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48、第 48 章

48、第 48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江肆知道陸妄變態,

    但沒想到他已經變態到了這種地步。

    魚尾誒,這是一條魚尾巴誒!!

    怎麼會有人對魚尾巴硬了?!

    哪個正常人會對魚尾巴有這種反應?!

    可怕,太可怕了。

    江肆過于震驚,

    以至于尾巴到底有沒有開關似乎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

    總之不管怎麼說,江肆的腿好歹是回來了。

    重新穿上褲子鞋子,踩在地上的感覺十分踏實,

    好極了,

    不過雖然魚尾和耳朵是變回去了,但他的身體又有了一些十分細微的變化。

    比如撩開頭發就會看到,他的耳後多了些細細軟軟的淺藍色小鱗紋,這些小鱗紋在光線的照射下,呈現出一種亮晶晶的感覺,

    很漂亮。

    皮膚也成了一種極富有光澤的熒白色,就像是深海里珍貴的珍珠。

    細膩光滑,

    沒有任何瑕疵。

    江肆整個人往哪那兒一站,簡直是好看到會發光,

    讓人移不開視線。

    和那只丑陋凶猛的水妖完全是兩個物種!

    要不是親眼所見,

    這說出去誰敢信?光球只想問,難道這年頭連血統都是隨顏值生長的嗎?

    這也太不講道理了吧?

    江肆在臥室換衣服的時候,又打開了排行榜,讓光球把聞青雲給翻出來。

    他本以為要很久,

    畢竟上次找的時候,他幾乎是把數億人的名單拉到底了才找到聞青雲。

    卻沒想到這次光球立刻就找到了︰“找到了,

    在58名。”

    “58名?就他?”江肆有些驚訝。

    不是他看不起聞青雲,

    而是這個軟飯男除了抱大腿跟哄人開心之外的確沒什麼本事。

    就算是游戲初期,他也不可能擠進前百的。

    難道是又抱了什麼大腿?

    可是據章愛文他們的說法,現在全國排行榜上前五十,

    除了他和陸妄之外,全部都是焱黃開重生攻略掛來的玩家。

    他們的目的就是盡快把上輩子過過的低級關卡刷完,積攢積分和道具強化自身,再去挑戰更高級的副本。

    他們雖然也帶了攻略掛,但其實並沒有光球手上的全,他們大多數只記得自己曾經通過的副本。

    白色灰色的當然是隨便過。

    可粉色及以上的就不行了,像之前的修井副本一樣,哪怕知道地下有瓶女有妖怪,也不代表就能安全地過關。

    以他們現在的能力,一個不好就很可能會翻車了,畢竟和江肆一樣不要命,甚至敢和boss正面對剛的是極少數。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江肆戰斗力太強了,說他現在是炎國天花板都不為過。

    等兩人換了干淨衣服重新出現在客廳的時候。

    楊旭跟章愛文已經被剛才的那一幕震驚到睡不著了,都有些尷尬,非常欲蓋彌彰地轉過臉去,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咳咳,你你……”

    江肆滿不在乎地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直接開門見山道︰“我跟你們去海城。”

    楊旭和章愛文都有些驚訝︰“哈?”

    怎麼突然就改變主意了?

    章愛文老臉一紅,又冒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想法,難道說是剛才陸哥把全國第一給干服了?

    江肆倒是沒看出她在想什麼黃色廢料,只是說︰“我有事要去一趟海城,不是要加入你們。”

    既然前50都是焱黃的人,要麼聞青雲是抱了他們的大腿,要麼是……

    江肆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但這種可能也需要到了焱黃的基地才能證實。

    “好的。”

    章愛文跟楊旭也知道,江肆作為全國第一,實力強大,加入組織這麼重要的事情,不可能一拍桌子就決定了。

    但不管怎麼說,江肆肯去就太好了。

    章愛文松了口氣。

    她算是看出來了,曾經的高冷大佬失憶後滿腦子就只有他的江肆了。

    組織?拯救世界?哪有小瘋子重要!

