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啊啊啊啊!我死了!!」

    「江哥摘口罩的這一刻!!真的是帥爆了!」

    「啊啊啊!听到沒有, 小垃圾,你是死在北城第一江肆的手下!」

    整個直播間宛如演唱會現場,只剩下了激動地尖叫聲。

    「我爽了, 我爽了,這傻逼終于被淘汰了!」

    「猥瑣男biss!」

    「老子當初就是被張龍這個人渣淘汰的, 跟了他兩場游戲了, 媽的,他總算被淘汰了!我要關注這個幫我報仇的大恩人!」

    「沒錯,這個禽獸終于被淘汰了,愛了愛了, 我關注了!」

    「對了, 那些張龍的猥瑣男粉絲呢?」

    「……」

    整個直播間尷尬地沉寂了一段時間, 臉被打得啪啪響的腦殘粉竟還不甘心地發言。

    「淘汰了張龍又怎麼樣?一群蠢貨, 接下來他難道就能自己過關了嗎?boss都揚言說要他們的命了!」

    「切, 只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罷了,為了活命,他會犧牲所有人!」

    「不信走著瞧, 他要是能過關, 我叫他爸爸!」

    「嘖嘖,臉還沒被打爛?」

    「真可惜,張龍現在進不來直播間, 否則真想听他親口告訴我們, 他是被北城第一江哥淘汰的,哈哈哈!」

    除了初級游戲被淘汰的人是游戲結束以後播報的直播間規則之外,後面被淘汰的玩家都是先看了直播間規則才能進入直播間里的。

    規則又長又臭。

    听完少說要二十分鐘。

    但是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張龍臉上的表情了。

    游戲里。

    江肆一臉不以為然。

    對于他而言, 只是淘汰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嘍 選br />
    這次要不是因為一時興起拿了個病弱小可憐劇本, 像張龍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蠢貨根本活不到現在。

    只是在惡鬼血統的雙倍加成下, 他的雙眼已經徹底變成了暗紅(色),現在哪怕是在陰天也能清楚的看出來了。

    哦,對了,還有個狗腿……

    江肆的視線剛移過去,那兩個被陸妄綁起來的家伙就瘋狂發抖,仿佛見到魔鬼一般,眼神恐懼不已。

    于是少年笑了笑,向他們走了過去。

    兩人瘋狂搖頭,奮力掙(脫tuo)了嘴上的膠帶大聲求饒。

    狗腿︰“江哥,江哥,別(殺sha)我!以後我、我就是您的小弟!不管上刀山還是下火海,只要您一聲令下,我馬上就去!萬死不辭!”

    紅毛︰“江哥,江哥,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我以前沒有做過壞事!我沒有得罪過你,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求你了,放過我吧?我發誓,我永遠記得你的大恩大德!”

    兩個二三十歲的人跪在地上對著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喊哥,這畫面實在有些滑稽。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狗眼看人低,你們才是北城第一!”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病怏怏的少年竟然是那個著名的北城第一呢?!

    太狡猾了!

    江肆看出他們在想什麼,淺笑道︰“我沒有裝,之前的確是受重傷了。”

    要不是惡鬼血統的加成,他恢復不了這麼快,常人受這麼重的傷,哪怕使用最貴的道具卡,通常也要5、6天才能痊愈,他只用了3天。

    “不過就算是我重傷的時候你們也打不過我的,知道為什麼嗎?”

    “?”

    “因為我……”江肆忽然壓低了聲音,蹲在地上,鴉羽般輕輕顫動,像是說悄悄話一般在他們的耳邊輕聲道︰“我不要命啊∼”

    清冷的音調輕飄飄的沒什麼感情,卻像是一把冰冷尖銳的刀子,一點一點地割開血(肉rou),紅(色)的眼眸里暴戮肆意。

    讓人膽戰心驚。

    這是個瘋子!

