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那行文字像是用黑(色)墨水印上去的, 只出現了十多秒,便消失得一(干gan)二淨,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

    江肆瞳孔微震。

    胖球也僵在了空中︰“啊這……”

    一語成讖, 江肆竟真是系統指定的凶手!?

    這還怎麼玩?!

    江肆微微眯了眯眼楮,那雙漂亮的眼眸在黑暗里異常明亮, 眸底閃爍出濃郁的興味。

    有點意思。

    他豎起一根手指輕輕踫了踫嘴唇。

    用口型告訴它。

    “閉嘴。”

    然後……

    “給我消失。”

    不要妨礙他。

    *

    翌日。

    凌晨6點一到, 江肆的房門就被打開了。

    陸妄過來,目光在整個房間里巡視了一圈,沒有任何變化。

    「天亮了?」

    「啊,總算亮了, 我緊張了好久!江哥沒事吧?昨晚是誰死了?」

    「不知道!我盲猜一個張龍!」

    「你!」

    新的一天, 從直播間撕逼開始。

    “嗚……天亮了?”

    和直播間里激動熱鬧的氣氛相反, (床chuang)上的少年正懶懶地睜開眼楮, 毫無防備地用手蓋住眼楮, 眯了眯眼。

    經過這一夜休息,他的傷勢又好了不少。

    至少臉(色)是沒那麼難看了。

    “昨晚凶手沒來,太可惜了……”江肆略有些惋惜地嘆了口氣, 突然發覺陸妄正以一種古怪的眼神盯著他, 準說的說是他的臉。

    江肆︰?

    江肆奇怪的(摸Mo)了(摸Mo)臉頰︰“怎麼了?”

    陸妄熟練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往上抬了抬,手指輕輕上面蹭了蹭, 以確認不是印上去的什麼髒東西。

    “你的條碼跑到臉上去了。”

    江肆︰“……咦?”

    他拿出手術刀, 借著銀(色)刀刃的反光觀察自己的臉,下巴被捏過的地方又紅了一圈。

    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正如陸妄所說, 那串黑(色)編號條碼出現在了他右邊的臉頰上。

    他的皮膚本來就白, 黑(色)的條碼一跑上去就格外顯眼, 如同紋身一般清晰。

    臉上紋條碼?

    這放在普通人身上肯定會很奇怪。

    可是在江肆這張精致漂亮的臉上,竟然意外的有點……

    「好(色).情,臉上印條碼,那種地下拍賣會,姐妹們,你們懂吧?」

    「你真是big膽!小心江哥削你!」

    「不,我可以!江哥這樣的我能買十個!」

    「這是我一個直男可以听嗎?」

    游戲里,陸妄也盯著江肆那張臉看了半天,眼神深沉,晦暗不明。

    江肆對著手術刀又看了一會兒,伸手戳戳陸妄︰“娘子,還有口罩嗎?”

    陸妄立刻收回視線,擺出不想理他的表情。

    “啞巴?”

    陸妄冷冷地瞄了他一眼

    “啞巴哥哥?”

    陸妄面無表情。

    “哥哥,幫幫忙嘛。”

    桃花眼亮晶晶。

    “……”

    居然連撒嬌賣萌都用上了?

    ……還真是個為達目標可以做到不擇手段的小瘋子。

    「嗚嗚,肆寶太可愛了!」

    「給他,快給他!」

    陸妄一臉冷漠,但還是把黑(色)口罩丟到了他的床邊︰“起床。”

    江肆戴上口罩,擋住了臉上的條碼,正要起身,結果又扯到了腹部的傷口,一陣劇痛,腿又軟了回去︰“唔!”

    “傷還沒好?”

    “當然了。”江肆捂著腹部,一臉郁悶︰“這才是第三天,哪有那麼快。”

    陸妄只得背對著他坐到床邊︰“上來。”

    “……”

    看江肆不動,陸妄又重復了一遍︰“上來。”

    他似乎很不喜歡有人——特別是江肆違逆他的意思,說完第二遍的時候,看江肆還不動,他就直接動手把人給抱了起來。

    光球心情復雜了一夜,在得知江肆就是凶手後,它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陸妄了。

    陸妄是它的備用救世主,是它認為的比江肆更有可能拯救世界的人,但畢竟江肆才是和它靈魂綁定的存在,江肆沒了它也就沒了。

    所以它絕對不能看著江肆輸掉這場游戲被淘汰掉。

    但陸妄怎麼辦?江肆會動手淘汰他嗎?

