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82、第 82 章

82、第 82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江肆的手掌貼著堅硬冰冷的鱗片正要往下(摸Mo)去,

    傳來了敲門聲。+++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是誰這麼不長眼?

    兩人剛進入基地的時候,被顏值吸引的瘋狂小迷弟小迷妹以及好奇的吃瓜群眾打听到他們住在哪里後。

    經常來敲門,想(勾gou)搭兩位大佬。

    在江肆被煩到,

    差點直接動手把他們全(干gan)掉後。

    老林下了規矩,

    禁止焱黃成員沒事去騷擾他們,她安排了人每天查監控,抓住一次扣200積分,

    才消停了。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人打擾他們了。

    所以現在敲門的是誰?

    江肆往天上看了眼。

    “好 !”光球得令,

    飄到貓眼往外一看,立刻激動地說道︰“是聞傻逼!”

    聞青雲?那個家伙居然還敢來。

    江肆冷冷地嘖了聲︰“陸妄,先放開我。”

    男人不得不收起龍尾,

    放開了卷進懷里的小瘋子,

    並且又開始釋放起(殺sha)人的氣息。

    江肆打開了門。

    “江大佬!”門口的聞青雲頂著半張腫成豬頭的臉,

    沖他(露)出一個憨笑︰“我剛才撿到了這個,是你們掉的道具吧?”

    以聞青雲的厚臉皮程度,他當然不可能只是吹牛皮被戳破丟個人就放棄了。

    在看到江肆對他的態度後,

    他更加確定對方沒有重生,不記得他了。

    那他怎麼能錯過這次機會?

    要知道他上輩子花了這麼多時間和精力才騙到了江肆的信任,

    他好不容易拿到的那些資料,可都是別人所沒有的資源!

    本來他這輩子也沒指望還能遇到江肆了。

    畢竟等他和江肆在安城相遇,

    那是三四年後的事情了,他可不想(干gan)等,還不如早點進入焱黃,立個人設,以他的技能,混個(干gan)部什麼的來當當,以後也算滋潤了。

    結果誰知,

    江肆自己跑到面前來了!

    這不是老天的意願麼?

    他覺得自己就像那種穿越到小說里帶著提前知道劇情外掛去攻略大佬的主角。

    單憑他了解江肆這個人的過去,就等于是擁有了別人所沒有的金手指!

    唯一有點意外的是,江肆現在和陸妄在一起了。

    不過這沒事,反正他也不喜歡男人,只要混上當個“好兄弟”就行了。

    加上他這一世的技能,上一世他能得到的榮華富貴現在他還能得到!

    在末世也能過得那麼滋潤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他就是天選之子!

    所以他絕對不會放棄,哪怕不擇手段,這條大腿他抱定了!

    因此他(肉rou)痛完又覺得自己不能白挨打。

    還得去江肆那里刷存在感。

    他記得很清楚,上一世的江肆雖然總愛擺著張臭臉,對誰都很冷漠,但骨子里卻是個很容易心軟的人。

    就他抱大腿的那一年多里,江肆盡管表面高冷不愛說話,但實際上卻幫了不少人,他原本無意當領導的,成為破軍的副會長是大家投上去的,眾望所歸。

    所以,他故意頂著這張被打腫的臉過來找了個借口搭話。

    這個道具當然不是江肆和陸妄的。

    按照他的想法。

    江肆肯定會否認,然後他再適時抬起臉,讓他看到自己的傷。

    之前見面的時候都還好好的,結果現在就腫這麼嚴重,以江肆的(性xing)格肯定會詢問是怎麼了,還會幫他包扎傷口。

    接著聞青雲就把之前編好的那套說辭擺出來,讓江肆同情他。

    江肆多半會出手幫他,到時候再以“報恩”為由黏上去,一切就美滋滋了。

    嘿嘿。

    “這不是我的道具。”

    果然,江肆語氣冷淡地否認了。

    “這樣啊……”聞青雲順勢抬起頭,嘆了口氣︰“我看到是精良道具,還以為……”

    他放慢了語速,一邊說一邊刻意抬起臉,將自己紅腫的那半張臉(露)出來。

    “……以為是你們丟的呢,畢竟這個基地只有你們這麼(強qiang)了。”

    “哦,不是我的。”

    他抬啊抬,然而江肆卻不為所動。

    他沒看見嗎?!