    江肆欣賞夠了這兩人狼狽恐懼的模樣,起身繞開了他們。

    他們應該感到幸運。

    因為他對這兩的技能完全沒有興趣。

    江肆走到陸妄面前,還沒開口,整個空間就劇烈震動起來。

    “唔!”差點沒站穩,還好陸妄一把扶住了他的腰。

    “怎麼回事?!”徐蓓驚慌失措地問道。

    牆壁上“(殺sha)死江肆和陸妄”的文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我要(殺sha)了你們!!”

    “我要(殺sha)了你們!!!”

    “我要(殺sha)了你們!!!!”

    它被徹底激怒了。

    與此同時,那血紅(色)的牆壁突然開始往中間收攏,(肉rou)牆上像是有一層紅紅的薄膜,里面是那種半凝固體一般的蠕動的血(肉rou)。

    地上的血水已經漫過小腿了。

    “草!”幾個玩家都臉(色)驟變︰“這個怪物不會是像吃了我們吧?!”

    「草,他們好像是在怪物的肚子里!」

    「好惡心啊啊啊啊!」

    「媽的,我想起了異形,那種惡心的粘糊糊的感覺!」

    「啊啊啊啊,san值狂掉!」

    「我頭一次慶幸自己被淘汰了,不然遇到這種副本我會想當場自盡的……」

    直播間里的觀眾都被惡心得夠嗆,別說是玩家們了,他們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胃液在瘋狂翻騰。

    然而現在他們連惡心的時間都沒有。

    眼看著蠕動的(肉rou)牆靠近,狗腿和紅毛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掙(脫tuo)了身上的繩子,連滾帶爬地站起來。

    七人的臉(色)都是無比難看,紛紛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刀具防御著,背對著背靠攏。

    當(肉rou)牆快貼到面前的時候,狗腿第一個受不了了,揮舞著手上的大砍刀︰“啊啊啊啊啊!去死去死!”

    普通的刀具刺進了(肉rou)牆里,卻連表面的薄層都戳不破,但卻成功(刺ci)激到了這個怪物,(肉rou)牆猛然突了過來,像是一只巨大的果凍,啵得一下把狗腿給吞了進去。

    瞬間不見了蹤影!

    吞了狗腿,(肉rou)牆轉而向他旁邊的人

    “啊啊啊啊啊!”張娜娜差點被拖走。

    “小心!”關鍵時刻醫生一把抓住張娜娜的肩膀,從脖子上扯出了一條會發光的項鏈,那上面的吊墜是一塊上好的玉石,精心雕刻而成的佛像。

    這塊玉佩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雖然微弱,但卻奇跡般地阻止了不斷靠近的(肉rou)牆。

    看到這個佛像,玩家們都愣住了。

    夏(露)︰“你不是信教嗎?”

    “佛教啊!”

    “那你之前禱告?”

    “我給佛祖禱告!”

    “???”

    其實在游戲開始前,醫生根本不信宗教,只是無限游戲降臨的時候,他恰好陪朋友去寺廟上香。

    他的朋友被鬼怪(殺sha)死,而他自己則蹲在一尊佛像後面躲過了一劫,因此獲得了這塊翡翠玉佩佛吊墜。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擋鬼怪的攻擊。

    當被人懷疑的時候,他下意識地就說了自己信教來逃(脫tuo)嫌疑,至于十字架是他中二時期買的地攤貨,帶上壯膽子而已。

    醫生︰“這不是重點,我們快想辦法出去!”

    “門到哪里去了?”

    “門已經不見了!估計得找別的出路!”

    就算佛像能暫時抵御(肉rou)牆,但血水還在往上漲,他們遲早得溺死在里面的,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皮膚在血水里泡久了有種輕微的刺痛感。

    仿佛再待一會兒皮膚就會融化掉一般。

    看到江肆拉著陸妄往另一邊走,他們連忙叫道︰“江肆!你們知道怎麼出去嗎?!”

    少年淡淡地回答︰“大概知道。”

    醫生連忙舉起他的玉佛吊墜,說道︰“那我來給你們開路!”

