區積分排行榜已刷新,第一名江肆。

    北城三區積分榜已刷新,第一名江肆。

    初級游戲(下)結束。

    “啪嗒”整個演出廳里的燈全部滅了,坐在座椅上的兩個木偶咚一聲倒在了地上,摔了個頭體分離,再也不會動了。

    接著是“轟隆”一聲。

    演出廳原本緊鎖的大門全部打開了,外面的日光投射進來,白茫茫一片,仿佛天堂的大門。

    後排有人嘗試著起(身shen)離開觀眾席,發現沒事,立刻激動歡呼著沖了出去。

    “結束了!”

    “可以出去了!可以出去了!”

    “快跑!!”

    演出廳里的人立馬爭先恐後地往外跑,烏鴉鴉地一片,轉眼間就跑了個(精jing)光。

    “嘖。”江肆丟掉手上的紅球,(摸mo)了(摸mo)脖子,看著自己(身shen)上的血液,頭疼地感嘆道“又髒了,剛才白(洗xi)澡了。”

    他說完扭頭發現,(身shen)邊那個男人(身shen)上竟出奇的(干gan)淨,明明剛才也動了手,(身shen)上卻一點血都沒有,連風衣角都沒有弄髒。

    他到底是誰?

    江肆眨眨眼楮,調侃道“娘子,都拜堂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回答他的是一個冰冷的背影。

    “切,沒意思。”江肆目送他走下舞台消失在陰影里,手上藍光閃過,和之前一樣,用來淘汰boss的匕首變了,成了一枚5左右的紅(色se)小木偶。

    還沒仔細查看,迎面飄過來的光球突然大叫道“江肆,小心!”

    江肆沒來得及扭頭,便听到了耳邊呼嘯而來的風聲,下一秒“ ”一聲巨響,後腦勺一陣劇痛,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視線瞬間陷入一片猩紅。

    “喂,江肆!”

    江肆眯著被血液覆蓋的右眼,抓著幕布站了起來,扭頭一看,是六個長得高高大大的男生,看著就流里流氣的,不像什麼好人。

    正是剛才那幾個在台下叫囂著要讓他去死的學生。

    為首的孔哥拿著一把不知道從哪里撿來的金屬棍,正是他剛才從後面偷襲江肆,擊打了他的頭部。

    孔哥將武器握在手里,表情凶狠地威脅道“江肆,你手上的是游戲獎勵吧?”

    喲,打劫的?

    江肆沒想到一回來就遇到這種事情,眯起一只眼楮,笑著回答“對呀。”

    “快給老子交出來!”孔哥得意地舉起金屬棒“別不識好歹,小心我打爆你的頭!”

    6對1,他們都有武器,這小子還挨了一下,他死定了!

    放在上一世,這樣的弱雞江肆能一只手按地上。

    “嘖。”

    當然,就算是現在,江肆也絕不會手軟——只是罪惡值太高的話,以後會有點麻煩。

    “江肆,你給我去死吧!”

    算了,高就高吧。

    江肆用姑且還算(干gan)淨的衣袖擦掉了臉上的血,睜開雙眼猛地握緊武器,手中的美工刀片彈出,化為了鋒利的銀(色se)手術刀,毫不猶豫地刺向(身shen)後那人,下手(干gan)脆利索,穩準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慘叫連連。

    玩家孔超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玩家張三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玩家李四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玩家王五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玩家趙六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

    刷刷刷六道白光閃過。

    叮∼玩家江肆請注意,您的罪惡值已超過了10點。

    江肆低低地喘著氣,頭上的血液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他毫不在意,眼神有些不屑。

    才10點,也值得通知一下?

    在無限游戲里,玩家淘汰玩家就會產生罪惡值,10點並不會怎麼樣,但是一旦超過了10點,這個玩家(身shen)上就會冒出紅光。

    紅光起初不明顯,不注意的話根本看不見,但假如繼續淘汰玩家的話,(身shen)上的紅光就會越來越亮,以後不管他是走在街上還是在副本里都會成為人群里最亮的一顆星。

    簡直就是把“我很危險,我很有錢”幾個字掛在臉上,沒有人敢合作不說,等游戲到了後階段,開啟v模式後,還會有很多人想(干gan)掉紅名玩家,奪取道具。

    光球湊到他旁邊,擔憂道“啊啊啊啊,江肆,你沒事吧,你後腦勺還在流血!”