    所以不管怎麼說,他肯去,陸妄就肯回去了,皆大歡喜。

    畢竟他們也不可能長時間呆在北城,兩人的技能都屬于不算很強勢的那一種,上輩子刷的副本基本上也都是本地,北城的副本沒有攻略掛。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們也只敢進白等級的副本,因為再高一些的就可能會有危險了。

    他們的任務是找陸妄,不管找沒找到都要回去,自然以自身平安為主,苟住就是勝利。

    “走之前我要回家一趟。”江肆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你們去過副本吧,過完再來找我。”

    說完正要把自家地址告訴他們。

    “不用,江肆,這個給你,是我的能力,叫做『追蹤貼紙』。”

    和江良翰的能力相似,章愛文的能力也是每場游戲可以獲得一種會隱形貼紙,不同的是,她一場游戲就可以獲得五對貼紙,可以對任何玩家、boss、npc或者是物品使用。

    這個能力可以說也是輔助中的神技能了,特別是在那種追逐戰或者幽靈副本里,只要鬼現身一次,成功把紙條貼上去的話,就可以通過感應躲避或者找到鬼怪了。

    最重要的是還可以選擇不使用,如果不使用的話可以留下來帶到游戲外,它能夠長期保存,需要用到的時候貼上去就行了。

    章愛文說著拿出兩張便簽一樣的貼紙給他們看,撕開來︰“紅色的貼在你們身上,藍色的由我拿著,我就能感應到你們的位置了,原理就和gps定位差不多,只要不撕下來不脫掉衣服就能一直感應,距離範圍也很廣,基本上大半個北城都能感應到。”

    看江肆感興趣,章愛文非常主動的送了兩對給他和陸妄。

    “行。”江爸爸笑納,收進了衣兜里,準備出發了。

    “我陪你。”陸妄非常自然地跟上。

    留下又被塞了一嘴狗糧的楊旭和章愛文原地嘆息。

    “好羨慕啊。”

    “我也想有對象!”

    在游戲開始前,兩人就認識了,他們其實是表姐弟,不過年齡相差不大,所以平時沒有以姐弟相稱,但從小關系就很不錯。

    實際上以章愛文的能力實用度,她也是屬于基地里會被保護的對象,但是她不放心楊旭一個人離開海城,硬是跟了出來。

    作為兩個母胎單身至今選手,他們可以說是羨慕得不行。

    “陸哥失個憶還這麼強也就算了,為什麼現在連對象都有了,還長這麼好看?這不公平!”

    以前楊旭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鋼鐵直男,絕對只會喜歡女孩子的那種,直到見了江肆,他才發現自己好像也沒那麼直……

    如果是江肆這樣好看的人,好像性別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了,咳!

    “楊旭,你在做什麼白日夢?江肆能看上你?他們能在一起,那是因為陸哥也帥啊,而且能力強大,這叫天造地設,你懂什麼。”章愛文不客氣地表示對于這個憨憨弟弟的鄙視。

    “不是,章愛文,你過分了啊!”楊旭有被打擊到︰“憑什麼我做個夢就不行了?我也不差啊,要不是為了出來找陸哥,我現在肯定也在全國前五十了!”

    “拜托,陸哥現在是全國第二!也甩了第三好幾千分呢,第三好像是許哥吧?哈哈哈,他可是個通關狂魔,估計現在得郁悶死了,上輩子就打不過陸哥。”

    說到基地里的人,章愛文倒是想起了什麼︰“說起來等回去了……白宴書要是知道陸哥有對象了,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他?他上輩子追了陸妄這麼久,陸妄理都沒理他,他能有什麼表情?”楊旭想當然道。

    “嘖嘖,不要小看他,他別的不行,花花心思可多著呢,要不怎麼是基地人見人愛的‘團寵’呢?”章愛文說到這里還有些擔心︰“江肆年紀這麼小,不會被欺負吧?”

    “那必不可能,他既沒江爸爸好看又沒江爸爸排名高,他能怎麼樣?”