    “不用。”陸妄抬起右手對著江肆所指的方向凌空揮了兩一下。

    伴隨著“嘩啦嘩啦”兩聲,普通刀具破不開(肉rou)牆瞬間裂開了一個等人高的大洞,伴隨著男孩尖細的慘叫聲,大量黑紅(色)的血水噴涌而出。

    “臥槽!”

    除了及時躲到陸妄身後的江肆之外,其余幾個玩家都被噴了一身,惡心得直打(干gan)嘔。

    江肆從陸妄後面探頭,一臉哇塞。

    他發現這個男人除了泡在血水里的褲腿之外,身上其他位置都(干gan)(干gan)淨淨,黑(色)外套一塵不染。

    絕了,陸妄是有什麼自帶避血的被動技能嗎?為什麼不管什麼時候,都渾身(干gan)爽。

    如果真的有這種被動技能,他可太想搶走了。

    “走吧。”陸妄把後面一臉看稀奇的小瘋子逮到前面,跟剛才一樣讓他先走︰“你們也跟上。”

    然後自己斷後。

    幾人剛穿過,(肉rou)牆就復原了,離開了剛才的空間,地上的血水沒了,那剛被血水浸泡過的小腿皮膚紅得厲害,(摸Mo)起來刺疼。

    “那是胃酸?還好我們跑得及時!”

    但隨著他們走動,卻發覺地板變成了軟軟的質感,左右晃蕩,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臭味兒。

    醫生皺著眉頭問︰“這里該不會是腸子吧?”

    最前面的江肆屏著呼吸給他比了個答對的手勢。

    “哇嗚——”跟在江肆後面的夏(露)听到這句話再也忍不住,捂著肚子吐了起來。

    她那過于敏感的嗅覺在這里面堪稱酷刑。

    誰知嘔吐物落到地上,似乎是又(刺ci)激到了這個怪物,它的腸胃開始瘋狂痙攣抽搐,如同過山車,抖得一群人站都站不穩。

    “哇啊啊!”

    “救命!救命!”

    “怎麼辦?!它在縮緊!”

    偏偏這里還不能攻擊,否則會往下掉到不知道哪里去,再想上來就很難了。

    在後面的醫生被陸妄推了一把,連忙督促道︰“快跑,跑起來!”

    他們一個推一個飛快地跑了起來,終于在顛簸中跑到了盡頭。

    “沒路了?!”

    “從上面走。”

    頂上有一條幾乎90度垂直往上的腸道,一片漆黑,手電筒的光照上去看不見盡頭!

    “天吶!這怎麼上去?!”霍詩尹看了一眼,直呼不可能。

    “陸妄,還有沒有繩索?”

    男人嗯了聲,丟了一捆給他。

    “我爬上去放繩索下來,陸妄上來,你們就別上來了。”

    “什麼?!那我們怎麼辦?”紅毛忙問道︰“大佬,不要丟下我啊!我的技能也能派上用場的,我知道我之前走錯路了,但我現在絕對是誠心悔過了,給我一個機會吧,我可以發誓!”

    張娜娜也哭著道︰“求你們了帶我們出去吧!我兒子還在等我!”

    徐蓓也忍不住︰“江肆……”

    江肆沒理會他們,直接問醫生︰“你的玉佛還能挺多久?”

    醫生回答︰“最多5分鐘。”

    “陸妄?”

    “夠了。”男人的回答一向簡單粗暴。

    “好,那我先上去。”江肆說著活動了一下五指關節,左手黑(色)的指甲驟然變長了一公分,如同獸爪,無比尖銳切鋒利!

    “你要做什麼?”

    江肆只回答了三個字︰“(干gan)掉它。”

    既然仇已經結上,這座民宿絕對不會輕易放他們出去了,一定會千方百計地留下他們。

    作為單挑怪物都沒退縮的人,江肆當然不會選擇逃跑,他喜歡先下手為(強qiang)!

