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41、第 41 章

41、第 41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江肆這一手來得太突然了。

    連直播間里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

    「臥槽?!」

    「弱智弟弟被丟下去了?」

    「哈哈哈哈,

    絕了真的絕了,太狠了!!」

    「我的媽,江哥這個男人真的好狠,

    但我好愛!」

    「哈哈哈,喪心病狂!」

    「不不不,我只想說︰(干gan)得漂亮!」

    “啊啊啊啊啊!!”

    “救命!救命!拉我上去,拉我上去!”

    繩子那一端立刻傳來了江文譽瘋狂地尖叫聲。

    “文譽!文譽!”萬慧芳和江良翰被嚇得臉(色)蒼白,

    撲過來就要抓江肆︰“你他媽的,

    快給老子把他拉上來!”

    陸妄卻猛然上前一步,

    用空間攔住了這兩個人,讓他們無法靠近。

    “沒(關guan)系,娘子,

    不用攔著。”江肆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手中的繩索一松。

    底下的江文譽立馬又發出了(殺sha)豬般的尖叫聲︰“啊啊啊啊啊——要掉下去了,

    別松手,

    別松手,

    求你們了——救命,

    救命!快拉我上去!”

    江肆及時握緊了繩索,然後沖萬慧芳和江良翰抬了抬手︰“不要太靠近我,

    小心我一個手滑,你們兒子就上不來了哦∼”

    笑容溫和,

    語氣柔軟。

    詮釋了什麼叫做用最軟的語氣說出最狠地威脅。

    「絕了,江哥牛逼!」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兄弟姐妹們,听我說,快和我一起去弱智弟弟的直播間看好戲!」

    “江肆!!”萬慧芳徹底裝不下去了,

    再也忍不住撕破了臉皮,氣急敗壞道︰“你這個沒良心的白眼狼,心怎麼這麼壞啊?老娘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麼害你弟弟?!我們真是命苦啊!怎麼養出你這種人?!”

    “江肆,你到底還是不是人了?!我們倒成罪人了?你就這麼回報我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江肆面帶微笑地輕輕嘖了聲,又松了一下手。

    井里傳來江文譽的鬼哭狼嚎︰“啊啊啊啊啊——別放手,別放手,哥哥,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拉我上去吧!!求你了!!”

    剛才還囂張萬分萬慧芳和江良翰頓時是被嚇得不敢動了,連連擺手︰“別,別,江肆,听爸爸媽媽的話,別鬧脾氣了,這可不能開玩笑!你快把你弟弟拉上來,快!”

    不能開玩笑?現在就知道不能開玩笑了?早(干gan)嘛去了?

    上一世,江文譽這個笨手笨腳的蠢貨也還真把一個修井的小工具弄丟了,掉進了井里。

    雖然沒有錘子重要,但也引起了眾怒。

    結果這一家三口竟理所當然地要讓江肆下去撿,說什麼下面很危險,江文譽去了不安全。

    所以就讓他江肆去?

    江肆雖然被洗腦得很听話,但他又不傻,擺明了可能會死的事情當然不去做,結果拒絕以後,便遭到各種沒有底線的辱罵。

    什麼白眼狼,不要臉,討債的只是基本(操cao)作,到後面連讓他去死都罵出來了。

    兩人唱著雙簧,哭得一個比一個大聲,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怎麼大逆不道了呢?

    如今——當然也是要雙倍奉還了。

    “(干gan)嘛呀。”江肆眼神十分無辜︰“爸媽,你們怎麼一副我欺負你們的表情呢?既然是江文譽弄丟了錘子,那麼就讓他去撿回來,不是理所當然嗎?你們說,對不對?”

    那可是工具里唯一的一把大錘子!

    雖然還有小錘子,但是進度必然會慢許多,多待一天就多一天危險,誰也不知道今晚死得是不是自己。

    事關生死,玩家們剛才就恨不得掐死江文譽這個傻逼了,听到江肆的話,紛紛附和。

    “對,江大佬說得對!你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傻逼兒子弄丟的錘子,讓你兒子自己下去找回來!”

    “呵呵,你們這個弱智腦癱兒子除了搗亂還會做什麼?”

