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47、第 47 章

47、第 47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此時的江肆還不知道自己猜對了,

    所以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

    因為相比這個還不清楚的副作用,眼下最大的問題是,他不知道要怎麼把尾巴變回腿了。

    血統說明上也沒寫。

    但理論上來說,

    肯定是能變回去的,否則江肆以後還要怎麼走路?

    畢竟大多數副本可都是在地面上的。

    要是不能變回去的話,他以後全靠爬行嗎?這根本沒法玩啊。

    系統應該不至于那麼坑爹吧?

    除了這個血統之外,

    那對瓶女送的小花瓶也成為了道具,

    叫做『金梅瓶(精良)』。

    金瓶梅???

    說明就一條︰“它能讓你們感到極至的快樂。”

    “……”

    好家伙,江肆秒懂了,不用腦子都能猜到這肯定是某種黃黃的小道具了。

    瓶女每天在地下到底想些什麼啊?滿腦子黃色廢料嗎?

    江肆撇撇嘴,把這兩個小瓶子丟到一邊,

    他沒注意到,陸妄拿起來看了看,

    收了起來。

    江肆繼續趴在浴缸上,

    正思索要怎麼把腿變回來的時候。

    楊旭和章愛文敲了敲衛生間的門︰“陸哥,

    江爸爸,

    打擾一下,

    我們兩生存時間要到了,明天可能要去過個副本,待會兒準備睡一覺好好休息休息。”

    陸妄平靜地嗯了聲,一副你們隨意的語氣。

    “那陸哥,你打算多久和我們回去?”章愛文算了下時間︰“我們從基地出來也已經快兩個月了,

    現在互相聯系不上,他們估計是要擔心了。”

    陸妄沒回答,

    只是看向江肆。

    “……”

    隔著門,即便是沒看見陸妄的表情,章愛文也猜到他在想什麼,

    現在的陸妄只想跟著江肆走,江肆要是不去海城,估計他也不會去。

    嘖嘖,章愛文嘆息,明明上一輩子還是個高冷的大佬,怎麼突然就成了個戀愛腦呢?

    指不定是把人家這樣那樣了。

    說起來江肆看起來年紀挺小的,成年了嗎?之前還穿校服呢,別是老牛吃嫩草,陸妄強行拐騙小朋友吧?

    于是隔著門主動開口邀請道︰“江肆,你的事情辦完了嗎?如果辦完了,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海城?”

    “作為全國第一,我想老大會非常非常歡迎你的加入。”

    楊旭也跟著說道︰“對對對,江爸爸,你或許還不知道吧?我們組織叫焱黃,在重生前就是全國最強大的玩家攻略組織了,在世界也能排進前五,雖然現在基地才開始建設,但我們有大量的物資囤積,跟豐富的重生經驗,要不了多久,我們又會成為全國最強!”

    雖說無限游戲的降臨導致了整個世界一半人口被淘汰,社會次序直接崩塌,但人類的智慧和能力是不可小覷的。

    即便很多東西都沒有了,但他們仍可以利用太陽能水能跟風力發電,仍然能建立起基地、倉庫甚至是研究室。

    如果不是動植物基本消失和必須不斷進入無限游戲隨時會可能喪命的話,現在這樣的情況還真算不上什麼。

    “我們的目標是在三年內攻克國內所有游戲,然後盡快通關整個無限游戲。”

    “你們可能不知道吧?其實無限游戲降臨後,不管是被boss淘汰還是被其他玩家淘汰的人都不是真正的死亡,他們只是進入了淘汰者直播間觀看我們進行游戲,只要無限游戲通關,奪回地球,他們就能回來了。”

    如果說之前還有一些玩家是得過且過能活一天是一天的話,那麼自從得知被淘汰的玩家沒有死亡,只是進入了直播間後,幾乎所有人都有了新的動力,只想盡快結束這場游戲,好讓親人朋友回來。

    失去了才知道珍貴。

    誰不想回到過去幸福平穩的生活呢?

