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嗚!”

    敏感的部位被踫到, 江肆抖了一下,等再抬頭,陸妄卻已經松手了, 眼神冷淡。

    要不是脖子上又留下了紅印,剛才那個(強qiang)勢的充滿佔有欲的踫觸仿佛只是錯覺。

    真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毫無自知之明的江肆在心里默默吐槽他人, 正想說話, 結果剛一開口,嘴里就被塞了個圓滾滾的東西。

    他下意識地想吐出去,卻被陸妄給按住了。

    唔!

    直到甜滋滋的味道從舌尖綻開,江肆才反應過來, 嘴里被塞的是糖。

    準確的說是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江肆朝陸妄瞪了瞪眼。

    搞什麼鬼, 吃了藥給喂糖?當他是小孩子嗎。

    不過……真甜。

    看到這個好動的小瘋子總算乖乖地躺著不亂動了, 陸妄便起身準備離開臥室。

    江肆含著糖, 饒有興趣地目送他出去, 那雙隱隱透著紅光的眸子意味深長。

    等對方關上房門了,他立刻用右手抽出嘴里的棒棒糖。

    兩根細長的手指捏著糖棒輕輕轉了轉,此時窗外已經全黑了, 拉著窗簾, 唯有桌子上點燃的蠟燭燈火搖曳著,使半透明的糖果表面看上去晶瑩剔透,格外誘人。

    江肆問旁邊吃瓜看戲的光球︰“他怎麼會在這里?”

    光球搖頭︰“我也不知道, 他突然就出現了, 但是昨天要不是他及時趕到的話,咱們可就凶多吉少了。”

    “那還真是挺幸運。”江肆沒什麼感情地感嘆道。

    先不說那幾個圖謀不軌的玩家,以他當時的傷勢如果醒不來的話, 他們也死定了。

    “是啊!要不是運氣好, 你就死定了!”自從跟江肆綁定以後, 光球擔憂自己的球命已經成了日常。

    “江肆,你以後還是別這麼瘋了,這次差點沒命了……”

    “胖燈籠。”江肆懶洋洋地打斷它的抱怨︰“別忘了,那個賭是我贏了。”

    “啊?”

    “沒有你,我也過了紅(色)等級的游戲,所以……”江肆說得客氣,但語氣分明是沒了耐心︰“麻煩你以後少一點廢話,不要成天在我耳邊嚷嚷。”

    “懂嗎?”

    “我……”

    光球語塞,光球閉嘴,光球委屈。

    啊啊,哪里是廢話,它明明也沒亂說嘛!紅(色)等級的游戲對于現階段的玩家而言本來就難得離譜!

    那個boss也是真的(殺sha)不死!

    在它的資料庫里,當年過關的那群玩家也是一個人留下來拖住怪物,其他人去尋找線索的,人多力量大,才在怪物惡鬼化之前通過了游戲。

    是江肆(強qiang)得有點太過于變態了。

    連系統都一起給算計了,這誰能想到?

    看光球乖乖閉嘴,江肆滿意地抿了抿唇,轉而又問︰“我昏迷期間,沒有人回來嗎?”

    “回來?”光球一愣︰“你是說你的父母嗎?沒有。不過我昨天听到有人說,游戲開始的時候,你父母帶著你弟弟去什麼地方找當官的親戚了,你知道是誰嗎?”

    “當官的親戚?”江肆的眉眼間多了幾分冷淡,語氣無所謂道︰“不記得了。”

    果然是出城了。

    難怪以他現在北城排名第一的積分,那三個吸血鬼還沒來找他。

    畢竟上一世,他的積分可是被壓榨的一(干gan)二淨,給他們買食物,給他們治療,一分不剩。

    說起來,還真是第一次有人拿自己的積分給他治療呢……不,應該說是第二次了,上次也是陸妄用了新手機會給他療傷。

    這個男人到底圖什麼?

    少年托著下巴,小瘋子疑惑.jpg

    難道真是心地善良的神仙聖父?

    說起來,他今天的條碼又在什麼地方?