    它實在有些(摸Mo)不準這兩人的(關guan)系,說壞吧,江肆受重傷也要冒險跟著陸妄進游戲,說好吧,江肆時不時伸爪子撓人,蠢蠢欲動地就要拔刀。

    它都擔心江肆還完人情的第一件事情,是不是要把陸妄(干gan)掉。

    糾結歸糾結,但卻並不妨礙光球看熱鬧,正欲看江爸爸吃癟x3,卻發現少年眼里含著一抹淡淡的壞笑。

    嗯???

    像只(奸jian)計得逞的小狐狸,狂甩尾巴。

    駕馭陸妄可比忽悠普通人有成就感多了∼

    一出門,兩人就發現不對勁兒了,地板上(干gan)(干gan)淨淨,一顆面粉都找不到了。

    “咦,黃毛昨晚撒的那些面粉去哪兒了?”

    等下了樓。

    其他玩家都已經在一樓的大廳里坐著了,一個個精神狀態都不怎麼樣,一看就是昨晚沒(睡Shui)好。

    江肆略有些驚訝地咦了聲︰“還有這麼多人活著?”然後又咦了聲︰“早餐!”

    沒錯,桌子上竟然放著早餐。

    一碗熱氣騰騰的清粥,一個煮熟的雞蛋,還有一小碟咸菜。

    聞起來香噴噴的。

    陸妄把江肆放到桌子前。

    江肆戴著口罩,笑得天真燦爛︰“哇,沒想到還真的提供三餐呢,這個副本系統挺大方啊。”

    其實基本上時間超過24小時的游戲副本系統都會提供食物與飲水。

    上一個副本里,雖然別墅本身比較豪華,但由于荒廢好幾年,早就沒人了,因此只有上一批npc調查成員帶進來放在冰箱里的礦泉水跟壓縮餅(干gan)等食品。

    不過具體食物會和游戲背景有(關guan)系。

    比如上一世,江肆就曾經因為進了一個粉(色)等級游戲的網吧,而被空投到了一個荒島上。

    因為網吧里最受歡迎的游戲——吃雞,被實體化了。

    荒島上,所有人都需要互相廝(殺sha)還得跑毒,整整三天時間,整個島上只有武器補給,沒有任何現成的食物,吃的只能自己搞。

    好在那個游戲世界里是有動物植物的,不至于直接餓死。

    他靠著喝椰汁,吃海魚活了下來,狗進了決賽圈。

    所以江肆認為作為一個小民宿,這些吃得已經很不錯了。

    更何況,江肆擔憂自己身上惡鬼血統的副作用會因為饑餓發作,于是輕輕把口罩的下面拉開,只(露)出嘴巴,慢慢地一勺一勺地喝粥,發出滿足的嘆息。

    哇,好多天沒吃熱乎的東西了。

    “喂,你居然還敢吃東西,沒發現嗎?這里只有十二份早餐,還有兩個人呢?”

    “發現了呀。”江肆是何等觀察力,第一眼就發現了,不止如此,他還知道是誰少了︰“是那個208老頭還有207的黃毛對吧?”

    “你怎麼這麼清楚?”立馬有人大聲質問道︰“不會是你(殺sha)的吧?”

    “怎麼可能……咳咳……我只是記憶力比較好而已……”江肆說著又捂嘴咳嗽了兩聲,滿眼歉意︰“不好意思,昨晚太緊張了沒(睡Shui)好,今天起來了有點發燒,還感冒了。”

    說著虛弱地趴到了桌子上。

    仿佛一陣風都能把他給吹沒了。

    十分可憐。

    光球︰我信了你的邪!

    “感冒了?”徐蓓和霍詩尹在背包里翻了翻,拿出一盒感冒藥來︰“江肆,我這里有藥,你快吃點吧,在游戲里可不可能生病。”

    江肆沖她們,眨眨眼︰“謝謝小姐姐∼”

    「啊!!肆寶太可愛了!好有禮貌!」

    「嗚嗚,我也想被叫小姐姐!」

    「太會了,太會了!」

    “切!”張龍是越看越氣,昨天他讓這兩個女孩到自己房間來,說保護她們,結果一個都不願意,現在坐那麼遠,還沖那個廢物小白臉噓寒問暖。

    這兩個學生妹真是不知好歹!

