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然後囂張的貓爪子就被一把握住了, 啞巴小哥哥輕輕拍了一下這個小瘋子弟弟的腦殼。

    “嗚!”

    又皮了,嗯?

    光球看在眼里,酸在心里, 為什麼?為什麼?它平時湊近點就會被削手手威脅而陸妄手都(摸Mo)頭上去了,江爸爸也沒砍他呢?

    陸妄憑什麼!

    明明它才是先來的那一個啊!

    留下十二名玩家一臉懵逼︰???

    「我的媽, 肆寶受傷以後可愛了不是一點半點, 太萌了!」

    「哈哈哈哈,江哥好囂張!我好愛!」

    「江哥︰用最茶的語氣說最吊的話!」

    「這不叫囂張,這叫實話實說好嗎?江大佬可是手撕boss的存在!」

    江肆化身惡鬼手撕boss的那一幕已然成了粉絲們心目中無法磨滅的傳奇。

    「講真,這次副本要真的是狼人(殺sha)那種模式, 江大佬又是凶手的話就真的沒法玩啊, 智商又高又能打, 就算是受傷了, 這群人也不見得(干gan)得過他。」

    「對呀, 而且身邊還有個陸妄呢,真沒想到他們竟然是兄弟,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 感覺一點都不像呢。」

    「不過帥倒是一樣的帥!」

    「別吹了別吹了, 尷尬死了,就這病秧子裝什麼逼?」

    「就是,什麼手撕boss?怎麼可能辦到?濾鏡要不要這麼厚?」

    「吐了!你們有毛病吧?滾回自己的直播間好麼?」

    「切, 要不是怕你們這個廢物第一害死我們張哥, 誰稀罕理你們?」

    游戲中。

    “哈哈哈……”江肆就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開心地笑了起來,結果沒笑兩聲, 就扯著傷口, 痛得嗷一聲縮回陸妄身上了。

    一張小臉蒼白。

    這下其他玩家看兩人的眼神懷疑是少了些, 但卻多了幾分看“稀奇”的味道。

    啞巴哥哥帶著一瘋子弟弟?

    這是什麼奇葩組合啊!

    張龍和狗腿則自動把他的話理解為“他這麼弱怎麼可能是凶手,根本(殺sha)不死人,太不公平”了。

    張龍暗嘆倒霉。

    怎麼遇到這麼個蠢貨?

    他是抱著這次一定要重回第一的決心來的,這些隊友除了還算有幾分姿(色)的妹子之外,其余的在他眼里都是些可以拿來利用的工具。

    助他重回北城第一的墊腳石!

    結果哪知道這個小白臉殘廢就算了,還喜歡抬杠!不斷打破他建立起來的大佬形象。

    導致那幾個妹子非但沒有崇拜他,甚至還覺得他是在欺負弱小。

    真是氣死人了!

    這種一無是處的廢物連當他手下踩雷的炮灰都沒資格,就不配活著,早點被淘汰算了!

    要不是為了在其他玩家面前展示出他的高尚親和的一面,早就親自把這個小白臉送去見閻王了。

    在無限游戲降臨之前,張龍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健身教練,學歷不高,工資不高,業績不上不下,外表也是平平無奇。

    偏偏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rou),自己條件不咋地,身高不到175,月工資三四千,卻總想找一個170+大長腿的高學歷美女。

    結果三十多歲了也沒找著對象,還覺得是炎國當代女(性xing)太拜金,看不上他就是瞎了眼!

    當真是普通且自信。

    結果如今游戲降臨,他運氣不錯,獲得了一個比較(強qiang)勢的技能,靠著這個技能一躍成為了“北城第一”。

    頂著這個名號,光是這幾天他就吃了不少“福利”。

    以前看不起他的男上司主動求庇,成了他最忠心的狗腿小弟,拍馬屁拍得他心花怒放,游戲里遇到的美女也都對他另眼相看,一口一個大佬,崇拜的眼神讓他無比滿足。

    要不是那個可惡的江肆搶走了他的第一名,他一定能把看上的美女都泡到手。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要把這個第一名給奪回來!既然第四天就有人通過紅(色)等級的游戲了,那說明這個紅(色)等級的游戲也不怎麼難嘛。

    噱頭而已。

    那群膽小鬼不敢嘗試,他可不一樣!

