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救世謬論〔無限〕 > 90、第 90 章

90、第 90 章

作品:救世謬論〔無限〕 作者:臨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救世謬論〔無限〕");

    陸妄︰?

    江肆抱著枕頭,

    把下巴擱在上面,眼楮閃閃發光地看著他,興致勃勃地追問道︰“陸妄,

    有沒有啊?”

    小貓咪又開始躍躍欲試地伸爪爪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陸妄肯定地回答︰“有。”

    居然還真有!

    男人把那些光碟收起來,從空間里拿了台攝影機出來。

    江肆︰?

    不是說一起看動作片嗎?

    陸妄起身走到少年的身邊,單手拿著攝影機把他按倒在沙發上︰“我們現在拍一個。”

    江肆︰???

    大魔王不愧是大魔王,騷不過騷不過。

    光球︰????

    我靠,兩位爸爸玩得這是越來越野了啊!!

    它被驚得完全忘記了要勸說的事情,直接原地消失。

    等這次拍完動作片。

    肆貓貓是真的累了,終于不調皮不搗蛋了,

    乖乖躺在男人的懷里睡起了大覺,

    又一口氣睡到了第二天。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

    江肆都是一副小懶貓的狀態,每天不是賴在床上就是賴在沙發上看電視,

    仿佛成了一團貓球。

    別說拯救世界了,江肆連民宿門都不想出了,

    兩耳不聞窗外事,

    一心只想當咸魚,

    要不是陸妄偶爾會強拉著他出去散散步的話,

    得自閉成一只蘑菇了。

    陸妄也任由他團著,

    每天陪著他,

    江肆不出門他就不出門,

    江肆躺著,

    他就在旁邊坐著,捧本書,給他講故事念雜志。

    只是每天都要強行把這個小團子從床上連根抱起來,打包到餐桌上投食。

    咸魚可以當,

    飯必須吃。

    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

    光球有點著急了。

    這一天,趁著陸妄在廚房里研究奶油蛋糕怎麼做的時候,它湊過來低聲道︰“陸爸爸,你該不會真就讓江爸爸這麼消沉下去吧?他不參加游戲,要是游戲升級失敗,大家可都玩完了。”

    陸妄最近不知道在哪里找了本甜食烹飪書,每天研究怎麼做好吃的哄江肆開心。

    不過他是真心沒什麼烹飪天賦,做出來的實在不咋地,花式黑暗料理,經常被某只不知好歹的小瘋子嘲笑。

    有時候笑太過分了,男人就逮著他收拾。

    然後收拾著收拾著就又爬床上去了,把他喂得飽飽的。

    所以從某些角度來講,哄江肆開心的目的是達到了。

    陸妄看著烹飪書上寫的“少許白糖”,認真琢磨著到底是多少,聞言只是回答︰“他開心就好。”

    “那怎麼行……要是任由江爸爸開心,世界早毀滅了。”光球飛到陸妄旁邊︰“陸妄,現在我們國家就你們倆最強大,最有可能拯救世界,要是江爸爸不干了……”

    “胖燈籠。”男人放下手中的打蛋器,淡淡地反問道︰“如果我現在把你拆掉,但有一天需要你來拯救我,你會拯救我麼?”

    光球當然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江肆不想拯救世界的主要原因在于,他曾經痛恨著這個世界,如今大仇已報,他或許是不恨了,但也稱不上愛。

    “可‘世界’並不是一個人啊,江肆是遇到了很多人渣,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好人,值得被拯救。”光球板著它的小短手一個個數︰“不說遠了,就焱黃的那些人,楊旭、章愛文、狄宵、林詩佩還有監獄遇到的活寶三人組,他們都是好人,前兩天還送了新鮮水果過來呢。”

    哪怕江肆拒絕參加升級游戲,那邊也沒有說要就此斷絕來往了。

    “他才十八歲,這些東西不該強加在他身上,任何人都不能。”

    神他媽十八歲,少來了!加上重生的那一世,江肆都二十四歲了好嗎!!