    “……”聞青雲頓了一下,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剛才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認錯了,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聞青雲,江肆你知道嗎?你和我一個朋友特別像,那是我認識了十幾年的好兄弟,感情深厚……”

    以前不愧是演戲的,悲情故事是說來就來。

    聞青雲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把臉往上揚,結果他臉都快要昂天上了,少年卻還是淡漠地看著他。

    “只是游戲剛開始,他就被淘汰了,我為了救他拼盡了全力,可惜還是失敗了,我很想念他,思念心切,不小心看錯了……”

    眼看他快要編不下去了。

    終于,江肆沒憋住,噗嗤一笑,抱著胳膊,柔聲問道︰“你怎麼了?”

    總算問了!

    “啊?我的臉啊?”聞青雲捂著臉,連忙把早就編好的故事甩出來︰“哎,其實也沒什麼,我早就習慣了。

    反正在他們眼里,我就是個多余的……我三個月前加入焱黃,跟著開荒隊,你也知道,因為咱焱黃是靠貢獻拿積分,所以我就想著努努力,多做出點貢獻,好多拿些積分,結果我拿了兩次mvp後,王統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著就看不慣我了,經常搶我的道具……”

    故事中的這個王統的確存在,也是開荒隊的人,和聞青雲有過過節。

    所以聞青雲這是一石二鳥,既能騙得江肆的同情,又能陷害王統一把。

    要是全國第一看不慣他,以後他還能在基地里混嗎?

    “我之前想著大家都是一個隊伍的也就算了,結果他們現在直接動手了,不爽就揍我,剛就是又被他們打了……”

    沒錯,聞青雲編的這個故事就是江肆曾經經歷的翻版。

    集“因為太優秀太人好心善卻被排擠遭到霸凌”為一體。

    房間里的光球听到這些話,差點當場yue出來了︰“嘔,太惡心了,什麼人啊!演技還真挺行,要不是知道他的真面目,我都要被他那雙‘真誠’的眼楮給騙了,要為他義憤填膺了。”

    它噴完看了眼渾身冒著(殺sha)氣的陸妄,連忙道︰“別別,千萬別沖動,陸爸爸,不能破壞江爸爸的計劃!”

    現在(殺sha)了,可就便宜他了!

    結果他這個故事還沒講完,江肆就出聲打斷他︰“不,我是問你的脖子怎麼了?歪成這樣?”

    少年眨眨眼楮,用天真無辜的眼神看著他,那雙紅(色)的眼眸亮晶晶的,語氣也很溫和︰“如果你脖子有問題的話,最好早點去看醫生哦。”

    聞青雲︰?

    江肆笑眯眯地把話說完︰“畢竟如果是頸椎問題的話,會引起上肢下肢乏力、手指發麻,嚴重的話,可能會導致惡心、嘔吐,行走困難哦∼這位好心人,祝你早日康復,拜拜。”

    說完 一聲關上了房門。

    聞青雲︰???

    江肆居然就這麼關門了?!

    他不同情他嗎?他都這麼慘了,他怎麼連問兩句都沒有!?

    就在聞青雲懵逼的時候,房門又開了。

    !他頓時又激動起來,果然江肆只是表面冷漠而已,有戲!

    “江肆,我……”聞青雲正擠出笑容,卻沒想到門後站的是陸妄!

    這個高大的男人只是站在面前冷著一張臉什麼都不說,那氣勢就(強qiang)大得讓人害怕。

    直接壓得聞青雲差點沒喘上氣來。

    不愧是前任全國第一啊,就算失憶了也這麼(強qiang)!

    他有種被猛獸盯上了的感覺,狠狠地咽了下口水,訕笑道︰“陸、陸大佬?有什麼事嗎?”