    “站穩。”江肆提醒了一句,不需要助跑,竟原地就跳了3米多高!然後右手狠狠地抓了上去,惡鬼的指甲輕而易舉地撕開了怪物的腸壁,(插cha)了進去,還因為用力過猛,往下化了一米多,將他吊在了半空中。

    “吼——!!”怪物立刻發出痛苦的吼叫聲。

    江肆早有心理準備,左手立刻跟上,他利用鋒利的爪子,如同野獸一般向上攀爬,任憑腸道如何抖動,他都穩如泰山。

    「這都行?!」

    「6666,江哥以前難道是學攀岩的?!」

    「搞極限運動的都沒這麼吊吧?!」

    「太酷了!」

    好在這個怪物雖然有類似于人類的器官,但似乎不吃飯,器官排列也亂七八糟的,腸道里除了有點臭之外,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或者**m。

    否則江肆可能會忍不住管三七二十一,全部碎成段段,大不了同歸于盡。

    “我的天。”下面一個個人都傻了︰“太厲害了!”

    “這就是北城第一的實力嗎?!”

    這麼一比較,張龍那玩意兒完全是個渣渣啊!想到他之前在真第一大佬面前瘋狂自吹,結果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按死他——幾人都忍不住替他尷尬得頭皮發麻,當場扣出一室一廳。

    他們一方面驚嘆于江肆這蜘蛛俠一般的身手,一方面這受了(刺ci)激的腸道瘋狂抽搐起來,在底下的玩家仿佛簸箕里抖動的黃豆,簡直比坐大擺錘還在(刺ci)激!

    除了陸妄,他們已經完全放棄了站立,一個抓著一個,有的坐著有的跪著,把醫生圍在中間。

    這下不止是夏(露)了,徐蓓頭暈目眩,也忍不住吐了起來,邊吐邊說︰“嘔——難怪讓嘔——我們等、這情況嘔——就是讓我們爬,嘔——也爬不上去啊嘔——”

    紅毛快不行了︰“嘔——你能不能別說話了,你吐得我也想吐了!”

    醫生提醒︰“這是心理作用。”還不忘加一句︰“如果有條件的話,還是可以去看看有沒有胃腸道方面的疾病。”

    紅毛︰“有個屁條件!現在哪來的醫院給我看病?!”

    “也是。”醫生突然有些失落︰“我以前上班的醫院成了副本,根本進不去了。”

    夏(露)也嘆息︰“我家整個小區都變成了副本,還是粉(色)等級的。”

    好在江肆速度很快,他爬到頂以後放下繩索,陸妄也飛快地往上爬。

    可他剛要爬到盡頭,繩索突然松開了。

    “小瘋子?!”

    出事了?

    陸妄心道不好,猛地撕裂了腸道,一腳踩到缺口上,借助這力量跳了上去。

    他剛一抬頭就看到了一根血紅(色)的,如同血管一般的繩索緊緊套住了江肆的脖子,把他吊了起來,往上拖拽。

    這東西韌(性xing)十足,指甲戳上去質感就像是皮筋,緊貼著皮膚,撕不爛也扯不斷,更糟糕的是他的手術刀掉在了地上。

    而且這東西還在不斷地把他往上拖!

    大意了,江肆剛才想伸手去接應陸妄,一個沒注意就被從身後偷襲了。

    他當機立斷,竟然放棄了與套索對抗,抓住套索的上面,反而以自己的頸部為支撐點,(身shen)體猛地反轉,蕩到了上面,在空中右手散發出藍光,將『冰晶十六(殺sha)』發動到了極致,打算全部拍到“繩索”上去。

    「我靠!他瘋了嗎?!」

    「啊啊——脖子會斷的!」

    光球︰“江肆!!”

    它連忙飛過去撿掉在地上的手術刀。

    好在陸妄來得及時,“嗖——”的一聲斬斷了“繩索”的最上面,並且接住了從半空掉下來的江肆。

    “咳咳咳……咳咳……”江肆落地,捂著脖子彎下腰劇烈咳嗽起來,臉(色)通紅,生理(性xing)眼淚充滿眼眶,看上去可憐兮兮。

    陸妄拉開他的手看了看,白皙的脖頸上有一道深深的紅(色)勒痕,不嚴重,但是以小瘋子的體質,估計沒個幾天都消不下去了。

    接著整個地板與牆壁又劇烈震動起來了。

    “吼——吼!!”

