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啊啊啊啊啊!全國第一!江大佬登頂全國第一了!!」

    「66666!」

    「太牛逼了!江哥沖啊——!!」

    「江肆是我們北城人的驕傲!」

    「嗚嗚嗚, 我激動到落淚了!江哥太棒了!!」

    「對了,張龍的那些腦殘粉呢?你們臉疼不疼,還跳不?」

    「……」

    「不是有人說要喊爸爸的嗎?人呢?」

    「……江爸爸!行了, 別說了,這個爹我認了, 心服口服, 我以後也是江爹的粉了!」

    他實在找不到噴點了,因為江肆真的太(強qiang)了。

    引來直播間哄堂大笑。

    「你倒是個耿直大哥!」

    當然,還有一些腦殘粉面子上掛不住,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跑了。

    再也不敢出現在江肆的直播間里了。

    游戲結束, 江肆和陸妄都回到了現實里。

    仍然在江肆的臥室中。

    “結束了。”

    江肆笑著扭頭, 然後在燦爛的笑容中猛地拔出手術刀刺向身邊的男人。

    準備打一架慶祝慶祝!

    嘖, 這個小瘋子。

    陸妄欣然迎戰, 一把握住他的胳膊, 奪過手術刀,正要把人按(床chuang)上。

    沒想到江肆這次學聰明了,順著陸妄往下壓的勁兒, 反手把他拉了過來, 然後仗著身手敏捷,跟條泥鰍似的往邊上一滑,膝蓋抵住床邊, 反把陸妄壓在了(床chuang)上。

    “嘿嘿。”江肆(露)出得意地笑容︰“娘子, 都告訴你了,老把人往(床chuang)上按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

    從認識到現在被壓了三次,他都能預判陸妄的動作了, 成功完成反(殺sha)!

    手術刀被奪也沒(關guan)系, 他還有武器呢!江肆一揮手, 菜刀出現,狠狠地刺了過去,男人偏頭躲過,看著菜刀幾乎是擦著他的臉(插cha)進的床墊,面不改(色),只是沉聲道︰“好,那不讓著你了。”

    切,放狠話誰不會?

    小瘋子甩甩尾巴,正要繼續耀武揚威,陸妄突然整個直接消失了,下一秒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男人一手抓住他握著菜刀的手,一手捏住他的脖子不客氣地把少年臉朝下按在枕頭上。

    原來陸妄還會瞬移?!

    “你耍賴皮!”江肆不服氣了。

    說好的(肉rou)搏,怎麼還用技能呢!

    “你先用的。”

    那把瞬間出現的菜刀。

    “那不算數……”小瘋子小聲bb,正想耍賴皮,突然感到(胸xiong)口一陣劇痛,臉(色)驟變,左手捂著(胸xiong)口︰“放開我!”

    “還演起來了?”陸妄以為這又是小戲精的把戲,結果問出口的同時听到了一個“咚、咚、咚、咚!”的聲音。

    竟是江肆的心跳聲!

    但是太響了,打鼓一般在整個房間里回蕩,而且越來越快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短短一分鐘的時間,他的心髒就跳躍了至少800下。

    是普通人的8倍!

    陸妄連忙放開手。

    江肆立刻緊緊地蜷縮成了一團,右手捂著(胸xiong)口,呼吸困難,大口喘息著。

    陸妄觸(摸Mo)他的額頭,發現這家伙渾身變得滾燙︰“你怎麼了?”

    少年顫抖著回答︰“心髒、心髒……”

    光球出現︰“不是吧?難道你掠奪了那顆心髒的力量?!”

    最糟糕的事情(發fa)生了。

    這就是『頂級掠奪者』最危險的副作用。

    這個技能過于霸道過于不講道理了,它不管被掠奪者同不同意,也不管自身能否承受。

    現在這被掠奪過來的屬于那顆心髒的(強qiang)大力量正在(強qiang)行融入江肆的(身shen)體。

    作為曾經支持巨大怪物運轉的核心,它的力量毋庸置疑,但也是普通(肉rou).體難以承受的!

    光球忙道︰“陸妄,得讓它平靜下來!!”

    陸妄翻身把懷里蜷縮成蝦米的少年壓在(床chuang)上,雙手壓在他(胸xiong)膛用力,狠狠地用力,試圖按住那顆瘋狂跳動的心髒。

    然而沒有用,那顆心髒仍跳得飛快,已經超過每分鐘一千下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若不是江肆有惡鬼血統,算半個怪物的話,換做普通人早就承受不住死了。

    可就算是他,恐怕也要到極限了。

    江肆的胳膊、雙腿、頸部,那些紅(色)的血管全部劇烈膨脹,凸到了表面,只隔著一層薄薄的蒼白皮膚,里面的血液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飛快流動!