    “道具呢?”

    聞青雲一怔︰“什麼道具?”

    陸妄的視線落在聞青雲的手上,他跟著看下去,發現是自己捧在手里的那個精良道具,愣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你不是來送道具的嗎?”陸妄語氣冰冷︰“這是我丟的道具。”

    他說完伸出手。

    聞青雲︰???

    他再次一臉錯愕。

    “怎麼?不打算還了?”男人眯了眯眼楮,語氣變得危險起來。

    聞青雲一個激靈,連忙雙手舉起,恭恭敬敬地把道具放在了陸妄手上︰“抱歉抱歉,還給您……”

    陸妄手指一轉,就把這個道具收進了空間里,聞青雲一絲一毫再拿回去的可能都沒了。

    眼睜睜地看著它消失,聞青雲(肉rou)痛得差點叫出來,(干gan)巴巴地說道︰“陸大佬,你好,我叫聞青雲,我……”

    本想著,江肆那里不行,在陸妄面前刷個存在感總行了吧?

    陸妄卻根本不想理會他,語氣冰冷地丟出一句話︰“趕緊滾!”

    然後就關上了門。

    伴隨著門 一聲關上。

    光球再次沒忍住,哈哈大笑起來︰“江爸爸,可惜了,你沒看見,聞青雲剛才那個表情喲,比吞了蒼蠅還難看!太爽了!”

    神他媽的脖子有問題,太損了!

    事實證明,只要跟著江爸爸,世界處處是爽文,臉一打一個準,比看電視劇還爽。

    哈哈哈!還有陸爸爸現在也是越來越壞了。

    雙劍合璧,就一個爽字!

    于是,聞青雲頂著被打腫的半張臉上門來(勾gou)搭江肆失敗,一點沒討到好處就算了,還丟了兩個精良道具!!

    那可是他最好的兩個道具了!

    媽的!!聞青雲憋著一肚子火回到房間,氣得一拳打在牆壁,他的拳頭明顯沒有牆壁硬,所以一拳下去,指骨當場破皮,疼得他嗷嗷慘叫。

    張(艷yan)玲回來看到這一幕,被嚇了一跳,一邊拿來繃帶給他包扎,一邊問明了狀況。

    “……他以前可不是這樣。”張(艷yan)玲也覺得這不可思議︰“他該不會是知道了什麼吧?”

    兩人這一世為了加入焱黃成為高層,一直都很小心,沒怎麼留下黑歷史。

    除了這次游戲開始,張(艷yan)玲就把丈夫給(干gan)掉了直奔新歡和焱黃而來之外。

    “你給你那些姐妹說了?”

    “沒啊!怎麼可能告訴她們?”張(艷yan)玲誰也沒說,兩人又回憶了一下,確定沒落下什麼把柄在外面才是。

    “還有那個該死的陸妄,堂堂全國第二,上一世的全國第一,居然連一個精良裝備都黑,他多半是把我當情敵了,對江肆寶貝得很呢!兩個死基佬!真惡心!我呸!”

    聞青雲仿佛完全忘了,自己上一世為了追求江肆裝成基佬,各種賣萌裝可憐賣弄(風feng)騷要多惡心有多惡心的事情了。

    更別提,情敵?

    他也配當陸妄的情敵?

    “算了,明天再去踫踫運氣。”聞青雲罵歸罵,還不是得繼續。

    “老公,你辛苦了。”張(艷yan)玲抱著他的胳膊︰“要不咱們直接偷了他的積分跑吧?”

    “那誰知道他現在有多少積分呢,萬一全部都換成生存時間或者道具了呢?”聞青雲作出一副很有遠見的模樣︰“而且游戲開始沒多久,那幾萬哪夠我們花?還是獲得他的信任,才是長久之計。”

    他相信只要他這一世也死纏爛打,江肆一定會心軟的。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以後會有多後悔。

    *

    另一邊,陸妄又糾纏起江肆來,迫切地想知道他的計劃。

    他太想(干gan)掉聞青雲了。

    光是听到他剛才說的那些話,就氣得差點沒控制住。

    一想到江肆上一世明明是那麼好的一個人,像小太陽一樣的善良溫柔。

    他年輕、帥氣、優秀,值得這個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他善待每一個人,可別人卻沒有善待他。

    為什麼他沒有遇到他呢?

