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江肆墜落的樓下正對著花園的欄桿,頂端的防盜刺在路燈的照射下反著尖銳的白光!

    下一秒,它就會(插cha)進江肆的(身shen)體里,穿腸破肚!

    這一幕嚇得直播間里的一眾觀眾呼吸都差點停止了。

    「臥槽!江大佬怎麼又想不開了?!」

    「啊啊啊啊啊!他(干gan)嘛?!」

    “江肆!!”賀蘭也被嚇得尖叫出聲,兩人下意識地追到了窗台邊,往下一看。

    少年消失了。

    徐海俊驚魂未定︰“他被淘汰了?”

    可是怎麼沒有看到熟悉的白光?

    ……

    下墜中,江肆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仿佛穿過了一個冰冷的結界,猛地被一股力量拉回了(身shen)體。

    短暫的黑暗後,他睜開了眼楮。

    沒有觀眾想象中的穿腸破肚斷手斷腳的畫面。

    他從冰冷的地板上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筋骨,原本掌心里捏的那枚棋子消失了。

    果然。

    「天吶,他沒死!」

    「媽也,真是嚇死我了,看江大佬的直播仿佛在坐過山車,每一秒心髒都在蹦迪!」

    「我差點咬到舌頭!」

    「啊啊啊啊,好(刺ci)激啊!簡直比我自己被淘汰的時候感覺還要緊張!」

    「所以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在線求個大佬分析一下!」

    江肆看了看四周,了然地(勾gou)起了唇角。

    他竟又回到了別墅的玄關里,眼前放著一面巨大的鏡子。

    這面原本被江肆打碎的鏡子又恢復了原樣,布滿灰塵的鏡面上有人用鮮血畫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詭異圖案。

    還隱約能看到,那上面有一排血紅(色)的人影!

    在江肆的身後躺著六個人,正是這次的游戲玩家!他們眉頭緊皺,表情驚恐緊張,卻如同(睡Shui)著了一般,毫無知覺。

    江肆笑了笑︰“在做噩夢啊……”

    再次試圖劇透失敗的光球納悶了︰“江爸爸,你居然就已經知道真相的?這才過去一天半呢,你還是人嗎!”

    江肆沒搭理它,打開背包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都還在。

    就在這時,地上的賀蘭跟徐海俊突然渾身抽搐了一下,接著驚恐地睜開了眼楮,發出驚天動地的叫聲。

    “海俊!”

    “小蘭!”徐海俊一把抱住女友,鑽進她的懷里,看表情是害怕極了。

    說來好笑,這對情侶從進入游戲開始,一直是女孩子表現得更聰明與大膽,跟護小雞仔似得保護自己的男朋友。

    “別怕!”賀蘭安撫地拍了拍徐海俊的肩膀,抬頭看到了江肆,大松了口氣︰“果然,跳下去不會死,反而是生路。”

    剛才由于停下來看江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零點了,被徹底惹毛了的鬼魂一下就(殺sha)到了二樓,兩人來不及關門或者逃走了。

    關鍵時刻,賀蘭想到了江肆剛才的舉動。

    這個相貌出(色)的少年從進游戲開始就表現出來了非一般人的冷靜大膽與可怕的觀察能力,雖然他有些行為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可偏偏每次不但能化險為夷,還能整出一套令人目瞪口呆的騷(操cao)作來。

    不但從鬼怪手底下逃(脫tuo)了,甚至還搶走了鑰匙,反手把鬼鎖到了門外。

    這套(操cao)作除了用“瘋狂”來形容之外,另外兩字只能是“佩服”了。

    所以他從二樓跳下去絕對不會是想不開找死!

    關鍵時刻,那句“祝你們好夢。”一下點醒了賀蘭。

    于是。

    “海俊,我明白了!我們是在做夢,快,跳下去,一起醒來!”

    然後拉著嗷嗷尖叫的男友一起跳了下去。

    他們醒了。

    沒錯,剛才(發fa)生的一切都是在夢里!

    徐海俊仍處于懵逼狀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試圖叫醒地上躺著的其他玩家,但是失敗了。

    賀蘭解釋道︰“我本來也不太明白,現在回憶起來才基本想通了。”

    “我們剛才是在夢里!”

    還記得嗎?金夫人日記里的疑點。

    那個總是做噩夢的金夫人,為什麼只有她一個人被鬼纏上了,可實際上死的卻是金家所有的人?

