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 8 章

第 8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畢竟不是上一世被(強qiang)化後的體質了,毫無防備的被人用金屬棍往後腦勺上狠狠地來一下,江肆沒當場暈過去,已經是他意志力(強qiang)撐下來的結果了。

    不過他也沒暈多久,等睜開眼楮的時候……迷迷糊糊地看到一個高挑的人影站在(身shen)邊。

    江肆瞬間作出反應,上一世在無限游戲中磨練出來的本能反應讓他下意識地握住了放在褲兜里的美工刀,刷地刺了過去。

    誰知那人的反應速度竟然比他還要快,左手握住了他出刀的手,(硬ying)生生停在了對方喉嚨前幾厘米的地方,江肆還想動,那人的右手就先一步掐住了他的脖子。

    江肆整個人被抵在了牆上動彈不得,仿佛被惡狼咬住的獵物,連最脆弱的部位也被對手狠狠地把控住了。

    偏偏江肆就是個不怕死的主,他心念一動,那把小號美工刀瞬間化為了手術刀,變長了好幾厘米,尖銳的刀尖直抵對方的喉嚨!

    “臥槽,別別別!”嚇得光球大喊“不行不行,你們住手!誤會,都是誤會!!”

    江肆混沌的腦子這才徹底清醒,看著眼前這個仍戴著口罩的男人,舌尖輕輕舔了舔唇“嘖,原來是你啊。”

    要不是那雙很特別的灰藍(色se)眼楮,他差點沒認出來。

    感覺到禁錮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力度有所放松,江肆也作勢要放下武器,卻在對方手松開的剎那,猛然進攻,狠狠地撲倒男人,將他壓在(床chuang)上,鋒利的刀刃抵著他的動脈。

    少年像是一只舔著利爪的猛獸,嘴角的笑冰冷又散漫,慢條斯理地問道“說吧,你有什麼目的?”

    經歷過上一世的欺騙與背叛,江肆當然不會還天真到覺得這個世界上好人多了。

    無(親qin)無故為什麼要救他?

    男人冷冷地看著他。

    “嗚!”下一秒,江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對方一把握住了手腕,輕而易舉地奪走了他手上的刀,胳膊被別到了(身shen)後,整個人被反壓到了(床chuang)上。

    那力量大得不可思議。

    江肆還想掙扎,男人便直接將他的兩只手都抓住擒在了(身shen)後,單手解開皮帶抽出來將他的兩只手緊緊捆住,隨後壓在他的耳邊,聲音冰冷低沉帶著十足的威懾力“不許動。”

    “你……”

    江肆被綁到了(床chuang)上,一只寬厚溫暖的手掌從後面握住了他的脖子,這次卻不像是扼住獵物的喉嚨,而更像是在撫(摸mo)寵物的脖頸。

    只是這動作稱不上溫柔,甚至略帶懲戒的味道。

    男人又冷(硬ying)地重復了一遍。

    “不許動。”

    江肆被這個詭異的感覺打了個措手不及,不禁打了個寒戰,等回過神來,氣勢已經完全被壓制住了。

    他側過臉打量眼前的男人,那雙灰藍(色se)的眼眸仍冰冷看不出感情,只是從他(身shen)上掃過的時候,江肆有了種被惡狼盯上的錯覺。

    “喂。”江肆的語氣里少見地多了幾分慌亂“行了,快放開我。”

    他明白了,能力這麼(強qiang)大的人想要什麼不能直接搶,又何必救他?

    雖然現在還不清楚這個男人的目的是什麼,但要害他的話早就下手了,沒必要等到現在。

    可對方卻一聲不吭,也沒有要松手的意思。

    “……”

    兩人以這種奇怪的氣氛和姿勢僵持了幾十秒後,江肆竟也撲哧笑了,像只正在曬著太陽的野貓,聲音慵懶又輕挑“怎麼,想(殺sha)了我?還是說……”

    “你有什麼特別的愛好?”

    壓制住他的男人面無表情,那仿佛擁有了實體的視線在少年微微顫抖的(身shen)體上從頭到腳地逡巡了一遍。

    直到滿意了,才終于松開手,放過江肆,轉(身shen)去了衛生間。

    江肆坐起來,費了些勁兒才掙脫了皮帶的束縛,他很瘦,白皙的皮膚薄薄的一層,底下青(色se)的血管隱約可見。

    皮帶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了兩道異常清晰的紅印子,像是施虐後的痕跡。

    少年揉了揉剛才被掐得隱隱作疼的脖子,撇撇嘴“嘖,真是個神經病。”

    光球“哈?你有資格說別人神經病嗎?!”