    “我警告你們,如果找不回來,你兒子就去死吧!”

    “對!你兒子最好能找回來,否則我可不會放過他!反正老子要是活不了了,就拉你們全家墊背!”

    “嗚嗚嗚,拉我上去吧,拉我上去吧,求你們了,求你們了!你們怎麼這麼殘忍啊!你們還有沒有良心了?!”江文譽在井底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然而除了江良翰跟萬慧芳之外,並沒有人理他。

    不但沒人理他,江肆還不緊不慢地把繩子又往下放了一節,(勾gou)起唇角,悠悠地說道︰“弱智弟弟,想上來的話,就把錘子找回來。”

    “否則——你就死在下面吧。”

    「啊啊啊啊啊!太爽了,這是什麼心狠手辣瘋批大美人啊,愛了愛了!」

    「哈哈,本來就是,誰弄丟的誰找回來!這腦癱三人組剛才竟然還想讓江哥下去找,太不要臉了!」

    「呵呵,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偏心眼的程度,絕壁不是親生的!」

    「就是,江哥哪兒哪兒都比弱智弟弟(強qiang),腦子有坑的父母才會不喜歡吧?」

    「謝邀,太爽了!江哥不愧是全國第一,顏值智商手段簡直樣樣在線!」

    「哈哈哈哈,愛了愛了,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啊,老娘再小幾歲一定追他!爽翻天!」

    「姐妹想什麼呢!肆寶是陸哥的!嘴都親過了!」

    「就是就是!肆意妄為是墜吊的!!」

    江肆說完又把繩索往下放了放。

    “啊啊啊啊啊!!”江文譽哭鬧了半天無果,喊得嗓子都啞了,才算是知道上面那些人是鐵了心要讓他把錘子找回來,否則是絕對不會拉他上去的。

    可惡!

    江肆那個王八蛋畜生,可惡的白眼狼!明明就是他沒有來接錘子,明明他說好了把積分都給他們。

    竟然食言!太不要臉了!

    爸媽說得沒錯,江肆就是來討債的,否則憑什麼他長得帥,腦子也好用,而自己(身shen)體那麼差呢?

    不過那又如何!他才是最受江家寵愛的孩子!竟然敢這麼欺負他?什麼破積分,他不要了!

    等著吧,他上去了一定要告訴父母,讓他們打死他!

    就像以前一樣偷偷告狀,讓江肆挨打。

    顯然,江文譽這個弱智還沒意識到,別說是父母了,就是他那一堆七大姑八大姨一起上,江肆也能用一根手指碾死。

    江文譽在心里罵歸罵,但又無可奈何,只能伸出了他“高貴”的手,在水里找錘子。

    這口井已經存在很多很多年了,井里陰冷漆黑,井水冰冷,他也沒有帶照明設備,只能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在水里(摸Mo)。

    他正腦補著怎麼痛扁江肆一頓呢。

    結果(摸Mo)著(摸Mo)著,突然間,他覺得自己好像(摸Mo)到了一個什麼東西,手感很奇怪,竟是軟軟的粘粘的,他抬起手往上面嗅了嗅。

    竟然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的眼楮適應了井底的黑暗,他這才發現、發現井里竟全是血紅(色)的水!

    嚇得他當場魂飛魄散。

    “啊啊啊啊啊!有血!!好多血!!這下面全是血!!救命啊——!!”

    有血?

    “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

    尖叫聲持續不斷,江文譽拼命掙扎︰“快拉我上去,拉我上去!!”

    血紅(色)的水面波動,突然有一張蒼白的人臉從里面浮了出來,兩只白森森的眼珠子瞪得滾圓,死死地盯著他。

    “有鬼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嚎到一半,消失了,繩索一松,連掙扎都停止了。

    嗯?這就死了?

    江肆連忙把人拉了上來。

    結果發現江文譽沒有死,只是嚇暈了而已。

    還好還好……

    江肆大大地松了口氣。

    光球奇跡般地領悟了江爸爸此時內心所想。

    江肆絕逼是在想,他還沒折磨爽呢,怎麼能讓他輕易死掉呢?就這麼簡單地被淘汰了,可就沒有意思了呀。

    “文譽!!文譽!!”