    光球更加不爽了︰“說什麼呢?我們江爸爸,陸爸爸當然知道了,我可是高智能ai,這些規則都在我的庫里面,我早就告訴他們了,不需要你說。”

    楊旭哼了一聲︰“你有規則又什麼用?你又不能拯救世界。”

    “我怎麼不能了!我就是為了幫江爸爸拯救世界才來的!我才是他的最強金手指!我這里還有全北城的游戲攻略呢!你們海城的我也有!”

    “切,說得像是我們沒有一樣,我們不但有游戲攻略,還有物資裝備,你呢?你也就這點賣萌的用處了,你就是個吉祥物!”

    “呵呵,你這個全國排名沒進前一千的人有資格和江爸爸說話嗎?跟你說話是降低檔次!”

    來自兩位江爸爸吹的爭寵。

    陸妄卻很清楚,江肆大概率是並不想讓親友回來,也不想回到過去的生活,這對他而言毫無吸引力,所以……

    陸妄︰“還有呢?”

    楊旭、章愛文︰“啊?”

    陸妄︰“江肆跟你們一起去海城的好處。”

    楊旭、章愛文︰???

    過分了啊,這還沒進門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幫媳婦談條件了?

    不過以江肆作為全國第一的實力,如果他真的同意加入焱黃一起拯救世界的話,什麼條件不能答應他?

    所以章愛文直接把話放這兒了。

    “只要你提,只要我們焱黃能辦到的,都行。”

    面對他們的邀請,少年躺在浴缸里,並沒有立刻回答,只是低著頭有一搭沒一搭的玩著手里的手術刀。

    他的事情的確還沒辦完。

    他的復仇計劃只進行到了一半呢。

    除了胡軍、江良翰、萬慧芳、江良翰這些上輩子差點害死他的人之外,還有個他只是想起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齒的男人。

    聞青雲。

    上一世的江肆在經歷了朋友、親人的雙重背叛打擊後,一度心灰意冷,不再相信任何人,與那對救了他的夫妻告別後,獨自離開了北城。

    他當了三年多的獨行俠,刷著副本從北城一路到了安城,直到在某個副本里意外救了聞青雲。

    當時的聞青雲是一個小組織的成員,長得挺帥,性格有些爛好人,因此遭到了排擠欺負,在那個副本里被各種嫌棄,很可憐。

    或許是因為曾經十分相似的遭遇,讓江肆又多管閑事了一次,救了他。

    從此以後,那個男人就粘上他了。

    說什麼一見鐘情,說什麼喜歡他,愛他。

    被江肆拒絕了很多次以後,也不肯放棄,只是退了半步,以朋友的名義關關心他,照顧他,無比貼心,好到無可挑剔。

    江肆也就漸漸的開始信任他了。

    甚至後來跟著他加入了安城當地最大的一個組織。

    那個時候的江肆排名也已經是在全國前五十的行列了,實力很強。

    加上相貌出色,能力強,因此沒多久就成了該組織的高層,最後直接當上了副會長,聞青雲也跟著他混成了組織的核心成員之一。

    那個時候他仍對江肆很好,可以說是百依百順。

    在末世還願意花這麼多心思去追求別人的實屬少見。

    連當時組織基地里的人也都覺得他一定是真愛了,認為他們一定會在一起。

    可其實江肆從頭到尾都不算是喜歡聞青雲的,只是平時的相處沒什麼,可以當最好的朋友,因為一旦涉及比較親密接觸,哪怕只是普通的擁抱都有些難受。

    不過以前一直都是他不斷的對別人付出,加上獨自漂泊太久太孤獨了,這種被別人在乎,被別人寵愛的感覺,讓他的心又重新活躍了起來。

    他想聞青雲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了吧?