    接受了條碼會在身上到處亂跑的設定後,江肆已經沒了最開始的驚悚感,只是每天都得(脫tuo)了衣服找一找。

    不過好在今天的條碼就在胳膊內側。

    剛吃下去的止痛藥已經起作用了,江肆現在動起來也沒那麼疼了,指尖輕輕觸踫。

    “系統,打開積分商城。”

    他先是查看了一下積分排行榜。

    他以s級通過了紅(色)副本,還淘汰了boss,自然是獎勵豐富。

    這一關他獲得了整整10000的積分,一下又到了北城積分榜第一,甩了第二7000多的積分。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他在全國的積分榜上竟然才排到第5。

    光球也很驚訝︰“怎麼可能?!”

    一萬積分在游戲初期相當恐怖了,要知道上一世,直到游戲開始了三個多月,全國都才只有極個位數的人通過了紅(色)等級的游戲。

    隨後歷時整整半年,全國第一的積分才剛剛達到一萬,而現在,僅僅四天的時間,怎麼就有那麼多人上榜了?

    江肆又打開了炎國過關次數榜,那前四名全部都在上面,過關數最多的高達15次!

    所以……是用過關低級關數堆上去的積分麼?

    光球傻了︰“只是四天時間過了15次關?!這尼瑪不會是開掛了吧!?”

    簡直比它這個金手指還離譜。

    這四個人的排名和積分都非常接近,顯然是認識的,而且看編號全部都是來自陸妄的家鄉海城。

    “哈。”江肆意義不明地笑了聲,眼眸深處掠過一抹興味,語調懶散道︰“真有意思。”

    看來除了他的重生,陸妄的失憶之外,這一世還有了不少的改變……

    不過他很喜歡這樣的不確定(性xing),未知的東西才更有挑戰(性xing),不是嗎?

    反正不管(發fa)生什麼,江肆相信以他那三個親人連兒子、哥哥都能毫不猶豫害死的手段在低級游戲里是肯定能活下來的,所以他的下一步是……登頂全國積分榜第一!

    等那三個吸血鬼看到他手上有足夠多的“寶貝”時,一定會回來找他的。

    瀏覽完積分榜,江肆開始查看這次的獎勵。

    除了那一萬積分之外,還獲得兩個稀有獎勵。

    『無名詛咒書(稀有)』。

    沒錯,他把那本詛咒書中的這兩頁給帶回來了,上面的血跡全部消失了,完整的施法方式及需要在鏡面上繪畫的符文全部出現在了紙頁上。

    看起來是在現實里和其他游戲副本中也可以使用了。

    這個在上一輪游戲中照誰死誰的大(殺sha)器乍一看很牛逼,但使用的時候必須獲得對方的名字跟生辰,還得在鏡子上畫這麼多花里胡哨的東西,完了還可能被反噬。

    對于江肆而言,有這個功夫,他直接上刀子不快樂嗎?除非哪天真遇到了什麼無敵boss,才有可能使用這個詛咒吧?

    不過真要無敵的話,這本詛咒書不見得能(殺sha)死它。

    所以江肆看了一眼就把這本書丟一邊去了,打開第二個獎勵查看。

    『惡鬼血統(稀有+)』

    “哇哇哇!是血統!”光球先激動地叫了起來︰“還是稀有+級的血統獎勵,江肆,我們賺大了!”

    在上一世里,江肆雖然也混成了比較頂尖的那一批玩家,但是在五年游戲生涯里,也只獲得過一些比較低級的血統,除了增加(身shen)體屬(性xing)之外,用處不是很大。

    “高稀有度血統很厲害?”

    “當然!”難得有出場機會,光球激動地科普起來︰“咳,縱觀整個無限游戲,哪怕到了後期,擁有高稀有度血統的玩家也是極少數!”