    (肉rou)壁上又出現了文字。

    “你們死定了——!!死定了——!!!”

    民宿怪物的cd好了,它可以(殺sha)死這兩個人了,它發出激烈的吼叫聲,(身shen)體內部開始猛地收縮,(肉rou)壁、血液,各個器官都貼了過來。

    它放著底下一堆新人不搞,追著江肆、陸妄打,看起來是真的被他兩氣極了,一定要搞死他們!

    迎面撲鼻而來的腥味讓江肆都有些難受。

    果然,惡鬼也是挑食的。

    像這種怪物,他也下不去口。

    不過隨著它的(身shen)體收攏,他們忽然听到了“咚、咚、咚、咚……”打鼓一般劇烈跳動的聲音,在這漆黑寂靜的窄小空間里顯得異常沉悶。

    “心跳聲?”

    「我的媽,好可怕。」

    「我有巨物恐懼癥,我現在好難受!」

    「有種怪物隨時會出來了的感覺。」

    「啊啊啊啊,我好緊張!」

    江肆一點也沒被嚇到,甚至(勾gou)起嘴唇笑了笑︰“這倒是好,省時間了。”

    “陸妄,對著這個方向開個口子。”

    陸妄也不問為什麼,凌空一揮手,伴隨著怪物的叫聲,破開了一個大洞。

    “走。”江肆正要進去,陸妄突然拉住他︰“等等。”

    前者腳剛收回來,那道破開的(肉rou)牆就以(肉rou)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

    好險,差點被吸進去了。

    光球︰“恢復速度變快了!?”

    「臥槽,這怪物進化了嗎?」

    「媽呀,這不是死定了?!」

    “有意思。”可越是這樣,江肆越明白,他的推測對了。

    好奇寶寶光球發言︰“怎麼啦?”

    “這家民宿叫哈特。”

    提示都貼臉上了。

    還記得那三幅掛在吧台後面的掛畫嗎?第一張代表的是他們所在的小島明月洲,第二張是在島上看江。

    這兩張是一個逐漸靠近的規律,依照這民宿“唯我獨尊”“全島第一”的尿(性xing),這第三張圖肯定就是這座民宿了!

    不管是花叢,還是男孩的皮膚顏(色)、又或者是男孩體內外框的形狀以及剛才發出的尖叫聲,都跟門口花園里的花、民宿表牆的顏(色)、形狀、(性xing)別都對應上了。

    沒錯,那張q版人體橫截面海報其實就是一張民宿怪物(身shen)體內部的地圖,江肆記憶力超群,只看過一遍的東西他也能夠完全記住,因此一開始就是沖著心髒去的。

    因為這家民宿的名字叫做“哈特”。

    和英文heart(心髒)同音!

    原本江肆還不確定是不是弱點,現在看這情況,絕對是了。

    畢竟這民宿沒變怪物之前就是棟佔地幾百平米的洋房,如今沒了樓梯和平地,四周漆黑,對于玩家來說四處奔走的難度大了不少。

    所以說現在這怪物不斷縮小想擠死他們,倒是如了江肆的意,主動把心髒送了過來。

    不過越是接近心髒的位置,它的力量就越(強qiang)大。

    陸妄雖然能用撕裂空間破開(肉rou)牆,但這(肉rou)牆現在的恢復力極(強qiang),他們不能貿然進去,否則很可能會被困死在里面!

    「這可怎麼辦?」

    「媽呀,(肉rou)牆越縮越小了!」

    「別翻車了吧?!嗚嗚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樣長得帥又有能力的主播!」

    「嘖嘖,玩(脫tuo)了吧?笑死我了,這個北城第一也不過如此嘛,還不如張龍活下來,都怪那幾個隊友太廢物了,優柔寡斷!」

    「坐等團滅。」

    四周的(肉rou)壁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江肆握緊手術刀不斷後退和陸妄越看越近,仿佛被逼上了絕路,無路可逃。

    那“咚、咚、咚、咚、咚!”的聲音也越來響,如同雷鳴般捶打在耳膜里,震得人渾身發震,幾乎是就隔著一道牆的時候,江肆大呵道︰“陸妄,破開它!”