    又等了十多分鐘。

    老頭跟黃毛還沒有下來。

    除了啊嗚啊嗚吃早餐的江肆跟淡定的陸妄,眾人的臉(色)都越來越凝重。

    畢竟是以前的同事,啤酒肚和紅毛有點急了,提議道︰“別等了,我們上去看看吧。”

    一行人先來到了207門口,啤酒肚敲了敲了門︰“容永豐?容永豐!起床了沒?”

    里面無人應,門是被鎖起來的。

    “怎麼辦?”他試著撞了兩下門,沒有開。

    張龍正要上去,昨天那個跟他一唱一和的狗腿主動說︰“張哥,張哥,讓我來吧!”

    他說著往後退了退,然後對準門鎖的地方,猛地撞了上去,這位的體型也很壯,看起來就是擅長用蠻力的類型,然而他撞了半天,門都沒有打開。

    “還是我來。”張龍推開他,卷起袖子,(露)出(強qiang)壯的肱二頭肌,有意無意地朝著旁邊的三個妹子拋媚眼。

    然後姿勢帥氣地沖上去撞門。

    結果“咚、咚、咚”三聲,門板絲毫不動。

    “……”

    這就有點尷尬了。

    “讓我來試試。”那對夫妻中的丈夫董健力主動說道。

    “呵,你來也沒用,這門結實得很,我都撞不開,別說你了,瘦胳膊瘦腿的,不可能打得開……”張龍傲慢地打量了一眼這個矮瘦矮瘦的男人。

    然而話剛說完,董健力湊過來,用肩膀頂著門,單手對著門鎖拍了一下,啪一聲就把門給打開了。

    “……”

    “噗。”

    更尷尬的是,江肆被陸妄背著,趴在他的肩膀上非常不給面子的笑出了聲。

    「哈哈哈,這就很尷尬!」

    「看來張龍“大佬”可能不知道有句話叫做,話說太滿,很容易被打臉的!」

    「……」

    「腦殘粉怎麼不說話了?哈哈哈!」

    董健力是個粗漢子,沒那麼多小心眼,(摸Mo)(摸Mo)頭,憨笑著解釋道︰“我昨天說過,我是個開鎖匠,其實我的技能也和開鎖有(關guan)系。”

    隨著房門打開,房間內擺設整齊,卻空無一人。

    “那個老頭會不會是出去了?”

    “應該不會,昨天我們(睡Shui)覺前是關掉了玻璃大門的,剛才起來的時候,門沒有打開……對了,他的包哪兒去了?”

    他們都記得很清楚,老頭進入游戲的時候背著一個登山包,里面看起來裝了不少東西,很沉。

    就算是出門也沒必要全部帶上吧?

    衣物之類的東西就算放在這里也沒有人會偷走。

    他們在208房間里仔細地翻找了一圈,還真的是,老頭所有東西都沒了。

    207里也是如此,黃毛消失得(干gan)(干gan)淨淨,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天吶,這太詭異了……”

    如果不是昨晚親眼看到過這兩個人的話,他們簡直要懷疑——那兩個家伙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入住過這家民宿。

    “他們到底去哪兒了?”

    “明明昨天都進了房間,怎麼會……”

    “……地上有味道。”一個女人忽然趴下,整張臉都貼到了地面上,鼻尖緊貼地板,輕輕動了動︰“有血腥味兒,還有……一股清香,可能是地板清潔劑的味道。”

    女人說著又趴在地上聞了聞,肯定地說道︰“這里之前肯定出過事兒,有人大量出血,只是血跡都被清理過了。”

    這個女人叫夏(露),皮膚黝黑,相貌一般,但是身材高挑縴瘦,穿著一身利落的牛仔裝,不怎麼愛說話,看起來(性xing)格就挺酷的。

    “真的假的?”有幾個人學著她的模樣趴下聞了聞又聞,但什麼都沒聞到。

    夏(露)解釋道︰“這是我的技能,之前自我介紹的時候我說過,游戲降臨的時候我在動物園里,那場游戲需要模仿動物才能通過,我模仿了狗,因此獲得了狗狗的嗅覺,這種被清理過的血腥味,一般人當然是聞不到的。”

    如果她說得是真的。

    那麼……

    “昨晚那個凶手動手了!是他(殺sha)了老頭跟容永豐,為了不留下線索,把房間里的血液給清理掉了,至于……尸體應該是被系統給處理掉了!”