    十分鐘後,男人就從衛生間里出來了。

    這位神秘酷哥剛沖了個冷水澡,脫掉了被江肆蹭了一(身shen)血的衣服,**著上半(身shen)就出來了。

    臉上的黑(色se)口罩也終于摘掉了。

    江肆目光在他(強qiang)健的肌(肉rou)上停留了一下,便直接轉移到了臉上。

    喲,長得也有點小帥。

    其實客觀來說是非常的帥氣。他的鼻梁很挺,嘴唇淺薄,五官(精jing)致,輪廓線條冷(硬ying)深刻,眼眸深邃。

    一張足以出道去當男模的臉,所以哪怕已經隔了很多年了,江肆也能確定學校里沒有這號人,這人到底是誰?

    江肆頭上的傷口完全治愈了,連之前他手臂上自己劃上的那道傷口也好了。

    明顯是系統所為,不過哪怕是最高級的治療卡也不可能瞬間就恢復到這種程度,除非是有人……把系統給的新人治愈機會給他了。

    至于是誰?只有眼前這個男人了。

    江肆還沒出聲,光球突然興奮起來“啊啊啊!陸妄!我認出來了,他是陸妄!江肆,你知道嗎,他是陸妄!當初和你一樣也是我們選擇的‘救世主’候選人之一!”

    想到這位大哥不僅救了他,竟然還對他使用了每人只有一次的寶貴新手治愈機。

    江肆舔了舔唇,真誠地表示“看出來了。”

    這領悟這境界,這才是救世主啊!

    少年夸張的感動溢于言表,十分的虛偽。

    陸妄沒理會他們,他打開江肆的衣櫃,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甜橘香味兒,翻了翻,沒找到合適的衣服,又打開他室友的衣櫃看了看。

    “別找了,我們這兒的人都沒你這麼高。”江肆靠在(床chuang)上,懶洋洋地打了個哈切“娘子,你先湊合穿穿,等出了學校,夫君我給你買一套。”

    光球“噗。”

    陸妄瞪了他們一眼,那眼神涼颼颼的。

    光球立馬被嚇得瑟瑟發抖,小聲提醒自家救世主“陸妄不好惹,他以前是個……誒!”說到這里它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他不是北城的人啊!”

    陸妄已經穿回了自己的風衣,(胸xiong)口全是抱江肆時候蹭的血。

    江肆正觀察他的時候,男人突然看過來,冷聲道“我以前是個什麼人,你繼續說。”

    咦,他也能看見光球?

    江肆有點驚訝。

    難道也是蝴蝶效應的緣故?雖然不知道他穿回來怎麼會把效應效到陸妄(身shen)上去,但……反正這個光球也不怎麼靠譜,指不定又出了什麼bug。

    只是一個人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做過什麼?想到之前問對方名字也不答的模樣,莫非……?

    “陸妄。”江肆慵懶地托著下巴,臉上玩味兒更興“你失憶了?”

    男人沒理他,只是看著光球。

    “算了,我欠你一個人情,胖燈籠,你給他說。”江肆的興味也只是起了幾秒,便又坐了回去,他對陸妄的事情沒什麼興趣,拿套(干gan)淨的校服起(身shen)去了浴室。

    光球“切,你都不跟我合作,我為什麼要听你的話呀,我……”話是這麼說,對上陸妄的眼神,它慫了“我說我說……”

    什麼呀,怎麼一個個都這麼凶!胖球委屈。

    江肆洗完澡,換衣服的時候,從衣兜里拿出了剛才獲得的那個獎勵。

    這是一個穿著古代紅(色se)禮服,頭上戴著新郎帽子的小木偶,一個q版的新郎官,畫風和剛才的boss類似,但是可愛了許多。

    他把小木偶的帽子取下來仔細看了看,突然發覺這小木偶的臉莫名的……怎麼和外面那個誰那麼像呢?連這撲克臉都臭得一模一樣。

    江肆召出積分商城,從新獲得得物品里看到了它的名字。

    『如意郎君(稀有)』

    江肆上一世早已習慣了無限游戲里各種奇葩且中二的名字,根本沒當回事。

    接著,他打開了這個道具的屬(性xing)說明。

    〔同甘buff當與『美艷嬌妻(稀有)』的持有者共同隨(身shen)攜帶該道具時,雙方皆可獲得個人屬(性xing)增加30的buff,一旦一方丟棄該道具,雙方都會失去該屬(性xing)加成。〕