    如果可以回到上一世,他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就趕到北城,保護好這只小瘋子。

    江肆現在太冷靜了,比以往任何一次復仇都要冷靜。

    他寧願江肆發瘋直接把聞青雲碎尸萬段,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冷靜得令人心慌。

    他到底想做什麼呢?

    小瘋子還是笑,無所謂道︰“你還沒有把你的秘密告訴我呢?”

    江肆也對他那個所謂的秘密有些好奇。

    就像光球說的那樣,兩人幾乎是一直待在一起的,陸妄能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秘密呢?

    所以答應了交換。

    于是龍尾巴又纏了上來。

    他的手再次被陸妄牽引著往下。

    突然,他(摸Mo)到了一個硬硬的,表面布滿細鱗的東西,它比其他部位要燙很多。

    再往旁邊,還有一個。

    嗯???什麼東西?

    江肆沒忍住低頭看了一眼,突然間明白了什麼,表情瞬間變得很微妙。

    他(脫tuo)口而出︰“這算什麼秘密?!”

    =口=摔!!!!

    難得在小瘋子臉上看到這種表情,實在可愛得緊。

    陸妄捏了捏他的臉,嘴角上揚,不緊不慢道︰“你之前不知道,所以這就算是秘密。”

    一邊說,尾巴一邊緩緩纏緊,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這個家伙,真是越來越流氓了。

    “你……”江肆一頓,把手收了回去,故作淡定道︰“誰說我不知道了?”

    龍和蛇的尾巴長得差不多,理論上來說那啥肯定也一樣,有什麼好奇怪的。

    只是在此之前他沒有去思考過這個問題而已。

    光球︰???

    它好好奇兩位爸爸在說什麼,但是並不敢靠近。

    不過看陸爸爸纏著江爸爸那勁兒,接著不來激烈的一炮很難收場。

    所以它乖乖地選擇了消失。

    絕不打擾兩位大佬!

    “是,我的大學霸當然知道。”陸妄的語氣不緊不慢,帶著幾分揶揄的味道,嘴角的笑容卻越發惡劣︰“手給我,我要告訴你的是另外一個秘密。”

    男人重新把江肆的手拉過去,沿著冰冷的龍鱗繼續往下,然後停在了一個位置。

    “你(摸Mo)(摸Mo)它。”

    那里換算(成cheng)人的腿應該是在大腿偏內側的地方。

    江肆本以為又是帶他(摸Mo)什麼騷東西,結果這次並沒有,那里也只是鱗片。

    然而隨著指腹按上去,他很快發現了不對,那里的鱗片形狀是倒著聲生長的。

    “逆鱗?”

    “嗯。”被觸踫的感覺似乎不太舒服,陸妄微微皺了下眉︰“如果你用刀子往這里狠狠地捅一下,我會死。”

    俗話說,龍之逆鱗,觸者(殺sha)之。

    傳說中,龍的頸部有一塊鱗片是倒著生長得,如果誰踫到,龍就會發怒,(殺sha)死對方。

    但是作為擁有龍族血統的半龍玩家來說,“逆鱗”的存在不是什麼“敏∣感點”而是弱點。

    陸妄所擁有的龍族血統是傳說級的。

    這是什麼概念?