    陸妄毫不遲疑地出手,破開(肉rou)壁,就在他出手的同時,江肆指尖銀光乍現,手術刀飛了出去,(殺sha)戮綻放!

    這兩人明明是第一次合作,卻是默契十足,一前一後出手相差不到半秒。

    足以撕裂空間的恐怖力量(強qiang)行破開(肉rou)牆開路,一道(殺sha)氣騰騰的寒芒緊隨其後!

    此時距離心髒最近,怪物的恢復力也達到了頂峰!

    剛被破開的裂縫在下一秒就愈合了,撕裂之力是逐漸變弱的,所以到了(肉rou)牆中間的時候,那(肉rou)壁窮追不舍,幾乎是貼著手術刀的尾端合攏的!

    成敗就在這一瞬間!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可時間卻像是在這一刻被放慢了——

    「……」

    直播間里的人都緊張到了窒息,一雙雙眼楮直(勾gou)(勾gou)地盯著屏幕,他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把手術刀上精美的花紋以及刀鋒上泛出的每一寸銀光。

    “嗖——!”

    下一秒,手術刀終于穿過了(肉rou)牆,不負眾望“pu”的一聲,狠狠地(插cha)進了那顆隱藏在怪物體內最深處的血紅(色)心髒!

    “啊啊啊啊啊啊!!”怪物發出慘痛的叫聲。

    接著,那顆巨大的心髒停止了跳動。

    「中了!!」

    「太好了,中了!!」

    直播間爆發出激烈地歡呼聲。

    在那顆心髒中刀的瞬間,地面、牆壁突然開始軟化,腸道里已經被壓迫得幾乎喘不過氣來的五個人擠在一起,全靠醫生手中那塊玉佩的光芒狗到了現在。

    一個個嘴里還在念叨︰“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巴嘛空。”

    原諒醫生這個假佛教只記得電影《青蛇》里法海的降妖咒語了。

    一被放開,所有人都顧不上臭不臭了,紛紛大口喘氣。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

    “行了,別念了,別念了,他們好像成功了!”

    “那怪物嗝兒屁了?”

    沒錯,這怪物死了,一直顫抖的(肉rou)壁一動不動了,就像一層死皮,癱軟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成功了?」

    「好(強qiang)!」

    「太牛逼了!!這才是真正的北城第一啊!」

    「啊啊啊啊啊!江大佬,我愛你!!」

    「等等,你們注意到了嗎?剛才那一幕……」

    手術刀刺進心髒的那一個瞬間,竟和霍詩尹當初在速寫本上畫下來的一模一樣!

    原來手術刀並不是凶手的武器,而是最終(殺sha)死的凶手的武器!

    「天吶!」

    「這麼說來,霍詩尹預測準了!」

    「哇塞,太神奇了!」

    「這個反轉絕了,我當初差點真以為江哥是凶手了!」

    光球還沒來得及喊牛逼,就突然被江肆一把從空中拽了下來,團把團把。

    “???”

    “陸妄,再破一次!”

    這次已經失去了力量的(肉rou)壁沒有了愈合得能力,輕而易舉地就破開了一個大洞。

    然後江肆將光球順著陸妄開的那個洞丟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江爸爸你做什麼?!”

    “去把我的手術刀撿回來。”

    作為他手上唯一的稀有級武器,現在還丟不得。

    “啊啊啊啊啊啊啊——江肆你沒有心,你不是人——!qaq !”

    在光球的哀嚎聲中,系統提示音出現。

    【叮∼boss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叮∼紅(色)等級副本《民宿推理游戲》通關!通關者江肆、陸妄!獲得s級評分。其他通關者︰霍詩尹、徐蓓……】

    【叮∼炎國積分榜已刷新,第一名︰江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