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42、第 42 章

42、第 42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到底拆還是不拆呢……

    江肆小小地糾結了一下,

    最後悄咪咪地瞥了某個男人一眼,放棄了。

    這個小動作過于可愛。

    陸妄又被萌到。

    哈哈哈,光球再次忍不住偷笑。

    還有什麼比看為所欲為無法無天的江爸爸吃癟來得快樂呢?

    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啊!

    爽!

    「肆意妄為szd!我又可以了!!嗑不死就往死里磕!」

    「哈哈哈,

    **真的好像小貓咪哦,抱著小爪子,嗷嗚嗷嗚,慫凶慫凶的!」

    「嘿嘿!肆寶被大魔王欺負得好慘啊,

    哈哈哈,

    我竟覺得越慘越爽!我大概是個假粉doge!」

    「1551,

    肆寶真的太可愛了!」

    游戲里。

    何志杰有些不解地問道︰“為什麼啊?”

    “因為村長就在那兒啊。”江肆抬起下巴指了指一樓院子後門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他早就發現了。

    那個村長之前就偷偷(摸Mo)(摸Mo)地在偷看他們。

    監工需要這樣悄悄咪咪的跟做賊似得嗎?明顯是心里有鬼。

    三人假裝什麼都沒發現的下樓,等走到井邊,陸妄直接一個短距離瞬移就把他逮了過來。

    “啊!”村長被嚇了一跳︰“你、你、你們做什麼?!”

    一般而言,

    這種劇情副本里的npc都會無視玩家這些非常不科學的技能。

    畢竟也沒法解釋。

    “村長,

    別怕。”江肆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問你點事兒而已,

    不要緊張。”

    好歹是個頒布任務的npc,

    江肆目前暫時也還不想宰了他。

    當然,

    如果有必要,

    江肆也不介意把他削、成、塊、兒。

    “什麼事情?”

    何志杰問道︰“村長,你說實話,

    我們修的這口井,是不是有問題?”

    “沒有!”村長一口否認道︰“一口井而已,

    能有什麼問題,你們到底想(干gan)嘛?今天把錘子弄丟也就算了,一天到晚盡磨洋工,

    信不信我現在就開除你們,把你們趕出村子?!”

    何志杰︰“呵,你這王八蛋還想騙我們?如果沒問題,

    龔安琪怎麼會死?如果沒問題,這宅子里根本沒住人,修什麼井?還有,為什麼村子里的人一提起這口井就臉(色)大變,怎麼可能沒問題?你說啊!”

    “……我說了沒問題,就是沒問題!你哪來這麼多為什麼?”村長被逼問得有些啞口無言,但死鴨子嘴硬,還是硬抗︰“我願意修,管你們屁事,又不是沒給錢,你們問那麼多做什?趕緊修完趕緊走,不要耽誤時間,我很忙的!”

    江爸爸懶得跟他多bb,直接動手,給他腰上系了條繩子。

    “你想(干gan)什麼?!”

    “當然是把你丟下去了。”

    “你敢!”

    江肆笑著威脅︰“你覺得我不敢嗎?你看看那邊——”

    少年低聲細語地指了指旁邊。

    那邊被嚇暈的江文譽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仿佛死了一般。

    江良翰則躺在地上抱著腿哀嚎連連,萬慧芳一個人搬不動兩個人,坐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咒罵江肆。

    “哎喲哎喲,我養了十幾年怎麼養出這麼個畜生?江肆你這個不孝子!(殺sha)弟弟打老子!你不得好死!你出門被車撞,你渾身長瘡流膿,生兒子沒屁.眼!”

    「yue了,自己偏心眼偏到家了,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居然有臉罵**?」

    「就是,明明我們學長才是最慘的好伐,以前多好的人,陽光善良,現在都被逼成什麼樣子了?他要是不狠,根本活不到今天!」

    「其實我非常能理解江肆,我以前也是被父母忽視的那個,他們對弟弟各種偏愛,對我就是辱罵打壓。但是現在我醒悟了,如果世界還能恢復的話,我一定要好好學習,等工作了就搬出去!」

    「我也是,我父母不僅偏心,還極度重男輕女,每個月工資全部上交,才實習那陣,我一個月就一千塊工資,吃飯都緊巴巴的,他們卻只想著讓我把錢都交出去,要給弟弟買房買車娶媳婦。去他(奶Nai)(奶Nai)的,從今以後老娘都不(干gan)了!」