    因此他決定再相信他一次。

    試著去接受他,接受這份感情。

    結果就在他準備答應對方追求前不久,就被這個男人騙進了副本里,用手段強迫他交出了所有道具,並且殘忍地將他推進了地獄里。

    那個時候他才知道。

    原來聞青雲是裝出來的,他根本不是什麼善良爛好人性格,更不是無辜的小可憐,早在江肆還沒到安城的時候,他就被盯上了。

    聞青雲的技能是在地上丟一張不起眼的紙,放在地上後,被踩到就可以看見那個人的條碼。

    江肆不小心踩到了,對方便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末世前,聞青雲是個十八線小演員,在娛樂圈里混了七八年,一直沒火,他別的本事沒有,長得也一般般,但是情商極高且特別會哄人開心,心機深重。

    他多線操作,同時談了好幾個人傻錢多的白富美。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渣男,還是喜歡吃軟飯的那種。

    他故意在副本里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引起江肆的注意,還編造了一個悲慘的身世,讓他同情。

    所以從頭到尾,連同他對他的好都是裝出來的,要的就是他的信任!

    甚至于聞青雲其實早就和組織里的另外一個女人廝混在了一起,兩人每天都在算計著江肆的道具和積分。

    想著怎麼從他手里撈到更多。

    到最後聞青雲還怪江肆警惕性太強,太小氣,害他浪費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到手。

    那一刻,江肆簡直如遭五雷轟頂,像是有一把鋒利的劍刺進了他的心髒,狠狠地剜走了一大塊兒。

    相比之下那些肉.體上受到的折磨都不算了。

    他自認為雖然不喜歡聞青雲,但從來沒有哪一點對不起他,從認識到現在,他救了他,幫助他,一直全心全力地帶著他過關,給他換裝備,換武器換食物。

    就算是親兄弟也不過如此了吧?

    可為什麼他每次真心付出,每次真心對待的別人,到頭來都會被狠狠地背叛。

    他究竟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好人沒有好報?

    在臨死前,想到過去種種,江肆突然覺得太好笑了,哈哈,他這一生真的是太好笑了。

    笑著笑著,就成了淚,就成了恨!

    地獄里的惡鬼啃咬著他的肉.體,撕裂他的靈魂。

    那一刻他恨極了。

    他發誓,如果一切能夠重來,他一定要讓那些背叛他的人全部付出慘痛的代價。

    哪怕拉著這個世界一起陪葬也無所謂!

    感謝老天爺給了他重生報仇的機會。

    所以這個男人也必須得死。

    但問題是,他現在不知道聞青雲在哪里。

    聞青雲也並非安城的人,他的編號是炎華,江肆之前還翻過排行榜確認了一下,的確是華城的人,但據他說,當時游戲開始沒多久,他就離開華城去找自己的父母了。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就算是真的,他也不知道聞青雲的父母在什麼地方。

    炎國太大了,作為這個世界佔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想找到一個人,無異于大海撈針。

    而且這一世太多事情發生了改變,即便是他按照上一世的時間軌跡到安城去也不見得還能遇見聞青雲,不過就算是能遇見,江肆也沒有那麼多耐性等上個三年四年了。

    他想報仇,現在就想。

    想起往事,江肆的心情就又不太好了,他無意識地握緊了手術刀,連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指腹從刀背摸到了刀刃上。

    陸妄就先一步拉住了他的手,對外面的兩人說︰“你們先去休息吧,明天再說。”

    “好。”

    章愛文估摸著陸妄也要給小媳婦做做做思想工作,便拉著楊旭走了。

    等他們離開,江肆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又回到了那個令人糾結的問題上。

    “得想辦法把腿變回來。”

    生活不易,魚貓貓嘆氣。

    “我知道,我知道!”光球冒了出來,江爸爸吹總算找到了自己刷存在感的機會︰“我的庫里有類似的資料!”

    “說。”

    “曾經也有人得到過會讓身體變形的血統,不過不是魚尾,是蛇尾,誒∼反正差不多啦,一開始也是變不回去,需要慢慢的去感受去掌控,努力控制它。”

    江肆︰“……?”