    〔共苦buff在同甘buff存在的情況下,其中一方持有者被淘汰,另一方也會重傷,並且失去屬(性xing)加成。〕

    〔此為綁定道具,只可丟棄不可轉送。超過24h沒有回到持有者手里便會自動消失。〕

    不用想,那個『美顏嬌妻(稀有)』多半是在陸妄手上了。

    雖然直接淘汰boss的是江肆,但陸妄也動手了,而且看樣子,他一早也是準備(干gan)掉boss的。

    所以他也肯定獲得了相同的獎勵。

    在這個小道具的說明底部還有一串黃(色se)的小字。

    〔本道具含有隱藏技能,兩位良人可以自行探索哦∼xd〕

    江肆上輩子也拿到過有隱藏技能的道具,這類道具雖然稀有,但有的時候挺坑爹,因為你不知道那個技能是好技能還是壞技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動,非常不受控制。

    還有“共苦”這個buff也相當坑爹呢,等于是把命和別人綁在了一起。

    但是這個30的屬(性xing)加成又實在是太香了點。

    30的屬(性xing)加成縱觀整個游戲也絕對屬于稀有等級道具中的天花板了,這個30的加成中包括但不僅限于力量、速度,還包括了視力、反應速度等等。

    江肆本(身shen)戰斗能力就不算弱了,這個加成到了他的(身shen)上可以說是如虎添翼,以後手撕boss會更加快樂呢。

    江肆拿著小人出去的時候,光球剛和陸妄講完話。

    “娘子。”江肆叫住他“你那邊的木偶……”

    結果這臭屁的撲克臉掃了他一眼,就轉(身shen)出去了。

    江肆熱臉帖了個冷(屁pi)股,他出來的時候就穿了件白襯衫,(露lou)出大片白皙的皮膚,(身shen)體各處被留下的紅(色se)痕跡格外清晰明顯。

    他眨眨眼楮,表情十分無辜“喂,胖燈籠,你是不是給他說我壞話了?”

    光球“……”

    “這尼瑪還用我說嗎?你都眾目睽睽下動刀子淘汰別的玩家了,是個正常人都不會把你當好人吧?!更何況人家救了你,你醒來就要人家的命!陸妄雖然失憶了,但人家正義感爆棚好嗎?游戲開始前他就是世界級的自由搏擊選手,拿過冠軍,為國爭光的那種,你心里到底有沒有點數了?!”

    “哦,是個專業練家子的啊?”江肆又(摸mo)了(摸mo)之前被陸妄掐過的脖子“難怪力氣這麼大……現在的我的確打不過他。”

    光球“???”

    現在的你?難道你還準備以後再(干gan)他?

    “不行,江肆,快收起你那危險的想法!陸妄現在是我的備選救世主了,他說可以考慮跟我合作拯救世界的事情!”

    在這短暫的一天時間里,它已經放棄說服江肆拯救世界這件事情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江肆這種人不毀滅世界就不錯了!

    “你可真不要臉。”江肆面無表情“他失憶了,你這是趁人之危。”

    上一世“陸妄”這個名字非常出名,可以說是整個地球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為這兩個字常年掛在積分榜第一、單人通關游戲次數第一,評分榜第一上面。

    在江肆還活著的時候,他便已經成為了全國最大游戲攻略組織炎光的會長,是全球最接近通關的人之一。

    簡而言之,是個超級大佬玩家。

    光球“哪有!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他也沒有全信我的話,他準備明天就動(身shen)回海城的家調查自己的(身shen)份,確認了再決定要不要和我合作。對了,江肆,你真的不考慮跟我合作了嗎?我已經規劃出了一條最快捷的升級之路,保證你在一年之內就攢到最後多的積分和道具……”

    “說實話。”江肆還是微笑,在光球的期待滿滿的目光下下吐出三個字“不考慮。”

    “哎……”光球泄氣了,又問道“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啊?”

    它雖有一萬個不情願,但也只能跟著江肆走。

    “回家,找我爹媽,還有弟弟,我可……不想回去晚了。”

    “這樣啊!”光球看著少年臉上開心的笑容,心想江肆也不是那麼瘋嘛,第一時間還是想著要回家見(親qin)人的!

    它被自己腦補出來的父慈子孝一家(親qin)的畫面給深深地感動到了。

    卻不知道江肆現在滿腦子想的是怎麼讓他們付出代價。

    作者有話要說老陸媳婦是個想(殺sha)我的瘋子該怎麼辦?

    肆寶寶老攻是個疑似有特別愛好的變態該怎麼辦?

    捆綁y達成(bu)

    大鑰跪求收藏嚶∼

    感謝在2021031708:00:00~2021031808:3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荼子2個;actrecklessly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歸裊50瓶;蕭默20瓶;清風嶼鹿10瓶;46675890、知有?`5瓶;折枝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