    「你們比我好,我甚至沒有機會讀書……」

    「我和我妹妹也是,他們永遠只對我妹妹好,偏心都偏到北極去了,他們還從來不承認……」

    「(摸Mo)(摸Mo)樓上的兄弟姐妹們,趕緊(脫tuo)離這種家庭!」

    「抱抱你們,醒悟了就好!以後為了自己而活!」

    江肆自己都沒想到,他的行為竟然讓一眾有同樣經歷被洗腦的觀眾醒悟了,決心以後為自己而活。

    不過正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有被偏愛的女子,當然也有偏愛子女的父母。

    他們不覺得自己有錯。

    「一群白眼狼!父母把你們生下來就不錯了,生育之恩本來就該償還!」

    「對呀,江肆的爹媽也不容易啊,養育之恩大于天,把兩個兒子養這麼大,已經盡心盡力了。」

    「就是,江肆本來就是個沒良心的東西,心狠手辣,明知道井底危險,連自己弟弟都害!以前不會也是拉別人墊背過關的吧?」

    「我再重申一遍!不是每個人都配做父母!不是每個人!」

    「是,生得容易,但生了卻不好好養就是**!!孩子又不是你們的附屬品,別以為生出來了就可以隨便打罵**,你要是這麼想也就別指望孩子能給你養老!」

    「嘻嘻,你們這麼喜歡,那你們去當萬慧芳跟江良翰的兒子好了,要當個孝順的好兒子哦∼」

    「對呀,和那一家三口鎖死,千萬不要出來禍害人哦!」

    此話一出,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立刻閉嘴了。

    “看到那個蠢貨了嗎?他就是被我丟下去的,運氣好沒有死,所以……要不要試試你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呢?”

    “你敢!你瘋了嗎?”

    “噓,我耐心有限,所以只數五聲。”

    江肆豎起五根手指,輕輕倒數。

    “五。”

    “呵,我警告你!**是犯法的,你把我推下去的話,我要是死了,你也(脫tuo)不了手!到時候你就得被槍.斃!”

    “三。”

    “喂喂,你怎麼在數,四呢?!”

    “一。”

    江肆耐(性xing)耗盡,直接動手了,他輕輕一推。

    “啊啊啊啊啊!!”村長這才知道江肆是真的敢,慌張地大叫道︰“我說!我什麼都說!”

    江肆一把抓住他。

    “啊啊啊啊啊——”村長呈45度斜角站在井邊緣,只要江肆一放手,他就下去了,頓時被嚇得滿頭大汗,再也不敢嘴硬了︰“別別別,小哥,別放手,求你了,真的,**犯法啊!你千萬別沖動!!”

    「#村長危#」

    「哈哈哈,**真的太酷了!」

    「村長那表情,哈哈,之前別的玩家遞煙送禮的時候要多拽有多拽,結果現在在江大佬面前是要多慫有多慫,媽的,不愧是**,謝謝,我又爽了!」

    江肆把他拉回來。

    “好吧,我跟你們說實話,但你們可別不信,其實——那口井下面有只**的妖怪!”

    根據村長的說法,他也不是本地人,他是娶了上任村長的女兒才留在了這個村子里。

    這家旅店曾經就是他老婆家里開的。

    他老婆家的祖先姓張,是村里出了名的法師世家,為了斬妖除魔保護人類而存在。

    百年前村子里出現了一只恐怖的水妖,會**,吃了村子里很多的人,張家出手將這個妖怪封印在了井底。

    從此以後,他們家就世世代代留下來看守這口水井,並且每年都會找人來修復和加固這口井。

    之所以作為旅店,也是因為人來人往,人氣重,壓得住。

    這個村子曾經就叫張家村,整個村里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張家的後代。

    原本村長並不相信這種迷信的說法,只是尊重老丈人的遺願罷了,結果卻發現每次修井都會出現一些怪事。

    要麼是有人失蹤了,要麼是有人被石頭砸碎了腦瓜死了。

    還都是(發fa)生在晚上。

    太詭異了!

    所以村長之前才會說,讓他們晚上別出門。

    結果事實證明,出不出門都一樣,龔安琪不過在隔壁上了個廁所,人就沒了。

    不止如此,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村子里的人陸陸續續的都失蹤了,消失得無聲無息。

    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所以逐漸的,他也相信了是有妖怪作祟!