    那是因為當初金家的每個人都被困在了各自的夢里!夢里的家人都是假的,boss創造出來的。

    “所以就是這一面鏡子在作怪。”賀蘭指向客廳里的那面大鏡子︰“昨天我們進入別墅的時候就被它吸走了魂,帶入了夢境中!”

    “就像江肆所說的那樣,陳美姐妹的父母不是江湖騙子,而她在‘遺書’里寫到的‘離開’和用這種方式’來懲罰也不是指的自(殺sha)!”

    前面說過,所謂的江湖騙子,指的是靠賣假藥、算命、抓鬼等騙人謀生的異類人群。*

    而在日記跟“遺書”的原話里。

    【這兩個江湖騙子的女兒,跟他們父母一樣,都是最卑劣的騙子!】

    【在他母親的眼里,不管我們怎麼做,怎麼說,她都認定我們骨子里流的就是騙子的血液,呵呵,既然如此,那麼就別怪我用這種方式報復他們!】

    所以假如他們不是江湖騙子,真的是有本事的玄學人士呢?那麼陳美會用什麼手段來對付金家人?

    具體什麼手段還不清楚,但肯定跟這面鏡子還有他們昨晚遭遇的事情有(關guan)系!

    “有道理!”徐海俊恍然大悟,又問︰“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們在做夢,還有從窗戶跳下去就可以醒來呢?”

    關于這個,賀蘭也不知道了,江肆到底是怎麼判斷出來的呢?

    “也是因為金夫人的日記。”江肆正站在鏡子前,仔細觀察上面的花紋跟血(色)人影,淺笑著解釋道︰“‘總感覺現在白天過得特別快’。”

    【2021年2月9日。

    “總感覺現在白天過得特別快,我害怕夜幕降臨……】

    “這不正是我們剛才經歷的事情嗎?”江肆把玩著小巧的美工刀︰“發現了嗎?從陳美死去的那一天開始,金夫人的日記里就沒有了其他的日常,只剩下了做噩夢,她感覺到白天越來越短並不是錯覺,是真的。”

    雖然這是boss的制造的夢境,但它也不是能為所欲為的,畢竟做夢的本體是金家人,所以夢里的一切肯定跟本人的記憶也是相對應的。

    就像起初的金夫人,她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所以夢里的她也會寫日記,並且之前她在現實里寫過的日記也因為記憶出現在了夢境里。

    boss不能讓人太早意識到自己在做夢,否則就有醒來的危險,它一開始的力量應該是沒有那麼大的,只能一人一個夢分開解決。

    從第一天到第七天,逐漸增加噩夢也就是黑夜的時間。

    做不到像現在這樣,一群人都丟進同一個噩夢里一起解決甚至直接讓白天消失。

    之前他們所處的噩夢應該是當年金家所有人夢境的融合,更加真實完整。

    “夢境越符合現實就越逼真也越不容易讓人察覺到異樣。”

    如果不是江肆搶了鬼的鑰匙,追得太緊,惹毛了那只鬼的話,它不會在極度憤怒之下讓白天立刻消失。

    不過就算它沒有這麼做,以江肆的智商,思考到這一步也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boss索(性xing)先下手為(強qiang)了。

    可惜,還是沒能玩過江爸爸。

    “可是怎麼知道跳樓就能讓我們醒來呢?”

    “也是日記哦。”江肆饒有興趣地站在鏡子面前,半眯著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銀晃晃的手術刀在鏡面上敲了敲,似是在思考要不要把它給砸碎了。

    如果這面鏡子有感覺的話,估計它已經冷汗直流了。

    【2021年2月13日。

    “今天撐死了沒有(睡Shui)覺,但我已經快不行了,這樣的折磨究竟時候才能結束?老公給找了醫生,他們也無能為力。”

    “我害怕再(睡Shui)著一次,她就到我的床邊了,我將無路可逃,如果是那樣,我寧願從窗戶跳下去摔死!”

    2021年2月14日。

    “……”

    2021年2月15日。

    “對不起,陳美,對不起,陳美,對不起,陳美,對不起,陳美,對不起,陳美,對不起,陳美……”】

    金夫人一直有每天都寫日記的習慣,連臨死前都還在寫,為什麼中途會突然空白一天呢?

    加上他們是在夢里看到的那個日記本——這說明了什麼?

    只有那天她是清醒的!

    和江肆手里消失的棋子一樣。

    只有那天她不在夢里!

