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光球︰“臥槽?!”

    隨著倒計時結束。

    兩人同時眼前一黑, 等再恢復光明的時候,眼前已然變了個場景。

    原本躺在(床chuang)上的江肆身下一空,差點直接摔地上︰“唔!”好在陸妄眼疾手快撈住了他, 並且攔腰橫抱了起來。

    江肆扭頭一看,發現四周散發著紅光, 一群一看也是被隨機傳送進來的玩家正在鬼哭狼嚎。

    “日, 紅(色)游戲?怎麼這麼倒霉啊?!”

    “完了完了,怎麼會是紅(色)游戲呢?!”

    “媽的,早知道就不上高速了,附近什麼建築都沒有!”

    “哇。”唯有江肆面無表情地發出驚嘆︰“看起來是又中獎了∼”

    什麼樣的運氣能夠在四分之一的概率下連撞兩次?

    光球又忍不住哭唧唧了︰“臥槽, 怎麼又是一個紅(色)副本啊!?江爸爸, 你是壞事(干gan)多了遭報應了嗎?!qaq”

    與此同時, 淘汰者直播間里, 粉絲們同時接到了關注主播上線的消息。

    「江哥又進游戲了!?本迷妹火速趕來!」

    「嗨, 各位兄弟姐妹們,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就又見面了!」

    「怎麼回事?江大佬不是前天才從游戲出來嗎?當時傷得挺重,這麼快就恢復了嗎?」

    「臥槽, 這是什麼?又是紅(色)游戲?!江哥是不要命了嗎?他傷好了嗎?!」

    「別吧, (發fa)生了什麼?肆寶的傷明顯還沒好啊!不會是被人算計了吧?」

    「你們看,江哥旁邊那個男的是誰?」

    「不會是他綁架了我們江哥吧?!」

    【叮咚∼玩家已全部到位,本次游戲中你們的身份是在哈特民宿入住的游客。】

    【你們需要在哈特民宿內進行一場推理游戲——找出凶手, 在本次推理游戲中, 一天為12個小時,早上6點天亮,晚上6點天黑, 游客白天可以離開民宿自由活動, 但是晚上必須在民宿內過夜, 一個房間最多只允許住兩個游客,6點後必須進入房間並且關閉房門,不可離開,不可竄房,違反以上規則,後果自負。

    直到玩家被凶手全部(殺sha)死,或者玩家找出凶手並且不被凶手(殺sha)死,即為游戲結束。】

    【提示︰凶手只有一個,也在本次推理游戲的玩家之中。】

    系統的播報聲一出,玩家中又是一片嘩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系統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凶手也在玩家中!?”

    “噓,先別說話,還有第二次規則播報,仔細听。”

    【叮咚∼玩家已全部到位,本次游戲中你們的身份是在哈特民宿入住的游客……】

    “推理游戲?有趣……”江肆被陸妄抱著,從他懷里探了個腦袋出來看熱鬧。

    還沒看清楚,他的後頸就又被捏住了,像拎只小貓崽似得給按了回去。

    “別亂動。”

    這個男人實在很喜歡把人掌控在手里的感覺。

    特別是江肆。

    然而他要是听話就不叫小瘋子了,明明臉(色)蒼白,全靠他抱才沒有摔地上,就又開始躍躍欲試地伸爪子了。

    第二遍系統播報結束後,剛才還有些迷茫的玩家這下也全部听懂了。

    “凶手只有一個,也在本次推理游戲的玩家之中。”

    這個規則怎麼听都很像是狼人(殺sha)啊!他們這些玩家中隱藏了一個凶手!

    幾乎所有玩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這一點,剛湊攏抱團的幾個人立刻馬上又迅速分散開來了。

    組隊的玩家待在一起,沒有組隊的落單玩家則是有多遠閃多遠,和上次隨機時的情況一樣,這次也有不少是時間到了被迫進來的。

    不說都是老弱病殘吧,看那幾個緊張到直發抖的模樣,估計也是沒什麼用的樣子。

    光球見這個情況,立馬又冒了出來︰“江肆,陸妄,這個副本我記憶庫里有喲,你們需要攻略嗎?”