    “天吶!”畢竟是曾經朝夕相處的同事,啤酒肚和黃毛都有些兔死狐悲,一臉悲傷︰“怎麼會這樣?容豐就這麼死了?”

    雖然早知道紅(色)游戲不會簡單,但是一夜之間竟然就死了兩個人,而且是這樣不明不白的消失,這也太恐怖了。

    “好可怕……”張娜娜拉著老公的手,止不住地顫抖。

    光球也很驚訝︰江爸爸是怎麼辦到的?他能輕松(干gan)掉兩個人不假,但是是怎麼做到完全不留痕跡的?

    難道說江肆還有什麼連它都不知道的能力嗎?

    眾人重新回到一樓大廳,桌子上的早餐已經涼了,粥的表面凝結出了薄薄的一層,擺放在冰冷的餐桌上。

    啤酒肚首先開口道︰“先說明,我絕對不是凶手,我和容永豐(關guan)系很好,許嘉可以證明,我絕對不會(殺sha)他們兩個人的。”

    “老板說得對!”

    “我也不是凶手。”徐蓓緊跟著說道︰“因為昨晚我和霍詩尹在一個房間里,我們互相都能證明對方不是凶手。”

    “反正我不是凶手!”

    “我肯定不是凶手的,我是信教的,我不可能(殺sha)人!不信你們看我的十字架。”

    夏(露)︰“我當然也不是,是我的話沒必要告訴你們我能聞到血跡。”

    “我也不是!”

    “我當然也不是了!”

    一群人都各自急于證明清白。

    江肆則托著下巴看戲,就這?能找出凶手才怪了。

    他開始進入走神狀態,(摸Mo)了(摸Mo)桌子上的雞蛋,倒是還有余溫,愉快地收進了衣兜里,還順走了陸妄的雞蛋。

    左一個,右一個,揣兜里,美滋滋。

    「啊啊啊!肆寶好可愛!」

    「嗚嗚嗚,受傷後的江哥好軟好可愛,想捏捏他!」

    「這小眼神,誰受得了?」

    「我吐了!你們是眼瞎了吧?這個裝逼怪,可愛?嘔!」

    「哈哈,哥哥明明發現了他偷雞蛋,那個余光好嫌棄,卻還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有點寵弟弟嗷!」

    「就是就是,我收回之前覺得江哥被他綁架的話,這兩個人一看(關guan)系就很好呢!」

    介于江肆“仇家”太多,現在的迷弟迷妹們已經逐漸習慣,並且可以無視他們了。

    “咳咳。”張龍突然又故作高深地咳嗽了一聲,打斷他們的討論︰“我有一個猜測,昨天大家都是鎖好房門休息的,對吧?”

    “對呀。”

    “當然了!”

    “誰敢不鎖門?”

    “所以說有能力在不破壞房門的情況下打開房門的就只有董健力了!”張龍突然將話題指向董健力︰“只有你能打開!你就是凶手吧?”

    董健力大驚失(色)︰“你說什麼?!”

    狗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無比浮夸︰“的確,張哥說得對,昨天門肯定都是反鎖了的,只有他能無聲無息地打開!”

    “不、不是!”董健力愣了一下,連忙反駁道︰“我不是凶手,我昨晚一直在房間里的,我老婆能證明,你們別瞎說!”

    狗腿立馬跟上︰“你老婆跟你肯定是一條心啊,指不定你們兩個決定犧牲一個保護對方回去找你們兒子呢!”

    “對,我們這里能打開房門的就只有了你!你就是那個凶手吧?”

    “不,我真的不是凶手!”這個大粗漢子不是能言善辯的類型,而他老婆張娜娜也是比較內向害羞的(性xing)子,被人一懷疑,便急得汗流浹背,慌忙否認。

    “我老公真的不是凶手!你們相信我們啊!”

    張龍見兩人這麼慌張,冷笑了一聲︰“不是吧?我不過是隨便而已,既然你不是凶手,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就是!”狗腿陰陽怪氣道︰“是不是沒想到我張哥一眼識破了你的詭計?”

    “不是的,我老公真的不是!求你們相信我們啊!我老公就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殺sha)人?他絕對下不了手的!”

