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49、第 49 章

49、第 49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江肆沒有偷偷尾隨別人的愛好,

    所以他和陸妄是直接光明正大跟了上去。

    如今的街道上早就沒什麼人了,因此兩人很快就被“發現”了。

    江文譽扭頭一看到他們,頓時嚇得臉色慘白,

    似乎是想跑,連忙告訴了夏書君。

    夏書君皺著眉,原本是不耐煩地扭頭看了過來,

    結果卻在看清楚江肆臉的瞬間愣了一下,

    十足的驚艷。

    然後他抓住了想逃走的江文譽,也不知道對他說了什麼,江文譽似乎冷靜了下來。

    接著夏書君雖然頻頻扭頭來看他們兩人,但卻沒有停下來說什麼或者做什麼。

    反而是意氣風發,越走越大步,

    越走越慢,越走越……自信?

    陸妄眉頭皺了起來︰“他為什麼一直回頭來看你?”

    “我怎麼知道。”江肆也莫名其妙,

    他壓根沒想起這是誰來︰“可能是看我帥吧。”

    以他的相貌,走路上被人盯著看是常有的事情,

    他早就習慣了。

    雖然但是,

    男人卻覺得那個人的眼神讓他莫名的很不爽。

    兩人跟了一路,看著他們在街上走走停停,尋找合適的副本入口,紅色的當然不行,

    進去就是死,粉色的他們也沒膽子去,

    白色的最好,

    但是現在這附近基本已經沒了。

    為什麼是基本呢?

    因為有一些白色副本的建築實在讓人害怕。

    比如醫院,比如殯儀館,比如孤兒院,

    這一類都是鬼片常拍場所,光是听到名字,什麼紅衣白衣女鬼,什麼太平間女尸,什麼嘻嘻笑的詭異小女孩形象就已經活靈活現的出現在腦海里了。

    有沒有?堪稱童年陰影!

    只是想想就很恐怖了。

    所以有部分人寧願去看起來安全一點的灰色等級游戲,也不敢去這種類型的副本。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跟江肆、陸妄一樣膽大,還能把鬼魂當兒子打。

    整個炎國,能把刷副本當娛樂游戲的大概也就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一直在四周晃了近一個小時,他們才終于確定了目標,某老小區里的一套房子。

    光球看到這個副本的時候又明顯是愣了一下︰“這里……”

    江肆看過去︰?

    是boss又有很大一堆還是副本又能升級咋滴?

    “boss很凶?”

    “是很凶,但不怎麼致死,就是特別、特別、特別嚇人。”

    光球連用了三個特別來形容它的嚇人程度。

    “江爸爸,我不涉及劇透的給你們透露兩句,這個副本和別的不一樣,它不禁止玩家離開,玩家進入後只要按要求待夠三天就隨時可以離開了,但是必須要在里面住夠十天還能平安離開,才算通關。”

    “不過不用擔心,因為這個副本的時間挺長,所以時間線是不太一樣的,里面三天,外面只會過去一天。”

    光球知道,以江肆喜歡冒險和尋求刺激的性格,多半看不上低等級的游戲,對白色等級的游戲更是毫無興趣,純粹想看江文譽被虐而已,所以通不通關無所謂的。

    不會浪費太多時間,畢竟還和楊旭、章愛文他們約好了一起去海城呢。

    “哦?”果然,桃花眼里興味濃郁,少年興致勃勃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越嚇人越好。

    以江文譽那膽子,估計他都不用出手,就會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頓時對于今天的娛樂游戲更加期待了呢。

    江肆眯了眯眼,心情愉快地看著那兩個人進入了白色光圈。

    他們也不想想,作為一個白色游戲,在城區里放了這麼久,都沒被人攻略下來,肯定是有問題啊。

    當有玩家進入任意一個副本後,會有五分鐘的等待時間,這期間會匹配就近的生存時間結束的隊友,而其他玩家也可以在這個時候主動進入該副本,一起過關。

    江肆和陸妄跟了進去,眼前短暫的黑暗後,他們出現在了一戶客廳里,耳邊是兩個人的激動的呼聲。

    “太好了,是白色等級的游戲!”

    “還好還好!媽的,嚇死我了!”