    他覺得胖燈籠說了個寂寞。

    不過好像也的確沒有別的辦法了,他開始試著全神貫注的去想自己的尾巴,努力感知它的存在,想啊想啊想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透明的尾鰭時不時跟著晃兩下。

    終于,終于!整整冥想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後,他的腿變回來了!

    看著自己熟悉的人腿,江肆非常感動,還沒來得及笑,結果一個放松,一卸力,啪嘰一聲,腿又變回了魚尾。

    江肆︰??!

    他今天不信了,他開始努力嘗試控制它,結果試了三次,都是腿剛變回來幾秒,尾巴就又吧唧出現了。

    這個血統看似漂亮夢幻,每一片魚鱗都滿是童話氣息,實際上卻充滿了侵略性,霸道的想把江肆的身體徹底改造成水妖。

    江肆當然不會讓它得逞,但是經過幾次嘗試後發現,一直集中注意力,全神貫注的用精神力量去對抗,實在是太累了。

    陸妄親眼看到,小瘋魚臉上的表情。

    從一開始的

    不屑︰=,=

    變成了

    不服氣︰=a=

    然後變成了

    怎會如此︰=口=

    最後成了

    好累啊qaq。

    半個小時後,小瘋魚癱平了,躺在浴缸里成了條廢魚。

    “噗。”

    太難得看見江肆臉上的表情如此豐富了。

    有點過分可愛。

    陸妄實在沒忍住,捂著臉肩膀直抽抽。

    江肆瞪過去︰“呵,陸妄,你想笑就笑,別憋了。”

    結果等陸妄真的笑出聲了,江肆又生氣了︰“不許笑!你想打架啊?”

    魚貓貓要有小脾氣了,他趁著陸妄沒注意,一個甩尾,把浴缸里的水卷了起來,嘩一聲潑到了陸妄的身上。

    于是陸妄剛換的干衣服又墜機了。

    這小東西,還敢皮?

    “又找收拾?”大魔王的脾氣也來了,他一把抓住少年的手,把他按在了牆壁上,來了個強勢壁咚。

    江肆當然不服氣,魚尾順勢卷了過去,把陸妄也拽進了浴缸里,這下他徹底成了落湯雞。

    “哈哈哈哈!”小瘋魚開心地大笑,結果還沒笑夠,就被揪住了調皮的小尾巴,立刻慌了︰“嗚嗚,陸妄,不許摸我的尾巴,你放手!”

    “喂,耳朵也不行,不能摸!”

    兩人打鬧得厲害,浴缸里的水全部被潑了出去,嘩啦嘩啦得流了一地,直接從門縫,漫了出去。

    外面的楊旭跟章愛文剛睡著,听到這麼大聲音都是一個激靈,被嚇醒了。

    “怎麼了?陸哥,江爸爸,你們沒事吧?”兩人忙進來查看。

    “誒?等等,我變回來了!”

    當推開門,看見的是,某個男人正把少年壓在牆壁上,以及兩條赤.裸白皙修長的腿。

    兩人︰“???”

    太、太刺激了!

    大白天的,水里都玩這麼野?!

    “對、對不起,陸哥,江爸爸,打擾了!”

    兩人當場石化,光速離去,還不忘帶上門和光球。

    被這一打斷,江肆那雙好不容易才變回來的腿一秒又成了尾巴。

    還因為發愣,被陸妄給按住了。

    終于逮住了這只調皮的小瘋魚,陸妄不得滿足一下剛才就瘋狂想擼的想法?

    男人單手把江肆的兩只手按在了頭頂上,尾巴壓在腿間。

    “喂……陸妄你想做什麼?”魚貓貓開始慌了,嗚咽出聲︰“嗚,不行,不可以摸!”

    滑溜溜的鱗片就像是浸泡在泉水里的玉石,表面冰冰涼涼的,手感好到不行,北城的四月也開始升溫了,整個一降溫神器。

    讓身體有些燥熱的陸妄想把他整條抱懷里。

    “陸妄,不行,不許摸!”某個大魔王是摸了個爽,但是江肆卻要炸毛了,可憐兮兮的紅著眼楮,鼻尖都成了粉嫩嫩的顏色,努力威脅道︰“不行……不許摸……听到沒有!”