    (身shen)體燙得仿佛在沸水里煮過一般,臉上表情也痛苦不堪︰“嗚……”

    “胖燈籠,把掉在地上的手術刀給我。”陸妄臉(色)一沉,做了決定。

    既然如此,他只能冒險把江肆的心髒給毀掉,讓它停止跳動,以江肆現在的半怪物體質,哪怕心髒停跳了,也不至于立刻(死si)亡,然後他給江肆使用治療卡,把他救活。

    “不……”江肆難受極了,渾身又疼又燙,神經像是被灼燒般巨疼,他已經快要看不見了,可意識卻很清晰,憑直覺抓住陸妄的手︰“我沒事……我還能承受……我能戰勝它……我不會輸……”

    陸妄皺眉︰“小瘋子,別調皮。”

    這次可能真的會死!

    “陸妄……”江肆的聲音很輕,有氣無力的,可臉上竟還帶幾分笑意,他抬起手摟住陸妄的脖子,(身shen)體貼了上來,眼眶紅紅的︰“你身上好涼快,抱抱我,好不好?”

    真的是瘋了!

    “……”陸妄皺著眉沉默半晌,最終放下了手術刀。

    又是這樣,死到臨頭了還這麼不知好歹。

    要(強qiang)得讓人有些心疼。

    男人抱住這個渾身滾燙的家伙,任由他貼上來,無聲地嘆了口氣。

    “等清醒了再收拾你。”

    江肆也不知道自己最後是(睡Shui)著了還是痛暈了。

    那顆心髒的(強qiang)行融入,讓江肆的(身shen)體里仿佛燃起了一把火,滾燙的火苗將他的每一寸皮膚、每一根血管、每一個毛孔都灼燒得面目全非。

    疼得他兩眼發黑。

    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

    他(摸Mo)索到了一個冰涼的(身shen)體,憑著本能抱了上去,緊緊貼著他,貪婪地吸取對方身上的每一寸涼意。

    一開始江肆是(強qiang)忍著不想叫疼,後面卻是叫都叫不出來了,好在那具冰冷的(身shen)體一直抱著他,再後來他突然感覺自己到了一個冰冷的地方,仿佛是泡在涼水里,舒服多了。

    接著江肆就沒了意識,但是那個抱著他的人卻整夜都沒撒手。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江肆醒了。

    他還未睜開眼楮,便感覺到渾身酸疼,像是被人毒打了一頓似得,疲倦地抬不起一根手指,好在那顆劇烈跳動的心髒平靜下來了。

    體溫也恢復了正常,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楮,便對上了一張英俊的臉。

    “……陸妄?”

    听到聲音,陸妄立刻就醒了,睜開眼楮看了他一眼,藍灰(色)的眼眸還帶著幾分困倦的(睡Shui)意,被他壓在脖子下的手臂抬起來,手掌(摸Mo)了(摸Mo)他的頭,下意識地把人按進了自己懷里,啞著嗓子開口︰“困,再(睡Shui)會兒。”

    江肆的臉靠近陸妄懷里,鼻尖觸踫到男人的(胸xiong)口,他忽然覺得有點怪怪的,連忙坐了起來。

    這才發現自己和陸妄赤果的抱在一起,除了褲衩什麼都沒穿。

    江肆震驚︰“你!”

    不過他震驚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什麼都沒穿,真正讓他目瞪口呆的是——

    陸妄的(身shen)體,竟然斷裂成了好幾塊,從胳膊到大腿,仿佛一尊破碎的雕像,透著一股詭異的美感。

    而神奇的是,在肢體斷裂的地方沒有流血,反倒是出現了一種神秘的藍灰(色)粒子顆粒,充滿了高科技感。

    除了摟著江肆的上半身還算完整之外,腹部往下,整個人四分五裂。

    江肆大腦立刻清醒了,他歪了歪頭,猜測道︰“陸妄,這難道是你技能的副作用?”