    它估(摸Mo)著江肆受傷,這次又是紅(色)等級的副本,非常危險,總不能還拒絕它了吧?

    等他們感受到了拿攻略快速過關的快樂,肯定就停不下來了,只要有第一次,那就能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了。

    回頭刷刷地就把世界給拯救了!

    妥!

    光球小算盤打得溜溜順,卻沒想到剛才還在陸妄面前乖得一批的江肆抬頭看了它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淡淡地(勾gou)唇,很輕很輕地笑了聲。

    卻笑得光球頭皮發麻。

    哪還有半分弱氣。

    他在玩呢。

    它懂了,江爸爸再虛弱也還是爸爸,連滾帶爬地飄遠了一些,又問陸妄︰“陸妄,你……”

    男人直接用一個眼神告訴它。

    不需要。

    相比如何快速通關游戲,男人對身邊這個小瘋子接下來的表現更有興趣。

    ——他肯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啊!拯救世界不易,球球嘆氣。

    光球自暴自棄,索(性xing)也不看攻略了,免得提前知道了結局,又被江爸爸哪個突如其來的瘋狂行為嚇死。

    它覺得江肆遲早得把自己玩死,而且他玩自己就算了,現在還拉著陸妄一起玩,陸妄也還真就陪他玩,這兩個人到底想(干gan)嘛啊啊啊啊!

    “各位……”這時候,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年輕男子打破了大廳里幾乎凝固的氛圍︰“咳咳,我知道你們大多數人都是因為生存時間耗盡了而進入游戲的,但是不用擔心,因為這個紅(色)等級是我們主動進入的。”

    “哈,什麼?!”

    “居然主動進紅(色)游戲?”

    “別驚訝,這是我的大哥張龍,你們如果有看排行榜的話應該知道,他就是之前是北城第一!”

    這下一片嘩然。

    “哇!原來是張龍大佬!”

    “好厲害!”

    “運氣太好了,居然遇到了大佬!”

    張龍得意地點了點頭,語氣也是一點不謙虛︰“所以你們可以放心,我有絕對的實力,我進入這次游戲的目的就是把那個什麼江肆推下去,成為北城第一!只要各位听我的安排,我保證帶著大家平安過關。”

    他說著生怕別人不信,還把自己手腕上的編號給大家看,以確定他就是那個排行榜上的張龍。

    “哇,還真是他!”

    “太好了,我們有救了!”

    “北城第一誒!”

    張龍被夸得很開心,還跟個大俠似得拱拱手,故作謙虛︰“承蒙大家信任,那我這個北城第一……”

    結果在一眾崇拜的聲音里,一個臉(色)蒼白看著就病怏怏的漂亮少年突然說道︰“你現在不是第一了。”

    “……”張龍一時語塞。

    「哈哈哈,來了來了,肆寶又開始皮了!」

    「張龍這個表情,也太尷尬了,誰能想到真正的第一就在面前呢?哈哈哈,笑死我了!」

    「嗚嗚,受傷以後的肆寶看起來軟軟萌萌的好可愛啊!被那個帥哥抱著,看起來好小一只!」

    「可愛,想rua!」

    正夸著,沒想到直播間突然進來了幾個踢館的。

    「這主播,江肆?就是病怏怏的那個?這慫樣兒也敢進游戲,喂,別是想抱我們張哥的大腿吧?」

    「好煩,別拖我們張哥的後腿啊!他可是最有希望通關的人了,別害得他游戲失敗吧?我最討厭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廢物了。」