    別問,問就是無腦吹。

    楊旭這人沒什麼心機,性子大大咧咧的,一向崇尚武力至上,極度崇拜強者。

    雖然最初他也疑惑過,覺得江肆看上去好像不是那麼的強大,又瘦又白,好像一拳就能打倒他,直到看見他從陸妄手下掙脫,從三樓一躍而下後,他才信了。

    而如今等江肆和陸妄又過了一個紅色等級的副本,江爸爸便直接升級為了他心目中的偶像。

    *

    另一邊江肆和陸妄回到家里的時候,天剛黑下來。

    他回房間收拾了一下東西。

    光球本以為他要帶上什麼重要的寶貝,結果卻只看到他把之前洗過晾干的兩套校服折疊好收進包里,別的什麼都沒拿。

    光球納悶了︰“江爸爸,你為什麼老愛穿校服?”

    一中的校服是那種炎國最常見的經典款式——藍白色的運動服,寬松老土,除了顏值加成過高的江肆穿上之外,其他人穿了那都像是套了層麻袋。

    土了吧唧的。

    江肆瞄了它一眼,從櫃子上把校牌拿了下來,面無表情地吐出四個字︰“為校爭光。”

    光球︰???

    槽多無口,讓它一時間有點不知道從哪里吐起。

    這算什麼,神經病的儀式感嗎?

    你既然這麼想為校爭光倒是先從罪惡榜上下來啊!頂著這麼紅兩只眼楮穿著校服到處晃,北城一中真是謝謝你了!

    收好衣服,江肆把包丟給哆啦陸夢收好,來到了江良翰和萬慧芳的臥室,手握在門把上,停頓了一下。

    他想起那兩人之前在副本里的對話。

    “他該不會是知道了吧?”

    “不應該,他從哪里知道的?哦!該不會是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他翻了我們房間里的東西?看到了?”

    房間里有什麼?是跟他親生父母相關的信息嗎?

    江肆雖然是早就不期待了,但要說一點都不在乎也是不太可能的,既然要離開北城了,那麼就不留遺憾吧。

    想到這里。

    江肆不再猶豫,稍一用力便徒手扳斷了門把手,進入了他們的房間。

    隨著外面天黑了,陸妄在身後幫他照光。

    江肆把房間里的抽屜櫃子都打開翻找了一遍,終于在一個床底的箱子里找到了一份陳舊的檔案袋。

    打開來,里面是一份合同。

    合同的內容不長,但江肆一字一句,看得十分仔細。

    十分鐘後,他合上了這份合同。

    感覺到小瘋子的情緒又有點不對了,陸妄問道︰“怎麼了?”

    江肆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抿了下唇,忽然說起了以前的事情︰“……小時候,江文譽只要偷拿了家里的錢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就反手推到我的身上,他們從來不相信我的辯解,把我當作小偷,撒謊精。”

    “所以只要是他們不在家里的話,房間門都是鎖起來的,江文譽可以進,別的親戚也可以進,唯獨不讓我進。”

    陸妄摸摸小瘋子的頭︰“已經過去了。”

    不值得再為他們傷心了。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們才是小偷啊。”江肆似是覺得好笑︰“‘江文譽’,這本來應該是我的名字。”

    以前江肆就覺得自己的名字很奇怪,江肆?肆無忌憚?肆意妄為?大肆揮霍?

    都不是什麼好詞語,為什麼會有父母給孩子取這個名字?

    而江文譽呢?卻是文質彬彬,溫文爾雅,文武雙全,休聲美譽,馳聲走譽,譽滿天下。

    全都是夸贊寄予希望之詞。

    他早該想到的自己不是親生的。

    如果說父母是偏心的話,至少在江文譽沒出生之前,江肆總該是獨子把?給他取個名字卻這麼隨意。

    江肆在整個江家的晚輩中排第四,他現在甚至覺得,他或許是叫江四,只是上戶口的時候,當被問及是哪個“肆”的時候,江良翰跟萬慧芳說隨便吧?