    男人冷靜地嗯了聲。

    陸妄的技能(強qiang)得都有點逆天了,當然不可能沒有副作用。

    平時只是使用空間存儲這種輔助功能沒(關guan)系,但如果使用(強qiang)大的空間力量是有限制的,一旦超出了限制,(身shen)體就會承受不住,分裂成多少塊兒。

    有些(身shen)體部位甚至因為空間錯亂漂浮在半空中,東倒西歪。

    看著就很慘烈。

    最鬼畜的是,這種情況下他還能感應到自己(身shen)體四肢的存在,一動就撕心裂肺的疼。

    需要他(強qiang)忍著這種痛,與空間撕裂對抗,把四肢重新接起來,但是他一夜未(睡Shui),現在實在是太累了,不想動了。

    而對于江肆來說,這可太神奇了,他看稀奇一般在陸妄(身shen)體各個部位(摸Mo)索起來,在男人烏沉沉地臉(色)里東(摸Mo)(摸Mo)西(摸Mo)(摸Mo)。

    終于,當他不小心(摸Mo)到一個不可描述的位置時……

    “小瘋子!”陸妄臉(色)一變,猛地抬手,左右胳膊飛過去,一把提起這只調皮的小貓咪,把他扔到了房門外。

    “誒,陸妄!你(干gan)嘛!?”

    “……”男人懶得理他。

    切,還不讓(摸Mo)了。

    江肆撇撇嘴,走了兩步,突然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剛才那個手感……他不會是(摸Mo)到了那什麼吧?

    難怪陸妄反應這麼大。

    想到這里,江肆的動作比思維快了一步,他的手下意識地比劃了一下尺寸……等等,他在(干gan)嘛?

    然後百年難得一見的,小瘋子有了那麼一絲絲尷尬,耳朵尖兒紅了紅。

    好在今天那個逼逼叨叨的光球沒出現。

    他連忙把飄忽的思維拉回來。

    他今天的條碼跑到了大腿上。

    “系統,打開積分商城。”

    “打開獎勵。”

    【您的游戲評分為s級,淘汰boss,積分翻倍,獲得積分10000點。】

    加上上次的積分,他這下直接登頂了炎國積分排行榜第一!

    並且壓了第二名3000多分。

    陸妄也直接進入了全國排行前十。

    不管是淘汰者直播間里的人,還是幸存的玩家,無不記住了這兩個人的名字。

    因為整個前十只有他倆的總過關次數不超過5次!

    靠著次數硬堆上去的積分固然恐怖,但更恐怖的是他們這樣四五次就登頂的人。

    更別提江肆是全國第一個通關紅(色)等級游戲的玩家,在短短四天時間里,他竟然又通過了一個紅(色)等級的游戲。

    這是什麼樣恐怖的實力啊?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位大佬在眾人的心里已經不是“三頭六臂力大如牛”這麼簡單了,直接升級為了“刀槍不入神一般的存在”。

    江肆卻沒什麼感覺,看到是紅(色)等級游戲的時候他早就算到了。

    基(操cao)勿6 皆坐。

    除了這些積分之外,還獲得了兩個獎勵。

    到了紅(色)等級的游戲後,道具獎勵都是在精不在多,畢竟哪怕十個粗糙也比不上一個稀有獎勵。

    『迷你民宿的一半(稀有)』

    這個『迷你民宿的一半(稀有)』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米黃(色)小房子,是游戲里哈特民宿的微縮模型,從外觀顏(色)再到門窗屋頂,都和他們在游戲里住過的那棟民宿一模一樣。

    看道具說明,它可以在空地上展開,擴展成民宿,里面所有的設施都和原本的哈特民宿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有廚房有大廳甚至還有房間和衛生間。

    四舍五入就是一個豪華帳篷。

    不過如同它的名字,這個小房子就只有一半,像是有誰一刀子把它給切開了似得,從中間非常直白地斷開了。

    從這個裂口里,江肆能看到里面同樣迷你的桌椅擺件,在最邊緣房間里的一張床都被一分為二了。

    下面有個備注。

    【可以和『迷你民宿的另一半』合並使用。】

    估計另一半在陸妄那里,畢竟這次通關陸妄也出了不少力,摳門的系統把一個獎勵扳成兩塊兒來分了。

    不過不合並也沒事,因為除了漏風漏光之外似乎並不怎麼影響使用。

    而這玩意兒在江肆的眼里,大概就是個便利的浴室。

    畢竟哈特民宿里可是24小時熱水供應!

    除此之外,他還獲得了一個相當牛逼的技能。

    『血腥暴戮的哈特』(稀有+++)

    是三星稀有技能!