    可怕的是,今年這口井直接被雷劈塌了!他連忙找人來修,但是村子里已經沒多少人了,活著的都知道那口井詭異,當然不會來。

    所以只好找外地的修井工人,也就是這次游戲的玩家來修了。

    難怪村子里的人都是那種態度,是怕他們知道了就跑掉了吧?

    而且把他們就安排住在這個院子里,恐怕也是因為如果有鬼怪出來的話,他們先頂上。

    真是有夠自私的,為了活命就犧牲別人。

    雖然知道這是一場游戲,但在得知真相後,何大師還是很憤怒︰“什麼玩意兒,人在做天在看,你們這麼(干gan)會遭報應的!”

    村長理虧,小聲道︰“還不是那個妖怪的錯,我們這不是也沒辦法了嗎……”

    妖怪?可是這里真有妖怪嗎?

    江肆又問道︰“那十年前呢?這里(發fa)生過什麼?”

    村長搖頭︰“這我不知道,我是六年前才到這里來的,我剛才說了,我以前不是這個村子的人,我是娶了我老婆才留下來的,本來還輪不到我當村長,是我老丈人,還有我老婆和她的其他兄弟,陸續失蹤,就剩下我了,我才成了村長的。”

    “那你為什麼不走?”

    村長苦笑道︰“我也想走啊,哪有那麼容易?我要是有錢馬上就走了!”

    的確,看得出來,這個村長很年輕,目測不超過26歲,六年前還不到20,年紀輕輕就入贅,估計是家里條件不好,自己也沒什麼本事,多半看中了女方是村長的女兒才結婚的。

    結果誰知道攤上了這麼個恐怖村子,無處可去了。

    也就是說村長也並不知道內情。

    而且照他的說法,這十年來因為有很多人失蹤,現在還活著的可能大多都不知道內情了。

    但這也從側面確認了一件事情,十年前這里絕對(發fa)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覺得妖怪只是個幌子,是張家拿出來騙人的,是為了掩蓋自己犯下的罪孽。”何志杰小聲道︰“根據恐怖片的套路,會不會是這個村子里的人當初害死了來這里旅游的外地人,然後把他們分尸拋井底了?”

    “那些人怨氣太重,全部化為了厲鬼,一直留在這里,久久不散,報復(性xing)地(殺sha)死了當年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

    “所以妖怪肯定是假的,修井鎮鬼才是真的!”

    何志杰越說越覺得自己想的很有道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該怎麼辦?難道這個村子里還有其他**凶手,要把他們都(干gan)掉才能了結鬼怪的怨氣?”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繼續埋頭修井顯然是不可能的了,那就是給鬼送人頭。

    誰也不知道今晚死的是不是自己。

    或許得想辦法找到根源解決問題。

    上一世經歷這場游戲的時候,那一批玩家從始至終都沒注意到那口井有問題,他們被墳場鬼這個煙霧.彈迷惑得很成功。

    一心認為是墳場鬼的報復,沒有去調查真相,只想盡快修完井完成任務後直接離開。

    以為只要夠快,就能安全離開。

    他們花了三天時間搬石頭,兩天時間就修完了井,速度的確很快了,但仍是每晚都會死人,可以說是拿命堆出來的井。

    而江肆呢,也**文譽這三個**折騰得精疲力竭,盡管心里感覺到哪里不對勁兒,但也已經沒有心思去思考別的了,一心想著快點修完井離開這場游戲。

    直到最後boss出來瘋狂**的那一刻,他們才意識到不對頭。

    這次任務的通關條件是“需要完成村長的任務——修復村子里的井,將井修復成功後即可離開村子。”

    換句話說,不但要修井,修完以後還得離開村子,游戲才算結束!