    這次進入游戲的,加上他們,總共只有六個人,還恰好都是男性,被隨機傳送進來的兩個玩家皆是大松了一口氣。

    貌似是覺得自己運氣不錯,隨機到了白色等級的游戲。

    而且看四周的環境,這里似乎很正常。

    一眼看過去,這是一個四室一廳的住房,現代簡約的裝修風格,藍白的主色調,很小清新,沒有過多的裝飾也沒有奢華的裝修。

    看起來最普通不過了。

    客廳的中間擺放著沙發、茶幾,電視也都是最普通的款,右邊是開放式的餐廳,上面放著白色精致的餐桌,中間還放著一個花瓶,花瓶中間是一朵黃色的月季花。

    平凡到讓人產生了一種是進入了一戶普通人家做客的錯覺。

    就好像什麼末世、無限游戲都只是一場夢。

    【叮∼玩家已全部到位,歡迎來到黎明小區8-4,你們本次的身份是“一家人”,你們需要在8-4里按照要求住滿十天並且平安離開即可通關。另︰本次任務住滿三天可放棄游戲提前離開。】

    【本次游戲要求︰各位玩家需在晚上6點前抽取茶幾上的身份卡,隨機決定每個人的身份,組合成為一家人,游戲將正式開始,在未來的十天里,玩家們需要按照正常家庭的生活模式,睡覺、吃飯、學習、工作、娛樂等等,具體可自行發揮,但如果做出了嚴重違背該身份生活模式的行為將會被警告,警告多次無效後,會受到懲罰。】

    【叮∼玩家已全部到位,歡迎來到黎明小區8-4,你們本次的身份是“一家人”,你們需要在8-4里按照要求住滿十天……】

    第二遍規則講解開始播報。

    「江哥進游戲了!」

    「啊啊,江肆和陸妄又開播了!」

    「來了來了來了!」

    與此同時,無數觀眾一收到特別關注的主播進入游戲的信息,就立刻馬上趕來圍觀了。

    自從看過江肆手撕boss,棒打水妖後,看其他玩家的過關就變得索然無味了。

    還是看江爸爸過關打臉最爽,最刺激,最無敵!

    江肆的直播間人數瞬間飆過了千萬。

    「啊啊,哇塞,牛逼,肆寶陸哥又進游戲了!!」

    「這個過關效率,太強了吧?」

    「確實牛逼,我關注的其他玩家基本都是生存時間實在快到了才不得不進入游戲,只有江肆跟陸妄是想進就進。」

    「啊啊,肆寶那條漂亮的魚尾巴呢?我上次還沒看夠呢!怎麼已經沒了?」

    「估計是收起來了吧?應該下水就能從看到了!」

    「awsl,江哥好像更好看了,今天也是舔顏的一天。」

    「等等,白色等級?江肆這次又是看上了人家的棒棒糖嗎?(bu)」

    「哈哈哈,又想起了那些可憐的小機器人呢!」

    「嘖嘖,快讓我康康是哪個倒霉的小可憐boss要被江哥陸哥手撕了?」

    ……

    討論聲分分鐘刷了上千條。

    有些第一次進來的小伙伴都被嚇了一跳,畢竟他們平時去的直播間,一場游戲能有十個人圍觀就不錯了,哪見過這陣勢。

    游戲里,听到這場游戲要進行整整十天的時候那幾個玩家都皺起了眉。

    不過轉念一想,反正在現實里過十天是要扣除生存時間的,呆在游戲里過十天似乎也沒差。

    ——他們並不知道這次游戲和現實時間里的游戲線不同。

    而且目前看來,這房子里干干淨淨整整齊齊,桌子上還有水果零食呢,比在外面風餐露宿食不果腹好多了。

    “只是過日子而已,太簡單了。”一個穿著牛仔外套,染了黃色頭發的年輕男人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懶洋洋地打了個哈切︰“看來可以玩十天了。”

    “恐怕沒那麼簡單。”夏書君站在旁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深沉道︰“這個家里肯定不會太平靜,搞不好會有鬼出來嚇唬人。”

    “無所謂,反正是白色等級的游戲而已,別慌就行,不怕。”

    游戲進行到今天,玩家們不說是身經百戰,也可以說是經驗豐富了。

    特別是針對白色等級的副本,大家都總結出來了。

    只要不作死就沒事。

    大多數白色等級的副本都和江肆之前通過的那個一樣,前面看似比較難,npc提一大堆要求,玩家們一個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又是搬東西又是做劇烈運動的,累得半死不活人卻只能拿到零點幾分,搞得驚險萬分。