    “但是你能勸他。”光球看陸妄想走,連忙從另一個方向飛過去,追著說道︰“這世界上就你說話他可能會听進去一些了,你要是告訴他,你想拯救世界,你想他幫忙,江爸爸多半會重新考慮的。”

    光球覺得,江肆雖然一直不承認自己喜歡陸妄,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個男人對他而言是特別的存在。

    不管是出于感情還是出于義氣,陸妄救過他那麼多次,江肆都很有可能會听陸妄的勸說。

    “陸爸爸,你听我說,你就這麼和江肆說吧,你……”光球話還沒說完,又被陸妄打斷了。

    “我不會去勸他。”陸妄放完糖,繼續攪拌碗里的面糊。

    的確,如果是陸妄開口,江肆或許會改變主意,反正對于現在的他而言,大仇已報,做什麼都無所謂了。

    男人語氣堅定道︰“我現在只想他開心。”

    只要開心,做什麼不做什麼都無所謂。

    光球︰“……”

    “陸爸爸,你這是‘過度溺愛’他!”

    陸妄面無表情︰“我樂意。”

    你管的著嗎你?

    光球︰“……”

    嗚嗚嗚嗚,它落淚了啊!!!它只是想拯救世界而已,在別的電影小說里都是主人公義不容辭的使命,怎麼擱現實里就那麼難啊?!

    整整一個多小時後,陸妄失敗了n次,終于把奶油蛋糕倒騰出來了,雖然丑了丑了點,但味道還行。

    他端到客廳,把又窩在花園里曬太陽睡下午覺的肆貓貓挖了進來。

    “嘗嘗。”

    看著面前歪歪扭扭的蛋糕,江肆撲哧笑了一聲。

    大魔王正要習慣性捏捏他的臉,卻沒想到江肆就伸手戳了戳蛋糕,沾了一大坨奶油含進嘴里,然後對他露出一個笑容︰“很好吃。”

    這個笑容很燦爛,就像是窗外的陽光,無聲地綻放。

    美好得驚人。

    陸妄都被笑得愣了一下。

    因為在這一刻,江肆就像是個最普通不過的十八歲少年。

    天真、活潑、開朗,充滿了活力。

    這一個多月來,就像光球所說的那樣,江肆每天都是一副消極度日的狀態,什麼都不想做,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甚至不怎麼愛笑了。

    厭世情緒仿佛更重了。

    要是沒陸妄管著,他說不定會把自己餓死。

    結果現在江肆居然對他笑了。

    而且是那種和以往不同,沒有嘲諷,沒有不屑沒有任何深意的——發自內心的開心笑容。

    就好像他想到了什麼讓人高興的事情。

    陸妄被這樣的笑容感染了,戳戳小瘋子的臉頰,同樣笑著說道︰“那我明天再做給你吃。”

    他並不知道,江肆笑的其實不是這個。

    下午的時候,坐在客廳里的他無意中听到了陸妄和光球的對話。

    听到了男人兩次強調“他開心就好”。

    從他有記憶開始,就沒人會在乎他的感受,所以後來才會輕易被聞青雲的花言巧語所蒙騙,以為遇到了真正愛他的人。

    可現在仔細想想,聞青雲雖然很會“關心”他,但和所有渣男一樣,他真就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他所有的行為其實都只是為了達成讓江肆帶他過游戲的目的。

    陸妄卻不一樣。

    除了那天江肆想自我了結的時候,他說了很多真心話之外,平時幾乎不會說這些。

    但卻默默在做。

    每天把江肆拉起床,他要是不想動,就幫他穿衣服,給他洗漱,剃胡子,抱他去吃飯散步曬太陽。

    當江肆不想吃飯了,他就開始親自學著做餅干做蛋糕做奶茶,給他加上滿滿的糖分,怕江肆無聊,就四處搜刮一些電影電視劇光碟書籍回來給他看。

    帶兒子都沒他這麼細心的,可以說是寵上天了。

    這一個月來,江肆的確也是處在一種“要死不活,生無可戀”的狀態,放在以前,肯定分分鐘自我了結了。

    可那一天,當陸妄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逆鱗和弱點交給他的時候,他心底就像是有一團小小的光亮了起來。

    而這一個多月里,陸妄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對這個世界好像又有那麼一絲絲留戀了。

    所以他雖然還消極著,但最開始那種“自我了結趕緊去世”的想法在一點點變少,最近幾天他都已經沒再想這件事情了,反而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今天陸妄會給他念什麼雜志呢?

    今天陸妄會做什麼吃的呢?

    今天要去哪里散步呢?