    那是一份過繼合同。

    江肆才出生沒多久就被別人過繼給了江良翰、萬慧芳當兒子。

    在那份合同里,“江文譽”是他的名字。

    不過說是過繼,但好像又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因為從合同內容來看,對方當時將江肆過繼過來的時候給了江良翰夫妻高達百萬的撫養費,十八年前的百萬可是相當大的一筆錢了,並且之後的每年都會定期給他們打款。

    這十八年,他們收到了上千萬。

    難怪江良翰和萬慧芳明明都不怎麼工作,卻有錢開茶樓,成天打麻將賭博了,還給江文譽買了兩套房子。

    也難怪這對夫妻討厭他討厭得要死,卻也沒有把他直接趕出家門。

    因為他們需要那個人打錢。

    他是誰?

    合同上的簽名是一個叫做“江博樺”的名字。

    是標準的正楷書法,一筆一畫蒼勁有力,筆鋒犀利漂亮。

    看起來就是個文化水平很高的人。

    他會是江肆的親生父親嗎?為什麼也姓江?難道說是江家的某個親戚?

    既然每年都能拿出高額的撫養費,肯定不會是因為沒錢養活他吧?那麼為什麼要把江肆給過繼給別人?

    這個江博樺到底是什麼人?

    “胖燈籠,查一下排行榜上的江博樺。”

    “好。”

    光球滴溜溜地搜索起來,幾分鐘後告訴他︰“目前炎國有十五個叫江博樺的,都在不同的地方,排名也在比較後面,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所以這個可能是江肆父親的人如今到底是死是活也說不好了。

    光球沒想到江肆竟有如此離奇的身世,十分感慨︰“會不會是因為什麼無奈的原因才不得不把你過繼給別人?”

    “比如癌癥晚期,命不久矣?把遺產定期打給你的撫養人?或者是豪門爭斗,你父親為了保護你,暫時把你放在外面,等你成年了再把你接回去繼承家產?”

    “嘖。”江肆冷冷地笑了聲︰“少看點腦殘電視劇,多長點腦子。”

    “嚶!”胖燈籠委屈,它這明明是合理推測嘛︰“陸爸爸,你說對不對?”

    陸妄才不理它,又摸了摸江肆的頭,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別想了,去休息吧。”

    在游戲里大打了一架就不說了,出來以後又是折騰尾巴又是翻箱倒櫃的,該睡覺了。

    陸妄說著直接把少年攔腰抱了起來,放到床上。

    “你不睡嗎?”江肆鑽進被窩里,卻發現陸妄沒有要上床的意思。

    男人看著他,面無表情道︰“你不怕我?”

    畢竟他是對魚尾巴都會硬的變態啊。

    江肆︰“……”

    他看出來了,他看出來了,這個家伙在生氣!

    “小氣鬼。”江肆撇撇嘴,裹著被子翻過身去,然後像根貓貓蟲一樣,扭啊扭,扭到了床的旁邊,給陸妄騰了個位置。

    肆貓貓臉上傲嬌的表情仿佛在說。

    “我才不像你這麼幼稚,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你生氣了,快上來睡覺吧。”

    可愛到不行。

    陸妄被萌一臉,果然不生氣了,脫了外衣躺上床。

    等江肆睡著了,男人抬起一只手,隔著被子輕輕摟住了他,鼻尖湊近,抵著他的後頸用力吸了兩口。

    香噴噴的,讓人心情愉快。

    不過也僅限于此了。

    雖然剛才是半開玩笑的說詞,但他是真的不敢在床上靠江肆太近了。

    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把小瘋子直接給嚇跑了。

    光球看在眼里酸在心里︰可惡!大晚上的,又塞它一嘴的狗糧!

    江肆的確是累了,他閉上眼楮很快就睡著了,半夜,他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動靜,猛然睜開眼楮,還沒動。

    一只手就輕輕按住他的頭,陸妄在他耳邊低沉道︰“我去看看。”

    這個聲音讓他充滿了安全感,剛清醒的神經又迷糊了起來,于是乖乖地閉上了眼楮,嗯了聲。

    陸妄起床出去,五分鐘後就回來了,上床重新摟住他。

    “……怎麼了?”