    “文譽你醒醒!媽的,江肆,你居然敢害文譽,你這個王八蛋,老子要弄死你!”

    江良翰和萬慧芳連忙過來抱住江文譽,江良翰暴跳如雷地想動手。

    江肆現在可沒時間理會他們,直接一腳把這個不自量力地中年男人踹到了地上,在他的哀嚎聲中飛快地從旁邊拿起一只桶。

    繩索捆緊丟了下去,等再拉上來的時候,滿滿一盆的血水,桶底竟然有一塊血淋淋的(肉rou)!

    玩家們湊過來看了看,有人認出︰“這、這該不會是腎髒吧?!”

    江肆帶了雙手套,提起來捏了捏,看了看,發現還真是半邊腎髒,看大小和形狀,是人類的腎髒。

    江肆又把桶放了下去,這次竟撈起來了一截人類的腸子!

    接著他又把桶放下去撈了好幾次,將繩索放到了最長,零零碎碎的撈到了一些人類器官,隨著桶里的血水越來越淡,井水又恢復了平靜。

    等再撈起來的時候,就只剩下了一些碎石、陶瓷碎片之類的雜物了。

    至于那把錘子,多半是沉底了,除非是有人下去潛水否則很難找回來了。

    看著地上破破爛爛的人體器官,在場的玩家無不心里發毛。

    何志杰用手(摸Mo)了(摸Mo)胳膊上的汗毛,他想起今天那些鬼的話,瑟瑟發抖地猜測道︰“該不會其實是真有人被分尸了丟下去的吧?”

    可是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為什麼這些器官還存在,而且看起來挺新鮮呢?

    就像是剛被丟下去的,沒多久一般……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江肆忽然想到了什麼,他起身來到早上被淘汰的龔安琪的“尸體”旁邊。

    她的尸體被挪到了院子後面不起眼的地方,用衣物蓋了起來。

    前面說過,玩家被淘汰後直接進入了直播間,留下的尸體並非真實的,都是系統做出來的道具,不過是1比1還原的,所以不管是看上去還是觸感,都同真人沒有任何區別。

    江肆用手術刀剖開了尸體的肚子,卻發現里面的器官都還在。

    因此並不是龔安琪被(殺sha)死後掏空了丟下去的。

    “有點意思啊。”

    井底到底有什麼東西?

    事情好像變得有趣起來了。

    江肆(勾gou)起唇角,緩緩上了二樓,從高處看著那口井,也看著底下所有的人,欣賞著他們臉上的表情。

    隨著井里的人體器官被打撈出來,其他玩家這也才意識到,這場游戲根本沒有那麼簡單——這口井有問題!

    懵逼、驚愕或者是慌張。

    想到無緣無故慘死的龔安琪,他們恐懼不已。

    “怎麼會這樣?”

    “難道說不是墳場的鬼在作祟?”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江肆突然想起曾經在《悲慘世界》里看到過的一句話。

    “也許地球只是天庭的監獄,因為你仔細觀察人生,它到處都在受懲罰。”

    受罰?唔,只是受罰怎麼夠呢。

    他想讓所有人都死在監獄里。

    所有人。

    少年習慣(性xing)地把玩著那把被鮮血染紅的銀(色)手術刀。

    指尖輕輕彈在刀刃上,一下一下。

    手術刀冷冷地泛著凜冽的寒光。

    平日里鋒利冰冷的觸感總能讓他瘋狂跳躍的神經冷靜下來,可是現在,刀鋒上的血液仿佛成了甜美的催化劑。

    將他壓抑的情緒進一步激發了出來。

    這兩天里報復得到的快(kuai)感與發現神秘獵物的喜悅交織在一起,像是中毒一般,狠狠灼燒著神經,渾身的血液在燃燒與沸騰。

    如同藥物上癮,讓他的神經亢奮不已。

    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讓所有人都心甘情願地跟著他下地獄。

    ——包括自己在內,全部都毀掉。

    那股難以控制的自我毀滅欲又來了。

    江肆用紙巾擦掉了手術刀上別人的血液,他急需要找到一個突破口來宣泄。

    他趴在二樓的窗台上,將鋒利的刀尖貼上手腕,冰冷的手術刀輕輕地劃開皮膚,一道血線在刀刃後出現,自白皙的皮膚上一點點的擴大,染紅了半條小臂。

    疼與痛交織,伴隨著一種難以言喻的令人戰栗的快(kuai)感,他閉上了眼楮,整個人仿佛在向下墜落,跌進了一個密閉的黑(色)空間里。

    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道傷口上,享受著疼痛帶給他的(刺ci)激與真實感。

    四周的一切仿佛都變成了尖銳的紅與黑的顏(色)。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他,紅黑褪(色)。