    上一世的江肆為了救江文譽,被鬼怪的黑發纏住雙腿給拖入了井里,還被那三人落井下石,封入井中。

    井水冰冷,井底漆黑,他什麼也看不見,拼盡全力想要爬上去,卻被一次次又一次抓進水里,嗆了很多水,差點淹死。

    他絕望地意識到,沒有人拉的話。

    他根本不可能爬上去。

    再又一次被拖下去的時候,他已經快沒有力氣了,但仍冷靜地屏住了呼吸,尋找著逃生的機會。

    關鍵時刻,他突然想起,之前從村長那里看到過這口井的結構圖。

    這口井之所以那麼深,是因為它是打在溶洞上面的,里面的地下水連接著暗河,中間有一條很小的空隙。

    到底能不能過,江肆也不確定。

    但想爬上去是肯定不可能了,他索(性xing)賭了一把。

    裝死讓鬼怪把他拖入了井底,然後趁著鬼怪去抓其他人的時候,他在井底(摸Mo)索,找到了那個縫隙,幸運的是,那個縫隙剛好可以讓一個人通過。

    他鑽了出去!

    地下是沒有光的,他什麼也看不見,只能拼命地往前游。

    索(性xing)溶洞里有空氣,他水(性xing)也不錯,加上鬼怪去抓其他玩家了,他才得以逃(脫tuo)。

    只是地下溶洞里太黑了,什麼也看不見,徹底迷了路,整整兩天,只能順著暗河漂流。

    那種感覺簡直比死亡還令人絕望。

    江肆差點餓死,就在他已經快要放棄掙扎,躺下等死的時候,系統突然提示他通關了游戲。

    離開那場游戲後,他猜測自己多半是隨著暗河從地底漂流到了村子的範圍之外,被判定通過了游戲。

    僥幸活了下來。

    不過由于底下太黑,江肆被抓下去的時候身上也沒有帶照明設備,所以他並沒看清楚那boss的樣子,更不知道井底到底有什麼東西。

    純粹是運氣好才活了下來。

    其實不止是他,那場游戲所有活下來的人,都只是“運氣好”而已。

    所有很顯然,硬修井過關並非最優的通關方式。

    每天都會死人不說,當最後關頭來臨,boss的力量會到達頂峰。

    不過江爸爸不在乎,對于他而言,鬼要是敢來,直接(干gan)掉就行了。

    反正紅(色)等級的boss他們都打過了,粉(色)等級的還不簡單?

    只是如今這個神秘boss成功引起了江肆的興趣,他現在比較想知道當年到底(發fa)生過什麼了。

    這次游戲作為一個需要探索解密的劇情副本,不會把線索擺在明面上的,不可能隨便問就能問出來的,肯定需要自己去探索。

    npc知道的都很有限。

    何志杰問︰“村長,現在村子里還有多少人?你家里有沒有村民名單?”

    村長生怕**肆丟下去,配合得不行,連忙道︰“有的有的。”

    于是三人一起去了村長的家里,其他玩家已經在這里了,他們找不到村長,直接在他家里翻了起來,尋找線索。

    把他家里搞得一塌糊涂,院子里曬的黃豆都被打翻了。

    “你們(干gan)嘛?!**啊?!”村長氣死了,破口大罵,上去攔他們。

    “你還好意思說?”暴躁老哥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握拳作勢要揍他,怒吼道︰“你這個王八蛋,你到底想(干gan)什麼?”

    “喂!你(干gan)嘛,放手,放手!”

    靠,這些人怎麼都這麼(暴bao)力呢?

    村長被掐得喘不過氣來,欲哭無淚,只能說︰“我真的沒騙你們!哎,算了,隨便,你們愛翻不翻吧!”

    事已至此,他也知道自己理虧,還能怎麼辦呢?

    他們進入村長家,何志杰讓村長拿來了所有村民的名單,江肆則讓他去拿老旅店入住登記記錄。

    村長表示登記記錄已經找不到了,但是有賬本。

    他們到了村長老丈人的房間,發現老丈人的房間里,牆壁上掛著八卦圖,桃木劍,銅錢之類的東西。

    甚至還有一段“祖訓”。

    “張家世世代代,斬妖除魔,保護百姓,如**放火,必遭天譴,**。”

    已經“猜到真相”的何志杰嘖了一聲︰“還真是做挺全套啊,看著還挺像那麼回事。”

    江肆拿到帳本翻了翻,如npc們所說的那樣,旅店是在十年前關閉的,而這十年前的最後一單收入記賬非常大。

    也就是說十年前,有一伙人入住了這個村子。

    一伙人?

    “雜技團?”

    江肆立刻想到了那個鬼魂npc所說的話,“他原本是為了雜技團而去看的熱鬧。”

    那麼**的難道是雜技團的人?