    但在最後卻一下卻給了520的高分,基本上是穩過了。

    所以一般而言,只要腦子正常,能夠冷靜下來思考,不作死都能通過白色等級的游戲。

    “也是。”夏書君不想被別人當作是膽小,點點頭對旁邊的江文譽說道︰“文譽,游戲過程中你跟緊我,哥哥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江文譽現在對江肆跟陸妄可以說是又恨又怕,要不是夏書君在這里,他一定轉身就跑,根本不會和他們進同一個副本。

    不過夏書君剛才說了,他有辦法收拾那“小子”。

    那自信的語氣,讓江文譽想到江肆以前對夏書君言一向是言听計從,為了他的一句贊賞能高興大半天的模樣。

    加上對方跟了他們一路都沒有動手,江肆恐怕還是很在意夏書君吧?

    呵呵,你喜歡他又怎麼樣?到頭來,夏書君還不是更喜歡他?

    江文譽心中暗爽,他暗暗咬牙,他要為父母報仇!他要一雪前恥!

    打死他都想不到,江肆只是閑得無聊,來看他花樣作死而已。

    「哦豁,弱智弟弟居然還在呢?」

    「喔,太好了,我還以為弱智弟弟被淘汰了,還在惋惜呢!」

    「哈哈哈,我也,畢竟他給我們無聊枯燥的直播生活增加了十足的樂趣!」

    「你們這些人壞壞∼弱智弟弟不要面子的嗎?」

    觀眾們都把江文譽都當笑料看,說著還有一部分又直接跑到了江文譽的直播間,以方便近距離看笑話。

    經過了上一次的事情,江文譽的“公主王子粉們”都跑了,所以這個直播間儼然成了江肆直播間分間。

    「對了,江文譽旁邊那個男的是誰?哥哥?他還有個哥哥?」

    「不知道,這個可能是親的吧,畢竟都長得一般般。」

    「很有可能。」

    夏書君說著還故意把江文譽拉到身邊,舉止有幾分親昵,而且說這些句話的時候,是看著江肆的。

    江肆更莫名其妙了,陸妄也更不爽了。

    系統照慣例播報完三遍後,桌子上白光閃過,出現了六張卡片。

    這個應該就是系統所說的“身份抽取”了。

    不過既然說了是在6點抽取,那麼現在不抽應該也是可以的。

    “現在距離6點還有半個來小時。”夏書君表示︰“雖然只是白色等級的游戲,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先檢查一下這個房子吧。”

    系統說了,住滿10天平安離開才算通關,“平安”,既然用了這個詞語,說明這次游戲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

    “行。”另一個隨機進來的玩家,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件黑色t恤,寸頭圓臉,長得就屬于是看起來比較熱情有親和力的類型是。

    牛仔衣還是吊兒郎當的模樣,他不太喜歡夏書君的命令式語氣,但還是起身一起去調查了。

    那兩個人一走,就剩下了他們四個了。

    江肆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江文譽。

    「哈哈哈,我怎麼覺得江哥和我們一樣,在看熱鬧?」

    「+1,肆寶絕逼是在等著看笑話吧哈哈!」

    「弱智弟弟不愧是弱智弟弟,上一場游戲被江哥收拾得這麼慘,居然還敢出現在他的面前,腦子是進水了嗎?」

    「我已經能預料到接下來的場景了,太好笑了哈哈哈!」

    直播間的觀眾們完美get了他的想法。

    江肆丟完這個眼神,滿意地看著江文譽害怕地縮脖子,往夏書君後面躲。

    夏書君卻把江文譽推開︰“文譽,你也去調查一下吧。”

    江文譽愣住︰“我……”

    說好的保護他呢?

    “別怕,游戲還沒開始。”夏書君有意支開他,等他一瘸一拐地走了,又看向陸妄,試圖用眼神暗示他,讓他也離開。

    然而陸妄根本不吃這套,直接坐到了沙發上,冷冷地瞪了回去。

    夏書君被瞪得一個激靈,心說這人怎麼這麼沒眼力見兒?他尷尬地移開視線,看向江肆。

    “江肆,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我?”

    “你誰啊?”江肆也坐到可陸妄身邊,瞄了過去,這才認真打量了一下這個人。

    身高目測只有1m75,帶著黑框眼鏡,身材微胖,頭頂有點禿也就算了,也不是怎麼想的,還專門穿了一身名牌運動服,logo掛在臉上的那種,又土又俗。

    江肆是隱隱覺得他有點眼熟,但對于他而言那些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一時半會兒沒想起來是誰。

    這個男人卻笑了笑,笑出了滿臉油光︰“江肆,你覺得這樣子裝作不認識我,會更引起我的注意嗎?”