    他再也不是那個默默無聞的男人了,他,張龍,將建立起一個屬于他的(強qiang)大帝國,讓所有人都臣服于他,奉他為王!

    他要成為末世的king!

    然而事實是,任他張龍內心戲再豐富,江肆和陸妄都懶得理會他。

    男人抱著江肆直接去前台隨便拿了把203的鑰匙。

    “你們(干gan)嘛?”

    “咳咳……”江肆又咳嗽了兩聲,柔柔弱弱地回答道︰“去休息呀,我可是傷患呢,要早點吃藥(睡Shui)覺了。”

    說完,陸妄便抱著他上樓了,兩人的背影消失在二樓,留下繼續懵逼的十二個人。

    ???

    狗腿立馬說道︰“靠,那兩個人十分可疑,張哥,你說他們會不會就是凶手?否則誰敢在這樣一個可能死人的地方安心(睡Shui)覺?”

    坐在沙發那邊的老頭呵了聲︰“那就先把他們給淘汰了唄,對付一個傷患還不容易?反正這次活到最後的就是贏家。”

    剛才那兩個幫江肆說話的美院妹子一臉嫌棄地扇了扇老頭吐過來的煙,表示反對︰“那怎麼能行,萬一他們不是凶手呢?老爺子,你也說了,其中一個是傷患,就算是凶手,他也根本不可能(殺sha)人吧?”

    看那臉(色)慘白一句話一咳嗽站都站不穩當的虛弱模樣,能(殺sha)得了誰?

    張龍也皺著眉,盡管他討厭死那個小白臉了,但也要維持自己高大上的形象,特別是在妹子面前︰“對,話不能這麼說,萬一凶手還沒找到,我們自己人先互相殘(殺sha)了,凶手豈不是躺贏?大家最好是團結一致!都听我指揮!”

    當然了,他其實是打心底覺得那個江肆腦子有毛病。

    走了也好,最好那個凶手能趁今晚就搞死他,省得拖後腿,影響他過關。

    「不愧是我們張哥,看到了嗎?這才是北城第一的格局!」

    「就是,哪像你們那個什麼江肆,小屁孩兒一個,難怪這麼小家子氣!」

    老頭冷哼一聲,不說話了,顯然他也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懶得理會這個自吹自擂的家伙。

    有人提議︰“既然已經有兩個人進房間了,不如我們先分了鑰匙去各自房間看看吧?”

    “對,免得那兩小子動什麼手腳。”老頭走過來,不客氣地推開了前頭的人,動作粗蠻,隨手拿了把204的鑰匙,又丟了回去︰“呸,不吉利。”

    然後拿了把208的鑰匙。

    接下來其他人各自領了一把鑰匙,默契地避開了204號房,但卻遲遲沒決定今晚該怎麼住下。

    很顯然,老頭那番話起了不小的心里作用,原本打算住在一起的幾組人都有些猶豫了。

    人心隔肚皮,誰知道晚上和自己住在一起的隊友會不會就是凶手?

    到時候半夜三更的,背後突然捅過來一刀,簡直防不勝防,而且被困在房間里是出也出不去,逃也逃不掉。

    死定了!

    可如果不是,今晚凶手動手(殺sha)人的話,肯定會優先選擇獨自在房間里過夜的玩家。

    也很危險。

    「啊,真的好難啊,這個問題太糾結了吧。」

    「住在一起可能會死,分開也可能會死,這也太無解了!」

    「不想了,我不配擁有腦子,我還是去看看江哥在(干gan)嘛吧。」

    在這些人糾結的時候,江肆已經在203房間里的(床chuang)上躺下了。

    這民宿本身就不大,又被分割為了14個房間,每個房間只有不到20平方,其中還包括了一個小小的衛生間,因此房間內只能放下一張床和一套小的沙發茶幾了。

    和上場游戲的豪華別墅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

    不過室內的裝修倒也還算溫馨,不高的天花板上掛著一盞水晶小吊燈,照射在木質牆壁上,泛出星星一樣的光點,天花板的四角還掛著小彩燈,門上貼著印有祝福語的便簽紙跟明信片,還有幾張房子的照片。