    而當今天下午,他听到陸妄兩次打斷光球。

    連“哪怕世界即將毀滅”這樣嚴重的問題擺在面前,那個男人居然也不願意來勸他的時候。

    他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好像也沒有那麼糟糕了。

    陸妄不知道江肆在想什麼,但只要小瘋子開心,他也高興。

    吃完了東西,照慣例,陸妄先把餐具端進廚房,叫機器人收拾,然後上樓去拿江肆的東西。

    準備把肆貓貓拎出去溜一溜。

    卻沒想到,他剛拿了外套下來,竟發現江肆居然今天自己換好了衣服,穿上了鞋子站在門口等他。

    陸妄有點意外,放下外套詢問道︰“小瘋子,你有什麼事情要辦?”

    “沒有。”江肆回答︰“你不是要去焱黃麼,我陪你去。”

    下午的時候,他听到狄宵派人過來,約陸妄晚上見面,男人當時表示,晚上要陪他家小瘋子,到時候看情況赴約。

    看到肆貓貓傲嬌地沖他舉起爪子,陸妄心里一顫,伸手去接住爪子,柔聲道︰“好。”

    兩人邁出民宿門,陸妄也沒有要放手的意思,就牽著江肆的手,直到上車,才不舍地放開了。

    到達基地。

    江肆並不想又被那群瘋狂的粉絲圍著尖叫,所以兩人是從後門進去後,陸妄去找狄宵,他不想去,就用變化相貌的技能給自己換了張比較平凡的臉,閑逛起來。

    一個多月沒來,焱黃基地內的設備又完善了一些。

    資料情報區多了一排電腦,把之前的手寫紙質資料全部輸入了進去,現在可以直接搜索查詢了。

    只要是焱黃成員就都可以使用。

    住宿區又新增了三個豪華套房,用以獎勵當月基地積分最高的前三成員。

    娛樂區則多了家酒吧……嗯?酒吧?江肆停下了腳步。

    盡管玻璃牆隔音效果不錯,但還是能听見里面熱鬧的聲音。

    酒吧里燈光耀眼,音樂勁爆,一群男女正興奮地隨著節奏扭動著身體,盡情跳舞。

    這是一群剛從副本里出來的玩家,他們慶祝著劫後余生,肆意釋放著壓力。

    焱黃是允許成員適當放松一下的。

    當然,黃.毒和大賭是不行的。

    作為曾經的大學霸及社會三好學生,江肆從來沒進過酒吧,也很少會喝酒。

    所以他的好奇心上來,沒有多想就推門進去了。

    由于改變了相貌,所以沒有人認出他來,坐在門附近的幾個女孩看他身材高挑,氣質出眾,便主動打招呼道︰“帥哥,找朋友?要不要來一起來玩啊!”

    “玩什麼?”江肆雖然相貌變了,但是聲音沒變。

    “哇,帥哥你聲音好好听啊。”立刻有個妹子被迷住了,熱情地說道︰“我們在玩撲克,你會玩嗎?不會也沒關系,我們教你呀。”

    她們說著主動讓了個獨立的小沙發出來給他坐。

    除了這三個妹子之外,桌上還有兩個男人,明顯是來把妹的,看她們這麼主動的找其他男生,不爽地哼了聲。

    江肆想著陸妄可能還有一會兒,與其在基地里亂逛,不如在這里玩會兒,便坐下了。

    有服務員過來問他點單,江肆隨手點了一杯。

    “您好,請刷積分卡。”

    江肆歪了歪頭︰“積分?”

    哦,他想起來了,在焱黃購物是需要積分的。

    他本來在基地里就沒待多久,加上之前走哪里都有林詩佩派的小跟班買單,所以他根本不記得這回事了。

    桌子上那兩個男人嗤笑一聲︰“不是吧,沒有積分還出來玩?”

    “哥們,你是新人麼?新人的話就不要開這種地方了,你消費不起。”

    “喂,你們說什麼呢?”剛才那個邀請江肆喝酒的妹子不爽了,直接掏出自己的積分卡︰“我來吧,帥哥,我請你喝酒。”

    “不用,你們不是要玩撲克嗎?賭一把,我贏了,你們給我付酒費。”江肆淡定地抬頭,直視對面那兩個男人。

    “哈?”那兩個男人一愣,立刻回應道︰“來就來,誰怕誰!”