    “小瘋子。”

    陸妄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旁邊,表情冷冷地奪走了他的手術刀。

    江肆睜開眼楮,感覺到男人有些生氣,但也不在意,只是笑眯眯道︰“娘子,你來了?怎麼,是想要和我一起玩嗎?”

    他以為善良光正偉的陸大救世主又要給他包扎,正想把手抽回來說不用的時候。

    男人卻是突然用力,硬是將他的手臂拉到了臉側。

    溫熱的嘴唇貼了上去。

    江肆一怔。

    他感覺到那灼熱的舌尖竟舔舐起他手臂上血液,溫柔地吮吸著每一寸皮膚,似乎十分小心,可當(吻wen)到了傷口上時,陸妄卻突然用了些力氣。

    “唔!”江肆感覺到了疼痛。

    這種感覺跟用冰冷的刀子割開皮膚的感覺是解散不同的,是溫度的,是克制的但也是帶著懲罰(性xing)的,密密麻麻的刺疼感。

    從下到上,每一寸都令人的靈魂也跟著發顫。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壓在了窗台旁邊的牆壁上,襯衫的領口被(強qiang)行扯開了,那帶著血腥味的吮吸從鎖骨爬上了臉側,直到壓上他的唇。

    用力撬開。

    又是(強qiang)勢的帶著充滿血腥味道的(吻wen),而且這次帶著幾分(強qiang)制的意味。

    江肆的兩只手臂也又被別到了身後,而且下頜被用力扣住,連咬人的機會都被剝奪了,無處可逃,只能被迫地承受那凶猛的掠奪,被(吻wen)得幾乎窒息。

    好半天才被放開。

    “呼……”江肆(身shen)體顫抖,低著頭喘息了好一會兒才平復呼吸,紅著眼眶抬頭瞪他,咬牙道︰“陸妄,你、你這個大變態!”

    看著肆小貓咪又被欺負到微微腫起來的殷紅嘴唇,陸妄的心情似乎愉悅了起來了,用手輕輕掐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耳邊低語,聲音是少見的溫柔︰“我警告過你的。”

    “玩可以,但是不能把自己玩受傷。”

    所以——

    “這是懲罰。”

    直播間再次被點爆。

    「啊啊啊啊啊!天吶天吶,這是我們能免費看的東西嗎?!」

    「啊!!這兩個男人真是該死的迷人!!」

    「好澀,真的太澀了!!不爭氣的淚水從嘴角流了出!」

    「姐妹們,我已經腦補一萬字小黃文!他們在我心里do了一萬遍!」

    「變態?不不,大魔王,你可以再變態一點!!」

    「陸爸爸(干gan)得好!肆寶寶不乖!懲罰他!再多懲罰他一點!最好讓他下不了床!」

    「啊,我死了,這到底是什麼寶藏直播間啊!從今往後我都住在這里了!」

    「魯迅先生說過,我即使是死了,釘在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這腐朽的聲帶喊出︰“肆意妄為是真的”!!」

    「啊啊,我甚至不想世界恢復了,就這樣挺好的!只要有cp嗑,每天都是過年!世界末日又算得了什麼!」

    直播間的cp粉們簡直嗑爆了。

    還有什麼比官方發糖來的幸福呢?

    除了未成年觀眾們,他們再次陷入懵逼。

    雖然但是,為什麼別人的直播間都是好好的,只有這個全國第一和全國第八的直播間經常被馬賽克呢?