    看玻璃門和房子整體的形狀,似乎就是這個哈特民宿的外景圖。

    陸妄把江肆放到(床chuang)上以後,就在房間內搜查起來。

    他看過了,房門可以從里面反鎖,還有防盜鏈條,那麼凶手即便是有鑰匙想走正門也很難,因此很可能有其他手段。

    比如窗戶或者密道。

    這次凶手是1v13,系統絕對會給他開一些金手指。

    肯定不是那麼好防備的。

    江肆拿起了桌子上的旅游宣傳雜志,坐在(床chuang)上看。

    “陸妄,我們現在在一個叫明月洲的小島上,唔,這個小島在北江中間,是著名的旅游景點,島上可以釣魚、騎車、散步,還有公園,書刊的背後還介紹了這家民宿。

    說這里是明月洲上最好的民宿,提供三餐,24小時熱水供應,還包含了酒吧、影院、桌游等娛樂,致力于讓游客們玩得開心呢。”

    “看起來好像還不錯。所以啞巴小哥哥,明天要一起去玩玩看嗎?”

    江肆側過臉來看他,那張精致漂亮的面孔在星星燈的橙(色)光線下變得溫柔模糊起來。

    以至于讓陸妄產生了一絲……他們真的是來這里旅游的錯覺。

    和江肆背負著滿滿的沉重回憶不同,陸妄的記憶一片空白,他甚至對于“陸妄”這個名字都沒有什麼歸屬感,所有的記憶都是從他在北城一中醒來開始。

    他沒有經歷第一場初級游戲,睜開眼楮的時候就已經在那個大禮堂里了,而第一個看到的人,便是這個在台上妖精一般的少年。

    “我以前來過這里。”江肆用右手支著下巴,嘴角含笑,眼里卻沒什麼感情︰“和同學來的,不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已經不太記得了。”

    上一世游戲開始前的記憶對于江肆而言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發fa)生的事情了,大多都已經記不清了。

    “唔……”江肆翻書的時候,忽然一個不小心,左手食指上被怪物咬斷過的傷口猛然裂開了。

    一陣刺疼,血液涌出。

    但江肆毫不在意,只是抬手放到唇邊,伸出舌頭舔了舔。

    或許是受到了惡鬼血統的影響,對他而言,血液的味道已經不是那麼令人惡心了,甚至還帶著些許令人著迷的味道。

    舌尖(刺ci)激到敏.感的傷口,刺痛感從皮膚表面一層層往下擴散,無限放大,從頭到腳,連最底層的神經都在為之顫栗。

    直到傷口徹底被破開。

    于是當陸妄起身的時候,便看到那個小瘋子滿手是血,已經染紅了袖口,還在對著他笑。

    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含著笑意看人的時候,總帶著點柔情繾綣的意味。

    又發瘋了。

    陸妄淡定從容地將東西放好,起身去了趟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只小型醫療箱。

    然後徑直走到床邊坐下,洗(干gan)淨的手打開醫療箱從里面拿出消毒藥品跟繃帶,一件件地拆開,放到床頭櫃上。

    (強qiang)行把還在舔爪子的貓咪逮過來,握住左手,拿著棉簽用藥水敷在指骨上的傷口。

    沒有絲毫預警。

    “嘶——”消毒藥一上去,疼得江肆吸了口涼氣,下意識地想把手抽回去,然而手腕卻被男人握得死死的。

    “不許動。”陸妄沉著臉命令道。

    手拿棉簽繼續處理他的傷口,動作細致,灰藍(色)的眼眸專注,可臉上的表情卻冷漠得像是機器人。

    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江肆可憐兮兮地開口︰“輕點,疼……”

    陸妄冷酷無情,看都不看他一眼,兩三下處理完,纏上繃帶包扎好,才偏頭瞄了這個小可憐一眼。

    江肆雖說偶爾喜歡尋求(刺ci)激,但不代表不怕疼,陸妄這幾下疼得他淚眼汪汪,眼眶粉嫩嫩的紅了一圈,鼻尖也紅了,嘴角不自覺的抿著,巴巴地看他。

    平時再凶,到底也只是個剛滿18歲不久的小孩。

    男人臉上仍沒什麼表情,卻低下頭,輕輕吹了吹他的手指。

    江肆微怔,然後沒理由地笑了起來,眼眸彎成了兩道漂亮的月牙,紅(色)的眼眸暗藏得意,狡黠天真,跟只漂亮的小狐狸精似得。

    “陸妄,你不會在生悶氣吧?氣我剛才說你是啞巴哥哥?”