    他們一看江肆就知道是不常進酒吧的人,他會個p?可不得趁機在兩個妹子面前展示展示?

    “新來的,玩什麼?”

    “隨便。”

    “喲,還挺狂,那可別怪我們欺負你了!小心到時候沒積分付錢被趕出去!”

    ……

    半個小時後,陸妄在滿基到處找人。

    他剛走到娛樂區,就看到一顆圓滾滾的胖球飛了過來︰“啊啊啊,陸妄!你終于來了,你快去管管江爸爸,他殺瘋了!”

    陸妄第一反應是︰“誰又欺負他了?”

    光球︰“……”

    這濾鏡也是沒誰了!!

    它立刻解釋道︰“不是,他在酒吧和人家玩撲克。”

    好家伙,他找了半天的小瘋子居然在酒吧里?還在跟人家玩撲克?

    他這種人形級電腦玩這類游戲,這不是欺負人嗎?

    陸妄走進酒吧,被里面的陣勢給驚到了。

    酒吧里擠滿了人,可卻沒人唱歌沒人跳舞沒人喝酒了,集體里三層外三層的圍在門邊的一桌前。

    陸妄推開這些人,進去一看。

    坐在人群中間的可不就是他家小瘋子嗎?

    江肆正在和十個陌生男子坐一桌打牌。

    光球解釋道︰“最開始他只是和桌子上那兩男人玩,輸一把給他買一杯酒,那兩男人輸了不服氣,還和他賭,結果最後光買酒就花了兩三千積分,然後他們更不服氣了,就叫來了朋友,繼續打牌。”

    “結果他們那兩朋友也輸了好幾千積分,還不服氣,又去找了朋友……”

    跟葫蘆娃救爺爺似得,一個一個送。

    酒吧一下進來了一堆人在同一桌打牌,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也有一些自詡打牌高手的家伙主動要求參賽,結果都被江肆打趴了。

    這下更不得了了,焱黃基地本來就那麼大點,酒吧里出了個牛逼打牌高手的事情立刻傳了出去,一些無聊的吃瓜群眾就都來看戲了。

    所以就沒人唱歌沒人跳舞了,集體圍觀起來。

    看著江肆把整個酒吧的人都干趴了。

    等新奇勁兒逐漸過去了,少年就無聊地打起了哈切,一邊喝酒一邊打。

    看還有人千里迢迢跑來送人頭,江爸爸直接丟出去一句︰“你們一起上吧。”

    嘖嘖,侮辱性極強!

    于是就出現了現在一打十的情況。

    “我靠,這人也太厲害了吧?一打十都還能佔據上風???”

    “他是記牌了吧?可是怎麼做到這麼多牌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因為人多,他們同時玩了好幾副撲克牌,普通人恐怕早就應付不過來了,江肆卻仍是一副眼皮都懶得多抬一下的模樣,不用任何思考就能快速出牌。

    反倒是對面那十個人都緊張到開始冒冷汗了。

    “我靠,恐怖如斯!”

    “這是誰啊?這麼恐怖的記憶能力,絕對是基地能排上號的人物吧?”

    “何止記憶力,你們沒發現嗎?他的每一張牌都恰到好處,殺得對面毫無還手之力,就好像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

    陸妄︰“……那他贏的那些酒呢?”

    光球︰“都喝了。”

    話音剛落,對面有個胖子丟牌了,垂頭喪氣道︰“我認輸了。”

    願賭服輸,他把積分卡遞給服務員。

    江肆面無表情地伸手,旁邊等著的老板立馬笑眯眯地把酒端了上來。

    是的,老板都出來了。

    哎喲,他可太感謝這位大神了,今晚一夜,他賺翻了啊!

    焱黃基地就是一個縮小型的社會,排除一些公用設施之外,還有不少玩家私人開設的店鋪。

    這家酒吧就是。

    看江肆還想喝,陸妄立刻走過去拉住他的手,想把酒杯從他手中拿走。

    顯然,江肆是有些喝上頭了,他不肯放手,緊緊握著,不滿地抬頭看了過去,眉頭緊鎖,目光冰冷,殺氣十足。

    “我靠,這不是陸哥嗎?!”

    “這帥哥是誰啊?”

    “你新人?這就是陸妄啊!全國第二!”