    “沒事,繼續睡。”陸妄摸摸他的頭。

    “唔。”肆貓貓被摸得很舒服,嗚咽一聲,非常自覺的鑽進了他的懷里,還蹭了蹭。

    “……”

    要命啊。

    陸妄幾乎是用全力才把邪惡的想法壓下去。

    *

    第二天,江肆難得地睡到了中午才醒來,伸了一個非常舒服的懶腰。

    扭頭一看,發現陸妄已經起床了,但看樣子昨晚似乎睡得不太好。

    “陸妄,你怎麼了?”江肆問出口的同時,想到了昨晚半夜發生的事情︰“昨晚是誰進來了?”

    “江文譽。”

    “哈?”江肆立馬坐了起來︰“怎麼不告訴我?”

    雖然他是有意放江文譽走的,但都自己送上門來了,不折騰一下,怎麼對得起他江爸爸的惡名?

    “你昨晚太累了。”陸妄坐到床邊︰“我幫你把他趕走了。”

    他加重了一下那個“趕”字。

    江肆頓時知道,陸妄恐怕是沒讓江文譽“笑著”離開了。

    “哈哈,陸妄,你變壞了。”

    本來陸妄沒想對江文譽怎麼樣的,雖然這一家子都太壞了,但是江肆已經報過仇了,他也不想江肆老是回憶起這些事情。

    那樣他會不開心。

    可是江文譽自己作死,一直說江肆壞話。

    “陸哥哥?你怎麼會在這里?啊,江肆是不是在我家里?他可真不要臉!這個殺人狂魔!這可是我家!他殺了我的爹媽,怎麼還有臉住進來?”

    “陸哥哥,你可別相信江肆,他就是個撒謊精!從小他就喜歡偷家里的東西,他小時候就喜歡欺負我,還裝做無辜的模樣!”

    “你別被他騙了,他就是個賤.人!”

    太難听了。

    陸妄能忍?直接一腳把他踹下了樓梯,然後干脆利索地關上了們。

    江文譽一下摔瘸了腿,痛得在地上打滾哀嚎。

    “干得漂亮。”江肆听完心情更好了,眼楮眯成了兩道漂亮的月牙。

    兩人在家里待了整整一天,也不見章愛文和楊旭回來,肆貓貓無聊地直舔爪子。

    十分想搞點事情。

    第二天早上。

    “陸妄,我們去刷個副本吧。”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在這個沒有網絡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的時代,坐著發呆實在是太無聊了。

    不如去找個boss欺負一下。

    陸妄其實一點不無聊,他正在翻江家的相冊,雖然數量不多,但也有好幾張江肆小時候的照片。

    小瘋子小時候竟是個包子臉,眼楮又大又圓,表情呆萌,軟軟的一團,可愛到爆炸。

    他全部偷偷取了出來,放進自己的次元口袋精心收藏。

    “嗯?”

    突然听到江肆叫他,有種做賊心虛感,便一口答應了他的刷本邀請。

    兩人離開家,在光球的指引下正準備去就近找個副本開心開心,結果還沒走幾步,江肆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江文譽?”

    沒錯,那個一瘸一拐的家伙就是江文譽,在他的身邊還有個高高瘦瘦的男人扶著他。

    “哦豁,新大腿?”江肆歪了歪頭,覺得有意思,他隨手一算,知道江文譽的生存時間快到了,所以……

    反正欺負boss是娛樂,看江文譽賣慘也是娛樂。

    “那就再加一個娛樂項目吧。”

    豈不是雙倍的快樂?

    此時的江肆還沒有認出來,江文譽身邊的人是夏書君。

    ——那個他曾經崇拜過的傻缺鄰居。

    作者有話要說︰  所以說是三倍的快樂xd

    昨天被和諧的大概就是一些比較澀和直白的用詞,劇情沒什麼變動,自行腦補吧qwq

    感謝在2021-04-27

    20:54:07~2021-04-28

    19:08:0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孤月清寒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青梔祭夏、46417827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蟬予

    10瓶;一只小小兔、sunny89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