    所以不說話了。

    “啞巴哥哥,你真是好幼稚啊……”江肆舉起左手看了看︰“包得真丑,拆了吧?唔!”

    陸妄直接按住他的脖子放倒在了柔軟的(床chuang)上。

    “要打架?”江肆也不掙扎,躺在(床chuang)上,毫無防備地看著他,笑容很輕,帶著股(勾gou)人的瘋勁兒,右手握緊了美工刀︰“啞巴哥哥,你總愛把人往(床chuang)上推?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江肆說完狠狠地刺了過去。

    對于這樣的小挑釁,陸妄照單全收,一把抓住他刺過來的右手,奪走了手術刀,然後順手拿起繃帶就把他的兩只手捆在了身後。

    陸妄低下頭,聲音低沉︰“小瘋子,挑釁我讓你覺得很好玩是嗎?很好。”

    “我現在也有點樂在其中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江肆右手藍光乍現,正想用『冰晶十六(殺sha)』反擊,這家伙竟突然揪住兩邊的床單,猛地往中間一拉,把他裹成了一枚壽司卷,只(露)了個腦袋在外面,然後扛起來就走。

    “喂,陸妄你做什麼——”

    不是要打架嗎?

    怎麼和他想得不太一樣。

    小瘋子懵逼.jpg

    陸妄把他扛進了衛生間里。

    男人手一動,衛生間里憑空出現了一張軟墊沙灘椅,他把江肆被放了上去。

    江肆看著突然出現的東西,有些錯愕,隨後猜測道︰“陸妄,你的技能是空間存儲之類的?”

    難怪這家伙進游戲的時候明明兩手空空,卻能變戲法一般地拿出醫療箱,現在又變出了沙灘椅。

    這也太爽了。

    有了這個技能,玩家進入副本的時候就不用大包小包的帶東西了,兩手空空,面對boss的時候不管是進攻還是逃跑都會更輕松。

    而且搞偷襲的話還能出其不意。

    也算是個神技了!

    不過是屬于輔助型技能中的神技。

    前面說過,玩家的新手技能大多和初級游戲的通關方式有一定(關guan)系,而通關方式一般是由本人的(性xing)格及其身處的環境決定的。

    所以一般來說,(性xing)格溫和或者懦弱的人比較容易獲得輔助類技能,而(性xing)格剛毅、暴躁的人則更容易獲得攻擊型技能。

    因此,江肆還真沒想到陸妄這種陰晴不定的變態練家子會獲得這種輔助型技能。

    不過,等等,把他放進衛生間里——這個直播間看不見的地方,是要做什麼?

    江肆雙手仍被綁著,還被裹了一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陸妄從容地走過去關上門,又從容地走了過來。

    這個男人站在旁邊,居高臨下地盯著他,那雙灰藍(色)的眼眸在光線的作用下,如同藍(色)的冰晶般漂亮,不過眸底深處只有冰冷森寒。

    從各種電視劇小說的劇情來講,一個人失憶了以後多半會(性xing)格大變,高達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變成傻白甜。

    陸妄沒有變成傻白甜,但最初也是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的家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失憶,更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于全憑本能行事。

    所以有時候也讓人看不透,(摸Mo)不清。

    從光球那里听來的那些資料讓他沒有多少真實感。

    反倒是與江肆的接觸,讓他逐漸開始了解到自己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從某些角度而言,他和江肆有許多相像的地方。

    因此兩人彼此吸引,也愛互相傷害。

    男人修長有力的手指捏住了江肆的下顎,輕輕摩挲著他的臉側,像是對待自己精心飼養的愛寵,嗓音有些沙啞地開口,聲音卻是一貫的冷漠與(強qiang)勢。

    “張嘴。”

    又來?吃藥就吃藥吧,搞得這麼大征兆做什麼?

    不滿歸不滿,江肆也知道自己現在這情況(干gan)不過陸妄,于是乖乖張開了嘴。

    然而這次送進嘴里的不是藥,而是他的衣角。

    他的上衣——被撩開了。

    “咬住。”

    “你……!”