    “啊啊啊啊!陸妄,是陸妄啊!”

    “天吶嚕,陸妄簡直比傳說中還要帥啊啊啊!!”

    “所以他怎麼來了?他和這位大神認識?”

    “肯定認識吧,就是不知道是什麼關系……”

    少年盯著眼前的男人看了良久,剛才還氣勢洶洶的雙眸突然緩緩地、緩緩地變得迷茫起來︰“你……”

    剛說一個字,就沒聲音了。

    整個人仿佛呆成了一只小企鵝。

    “怎麼,不認識我了?”陸妄好笑又好氣,趁著江肆愣住,把他手里那杯酒奪走了。

    這小東西真是不要命了,體質再強,也不能喝那麼多啊!

    小企鵝听到這句話,又過了兩秒仿佛才反應過來,被酒水浸濕的薄唇一下抿緊了,嘴角一撇,氣呼呼道︰“我認識你。”

    他似乎對于被質疑這件事情感到非常不滿,甚至十分生氣。

    “我認識你。”

    他又重復了一遍。

    陸妄笑了︰“那你說,我是誰?”

    “你……你是我的娘子。”

    全場吃瓜群眾︰???

    久違的娘子梗出現,陸妄確定了,這家伙絕逼是喝醉了。

    光球也看出來了,它震驚了。

    所以江爸爸是在已經喝醉了的情況下,把一個酒吧的人給打趴下的嗎?他到底還是不是人了啊喂!

    江肆才不管吃瓜群眾有多震驚,說完忽然站了起來,摟住陸妄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用力地親了一下,發出啵嘰一聲,然後露出了一個得意的壞笑。

    一個充滿酒氣的吻。

    “你是我的娘子。”

    他認真地重復了一遍。

    像是在宣布什麼重要的主權問題一般。

    “???我靠,原來這是陸哥的男朋友嗎?”

    “不對啊!陸妄的男朋友不是江肆嗎?!這是誰啊這?”

    “難道這就是江大佬離開基地的原因?陸妄出軌了?!”

    “不是吧,陸妄是這種人?!啊啊啊啊,淦!我房子塌了了!”

    就在他們被這口勁爆瓜嚇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的時候。

    江肆的易容技能解除了,樣貌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我靠!這就是江大佬啊!!”

    “啊啊啊啊!姐妹們,太好了,我們粉的cp沒塌!!”

    “哦,原來是江大佬啊,那沒事了,難怪這麼牛逼,誒,兄弟,你們怎麼跪下了?”

    “草,我們完了……”當場下跪的是最先挑釁江肆的那兩個男人,此刻被嚇得臉色蒼白。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雖然不清楚具體經過,但有不少人听說,聞青雲得罪了江大佬,被江大佬給干掉了,手段極其殘忍可怕!

    那他們豈不是也死定了!

    眼看著圍觀群眾更多了,相信不出半天,“江肆我綠我自己”的八卦信息就會傳遍整個基地。

    在路被堵死之前,陸妄將醉醺醺的小瘋子直接抱了起來,扛出基地抱上了車。

    路上還算正常的江爸爸一上了車,立刻丟掉了大佬包袱,又陷入了小呆鵝的狀態,乖巧地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挺胸抬頭,手手放在膝蓋上,姿勢標準得像個被罰坐的小學生,一動不動,開出一公里,他都還是這個姿勢,甚至眼楮都沒眨一下。

    陸妄有點擔心了,他把車停了下來,問道︰“小瘋子,你感覺怎麼樣?”

    小呆鵝這才反應過來了,搖搖頭不說話,把腿蜷了起來,抱著膝蓋,團成一團,臉埋進膝蓋里,看起來很難受。

    陸妄皺眉道︰“是不是不舒服?”

    “……”

    “小瘋子!哪里不舒服?你告訴我。”

    因為擔心,男人的音量無意識地提高了一點點,光球作證,真就一點點。

    沒想到就是這一點點,差點把江肆給“吼”哭了。

    少年抬起頭來,嘴一撇,眼眶紅了,聲音居然帶著微不可聞地哭腔。

    “你凶我,你也討厭我了,對不對?”