    因為嚴格來說,所有種族血統都不算是系統直接給的獎勵,想獲得它們的難度極大,得看機遇。

    根據它資料庫里保存的資料。

    上一世,游戲開始的時候恰好有個炎國國籍的女玩家在國外拍戲,她本身就是個很出名的明星,超級大美女,人美聲甜不說,還特別會,單槍匹馬就迷得吸血鬼伯爵德古拉不要不要的,給了她初擁的力量,結果她反手弄死了所有吸血鬼,于是得了mvp還拿下了吸血鬼血統。

    還有個獲得武學奇才血統的家伙,在古代背景的副本里闖關的時候不小心墜入懸崖,被一個號稱武功蓋世的怪老頭壓著在游戲世界里練了整整十年武功,現實里過去了兩年,才終于出來了,人都差點練廢了。

    不過其中最出名的還得是上一世的陸妄。

    他那次游戲也是西方古代背景,原本只是打打怪物拯救拯救公主就行了,結果他愣是完成了狼神的心願,得到它的認可,獲得了狼神族的血統。

    沒錯,不是狼,而是狼神族。

    按照所有奇幻游戲小說電影的慣例,名字里帶“神”的都很變態。

    所以那是個傳說級的血統,相當牛逼。

    而這次,是江肆鑽空子成為了惡鬼,因此哪怕離開了游戲,(身shen)體里也保留了部分惡鬼的血統。

    加上他本身的天賦是『頂級掠奪者』,掠奪需要講道理嗎?給了他的東西還想再拿回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原來如此。”江肆仍捏著棒棒糖,輕輕點了下頭。

    擁有了惡鬼血統的他,(身shen)體也相應地有了些變化。

    他的頭發雖然恢復了正常長度,但發絲卻黑得如同石墨,異常柔軟,就連手腳指甲也成了最純粹的黑(色)。

    唯有眼楮是更紅了……

    平常陰天的日光下還不太明顯。

    但只要在稍亮一些的燈光里,就能清楚的看到他的眼楮呈現一種詭譎的血紅(色)。

    就像是用鮮血浸染過的寶石。

    明明清澈透亮,卻藏著一股說不出的邪氣。

    連眼尾那顆痣都紅得妖冶。

    只是這在上一個副本中無敵的惡鬼血統離開了游戲還是被削弱了不少。

    從說明來看,除了自身(身shen)體屬(性xing)大幅度(強qiang)化之外,他還擁有了足以撕開血(肉rou)的鋒利指甲和兩顆再次被(強qiang)化的尖銳虎牙。

    近身搏斗能力增(強qiang)了數倍!

    當然,這些能力不是白給他的,副作用也來了。

    〔惡鬼威壓 〕

    從現在開始,擁有惡鬼血統的江肆每當淘汰別的玩家就會獲得雙倍的惡罪值,作為一名長期掛在北城罪惡榜前十的玩家,按這個節奏繼續下去的話,應該很快就會成為人群中最亮的紅星了。

    “唔,真麻煩。”

    江肆嘆了口氣,但從表情來看明顯不是真的覺得麻煩。

    他就是戲感來了,隨便地演一下,實際上根本不在乎。

    〔惡鬼饑餓〕

    他會變得很容易感到饑餓,並且會對生的新鮮血(肉rou)產生一種本能的渴望,假如餓到極致會失去控制主動攻擊一切活著的生物,把它們(殺sha)死吃掉。

    “……真惡心。”

    相比前者,這個更讓江肆難以接受,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會想吃生的血(肉rou),之前在副本里是沒有辦法了,他才會啃食惡鬼。

    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胃里難受。

    因此當看到這條,江肆當即決定以後不論(發fa)生了什麼,都一定要吃飽!

    否則要是失去理智吃下去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他能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對了,江肆,這個還給你。”光球胖乎乎的(身shen)體抖了抖,兩只小短手不知道從哪里(摸Mo)了個東西出來,放到江肆手里。

    竟然是那個紅(色)的小木偶。

    江肆有點意外︰“喲,原來你也不是那麼廢物嘛。”

    偶爾還有是有點用處的。

    “那是!”光球得意地抬頭︰“我看游戲快結束了,就連忙把它給收了起來,可惜那把陌刀帶不走,實在太重了,也不知道那兩小情侶記得拿走沒,那把武器屬(性xing)應該很不錯的。”

    光球說著說著突然又意識到……不對!它堂堂一個金手指究竟是怎麼混成了如今這個地步的啊!

    竟然為了救世主一句夸就高興成這樣。

    卑微,太卑微了!