    在上一世都是玩家所獲得過的最高等級的血統了。

    據陸妄自己回憶。

    這是上一世在一個深紅(色)等級的副本里獲得的。

    是的,深紅(色)等級的副本。

    和等級最高的黑(色)副本只有一線之隔。

    上一世,在無限游戲降臨後的第三年時間,系統解鎖了深紅等級的游戲。

    深紅等級的游戲比紅(色)等級的難了可以說不是一丁半點。

    如果說紅(色)等級的游戲還能靠智商投機取巧,鑽空子找捷徑的話,深紅等級的就基本是拼硬實力了。

    江肆上一世還活著的時候就進過兩次。

    第一次是意外進去的。

    一只堪稱無敵的克甦魯系大怪物的大逃(殺sha)游戲,觸手遍地跑,還會射出具有腐蝕(性xing)的液(體ti),一旦沾染上,就會傷口潰爛流濃,直到遍布全身,痛苦不堪而死。

    而且它會精準定位地追著玩家跑,躲進地下都沒用。

    那一場游戲光是受不了被腐蝕痛苦自(殺sha)的玩家就有五六個。

    連傳說等級的武器都無法(殺sha)死它,頂多造成點傷害,但會更加激怒那只恐怖的怪物。

    能活到那個時候的玩家也基本算得上是精英了,但面對一只那麼無解的怪物都感到無比絕望。

    整整二十個玩家,自(殺sha)的自(殺sha),被吃掉的被吃掉。

    最後就剩下江肆一個人了。

    怪物對他展開了瘋狂的追(殺sha),而距離游戲時間結束,還有整整24小時!

    江肆發覺他們所在的這個虛擬城市要比現實世界的科技水平高出許多。

    有能上網的隱形眼鏡,戴上頭盔就能進入的虛擬游戲,還有能瞬移的空間車。

    于是他突發奇想,排除萬難找到了一輛還在運營的空間車,把自己穿送到了另一個國家。

    然後在大怪物追(殺sha)過來之前,他跑到了該國家的導.彈發射中心。

    然後仗著自己一身技能裝備及buff打普通npc跟玩一樣,挾持了那個國家的總統,然後丟了一枚超遠距離的量子炮過去。

    足以扭曲空間的(強qiang)壓縮能量炮.彈終于成功炸死了怪獸!

    接著成功通關了游戲。

    成為了當時第二個通過深紅等級游戲的人。

    和第一陸妄就相差三分鐘時間。

    一舉從前兩百沖進了積分榜前五十。

    巧的是。

    陸妄的龍族血統就是來自于他第一次進深紅副本。

    那場游戲的主題十分簡單粗暴。

    就是屠龍。

    (殺sha)掉每年要求村民用人當祭品,愛吃小孩的惡龍。

    陸妄玩得也比較粗暴,就是和龍正面(干gan)。

    和江肆這種活一天算一天的獨行俠不同,陸妄雖然也喜歡一個人刷副本,但他以前就是個副本狂魔,因此身上的技能裝備都是最高配置。

    所以他最後還真就把那條龍給(干gan)掉了。

    在打斗過程中,那條龍的逆鱗被剝下,無意間進入了陸妄的傷口,竟然(發fa)生了神奇的融合反應。

    因此他獲得了龍族血統。

    這個血統和江肆的水妖血統類似,在大幅(強qiang)化(身shen)體屬(性xing)的同時也擁有超(強qiang)的水下作戰能力。

    不過單論(肉rou)搏能力,卻是碾壓級別的。

    陸妄的龍尾很長很長,直線展開的話有近十米,在水下異常靈活,龍鰭鋒利,鱗片堅硬,普通刀具是刺不進去的。

    要是他早拿回這個血統,古井副本里打水妖估計就跟打兒子一樣輕松。

    也犯不著江肆動用哈特心髒了。

    除了(肉rou)搏能力之外,最最bug的是,他還有個爆發技。

    『化龍』。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從半龍人變成全龍。

    雖然估計沒有神話傳說中的那麼大,但應該比boss本體小不了多少。

    “在我恢復人形的狀態下,逆鱗也是存在的,普通刀具都能刺進去,夠深的話,我會立刻斃命。”