    江肆突然好奇,扭頭問道“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樣?”

    光球老老實實回答“我是和你的靈魂綁定的,你死的話我也會消失……我是人類的希望啊,所以你可千萬別死。”

    看到江肆受傷,它簡直提心吊膽好嗎?

    “你剛才獲得了又至少1600積分吧?你快打開商城換個治療道具!”

    治療道具雖然很貴,但是命更重要啊。

    “哦∼”

    光球剛松口氣,便見江肆認真地想了想,然後似笑非笑道“我就不。”

    光球“=口=???”

    草草草,怎麼會有這麼有神經病的人啊?!玩弄別人的感情他是覺得很好玩嗎?

    特麼的到底是哪個程序員給它上傳的資料,說他“光正偉”,啊?!又到底是哪個主管最後選定了江肆當救世主,假資料害人啊!

    看到光球近乎裂開的表情,江肆心情好了幾分,勾唇安慰道“你放心,我現在還不想死呢。”

    這點小傷算什麼?他上輩子受過的傷害和痛苦是這的數以萬倍,在復仇之前,他是死不了的。

    學校里的人都走光了,不會有人再來了,他需要休息一下。

    少年用力閉了下眼楮,稍微緩了口氣,然後扶著牆壁慢慢走到了舞台的下面,背靠著樓梯,看著空蕩蕩的觀眾席,那里一片混亂,血跡、刀具還有一些學生留下的外套。

    如果不是boss被淘汰,接下來的場景可想而知,前一天還在和平年代讀書,嬌生慣養長大的學生們今天就必須為了生存而化為猛獸。

    粗魯、野蠻、不顧一切地拼個你死我活。

    血流滿地,橫尸遍野。

    江肆垂眸,眼里多了幾分嘲弄,嗤笑道“世道殘酷,眾生不過瀕死,相食相噬……”

    他說完閉上了眼楮。

    幾分鐘後一個腳步聲出現在了空曠的演出廳里,而且還一步步往舞台走來了。

    光球立刻一臉緊張,瘋狂大喊,試圖叫醒江肆“江肆,有人來了!你別睡了!醒醒!有人來了!”

    “誒,這是……”光球一愣。

    沒想到回來的是那個穿著風衣的神秘男人,他停在了江肆面前。

    男人仍帶著黑(色se)口罩,看不到表情,眸底漠然地打量著躺在地上的少年。

    江肆的臉上、衣服上都是血,看起來傷得不輕,但是他的表情卻格外平靜,劇院外投射進來的白光為他渡上了一層柔光,如同油畫里安詳入睡的天使。

    柔軟的黑發,(精jing)致的面孔,長而卷翹的睫毛,連帶著眼尾的那顆妖冶的紅痣看起來都乖巧了不少。

    讓男人沒想到的是,在下巴的位置居然還有個粉(色se)的印記,淺淺的,可是在那白到發亮的皮膚上卻格外明顯。

    ——這是他剛才留下的痕跡。

    男人的手指突然有些難耐地動了一下,他緩緩蹲下,手指貼上了江肆的下巴,稍稍用力便加深了這個痕跡。

    很容易留下印痕的體質。

    半晌後,他松開手,把江肆給攔腰橫抱了起來,頭也不抬地問道“喂,胖燈籠,他宿舍在哪里?”

    光球震驚“什麼?你、你、你竟然能看見我?”

    “等等,為什麼你也叫我胖燈籠……”

    它真的有那麼胖嗎?tat

    作者有話要說小聲bb老陸有一點點抖s

    瘋批與變態絕配(bu)

    s“世道殘酷,眾生不過瀕死,相食相噬”這句話出自電影《猩紅山峰》∼肆寶寶有感(中二)而發

    感謝在2021031609:00:00~2021031708:3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芝士就是力量2個;稻谷與麥子、terdress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風絲綢緞13瓶;宋聲聲圈外女友10瓶;清鈴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