    江肆︰?

    “行,現在如你所願,你成功了。”

    江肆︰??

    他一臉懵逼︰“大叔,你到底是誰啊你?”

    “別對夏哥哥我欲擒故縱了,這樣的小把戲只能玩一次。”

    江肆︰???

    “我真不認識你。”

    “你說氣話,我不信。”

    「我靠,這人怎麼說話油油膩膩的,好惡心啊!」

    「絕了,這滿臉油光,我有點受不了了!」

    「我受不了了,我已經開始想吐了。」

    “江肆,當初那件事情可能是我沒處理好,傷害了你。”夏書君一臉憂傷︰“我在國外讀書的那幾年,也自我反思過了,今年回國本來也想來找你,結果剛到北城,無限游戲就出現了,直到昨天才回家,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什麼鬼,這油膩大叔是誰啊?」

    「他這語氣怎麼像是情侶之間的那種對話,emmm該不會是江哥前男友吧???」

    「不可能!!肆寶絕對不可能看上這種人啊!」

    「必不可能!我估計是個弱智,看江哥長得帥,來搭訕咯。」

    陸哥開始摸刀了。

    終于,話說到這個地步,江肆才勉強認出來了︰“……夏書君?”

    那個他曾經崇拜過的傻缺鄰居哥哥。

    “肆肆,你終于還是忍不住承認了?我就知道你還是很喜歡我的。”

    「???」

    「什麼鬼?他覺得江哥喜歡他?」

    「不是吧不是吧,建議他趕緊撒泡尿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他哪兒來的自信?連陸哥的三分之一帥都沒有好嗎?」

    「別說三分之一了,甚至不如大魔王的腿毛。」

    「我覺得陸哥已經想殺人了。」

    好家伙,江肆也回味過來,這男的到底在搞什麼了,差點當場笑出聲,他按住旁邊殺氣騰騰的某個男人。

    “別沖動別沖動……”

    他還想玩玩呢。

    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當初的夏書君好歹長得還算干淨,皮膚白淨,身材也很瘦,結果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明明還不到三十,現在就發胖發福脫發也就算了。

    為什麼說話成了這種德行?

    江肆一時間不知道是自己當初年輕對“學霸”的濾鏡太重了還是怎麼著。

    竟然崇拜過這種人。

    他坐在沙發上,身體往後靠了靠,翹起二郎腿,冷笑道︰“我喜歡你?夏書君你腦子沒毛病吧?”

    夏書君︰“我知道你當初不敢對我表白,是因為我太優秀,你覺得自己配不上我,怕被我拒絕。”

    “現在不一樣了,我願意再給你一個機會。”

    「???」

    「?????」

    「???????」

    一時間,整個直播間滿是問號。

    「我的媽,頭發發麻,這個大哥他知道我們江哥是全國第一嗎?」

    「以江哥通關的速度,我覺得只要不是瞎子跟聾子,應該都知道了吧?」

    「所以他是覺得現在的肆寶作為全國第一就配得上他可是嗎?」

    「他哪來的自信?我tm笑死!」

    “哈哈哈!”江肆按不住陸妄了,因為他笑到肚子疼了,直接從沙發上嗦了下去。

    夏書君果然是讀書把腦子讀傻了嗎???

    糾結了兩秒。

    “ ”一聲,陸妄把刀插在了桌子上,還是選擇了把小瘋子撈起來要緊。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那個穿著黑色t恤的男人突然沖了出來。

    夏書君應該感謝他救了自己一命。

    否則陸妄扶完江肆,下一步就是砍他!

    “我剛想起來了,這里是黎明小區804啊!我知道這個地方!”

    牛仔衣听到動靜出來,奇怪地問道︰“這個地方怎麼了?”

    他剛才檢查過,沒覺得這里有哪里奇怪啊。

    “這是一座凶宅!我叫萬馬,以前是個做二手房中介生意的,在我們二手房交易圈里,這個房子非常出名。”

    “據說是五年前這里曾經住著一家六口人,一對年輕夫婦,兩個孩子,還有他們的奶奶跟叔叔,他們都被人殘忍地殺死在了這個房子里,而且至今沒找到凶手!”