    為了掩蓋他們的罪惡,用上了妖怪的幌子?

    何志杰翻完名單,告訴他們︰“村長說的是真的,這個村子里有八(成cheng)人口都失蹤了,大人小孩都有,無緣無故就消失了。”

    “回老旅店里找一下線索。”

    那些鬼魂們的說法雖然各不一樣,從恐怖妖怪到跳井女人再到**拋尸,听起來一個比一個玄乎。

    難以辨別真假。

    唯一都能確定的是,那里以前的確是一家旅店。

    這家旅店十年前(發fa)生了什麼?

    他們在旅店里搜索起來,找了半天,還真找到了一間地下室。

    (暴bao)力拆鎖後,掀開上面的門板。

    從木質的樓梯爬下去,發現底下是一個地下倉庫,看起來是平時用來堆放雜物的地方。

    里面整齊地擺放著各種鍋碗瓢盆、掃帚、拖把、簸箕之類的生活(用yong)品。

    不過由于旅店關閉,已經很久沒人下來過了,空氣中灰塵密布,牆壁上滿是蛛網,床單被褥之類的東西早就生蟲發霉了。

    乍一看似乎沒什麼可疑的地方。

    但隨著他們慢慢搜索,卻在一堆雜物里找到了半張宣傳單,是一個雜技團的宣傳單。

    由于時間太長,上面的文字已經模糊了,只能隱約看到,印著︰“我團隆重展覽世界之奇,半蛇半人美女、貓妖女郎,還有我們的秘密鎮團之寶——……”

    後面的文字看不清楚了。

    看到他們在打量這個,村長立馬說道︰“嗨呀,原來你們是在查這個事情啊,這個我知道!”

    “什麼?”

    “我老婆和我說的,當年啊,有個號稱展覽珍惜怪物,什麼蛇女、貓妖的雜技團跑來我們村子,說是給我們表演,想免費住,結果被發現那些什麼蛇女貓妖都是人假扮的,根本是騙子,他們被拆穿了還死不承認,非說是真的,好像是打起來了,當時的村長一怒之下趕走了他們。”

    江肆突然問道︰“死人了嗎?”

    “沒有。”村長搖頭︰“我老婆說沒有,她全程在場的,當時的老村長其實還算客氣了,只是請他們走,甚至還幫忙搬東西,結果有人不小心掉了個東西進井里,告訴他們找不回來了,卻還吵著嚷著要把井挖開,一定要找回來,簡直是無理取鬧!所以後來就差點打起來了。”

    “何志杰,把那個村民名單給我看看。”江肆拿過名單翻了翻。

    他和何志杰一個個的確認,甚至要來了這些人的族譜。

    下午的時候,陸妄端了兩只碗進來︰“小瘋子,吃飯。”

    江肆頭也不抬,非常自覺地張嘴︰“啊∼∼”

    陸妄︰“……”

    男人臉上無語,卻還是給他喂了一勺飯菜。

    哇,他們(關guan)系真好!陸妄真是個好人!果然人不可貌相!

    旁邊的何志杰看過去︰“那個,陸大佬,我也……能不能幫我也端一碗飯。”

    陸妄正專注于給某只只喜歡甜食的小貓咪喂飯,聞言冷冰冰地回答了兩個字︰“不能。”

    何志杰︰“……”

    就,很尷尬。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何大師難道是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嗎?」

    「何大師老鋼鐵直男了!」

    「嗚嗚嗚,喂飯play達成,好甜好甜∼」

    「哈哈,肆寶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不知死活!又撩大魔王,不怕被就地辦了嗎?」

    「gkd!陸哥,上他——!(超大聲)」

    何志杰去端飯的時候,順口給其他人抱怨了兩句。

    沒想到有幾個女玩家頓時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他︰“不是,人家喂小男友,你爭什麼寵?”

    “這是人家小情侶的情趣啦,你不會不懂吧?”

    何志杰震驚︰“怎麼可能……他們不都是男人嗎?”

    嘴上不信,等他重新回到房間里的時候,突然也覺得哪里不對頭了。

    “張嘴。”

    “啊∼∼嗷嗚!”

    “張嘴。”

    “啊∼∼嗷嗚!”

    氣氛怎麼粉粉的……

    他吃的哪里是飯菜,根本是狗糧啊!!