    這時,一直躲在角落里,在兩人接(吻wen)時,非常有眼力見,盡量讓自己顯得沒有存在感的兩歲光球寶寶好心提醒道︰“有人上來了。”

    于是陸妄先一步放開了江肆,還替他把衣領整理了一下,擋住那格外刺眼的一團團粉(色),然後拿出酒精和繃帶為他消毒包扎。

    除了某些因為親密接觸不可避免的反應還沒徹底消下去之外,男人看起來已經完全恢復了平時冷酷的模樣。

    倒顯得眼眶還有點紅紅的,渾身軟綿綿的江肆有點“不行”了。

    男人怎麼能說不行?他,江•全國第一•肆,絕不認輸!

    肆貓貓不服氣了,他有小脾氣了,他要報復了!

    鋒利的小貓爪子出擊!

    從樓下上來的是何志杰。

    “啊,江肆,陸妄,原來你們在這兒呢!”

    幾分鐘沒看到大佬,都讓他心里不安。

    他上來的時候,兩人正坐在窗台邊,他看到陸妄在給江肆處理傷口,立馬關切地問道︰“江大佬,您受傷了?”

    他並沒有注意到的是,兩人的姿勢有點奇怪。

    雖說處理傷口是要靠近一點才行,但是他們好像靠得太近了,而且江肆的膝蓋正好頂在某個不可描述的位置。

    還調皮地……蹭了蹭。

    更沒有發覺,陸妄還猛地瞪了江肆一眼。

    被瞪的肆小貓咪感覺到了男人渾身猛地僵硬了一下,連呼吸都停滯了幾秒,一下開心了。

    報復成功,不愧是他∼

    江肆心底那股不受控制的不正常情緒竟在不知不覺中消散了。

    他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笑著回答︰“小傷而已。”

    江肆雖然平時也愛笑,但他的笑大多只是習慣(性xing)表情,沒什麼感情,而這個笑容卻截然不同的。

    開心的,燦爛的,明朗的,感染力十足。

    「啊啊啊啊,肆寶笑起來好好看啊!!」

    「啊啊啊啊啊,這個笑容我死了!」

    「嗚嗚嗚,這是天使下凡嗎?!媽媽,這個弟弟在放電,他在撩我,我要娶他!!不不不,嫁給他也可以!!」

    「姐妹別想了,漂亮弟弟是陸哥的!哈哈哈!」

    「嗚嗚嗚,要不是世界末日,以江肆的顏值如果進娛樂圈足以吊一眾明星愛豆了吧?而且他還是大學霸呢!瘋狂加分!」

    「那是,我們班長可是一中的門面擔當,什麼開學典禮,校外交流活動,演講比賽,都是他上,以前就有很多所謂的星探模特公司找他呢,要不是他一心學習,估計早就成為出道成大紅愛豆了∼」

    「哈哈,現在和出道也沒什麼區別了,反正江哥已經出圈成北城的門面了!手動doge」

    別說是直播間里那群每天舔顏的粉絲了,就連何志杰這個直男都有一秒看呆。

    “那就好!”看他松了口氣的表情,仿佛相比自己,似乎更擔心江肆和陸妄會受傷一般。

    畢竟怪還得靠這兩個人呢。

    “對了,他們都去找村長了。”

    發現這口井的問題後,玩家們當然也反應過來了,那個村長肯定是隱瞞了什麼。

    別修井是假,拿他們獻祭才是真的吧?

    昨晚龔安琪的死會不會只是一個開頭?這口井繼續修下去的話會(發fa)生什麼?

    何志杰︰“你們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去了。”江肆聳聳肩,把陸妄包扎好的胳膊抬起來看了看,明明一道小小的傷口而已,哪需要包這麼嚴實?

    肆貓貓十分嫌棄它礙事。

    想拆掉,但又不是很敢。

    作者有話要說︰  肆寶人前大老虎,陸哥面前慫凶小貓咪w

    今天早更新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感謝在2021-04-20

    21:49:28~2021-04-21

    16:09:3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話嘮嘮嘮嘮嘮、青梔祭夏、瓔珞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古城若風

    23瓶;瓔珞、人間煙火

    5瓶;sunny89

    4瓶;熬夜是因為我發量多、話嘮嘮嘮嘮嘮、普利斯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