    “這房子很邪門的,五年間轉賣了很多次,不管是出租還是出售,搬進來的人沒多久就會搬走!據說他們在晚上都听到過女人的慘叫聲,小孩的哭泣聲,半夜還有高跟鞋的聲音在門口走來走去,家具無故自己移動,甚至有人接到過詭異的午夜來電,里面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哭著說︰還我命來——”

    “真的假的?有那麼玄乎嗎?”牛仔衣打了個寒戰︰“這是都市傳說吧?”

    江文譽也投去不敢相信的眼神。

    “當然是真的,我這麼跟你們說吧,這房子現在價格低到二十萬都沒人敢買!”萬馬怕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概念,還強調了一句︰“這房子四室一廳,套內一百五十平,按正常價格來看,哪怕是在老小區,市場價少說也得一百八十萬!”

    這麼一說,大家都懂了。

    近幾年房價不斷升高,作為新一線城市,北城的房價也是高得驚人,導致很多人奮斗一身都買不起房,別說是人死了好幾年的凶宅了,就是昨天剛死的,只要夠便宜,估計都有人敢買。

    而這套房子輾轉多年,價格越來越低,如今跌了九倍都沒人敢接手,足以說明它的問題有多大了。

    “等等。”牛仔衣立馬想到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當年這個凶宅死了六個人?而我們現在也是六個人……不會吧……”

    再加上那個身份牌?

    他們猛然看向桌子上的六張卡片。

    這個時候系統提示道。

    【請玩家們抽取身份牌。請注意,身份牌一旦抽取不可交換不可反悔。】

    6點了。

    江文譽有些害怕了,抓著夏書君的衣袖,瑟瑟發抖道︰“夏哥哥,真的要抽嗎?”

    本來沒覺得有什麼,都怪萬馬講的那個故事,實在是太滲人了。

    一般的副本背景再嚇人,他們都知道是假的,只是游戲,boss再恐怖,也和npc一樣,只是制造出來的。

    可這個副本不太一樣,它本身就是凶宅錒!

    這意味著,這個房子里可能本來就有鬼!真正的鬼!

    如同看恐怖電影的時候加上一句“真人真事改變”一樣,就變得格外有帶入感了。

    比什麼醫院、殯儀館、孤兒院都還要嚇人了呢。

    夏書君安慰道︰“別怕,再怎麼說也只是一個白色等級的游戲而已,系統把條件說的挺明白了,不難,夏哥哥絕對能帶你過關。”

    說這種話的時候,他又有意無意地看向江肆,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一點“吃醋”的跡象來。

    「醉了!」

    「建議大魔王立刻把他人道毀滅了。」

    牛仔衣也說︰“反正系統說了必須抽身份,還能怎麼辦?”

    “那就抽唄。”江肆完全無所謂。

    于是六個人都在桌子上拿了一張牌。

    他們身上有白光閃過,接著每個人的身上都相對應的出現了一些變化。

    抽到“母親”角色的萬馬整個人的身高突然縮水了一截,從1m7變成了165,身上的衣服也變成了女款毛衣跟圍裙。

    抽到“哥哥”角色的夏書君仍然是又油又膩,只是衣服變得時尚潮流了一點。

    抽到“叔叔”角色的牛仔衣,身上變成了黑色的老年運動服,下巴上還多了一撮胡子,人明顯老了個七八歲。

    而抽到“奶奶”角色的江文譽頓時滿臉皺紋,頭發花白,背都有點坨了,手上的拐杖簡直像是為他的瘸腿量身打造。

    「哈哈哈,就這麼一個老年人角色都被他抽到了,江文譽也太倒霉了!」

    「真是惡有惡報啊!笑死我了!」

    一群直播間群眾瞬間又笑抽了。

    只有抽到“父親”角色的陸妄外表上沒什麼變化,只是身上的衣服變成了整齊的黑色西裝,還戴上了名牌手表,整體看起來成熟了許多。

    江肆呢?

    陸妄習慣性地扭頭,沒看到人,直到往下一看,才看到了一個沒他胸口高的……

    小包子臉。

    還是枚穿著粉色裙子的小包子臉。

    作者有話要說︰  新的play,小包子臉說來就來(。)

    感謝在2021-04-28

    19:08:01~2021-04-29

    20:19:4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澤漆裕

    100瓶;相與步夢庭

    14瓶;熬夜是因為我發量多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