    「你說什麼?!我們江大佬抱別人大腿?廢物?搞笑呢,你知不知道江肆是誰?不知道去看積分榜!」

    「呵呵,江肆,就他?原來第一名也就這樣啊?」

    「嘖嘖,這樣的弱雞都能過紅(色)等級的游戲,看來紅(色)等級的游戲也不怎麼樣嘛,兄弟姐妹們,咱們不用替張哥擔心了。」

    「我看是運氣好才當的第一吧?我們張哥可是實打實的北城排行第二!在北城玩家還在到處找白(色)游戲的時候,第一個通過灰(色)等級游戲的就是他!」

    〔我張哥的技能說出來嚇死你們!〕

    這個張龍在無限游戲降臨前是個健身教練,看著就人高馬大的,渾身肌(肉rou),確實比一般人能打。

    他之前過了一個白(色)游戲三個灰(色)等級的游戲,累積了不少粉絲。

    「是嗎?原來是那個被我們江大佬甩了7000多分的第二名?哈哈,笑死我了!」

    「我也笑死了,灰(色)游戲算什麼?我們江哥可是連紅(色)游戲都過了。」

    「過了紅(色)游戲又怎麼樣?挺勉(強qiang)吧?現在就是個廢物!等著吧,我們張哥可是敢主動進入紅(色)等級游戲的人,分分鐘成為第一。」

    「是麼,信不信我們江哥就是殘廢了也比張龍(強qiang)一百倍?」

    一時間,江肆的直播間熱鬧非凡,像極了粉絲撕逼。

    當然也有一些吃瓜群眾,感嘆這世間物種的多樣(性xing)。

    都末世了,居然還有腦殘粉。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這些腦殘粉是怎麼養成的了。

    “喂!”張龍的隊友立刻站出來替大哥出頭︰“你說什麼?”

    這位狗腿打量了一下兩人,大的那個個子挺高,也挺壯,長著張男模臉,一看就不耐揍,小的呢臉(色)蒼白,一副要死不活的虛弱樣,明顯是受了重傷。

    一個花瓶一個傷患而已。

    于是狗腿的囂張氣焰更勝了︰“我說你們兩個,都殘廢了還進什麼游戲?別是來抱大腿的吧?警告你們,听話一點,別拖累我張哥!”

    又來了又來了。

    這套路,光球見太多了。

    哎,挑釁你江肆爸爸?路走窄了啊兄弟!

    不過這一次,江肆好像玩膩了以往的套路,縮了縮脖子,往陸妄懷里一鑽,用無辜委屈到了極點的聲音說。

    “嗚,我只是說個實話嘛,這個叔叔好凶哦,為什麼要欺負我?”

    叔叔???欺負你???

    “……”狗腿猝不及防,同樣被一句話給噎住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江哥,騷(操cao)作總是一套一套的!閃瞎了我的眼!」

    「笑死我了哈哈哈!」

    「沒錯,欺負高中生算什麼!兩個垃圾!」

    「我也不喜歡這個張龍,粉絲腦殘,本人和狗腿子也自以為是得很,惡心嘖嘖。」

    的確,人家只是一個高中生,說得也是大實話,他們兩大人說這種話有點過分了吧?

    感覺到其他玩家的眼神。

    張龍臉上有點掛不住,咳嗽兩聲,決定把話題拉回來︰“不管怎麼說,要不然大家先做個自我介紹吧?並且說一下之前都是怎麼過關的。”

    如果真的是有鬼變成了玩家,那麼它肯定沒有游戲之外的經歷,說不出來的人肯定就是鬼了!

    「嘿,看看,張哥就是聰明!」

    「就是,江肆除了賣慘還會什麼?」

    「我看江肆就是想抱我們張哥大腿吧,上一場紅(色)等級恐怕也是抱大腿過的,真廢物。」

    一個身材發福,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說道︰“我先說吧,我叫韋景山,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北城的浪潮皇後酒吧,你們听說過嗎?我沒張龍大哥那麼厲害,我上一關游戲是白(色)游戲,在一家小醫院里,我會進這場游戲,完全是因為我帶著幾個員工躲到了郊區的別墅,結果附近的建築太少了,白(色)游戲沒幾個,都被人搶了。

    我們沒來得及去其他區域就被拉進來了。旁邊這兩個都是我們酒吧的駐唱,容永豐跟許嘉。”