    江肆眼楮一亮。

    就算是在上一世的中後期,傳說道具也是最頂級的存在了,對于普通玩家而言,獲得稀有道具就很不容易了,更別提雙星稀有跟三星稀有。

    三星稀有等級的道具技能又被稱為“偽傳說”,因為它與傳說等級只有一級之隔了,是無數玩家夢寐以求的神器。

    是紅(色)等級能獲的得最高等級獎勵了。

    從技能說明來看,這是個超級爆發技,一旦發動,短時間內他的(身shen)體各屬(性xing)將會達到巔峰。

    擁有驚天動地的恐怖力量。

    這放在以前的電腦游戲里就叫“必(殺sha)技”。

    果然,硬撐下來得到的回報比想象中還要大。

    之前冒的險值得了。

    衛生間里,江肆通過鏡子看到自己左邊(胸xiong)口上多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黑紅(色)的印記。

    繼承了無限游戲一如既往的中二華麗風格,這個印記像極了動漫游戲里那種魔法家族的神秘印記。

    四周是盛開的黑(色)薔薇與燃燒火焰,在它們的中間包裹著一顆血紅(色)的桃心。

    沒錯,還是黑暗哥特風格的。

    江肆有被非主流到。

    他往鏡子前湊了湊,手掌貼上印記,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心髒的跳動變得格外清晰有力。

    這股力量和江肆的心髒融為了一體。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的作用,他身上的傷痕也在一夜之間全部好了。

    不愧是「稀有+++」級的技能。

    不過回憶起昨晚(發fa)生的事情,江肆也有些後怕,可就算早知道是這樣等級的技能,以他的(性xing)格也一定會嘗試。

    他比任何人都想要變得更(強qiang)大。

    好在他(身shen)體里有屬(性xing)(強qiang)化buff跟稀有+級的惡鬼血統,換做正常人的話肯定撐不過去。

    不過就算是這樣,能夠從那樣生不如死的灼燒感里硬撐過來的也沒幾個。

    這種疼痛,就算是江肆也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江肆,你醒啦?”光球突然出現,噓寒問暖︰“昨天真是嚇死我們了,差點以為你死定了!”

    “你們?”

    “陸妄啊!他也不要命了!”光球說起來還很後怕,畢竟它的球命也差點沒了︰“他昨天直接用了空間轉移,帶著你瞬移到了北江邊上,把你整個人泡到了冰冷的江水里,否則你的體溫怎麼可能降下來。”

    “不過他也真的是個瘋子,轉第一次的時候(身shen)體都就開始分裂了,等你體溫降下來了,還硬轉了第二次,那黑麻麻的江邊,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啊不,一人一個球,你不知道有多嚇人。”

    自從遇到這兩個不要命的,光球整天都處于驚嚇狀態。

    江肆微怔。

    難怪他昨天隱約感覺到四周變得很涼快,仿佛有冰水一直在沖刷他的(身shen)體。

    北城本來就是偏北的城市,3月中旬,氣溫還不算高,江水冷洌,幫他把體溫(強qiang)行降了下來。

    所以說……陸妄(身shen)體碎成這樣,是因為用了兩次空間轉移?

    恍惚中,他又想到了昨晚他痛極了的時候……什麼都顧不上了,抓著東西就又咬又啃。

    那人卻一直抱著。

    陸妄明明自己都四分五裂了,卻還(強qiang)撐著不放手?

    所以四舍五入,等于是陸妄又救了他?他到底圖什麼?

    小瘋子持續疑惑.jpg

    江肆不明白陸妄到底在想什麼。

    不過就算他真的是什麼聖父爛好人,救他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欲。

    他現在好像也不是那麼想(殺sha)死他了。

    小野貓,開始想嘗試對那個人收起爪子了。

    *

    為什麼?房間里的陸妄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是啊,明明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可怎麼就讓他放不下手呢?

    明知道他是個陰晴不定的瘋子,明知道他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可那場游戲里,他的視線卻無法從那家伙身上移開,他的一舉一動,他的一言一笑,都格外吸引他的注意。

    但他也沒有必要去細究為什麼。

    反正越是接觸,他就越是清楚。

    江肆真的是……非常符合他的胃口,讓他想把這家伙徹底馴服。

    又休息了大半天,陸妄精神一些了,他開始與空間撕裂的力量對抗,連接自己的(身shen)體。

    從左手胳膊到手肘再到小臂手腕,每一根手指的重新歸位都疼得他直流冷汗,但愣是一聲沒吭。

    他剛連接完一只手臂,江肆就推門進來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握住他的另一只手腕,幫他接上。

    有了外力幫忙,陸妄的確輕松了不少。

    兩人一言不發,但是動作十分默契,很快就幫陸妄把四分五裂的(身shen)體復原了。

    陸妄休息了一會兒,以適應回歸正常的(身shen)體,他坐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

    “陸妄,你好了嗎?”江肆百年難得一次地關心。

    搞得陸妄都有些意外,頓了一下,才嗯了聲。

    于是江肆走到床邊,打量了他一會兒,神奇地發現還真是每個地方都復原了。

    “那你餓了嗎?”