    江肆壓著嗓子,語氣一點都不凶,與其說是警告,不如說像是在撒嬌。

    而且這個男人順著擼就算了,擼爽了還倒過來摸了摸,摸著摸著。

    魚尾被摸得顫栗發抖,已經有了種難以言喻的奇怪感覺,尾鰭不受控制的纏了過去,有些部位的鱗片似乎有了些要張開的趨勢。

    好熱,好燙,想蹭一蹭。

    不行,不能再下去了!

    江肆好像突然明白血統說明里那指的“某些習性”是什麼,他連忙掙脫了一只手,在失控之前將手術刀揮了出去。

    “喂,放手!”

    不過也沒真弄傷陸妄,只是用鋒利的刀刃抵住了他的脖子,用以威脅。

    “陸妄,放手,否則我割開你的喉嚨!”

    他!作為馳騁整個北城,長期掛在罪惡榜前十的江爸爸,放狠話那一向是氣勢十足,說到做到。

    卻沒想到在今天翻車了。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半躺在浴缸里里的模樣有多誘.人。

    白色的上衣早就被徹底浸濕了,緊緊的貼著胸口,薄薄的胸口肌肉與粉色的的果實是若隱若現。

    完全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

    特別是已經紅透的臉頰,可以說是毫無威懾力可言呢。

    都說人魚是自帶魅惑的生物。

    這份魅惑放在江肆身上就不僅僅是誘惑那麼簡單了,他的五官本就生得尤為好看。

    更有一種矛盾但卻極為獨特的氣質。

    尖銳的、囂張的、霸道的、瘋狂的、心狠手辣的卻也是神秘的、漂亮的、可愛的、耀眼的、勾人的。

    沒有人能夠抵擋這樣的魅力。

    而現在,當他以這樣的方式躺在面前,要是還能忍住就不是個男人了。

    陸妄毫不在乎那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術刀,反而迎著刀刃低下頭順勢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鋒利的手術刀劃破了他的皮膚。

    鮮血順著喉結流到嘴里。

    輕咬、用力、糾纏。

    又是一個充滿了血腥味兒的吻。

    ……

    不知道什麼時候,浴缸里的水已經流空了,江肆被壓在牆壁上吻得有點窒息了。

    精神恍惚之間,感覺到了一絲絲怪異,鱗片好像被一只滾燙的手給輕輕翻開了,踫到了一個異常柔軟的地方。

    “唔啊!”他猛然一個激靈,用力推開男人,卻意外地發現,他的腿回來了!

    嗯???

    而且感覺非常穩定,沒有絲毫再變回魚尾的傾向了。

    江肆︰“……?”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剛才怎麼努力都不行,現在突然就回來了?

    他抱著自己的腿,有些不知所措,突然冒出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想法。

    難道說……陸妄剛才踫的地方是開關???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他的尾巴還有開關?而且開關在這麼詭異的地方?

    這游戲沒有那麼黃吧?直播間里的未成年觀眾還能不能看了?

    陸妄站在浴缸邊,看到小瘋子難以置信的表情,聲音低沉,少見的溫柔里帶著幾分哄騙的味道︰“要不再試試?”

    試試不就知道了。

    從小瘋魚變回來的小瘋子正要沖他翻白眼,卻忽然發現了一件令他更加震驚的事情︰“你居然……你居然……”

    “陸妄,你這個大變態!”

    “對著尾巴你都能……啊?!”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一條非常科學的尾巴,嗯!

    感謝在2021-04-26

    20:56:06~2021-04-27

    20:54:0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笑清荷、執星繪夢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瓔珞、一笑清荷、江肆睡在我床上、ice-fish

    10瓶;彼岸之岸、青女、sunny89

    5瓶;我有粉色糖糖

    4瓶;欲唷 疽故且蛭 曳 慷br />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