    江肆坐了起來,頭靠在抱枕上,閉了閉眼楮,用指尖輕輕摩挲著掌心的紅(色)小木偶,眼楮微微眯起,長翹的睫毛形成了一個小弧度。

    江肆想了想,又打開了排行榜,非常有耐(性xing)地從上往下翻,好半天才找到陸妄的名字。

    總積分2600。

    陸妄總共就過了兩次游戲,第一次和江肆一起,拿了1600積分,前天自己過了一個灰(色)等級的游戲,拿了1000積分,加在一起2600,而他卻給江肆換了一張最貴的治療卡。

    陸妄究竟為什麼救他?為此甚至付出了高額積分。

    這人難道是真的對他好?

    莫名的,江肆的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觸踫了一下。

    嘴角微微(勾gou)了(勾gou),少見的沒有嘲諷沒有不屑沒有興味,或者是那種刻意做出來的天真無辜。

    一個(干gan)淨而純粹,發自內心的微笑。

    光球頭一次看到他(露)出這種自然的笑容,愣住了。

    不過這樣的笑也只是一閃而過,江肆自己或許都沒有察覺到。

    他猶豫片刻,把手中原本想丟掉的粉(色)棒棒糖重新放進了嘴里。

    對方沒有必要用下毒來(殺sha)死一個花了幾乎全部積分救活的人。

    棒棒糖很甜。

    沒有人知道,江肆嗜甜,以前就很喜歡吃糖。

    只是學生時代的時候覺得喜歡吃甜食的男生都很幼稚,特別丟面子,後來則是因游戲降臨,想吃也沒有機會吃了。

    他倒是沒想到,這次重生回來,居然會有人給他糖吃。

    *

    第二天,天還未亮,江肆便听到房門被推開了,上一世磨練出的警惕(性xing)讓他在瞬間便清醒,于陰影中無聲的睜開眼楮。

    一個高挑的身影走進來。

    是陸妄。

    男人走到床邊,低聲道︰“我要進游戲了。你傷好一些了就離開這里,這個房子已經不太安全了。”

    那幾個小混混很可能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過兩天還會過來。

    “現在?”江肆這次醒來傷好了一些,人也比昨天有精神多了,抬頭看向他,眉眼間的警惕緩緩消失,語氣帶著幾分慵懶,像只剛(睡Shui)醒的貓兒,懶洋洋地問道︰“準備進什麼游戲?”

    陸妄沒回答,只是把桌子上的藥瓶又拿起來︰“張嘴。”

    這次江肆倒是很配合地把止痛藥給吃了,可卻在陸妄準備起身的時候,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你不準備準備?”

    “不需要。”

    江肆眯著眼楮笑了笑,不說話,手抓著陸妄也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陸妄盯著他,沉默半晌,只是換了只手把水放下,倒也任他抓著。

    “……”

    一個躺著笑容燦爛,一個站著面無表情,手抓手。

    光球莫名其妙。

    不是,這兩個從見面就開始針鋒相對的家伙,現在是受傷了也不服輸,玩起了誰先說話誰就輸的游戲麼?

    整整五分鐘後,還是陸妄開口了,沉聲道︰“松手。”

    因為與此同時,他的耳邊出現了系統的提示音。

    【您的生存時間已經耗盡,請及時兌換,否則將在五分鐘後(強qiang)制傳送到隨機游戲副本,請做好準備。】

    “為什麼?”江肆嘴角上揚︰“讓我猜猜,你積分耗完了,快被傳送進游戲了,對嗎?”

    陸妄挑了下眉︰“小瘋子,你想(干gan)什麼?”

    剛才那種系統提示音是只有玩家本人能听到的。

    可是江肆卻掃了眼牆壁上的掛鐘,便準確地說出︰“你只有五分鐘了,對嗎?”