    啤酒肚旁邊站著的兩個年輕男子打扮十分潮流,一個染著紫(色)頭發,一個染著黃(色)頭發,這兩人手上還紋了紋身。

    三人說完,換到了他們旁邊的人。

    “我叫徐蓓,我在游戲開始前是北城美術學院的學生,旁邊這個是我的室友,我們是老鄉……”

    “對,我叫霍詩尹,和徐蓓是室友,本來我們是打算一起回家的,結果在高速路上的時候,附近沒有副本建築,就被隨機進來了。”

    “我叫張娜娜,這是我老公董健力,我們是做小本買賣的,也是在回老家的路上進的這場游戲,我們本來想回家找兒子……哎,希望他還活著。”張娜娜說著有些控制不住情緒,抽泣起來︰“我曾經和他說過,媽媽不論如何也會保護他的,可是我現在……”

    “老婆,別哭了。”董健力連忙安慰道︰“我們兒子那麼聰明,肯定還活著,他不會有事的!”

    在無限游戲剛降臨的那一年多里,基本所有人都在四處奔走試圖尋找自己的親友愛人。

    有的找到了,但更多的在路上就沒了。

    此時在場的玩家里,不少都是正在尋找親友,氣氛一時有些沉重。

    ……

    這次總共十四個玩家,十男四女,其中包括江肆和陸妄在內,總共五組人,張龍和他的狗腿,三個酒吧同事,兩個美院室友,一對夫妻,另外有三個人都是落單的。

    輪到江肆兩人自我介紹的時候,失憶陸大佬一如既往地有逼格,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一言不發。

    這樣的反應自然引起了所有玩家們的注意,充滿審視的視線齊刷刷地掃了過來。

    江肆從他身後探頭,(露)出人畜無害地笑容,咳嗽兩聲,十分虛弱地解釋道︰“不好意思,我這位表哥是個啞巴,我來說吧。”

    光球︰“……”

    陸妄︰“…………”

    神他媽的啞巴。

    這小瘋子又找收拾。

    “他叫陸妄,我叫江肆。”

    “江肆?”這個名字立馬又引起了注意,有幾個玩家竊竊私語起來︰“我靠,不會是那個游戲開始就連霸三榜,前天通關紅(色)副本登頂北城積分榜第一的大佬吧?”

    “草,第一名第二名湊一塊兒了?這概率太小了吧?”

    “不可能,江大佬前天才通關了紅(色)副本,怎麼可能就立刻又進副本?他獲得的積分起碼能放假半個月吧?那可是紅(色)游戲!而且這小白臉弱雞樣……”

    長得是挺好看,但是這副虛弱的樣子,怎麼看也不能打啊。

    基本全北城玩家腦補出來的“江肆大佬”都是個五大三粗,三頭六臂的大漢。

    根本不可能是眼前這個病怏怏的小白臉!

    “估計是重名吧?”

    狗腿冷哼一聲︰“我看搞不好是故意用這個名字!你難道以為自己用大佬的名字,別人就真會把你當做大佬了嗎?張哥可是在這里!他才是真大佬!”

    張龍也是一臉不信地打量著這兩個人。

    于是狗腿又開口嘲諷︰“小弟弟,不用這麼記仇吧?剛才不就是說了你兩句嗎,至于裝這個b嗎?”

    江肆立馬又作出可憐弱小被欺負的模樣︰“叔叔,我說的是實話啊,你、你要對我和我的啞巴哥哥做什麼?”

    “蓓蓓,我怎麼覺得這個張龍這兩人有點一言難盡……”

    “對啊,怎麼能欺負高中生。”

    “還是個傷患和啞巴呢!”

    被欺負的啞巴陸妄︰“……”

    江肆那張臉太容易讓人產生好感了,特別是女(性xing),幾個女生頓時母愛泛濫。

    “……”張龍與狗腿再次噎住。

    這人怎麼這麼煩啊?!

    等大廳里的玩家做完一圈自我介紹後也沒發現可疑的人。

    江肆一點也不意外。

    紅(色)等級的游戲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讓人找到真相?