    “沒有,怎麼可能!”陸妄連忙解釋道︰“我沒有凶你。”

    “不,你就是凶我了,凶我了,凶我了……”他不斷重復著一句話,還越說越委屈,越說越難過,聲音中的哭腔壓抑到了極點,一向清冷的尾音不可避免的顫抖起來,听得人心都要碎了。

    “我真的沒有。”陸妄又無奈又心疼,他解開安全帶,想把小瘋子摟進懷里,沒想到這貨卻推開他。

    “你凶我,我不跟你好了。”

    陸妄有些手足無措,他哄人的經驗為零,只能強行把江肆抱進懷里,一邊安撫地握住他的脖頸,將他的頭按進自己的懷里。

    “沒關系,我跟你好。”

    “……”

    “別難過,乖,我不會討厭你,永遠不會。”

    “不,你會……”江肆頭靠在男人懷里,淚水不斷在眼眶里打轉,但又被他生生憋了回去,只是從喉嚨深處發出低低的微不可聞抽噎聲。

    平日里囂張跋扈的全國第一江大佬,此時卻就像一只受傷的小獸,縮成一團小心翼翼地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頭一次將那些藏在心底最深處的脆弱與不堪借著酒精表現在了別人的面前。

    男人意識到,這對于江肆而言,或許是一件好事,他憋了太久了。

    “難過就哭出來,沒關系,這里只有我。”男人輕輕撫摸著他的後背。

    “你就是討厭我了,這個世界上根本沒人喜歡我,沒有,沒有!”

    喝醉後的小瘋子完全听不進別人的話,只是不斷重復這句話,那帶著哭腔的脆弱聲音讓陸妄心都要碎了。

    “誰說的。”陸妄捧起他的臉,低頭溫柔地親吻了他的額頭︰“我就喜歡你。”

    然後他又鄭重其事地重復了一遍。

    “江肆,我喜歡你。”

    光球︰!!!

    啊啊啊啊,表白了,陸爸爸表白了!!

    江肆頓了一下,臉上悲傷脆弱的表情突然一變,哈哈大笑起來︰“你終于說你喜歡我了,哈哈哈……嗝兒∼”

    看給他樂得,笑到打嗝兒,哪還有半分剛才的傷心難過。

    陸妄︰?

    得,不愧是小瘋子,喝醉了也是演技了得。

    但陸妄並不打算反悔了。

    反正他早就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了,只能氣憤地揉了揉他的頭。

    “哈哈哈……”江肆笑著笑著,忽然又躺了下去,像是睡著了一般,閉上眼楮不動了。

    陸妄怕他著涼,脫了外套裹在他的身上。

    然而安靜不過十分鐘,這只肆貓貓蟲又突然湊了過來,他縮在男人的大衣里,就露出了一張小臉,笑得有點傻氣︰“陸妄。”

    “嗯?”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要去過副本。”

    “你該睡覺了。”

    “不,我要去過副本。”

    “好吧。”陸妄低頭看了看身邊可愛的肆貓貓蟲,又被暴擊了一臉,決定隨他高興。

    結果江肆說完,卻突然又有點委屈了,小眼神可憐巴巴的︰“嗝兒∼陸妄,你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要去過副本呢?”

    陸妄認命地問道︰“為什麼?”

    “我悄悄告訴你。”肆貓貓蟲往他身邊拱了拱︰“因為我听到一個聲音。”

    “嗯?”陸妄突然眉頭一皺,感覺到哪里不對,連忙再次緊急停車︰“什麼聲音?”

    “嗝兒∼”江肆眨眨眼楮乖乖回答︰“‘您的生存時間已經耗盡,請及時兌換,否則將在五分鐘後強制傳送到隨機游戲副本,請做好準備。’”

    “嗝兒∼她開始倒計時了,十、九、八、七……”

    陸妄︰“……”

    他抱緊了這條肆貓貓蟲。

    “對了,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在倒計時結束的最後一秒,少年抬起頭來。

    “其實,我也喜歡你。”

    作者有話要說︰  大概是酒醉play本w

    感謝在2021-06-08

    22:08:07~2021-06-09

    21:39:0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氤氳、—Y—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世間星河彌漫

    50瓶;大大大大大瞳瞳

    20瓶;孤月清寒、il7v1、蒙小蒙

    10瓶;塔洛伊娜

    6瓶;桃醬o、匿名用戶2233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救世謬論〔無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救世謬論〔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