    張娜娜急得都快要哭了。

    “那個,我覺得他不是凶手。”徐蓓開口說道︰“如果他是凶手,沒必要幫我們開門啊,他完全可以隱瞞這一點。”

    “對呀,他不說誰知道?”霍詩尹表示贊同。

    “他昨天自我介紹的時候已經說過了,他是開鎖公司的小老板。”張龍一臉高深地分析道︰“以我的高智商怎麼會沒注意到這種細節?他肯定是意識到了瞞不過我,所以(干gan)脆先坦白能力,然後再反向說自己要是凶手的話,完全可以隱瞞,對吧,董健力?”

    “沒有!”董健力極力否認︰“我真的不是凶手,我沒有(殺sha)過人!我也不可能(殺sha)人!昨晚我哪兒也沒去過!”

    “這誰知道?你和你老婆就是一頭的,你別狡辯了!說實話吧?”

    眼看著張龍跟狗腿就要把“凶手”這個帽子(強qiang)行扣在董健力的頭上了。

    走神狀態的江肆開口了。

    “前北城第一的張大佬。”他有氣無力地嘆了口氣︰“我想你那高智商好像也不小心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細節,207跟208的防盜鎖鏈是完好無損的。”

    這民宿的房門和酒店的一樣,除了門鎖之外,門上還有一條結實的金屬防盜鎖鏈。

    這條鎖鏈的作用是把門和牆壁連在一起的,在鎖鏈鏈接的情況下,想開門只能打開一條縫,而董健力的能力只是開鎖,又不是卸門,想(暴bao)力開門的話,那條鎖鏈必然會斷掉。

    昨晚那種情況下,除了他江爸爸,沒有人會不上鎖鏈,更何況其中有一個死者是那個從一開始就很多疑的老頭。

    他絕對不可能放著鎖鏈不用。

    可實際情況就是不管207還是208房門鎖鏈都沒有上鎖,且完好無損,甚至連一點擦痕都沒有,不像有人(暴bao)力闖入過。

    “所以說……要麼凶手不是從正門進去的,要麼他有辦法讓被淘汰的死者自己開門的。”

    “介于鎖鏈沒有掛在上面,我更傾向于後者。”

    因為如果凶手有其他手段進去房間的話,鎖鏈應該還好好地鎖著。

    “前北城第一的張大佬,你覺得呢?”江肆發言完畢,著重(強qiang)調了一下這個“前”字,然後繼續虛弱,捂著口罩︰“……咳咳咳,咳……”

    江肆這一提醒,也有人反應過來了。

    “對哦,門打開的時候,鎖鏈是垂在門邊的!”

    “這麼說的話,董健力肯定不是凶手了!”

    光球懵逼︰“不是,江肆你……”

    它開了個頭,突然意識到陸妄也能看見它,連忙閉嘴。

    但它還是想問,你為什麼要幫別人開(脫tuo)?

    讓他們互相懷疑猜忌不是更好嗎?目前看來最沒有可能被懷疑的就是受傷的江肆了。

    今天的交流討論,他完全可以什麼也不做,不管最後被淘汰的是誰,于他而言都是少了個對手。

    難道說江肆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計劃?

    光球百思不得其解。

    “前”北城第一的張大佬。

    張龍被氣得臉都綠了!

    其實張龍也知道董健力多半不是凶手,但他身為北城第一,必須從一開始就掌控全局,否則要是被別人帶跑了節奏還怎麼玩?

    所以他要誰死,誰就必須死!

    更何況他老婆很漂亮,等淘汰了董健力,那軟軟柔柔的美人六神無主,嘿嘿,他就可以趁虛而入了!

    不過事已至此,張龍也只能改變計劃,順水推舟道︰“既然如此,韋景山,恐怕你是凶手吧?”

    韋景山就是啤酒肚。

    “你是黃毛的熟人,你想騙他開門應該不難吧?而那個老頭,就住在黃毛的旁邊,不會是他听到了什麼,出來查看,被你一道(殺sha)了吧?”

    “怎麼可能!”作為酒吧老板,啤酒肚可不像董健力那麼好欺負,立刻站了起來,據理力爭︰“我說張龍,你他媽從剛才開始就在亂帶節奏,所有推理都毫無依據可言,簡直是胡說八道,你是在故意搞亂嗎?你才是那個凶手吧?”

    張龍一听,竟然有人敢公然挑釁他這個北城第一,氣得面紅耳赤,當場發飆。

    “說我亂帶節奏?我可是北城第一,你們不听我的,听誰的?韋景山,我告訴你,信不信我現在就送你去見閻王!”