    江肆把家里翻了一遍,發現之前去超市拿回來的食物已經吃完了,而且礦泉水也被他剛才奢華的沖澡用掉了。

    如今自來水、燃氣都已經停了。

    但也還沒到必須花點數去換食物的地步。

    陸妄看出他的言外之意,右手揮了一下,想從他的存儲空間里弄點什麼吃的出來。

    結果,哦豁,也沒了。

    生活不易,小瘋子嘆氣。

    在江肆失落地表情里,男人抬了抬手,掌心里是一顆粉(色)的棒棒糖。

    桃花眼又亮了起來,他這次沒怎麼思考,就把糖拆開放進了嘴里,笑著說道︰“那我們去超市‘搶購’吧。”

    說“搶購”,是真正意義上的“搶”購。

    在游戲開始的第一天,意識到末世降臨的人們為了囤積各種食物生活(用yong)品,在各個超市里就打起來了。

    發展到今天。

    除了是副本入口的超市之外,大多超市、小賣部、便利店都被一搶而空了,少部分超市則被有組織的暴徒佔領了,其中很多人在末世之前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有小混混有□□還有監獄里逃出來的犯人,他們心狠手辣,闖進警察局里搶了不少武器槍.支出來。

    普通人敢靠近就全部淘汰。

    甚至在附近的低級游戲被攻略完,不得不離開的時候,會放火燒掉超市里帶不走的物資。

    三天兩頭就引發大暴.亂。

    游戲最開始的那一段時間里,現實里被淘汰的人比游戲里還多,各個小巷都能听到玩家淘汰玩家的廣播。

    曾經在末世電影里能看到的場景,如今都出現在了眼前。

    甚至更為險惡。

    所以江肆說的“搶購”那就是真正意義上的“硬搶”。

    雖然對方手里有熱.武.器,但以兩人佔據全國排行榜前10的實力,搞他們太輕松了。

    天剛剛亮起,兩人就出門了。

    四周一片寂靜,短短一周時間,原本熱鬧的街道上已是空無一人,四周的店面除了副本地點之外,基本都被打劫過了,玻璃門碎了一地,招牌破破爛爛的掛著,整條街道都透著一股落敗悲涼的氣息。

    實在難以想象,這里在一周前還是一個繁華的直轄市。

    自無限游戲降臨以後,幸存的普通玩家要麼四處奔走尋找親友去了,要麼一家人躲在家里瑟瑟發抖,不到生存時間結束的最後一刻絕不出門。

    像江肆跟陸妄這樣敢光明正大走在街上的是極少數,引來不少人暗中窺探。

    不過兩人雙手空空,看著也不像有是什麼好東西的人,倒也沒有遇到不長眼的家伙跑來送人頭。

    光球晃悠悠地飄在旁邊,兩只發光的眼楮滴溜溜地轉,像是在記錄這個“過去世界”。

    讓江肆沒想到的是,他家附近三條街的超市、小賣部、便利店都被搶空了,且沒有暴徒。

    讓他們黑吃黑的算盤打了個空。

    “胖燈籠,你查一下附近有沒有什麼超市副本點?”

    江肆不想放棄,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入心髒力量耗費了大量體力得緣故,他現在餓得厲害,平時挨餓就算了,在惡鬼血統的作用下,他擔心自己喪失理智吃下什麼惡心的東西。

    再或者弄傷陸妄。

    光球難得發揮一下自己的作用,激動得說道︰“有!附近就有好幾個。”

    它知道江肆和陸妄現在的狀態都不怎麼好,因此搜索的都是白、灰(色)游戲,就是不知道被人攻略了沒有。

    “指路。”

    結果一連找了三個都撲了空,被人攻略過了,里面的東西也被搶完了。

    第四個的時候,終于看到了白光。

    這個超市副本還沒有人攻略。

    光球卻突然面(露)難(色)︰“這個副本你們可能不行。”

    “?”

    “這個副本有點特殊。”

    等走到門口,他們才知道為什麼。

    和別的一踏入光圈就穿送進游戲場景的副本不同,這個副本的門口貼著張活動宣傳海報“預熱520超市促銷活動∼”

    並且明確指出。

    “只有情侶才能進哦∼”

    光球︰“而且雖然是白(色)游戲,但是如果想(暴bao)力突破的話,這個副本里的boss們不比紅(色)等級的好對付。”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