    13號的她在噩夢中被鬼怪追(殺sha)到了面前,她終于忍不住從窗戶跳了下去。

    這一次她醒來了。

    金夫人終于意識到了自己是在做夢,她在現實里看到了這面鏡子和同樣昏(睡Shui)過去的親人,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六天時間,她已經虛弱到了極致。

    于是又被拉進了夢境里。

    她知道這是陳美的報復,因此在臨死前瘋狂寫下道歉,試圖獲得對方的原諒。

    但顯然沒有。

    因此江肆才斷定,他們是在做夢。

    不過就算是這樣,敢毫不猶豫地直接從二樓往下跳,江肆這份果決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啊啊啊啊!這也太厲害了!」

    「我驚了,一本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日記里居然隱藏了這麼多信息?!」

    「紅(色)等級的游戲果然好難啊……藏太深了,借我十個腦子我也想不到啊!」

    「嗚嗚嗚,這就是大佬的世界嗎?!」

    “江肆,你真厲害。”

    “你也很聰明。”江肆眯了眯眼楮。

    語氣是毫不掩飾的贊賞,眸底卻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危險,他看向賀蘭的眼神里多了幾分審視的意味。

    “那是。”徐海俊還得意上了︰“我的小蘭可厲害了,她是咱們北城大學數學系的學生,當初和省狀元就差了幾分!從初級游戲出來的時候,她的積分在校區排第三,要不是為了等我去找她耽誤了時間的話,我們肯定不會等到隨機才進入游戲的。”

    “沒有,如果不是江肆的提醒,我也想不到這些。他才是真的很厲害!”賀蘭由衷贊賞道,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笑著笑著突然發覺氣氛不太對。

    “兩位,請問你們的技能是什麼?”

    江肆仍在笑,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里多了把銀光閃閃的手術刀,指尖輕輕彈著刀片,一下一下的,一股無形的威壓從天而降,讓人莫名有些心慌。

    那雙看著他們的漂亮眼眸里隱隱透著紅光

    “你、你問這個做什麼?”徐海俊笑容猛拋僵硬,緊張起來,把賀蘭保護在身後。

    “……”

    那種看獵物一般的眼神盯得兩人頭皮發麻。

    可就在轉瞬之間,江肆又笑了起來,把手術刀一收,姑且放棄了貿然打碎鏡子的想法。

    要是不小心把那些菜鳥都放出來了的話,會很麻煩呀。

    少年轉身往樓上走去,笑容燦爛︰“隨便問問啦,玩游戲的時候不要這麼緊張,會影響發揮。”

    “走吧,去找到夢境的真相。”

    “……”

    神他媽的會影響發揮!這語氣說得他仿佛是在活躍氣氛一般。

    陸妄嘴角又(勾gou)了(勾gou)。

    明明就是故意嚇唬人家。

    這個小瘋子皮得很。

    「噗,哈哈哈,他們兩個真的被嚇到了耶,肆寶真的好可愛哈哈哈!」

    「哈哈哈,《我在活躍氣氛》,要不要這麼調皮!」

    「啊,只有我覺得江大佬剛才的眼神真的好可怕嗎?我總覺得江大佬身上有好多秘密哦,他有的時候好像還會自言自語,我真是看不懂他在想什麼。」

    普通人看不到光球,就會以為江肆是在自言自語。

    不過這樣的次數很少,所以有很多人並沒有注意。

    別說是直播間這些圍觀群眾了,就連光球都不懂,明明是二十四小時在一起,它卻也時常看不懂江肆到底在想什麼。

    有時候覺得他壞透了,一言不合就淘汰別的玩家,一言不合就恐嚇別人,一會兒裝成善良的小白兔,一會兒又笑嘻嘻地說出危險恐怖的話。

    整個一神經病。

    但有的時候又覺得他好像也沒有那麼壞,光是這場游戲里,他就救了兩個人。

    雖然只是為了收集線索。

    而且除了仇人和主動挑釁他的人之外,哪怕擁有『頂級掠奪者』這樣的超級神技,他也沒有為了搶奪技能而主動對別人下手。

    從來沒有過。

    當然,它也很懷疑,就是因為有這個技能在身上,才讓江肆沒辦法隨心所欲,畢竟一不小心來個坑爹buff還是很致命的。

    它覺得要想控制住江肆這種瘋子,需要一個人狠話不多,能全面武力(鎮zhen)壓,把他壓得叫爸爸的那種!

    emmm……

    就比如陸妄那樣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