    陸妄(勾gou)起唇角,因為江肆這張小臉上可難得(露)出這樣的表情。

    男人帶著少見的溫柔,甚至有幾分笑意︰“在包扎完成之前不許松開。”

    “明白嗎?小瘋子。”

    然後他(身shen)體力行地證明了,什麼叫做。

    一物降一物。

    惡人自有惡人磨。

    ???

    于是當光球出現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江肆被陸妄壓在椅上,紅著眼眶委屈地叼著自己的上衣,雙手被綁在身後,(身shen)體因為陸妄包扎的動作微微顫抖,還有些許(強qiang)壓住的嗚咽。

    從它的角度看不到陸妄手上的動作,所以這畫面——看起來十分、十分……不可描述。

    驚!只是一個小時沒出現而已,它的兩個救世主居然搞在一起了?!

    光球再次當場裂開︰“臥槽,你、你們……對不起,打擾了,你們繼續。”

    它原地消失了。

    幾分鐘後,它意識到不對。

    繼續個屁啊!這可是在游戲里!boss可能隨時會出現,不要命了嗎?

    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陸妄!”光球立刻回歸︰“住手!你想對江爸爸做什麼?!”

    它雄赳赳氣昂昂地沖過去,才發現陸妄只是在在給江肆包扎傷口。

    “媽耶,嚇我一跳……”

    包扎而已,搞得那麼讓人誤會做什麼!光球面紅耳赤,它還是個只有兩歲的寶寶好嗎?

    使用了治療卡以後,傷口會自動止血接骨,只要躺著別亂動就行了,它會自己長好。

    但是這貨偏要作死跟上來。

    所以為了以防身上的傷口再度裂開了,骨頭斷掉,陸妄索(性xing)先包好固定。

    畢竟他也沒什麼耐心。

    好在,一回生二回熟,陸妄包扎速度越來越快,搞定以後他解開了江肆被束縛的雙手,又拍了拍他的頭。

    “很好。”

    聲音帶著幾分愉悅。

    江肆這才被允許松開衣角,右手往下拉了拉衣服,擋住被繃帶纏滿的上半身,舔著嘴毫不掩飾地問道︰“陸妄,你是變態嗎?”

    陸妄沒理會他,

    江肆笑著歪了歪頭,眨眨眼︰“那我換個問法吧。”

    “控制我會讓你很興奮嗎?”

    陸妄終于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但眼神毫無波瀾,手在衣兜里(摸Mo)了一下,堵上了小瘋子的嘴。

    一顆粉(色)的棒棒糖。

    *

    兩人回到房間里,江肆重新躺回(床chuang)上。

    直播間里的人好奇極了。

    「這兩人進衛生間做了什麼?怎麼這麼久?」

    「難道是(洗xi)澡嗎?畢竟江肆受傷了,自己可能不太方便吧?」

    「受傷了還洗什麼澡,不過如果是真的,我好想看……咳,好討厭啊,為什麼系統不讓我們看!」

    「姐妹,你在想吃桃子!」

    「小聲︰不是,只有我發現江哥的衣服皺巴巴的嗎?眼楮也紅紅的。」

    「小小聲︰不,你不是一個人!」

    「對不起,雖然不應該,但我好像有點想多了!」

    游戲里。

    陸妄突然扭頭看向了門外。

    江肆也立刻噤聲了,他的听力被(強qiang)化過,同樣能听到外面有什麼聲音。

    而且那聲音越來越近了。

    “沙沙沙……”

    「臥槽,什麼東西?」

    「凶手不會現在就出來了吧?」

    下一秒,陸妄突然起身,直接拉開了房門,一把抓住門口的家伙,抓賊似得把他胳膊反擒,臉朝下按在了地上,咚一聲!

    “啊!好痛!放開我!!”那人鼻血都磕出來了。

    江肆看著都覺得疼……他突然覺得陸妄對自己其實還算溫柔了。

    “大哥,別!我不是凶手,我是住在207的容永豐,放開我!放開我!”

    陸妄松開手。

    這人是那個酒吧駐唱,黃毛。

    “你在做什麼?”江肆奇怪地問道。

    黃毛爬起來,擦了擦鼻血,難以置信地看了眼陸妄,人不可貌相啊,這個花瓶力氣居然這麼大!