    通過查看排行榜得知陸妄的總積分跟過關次數,然後再推算出他剩余的積分與生存時間——精確到分鐘。

    這對于曾經的大學霸而言並不難。

    而且他還知道。

    當其中一個玩家要隨機傳送的時候,假如他和另外一個玩家有肢體接觸的話,就會被視為組隊,然後一起被傳送進游戲里。

    這些是明確寫在系統商城的游戲規則里的。

    陸妄當然也很清楚。

    “放手。”

    “我不。”江肆像是又耍起了小孩子脾氣,更加用力地握緊了陸妄的手腕。

    “放開。”陸妄的語氣難得多了幾分急迫,他想(強qiang)行扳開江肆的手,誰知道這貨居然耍無賴一般,半個身子都纏了上來。

    他一用力,江肆就皺眉︰“嘶,你別動,我疼。”

    “知道疼還不放手?”陸妄不敢使全力,面無表情地恐嚇道︰“小瘋子,你是不是又想我把你綁(床chuang)上才肯乖乖听話?”

    “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江肆看著他,明明是一副疼得直吸鼻子的小委屈模樣,眼神卻帶著絲毫不服軟的嘲諷和戲謔︰“你救了我一次,所以我丟掉小木偶,還了你的人情,我們本來已經互不相欠了。”

    “互不相欠?”

    “是啊,可現在你害得我又欠了你一個人情。我說陸妄啊,你是有聖父情結嗎?喜歡靠救別人來讓自己心理滿足麼?”

    江肆眨眨眼楮,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里透著最純粹的疑惑。

    他這次沒有演,是真的不明白,陸妄為什麼救他。

    卻不知“欠人情”這三個字落在陸妄耳朵里,令人莫名的不爽,臉(色)沉了下去,眼神變得冰冷。

    對于他而言,第一次救江肆的時候,算是一個意外,一開始他並不喜歡這個“(殺sha)人不眨眼”的瘋子。

    但也無法見死不救,救他只是出于良心而已。

    至于第二次?

    看過江肆從進入游戲到游戲結束的一舉一動後,陸妄的心態在不知不覺中變了。

    他不討厭江肆了。

    甚至還有點心疼他。

    心疼他過去受到的那些欺負與不公平待遇,也心疼他變成了如今這個模樣。

    然後——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出于什麼樣的心態專門趕回來,又救了他。

    而這家伙也的確是個瘋子,救了他兩次,連聲感謝都沒有,現在談什麼人情?

    不過是又一次發瘋罷了。

    “我這個人啊,最喜歡和別人唱反調了,所以……”江肆輕笑起來,聲音非常溫柔︰“我今天偏要和你一起進游戲。”

    “你放心,我只是受傷了又不是腦子壞了,我可是北城第一,連紅(色)等級的游戲都能過。”

    帶你過個游戲不是件輕輕松松的事情?

    如果說江肆有小尾巴的話,那現在一定是已經得意洋洋地翹上天了。

    听听,果然又是如此。

    他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覺得有趣所以隨機進游戲,覺得有趣所以花式冒險,覺得有趣所以不要命地淘汰了boss,或許就連救那兩個人,他也僅僅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可偏偏江肆有著一種與眾不同的邪氣,像是一把沾血的利劍,鋒利尖銳,帶著極致(殺sha)戮,狠狠地絞(殺sha)一切。

    仿佛無堅不摧,無所不能。

    讓人想看到他這張向來目中無人的小臉上(露)出其他神情的樣子。

    肯定很精彩。

    于是江肆得意的小尾巴還沒放下來,便發覺這個讓他都捉(摸Mo)不透的男人少見的笑了笑。

    那一貫緊繃的嘴角突然多了一抹同樣看似溫柔實則根本沒有什麼溫度的笑意。

    令人心里發毛。

    “……小瘋子,你為什麼總是那麼的不听話?我給過你機會了,既然你總是這麼不珍惜你的這條命。”

    烏沉沉的灰藍(色)眼眸注視著他。

    “那我恐怕會讓你欠更多。”

    “……?”

    陸妄說完一把反握住了江肆手,那縴細蒼白的手腕仿佛一用力便能輕易折斷。

    就像狠狠咬住獵物的惡狼,力度大到他想反悔掙(脫tuo)都不可能了。

    “?!”

    的確,有那麼一瞬間——江肆後悔了。

    因為他好像惹上了一個不得了的家伙。

    【即將(強qiang)制進入游戲︰5、4、3、2、1】!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