    听到說陸妄說這是他的弱點。

    江肆來興趣了,兩只眼楮閃閃發光,貓爪子躍躍欲試。

    他就是說呢,陸妄這個血統能力這麼bug就算了,連尾巴都能收放自如。

    在半龍的情況下,陸妄的尾巴都有兩種形態,一種是下半身整個變成龍尾,一種是保持雙腿,尾巴從脊椎後面伸出來的狀態。

    不管是哪種形態,這條尾巴(殺sha)傷力都巨大。

    不用懷疑,如果他想,光用尾巴都能輕松絞(殺sha)一堆人。

    所以憑什麼他光控制住魚尾巴就折騰半天,弄壞了n條褲子,每次變回來還都得裸.奔。

    跟個變態似得。

    原來是有致命弱點啊。

    江肆這人就是有叛逆的特(性xing),越不讓(干gan)某件事情,他就越想(干gan)。

    右手(摸Mo)在男人的致命弱點上,越(摸Mo)貓爪子就越癢,涌起了一股想把它扣下來的調皮沖動。

    想著想著,惡鬼的指甲就冒了出來,尖銳的指甲抵住逆鱗的邊緣輕輕劃了兩下。

    他一邊劃一邊故意抬起頭看向陸妄。

    那雙漂亮的桃花眼暗藏得意,狡黠天真,連眼角的紅痣都充滿了淘氣的意味。

    跟只想吃葡萄的小狐狸似得。

    狂甩著毛絨絨的尾巴。

    明知道他是在(干gan)壞事,可是那眼楮太亮了,太可愛了,讓人無法拒絕。

    陸妄單手摟著小狐狸的腰,面不改(色)地看著他,任由他的手指在自己的命脈邊緣來回試探。

    “你的弱點被我掌握了。”小狐狸歪著頭,用很天真地語氣問︰“不害怕?”

    “不怕。”

    “你覺得我不敢(殺sha)你?”

    小瘋子說這話的同時,尖銳的指甲刺還真刺了進去!

    陸妄卻沒有絲毫掙扎的動作,甚至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不過江肆也就刺了一點點,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刺穿它,看著淡得像水一般的淺粉(色)血液從里面流出來。

    這位小瘋子似乎有些驚奇。

    陸妄(摸Mo)了(摸Mo)他的頭,語氣平靜道︰“我知道你敢。”

    一個連自己命都可以不要的人,又怎麼會在意別人的命呢?

    江肆本(性xing)不弒(殺sha),但對于“(殺sha)人”這件事情也沒什麼負罪感。

    他甚至覺得,讓別人被淘汰得太輕松了是一種解(脫tuo)。

    “你敢。”像是哄傲嬌的小動物,陸妄低聲道︰“但是你舍不得。”

    “噗,舍不得?”江肆像是听到了什麼有趣的笑話,眼楮又眯成了漂亮的月牙︰“陸妄,你覺得我舍不得你什麼?”

    “我能讓你爽。”

    江肆︰“……”

    “怎麼樣,你還要(殺sha)死我嗎?”

    江肆︰“……”

    他沉默著收回手。

    好吧,是有那麼億點點舍不得。

    畢竟目前他不排斥的也就只有這個男人了。

    看到小瘋子乖乖收回爪子,陸妄滿意地拍了拍他的頭,決定給這只听話的小寶貝一些獎勵。

    “你選一個?”

    江肆︰“什麼?”

    陸妄︰“那個。”

    江肆︰???

    陸妄︰“你也可以都要。”

    作者有話要說︰  小孩子才做選擇.jpg

    新的一個月!!我又來了!!上個月失敗了,再求營養液,這次降低標準!!暫定每5k營養液加一小更,如果成功上榜加一大更,愛你們!!

    感謝在2021-05-31

    21:02:28~2021-06-01

    20:58:5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lucky

    tr fle?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青梔祭夏、47745888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紛雨夜

    60瓶;無心蕭瑟

    50瓶;lucky

    tr fle?

    39瓶;包子包子v587、清歌

    30瓶;小龍蝦薯片

    11瓶;嘟嘟吧、白敬亭的小嬌妻、00、月亮說給你听

    10瓶;停停愛(奶Nai)黃包

    6瓶;孤夜•寒星

    5瓶;老溫手上的扇子

    3瓶;小俞淦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