    于是老老實實地解釋道︰“我準備在每個人的房門下方撒上些面粉,這樣如果凶手半夜開門出去(殺sha)人的話就會留下痕跡,等到了明天早上,我會第一個出來,就知道誰是凶手了。”

    “挺聰明啊。”江肆(露)出哇塞的表情︰“這些面粉哪兒搞的?”

    黃毛得意地(摸Mo)了(摸Mo)鼻子︰“廚房里就有。”

    江肆意味深長地“哦”了聲,戲是說來就來,又披上了小白兔的外皮,一臉崇拜地給他鼓勵︰“那大哥你加油啊。”

    黃毛嘿嘿一笑,還想說什麼,就被陸妄直接推了出去。

    江小白兔擺擺手和他道別︰“後會無期∼”

    “認識他?”

    “不認識,但是勇氣可嘉,令人佩服,游戲第一天就輕舉妄動。”江肆懶洋洋地靠在床頭上︰“現在走廊上只有他一個人,如果你是凶手,剛才開門他就死了。”

    男人重新關上門去衛生間簡單地洗漱了一下,也準備休息了。

    之前為了照顧江肆,他也有一天一夜沒(睡Shui)覺了。

    江肆歪了歪頭︰“陸妄,你住我隔壁吧。”

    男人挑眉。

    “為了保險起見,凶手很可能會選擇最弱的玩家下手。”

    這次游戲歸根結底不是狼人(殺sha),並不是凶手可以指誰(殺sha)誰,而是要他真的動手。

    江肆剛才故意示弱不止是一時興起戲弄張龍那個自大狂,也是為了迷惑凶手。

    讓凶手誤認為他是最好對付的人。

    “所以……”江肆抬起右手,掌心散發出藍(色)光芒,一根根鋒利的冰針出現于掌心,在室內光線的照射下,泛著(殺sha)氣騰騰的藍光。

    他(勾gou)唇輕笑︰“哥哥,讓我們早點結束游戲不好嗎?”

    「臥槽!肆寶好聰明!讓凶手放松警惕,主動來找他!」

    「江哥︰我哭了,我是裝的.jpg」

    「媽耶,我都差點被騙過去了,還以為江哥真的重傷虛弱,快不行了呢!」

    「我就說嘛,江哥就算是重傷了也比某些廢物能打一百倍!」

    陸妄離開後,江肆就直接躺下(睡Shui)覺了,為了方便凶手進來(殺sha)人,連門上的防盜鏈都沒鎖。

    簡直囂張到了極點。

    剛被cue到的“某些廢物”的腦殘粉們立刻借題發揮︰「呵呵,不就是會用手發點藍光嗎?這算什麼,小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嘖嘖,果然是腦子有病,居然擱這兒(睡Shui)大覺?張哥可是在全面部署,等待晚上的凶手行動,今晚凶手敢去就必死!」

    「帶孝子們,這麼喜歡跪舔就滾去你們親爹的直播間啊,過來惹人厭討人嫌,還要不要臉了?」

    「老子愛在哪兒在哪兒,你特麼管的著嗎?」

    「我可是專程來看江肆這個裝逼怪被淘汰的!等他下來了,老子要教他做人!」

    隨著江肆出名,以前被他淘汰的那些路人甲乙丙丁也跑來看“好戲”了。

    就在他們撕得正激烈的時候,所有觀眾眼前的屏幕都驟然變黑了。

    上面只剩下了幾個白(色)的大字。

    【凶手開始行動了。】

    「臥槽,我們也不能看嗎?!」

    「媽呀,凶手到底是誰啊,這也太(刺ci)激了吧!」

    「啊啊啊!我太好奇了!究竟是誰?」

    半夜。

    盡管受傷,江肆仍(睡Shui)得很淺,意識一直存在。

    突然間,他听到了一個非常細微的聲音。

    “叩、叩、叩。”

    像是敲門聲。

    江肆猛然睜開雙眼,往門的方向看去,他躺下的時候沒有關燈,因此清楚地看到……

    那門板上竟浮現出了一句話。

    “江肆,你被選中了,請(殺sha)掉208和207的游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