    那個老二也太天真了,過了幾個灰(色)游戲就以為自己可以跨等級挑戰紅(色)等級麼?看他那個樣子,似乎很看重排行名次呢。

    貿然跑來挑戰紅(色)等級游戲估計是為了重回第一吧?

    也不知道是覺得一直掛在第一名會有什麼獎勵還是說單純的好勝心重?

    其實相比鬼變成了玩家藏在隊伍里,江肆更傾向于是有玩家被私下指定了凶手的身份。

    畢竟不少玩家都是組隊來的,在游戲前期,隊友都是以前就認識的朋友或者親人,鬼不太可能偽裝成這麼熟悉的人還不被識破。

    當然,也不能排除這鬼有修改別人記憶的能力就是了。

    只是這樣的概率很低,因為難度太大了。

    那麼這個凶手,會是誰?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張龍听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線索,只能說︰“再聊一下吧,多說說自己的事情,凶手肯定會(露)出破綻的!特別是落單玩家,你們有什麼證據能證明自己是玩家呢?”

    “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不是凶手?”一個精悍瘦小的老頭翻了個白眼︰“別以為你們組隊的就都是好人了,人心隔肚皮,指不定你的隊友就是凶手……”

    他說著轉身在後面的沙發上坐下了,還點了根煙,幽幽地說道︰“到時候晚上啊,就把你給捅死了!”

    此話一出,幾人皆是打了個寒戰。

    這場游戲把凶手和普通玩家放在了一個完全的對立面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哪怕是曾經的同事、室友、夫妻,現在為了活命說不定也會背叛對方。

    “別怕。”張龍立刻說道︰“我先說明,我肯定不是凶手,大家都別害怕,團結一致,只要凶手一出現,我立馬就能(干gan)掉他!”

    江肆懶得听他吹牛逼,扭過頭去觀察四周。

    這家叫哈特的民宿是一棟小洋房改造的,整體木質結構建築,總共有兩層。

    第一層是他們所在的大廳,平時用來接待客人的地方。

    左邊放著沙發、茶幾、書櫃、飲水機,供客人休息等待,右邊有個小吧台,後面的櫃子里放著各種酒水飲料,吧台的桌面上放著幾副撲克牌跟一些流行桌游。

    後面還有個小小的投影儀,可以播放電影。

    地上還貼著小心滑倒、安全標志、禁煙、愛護環境等標志。

    頂上的電燈是橙黃(色)的,大廳里設備齊全,整體布局十分溫馨。

    那正對著的通往外面的玻璃門倒是沒有上鎖,門敞開著,外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不管是室內的裝修家具還是掛畫擺件,乍一看和現實里的民宿似乎沒什麼區別。

    只是整個大廳里一個人都沒有。

    既然是民宿,為什麼連一個前台接待都沒有呢?

    處處都透著疑點。

    這個游戲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那邊狗腿子還在替大哥叫囂。

    “相信我們,都听張哥的指揮,他可是我們北城第一,經驗豐富!技能就是鬼怪的克星!”

    江肆懶洋洋地打了個哈切,不忘再次提醒︰“不,現在是第二。”

    而且這次凶手是玩家,你克boss有個p用。

    張龍︰“……”

    狗腿︰“……”

    「哈哈哈哈,畢竟正宗第一在此!」

    「媽耶,肆寶怎麼那麼調皮那麼可愛啊!」

    狗腿怒了︰“你是什麼東西?以為頂著江肆的名字就真把自己當大佬了?還是說……其實你就是凶手,故意混淆視听?”

    “哈?”江肆歪了歪頭,有一些茫然,擺出天真無害的模樣︰“怎麼可能,我絕對不會是凶手的。”

    “?”

    “因為啊。”江肆笑容依舊溫和無害,可說出來的話卻囂張到了極點︰“如果我是凶手的話,這場游戲就沒得玩了。”

    “所以我想系統應該不會設置出這種極度不平衡的規則。”

    “對吧,啞巴小哥哥?”

    調皮的貓爪子抬起來,不怕死地戳了戳男人的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