    而江肆本人卻一點都沒有撒狗糧的自覺,他滿心都在手中的資料上。

    最後他發現了一件事情——這些人全部都是張家的人。

    “胖燈籠,你之前說這是一個紅(色)等級的副本?”

    難得**爸爸主動呼喚一次,光球趕緊出來︰“是啊是啊。”

    “你看副本攻略了嗎?”

    “沒有,你需要嗎?!”光球立馬激動地亮成了小燈泡︰“我馬上就可以看!”

    江肆卻一臉冷漠︰“不需要,我會自己驗證。”

    因為他已經搞清楚事情的經過了。

    他起身來到院子里,把所有玩家叫過來,漫不經心地通知道︰“繼續修井吧。”

    本來他就沒怎麼把這個粉(色)副本的boss放在眼里,只是單純好奇(發fa)生過什麼而已。

    現在搞明白以後,他對這件事情的興趣一下就少了許多呢。

    說話都變得懶洋洋起來。

    “哈?那個鬼還沒搞清楚為什麼,馬上就天黑了,它會不會又**——”

    “怕死?那就今晚修好,如果鬼出來我就弄死它。”

    作為已經通了兩次紅(色)等級副本的全國第一,他們相信大佬有這種能力。

    “可問題是……錘子都丟了,怎麼修?”

    江肆扭頭看向旁邊的某個npc,還沒開口,村長就直接滑跪了︰“有有有,我馬上給您拿過來!”

    「恭喜**,從今以後不止是boss**了,還是npc**!」

    “就算有錘子,一個晚上怎麼可能修得完?”

    “村長。”江肆笑眯眯地看過去︰“怎麼樣才算修好?”

    這次任務是完成npc發布的任務,修好這口井,所以實際上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怎麼樣算修好井。

    在此時村長的眼里,這個長得極其漂亮的少年宛如惡魔,生怕被丟下去,想都沒想,立馬說道︰“都行都行!”

    他甚至開始希望這些人趕緊離開!

    「哈哈哈,這個村長太有眼力見了!」

    「不怪村長太慫,是**太牛逼!」

    「哈哈哈哈,有一說一,是我我也滑跪!」

    院子里另一邊,江文譽剛醒過來。

    “媽!!”他哭喊著抱住了萬慧芳和江良翰︰“爸爸,江肆他欺負我!他竟然想害死我!你們得給我做主!嗚嗚嗚!”

    看著兒子臉(色)蒼白,萬慧芳跟江良翰都是心疼不已,連忙安慰道︰“文譽不哭,不哭啊,爸爸媽媽替你收拾他!”

    想到進副本以後(發fa)生的一切,包括江肆的態度,他們也算是明白了,江肆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可以任他們隨便欺負蹂.躪的小可憐了。

    “呵呵,這個沒良心的畜生,既然如此,也別怪我們心狠了!等會我們一起用技能直接弄死他!”

    “好,不過……”江良翰皺眉道︰“他該不會是知道了吧?”

    否則變化為什麼會那麼大!?

    萬慧芳︰“不應該,他從哪里知道的?哦!該不會是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他翻了我們房間里的東西?看到了?”

    江文譽奇怪道︰“爸媽,你們在說什麼,看到什麼了?”

    他們並不知道,江肆的听力有多好,不僅全程都听到了,還听得很清楚。

    修長手指輕輕在手術刀上點了一下,觸感冰冷。

    面對村長拿來的錘子。

    少年掀起眼皮,笑了笑,指向江文譽︰“錘子給他。”

    “至于什麼時候結束,由我來定。”

    作者有話要說︰  肆寶︰撩就完事了!

    感謝在2021-04-21

    16:09:34~2021-04-22

    21:22:5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橙子

    1個;

    感謝投出**的小天使︰橙子

    3個;渡江

    1個;

    感謝投出**的小天使︰橙子

    4個;嘟嚕嚕、actrecklessly、桃醬o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橙子

    66瓶;嘟嚕嚕

    50瓶;肆意妄為是真的

    45瓶;思源、烏米團、林淺辭

    30瓶;桃醬o、江肆(睡Shui)在我(床chuang)上、冰柚茶

    10瓶;話嘮嘮嘮嘮嘮、熬夜是因為我發量多、沒有紙巾會死星人

    5瓶;我有粉(色)糖糖

    4瓶;ice-fish

    2瓶;清鈴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