    狗腿也立馬說道︰“韋景山,你是個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敢和張大佬說話?現在就弄死你!”

    “來啊!別以為你爺爺我好欺負!”啤酒肚也是被氣上頭了,一巴掌拍下去,竟生生拍碎了桌子上的碗,粥流了一桌子。

    顯然這不是一個普通肥胖中年男人該有的力氣。

    所以他的技能是力氣變大麼?

    江肆歪了歪頭。

    張龍那邊他沒出手,狗腿先站起來了,他張開嘴大呵一聲,空中居然吐出了一把細長的帶血飛刀!

    旁邊的陸妄猛地抬腿,從桌子下踹了狠狠地啤酒肚一腳,他慘叫摔倒在地,這才險之又險地躲開了這一擊。

    “老板!”紅毛連忙去扶他︰“你沒事吧?”

    “張龍你們瘋了?!”

    技能是口吐刀子?副作用是嘴巴流血?倒挺適合這個個狗腿。

    江肆托著下巴,儼然一副吃瓜群眾的模樣,眼里透著玩味兒。

    他戳了戳旁邊的陸妄︰“啞巴哥哥,你覺得誰是凶手?”

    陸妄不置可否地看著他,突然伸手,像是指著江肆。

    少年一愣,然後那根手指忽然用力地在他的額頭上戳了一下。

    “嗷嗚∼”小瘋子被戳到腦門,捂著額頭趴到了桌子上。

    “別吵了,別吵了。”霍詩尹站起來,有些緊張地說道︰“那個,我的技能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你的技能?”

    “嗯,我的技能和繪畫有(關guan)系。”霍詩尹本就是個(性xing)格比較內向的女孩子,被這麼多人盯著,有點緊張,在徐蓓鼓勵的眼神下才繼續說道︰“我的畫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預知未來。”

    “什麼?!”玩家們大驚︰“你怎麼不早說?!”

    “因為詩尹的這個技能有cd。”徐蓓幫她說道︰“當時為了躲開一群(殺sha)人搶劫的暴徒,我們使用過一次,cd直到今天早上才能再次使用了。”

    cd是指技能冷卻時間,在無限游戲中,有一些技能沒有副作用,但卻有冷卻時間,使用一次後需要幾小時甚至是幾天後才能再使用。

    “那太好了!快用啊!”

    “是不是用這個技能就可以預測出凶手了?”

    “不是的,我先把話說清楚。”徐蓓揮揮手︰“詩尹這個技能只能預測出與未來相關的事情,能肯定預測出來的東西絕對是真的,但不能保證就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什麼意思?”

    “……比如之前我們想預測那群暴徒什麼時候會離開,但是卻預測出了一個路口,我們猜測那群暴徒會從那個路口經過,及時避開了,後來發現的確是這樣,而現在我們想知道凶手是誰,也只能看到和他相關的東西,但不能保證一定可以知道凶手是誰,再比如之前……”徐蓓原本還想在舉個例子,有人迫不及待地打斷她。

    “別說了,快用吧。”

    “對對,如果今天能把凶手找出來的話,我們就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那兩個人消失得太詭異了,簡直讓人防不勝防。

    于是霍詩尹從背包里拿出一枝鉛筆跟一個速寫本,深呼吸了一下︰“你們千萬都別說話,別發出過大的聲音,不能打斷我,必須一口氣畫完。”

    說完她竟閉上眼楮,手拿起鉛筆開始在速寫本上作畫。

    光球冒出來,驚嘆道︰“哇,厲害了,是少見的預知類技能誒!”

    “就是不知道精準度如何,”它驚嘆了一聲,飄到徐蓓旁邊去看,忍不住夸道︰“好厲害,太牛逼了,不愧是美院的學生,兩三根線條就打了草稿,這落筆,這線條,這陰影……”

    話癆光球憋了一上午了,現在終于逮著說話的機會了,正夸得起勁兒,突然!

    它一下噤聲了,滿臉震驚,也不知是看到了什麼,整個球體都變成了大紅(色)。

    (發fa)生了什麼?

    江肆歪了歪頭,正好奇的時候,霍詩尹放下了筆,把速寫本放到了桌子上︰“我畫好了。”

    如光球所說。

    霍詩尹畫工非常不錯,結構精準,陰影分明,十分立體,以至于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好像……是一把手術刀?”

    光球頓時臉(色)蒼白。

    完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