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造物的恩寵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作品:造物的恩寵 作者:寧遠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周宇離開之後, 北風驟起,將光禿禿的樹枝吹得像是野獸狂舞的爪子。綠化帶前的告示板左搖右擺,似乎也在瑟瑟發抖。

    冉禁本來就穿得少, 被這一吹忍不住微微發顫。

    遲遇看一眼她身上這件薄薄的風衣, 以及沒戴圍巾空蕩蕩的脖子,將她拉上了車, 兩人坐在後座上。

    “你是怎麼做到的, 讓周宇對你這麼死心塌地。”遲遇一關上車門就單刀直入地問她。

    車廂內的溫暖, 讓冉禁冷到沒什麼感覺的皮膚漸漸恢復知覺。

    冉禁將風衣的袖扣扣好︰“我現在不能跟你說, 不然的話你肯定會來搗亂的。”

    想起楚維說周宇可能在外面有人了, 遲遇又想到關于冉禁那些捕風捉影的事和她假意的輕浮, 心里不快地說︰

    “我的確是想要報復你, 讓你退出遲氏集團。但我心里也是有數的。但我說過了,對月軌道的事你可以向我求饒, 不必去外面拜托別人。還嫌你身上的事兒不夠多麼?”

    如果冉禁願意在這個時候與她和解, 說出真相,退出遲氏集團的話,遲遇會遵守之前說過的承諾,將這件事的影響力控制在最小範圍。

    冉禁明白遲遇的言下之意,笑了笑說︰“你別多心了,我和周宇之間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我想要好好享受人生,但對男人我並不是很感興趣。”

    “我多心?”遲遇屏開冉禁刻意的輕佻,聲音變得低沉,回到了最終的目的, “從頭到尾我只想知道我姐是怎麼死的, 對你在外面的事情也沒興趣知道。”

    冉禁面色漸漸冷下去, 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遲遇知道無論問什麼, 用什麼方式,冉禁都不會說了。

    瘋狂的質問只會讓自己看上去像個無能的傻子。

    “如果你還是不願意開口,那咱們就這樣一直斗下去。”遲遇眼角發紅,“只要姐姐的死一天沒有真相大白,我一天都不會放過你。你這張嘴我終有天會將它撬開。這輩子我就跟你耗著了。”

    冉禁知道,她和遲遇的心上被纏上了一個死結,連在一塊兒,只要一扯,彼此都會痛。

    短暫的沉默中,遲遇看見冉禁唇上被她咬傷的地方結痂了。

    一小塊深紅色,在她嬌嫩的唇面上顯得格外突兀。

    “你和那個周宇什麼都沒有當然最好。”遲遇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就要下車去了,她怕齊瞳鎮不住楚維,過來惹事,“跟你說一聲,姑姑和姑父明晚過來,讓你回家吃飯。回遲家。”

    姑姑和姑父是遲家對遲遇倆姐妹最好的親戚,姐妹倆剛剛失去父母的時候,是身體不太好也沒什麼錢的姑姑和姑父一直在幫襯她們。

    冉禁知道,遲家姐妹一直都記得對方的恩情,之後日子越來越好了,非常孝順這對長輩,只要有空就會去鄰市探望。

    姑姑和姑父的話,遲遇是不可能不听的。

    應該他倆也看到了新聞,嚇壞了,打算來做做晚輩的思想工作,讓遲遇叫冉禁回家聚聚,談一談。

    遲遇不想讓他們操心,只能答應。

    “嗯。”冉禁應了聲。

    “你幾點來?”

    “你想我幾點來?”

    “明晚六點。”

    “好。”

    遲遇從車里下來,重新被裹進了寒冷之中。

    回味最後那一場對話,冉禁的語氣很熟悉,仿佛回到了對她千依百順的從前,仿佛她倆之間什麼都沒發生。

    遲遇悶著頭往車里走,回到車里時,楚維已經在酒精和齊瞳的雙重作用下昏睡過去了。

    遲遇︰“……你扛她上樓啊?”

    齊瞳︰“??遇姐,您忍心啊?我替您辦事呢!”

    遲遇沒辦法,只好讓齊瞳將楚維抱到她背上,找到物業問了楚維家的地址後,在物業的協助下,累個半死,總算是將她運到家門口。

    門鈴按了半天,周宇才慢吞吞地來開門。

    看見門口的人,周宇警惕地將楚維接了過來。

    楚維這時候已經有了點意識,趴在他懷里又哭又打,說你個不要臉的,死沒良心……

    “謝謝。”嘴上道謝,周宇的臉上可沒有任何道謝的意思,反而有點警惕和不耐。

    遲遇想要跟他說兩句話,他卻一點兒機會都沒給,直接把門給關上了,“砰”地一聲,動靜不小。

    齊瞳︰“……這什麼人啊這,也太沒禮貌了。”

    遲遇往貓眼的方向看了看,說︰“走吧。”

    回家的路上,遲遇給楚維發了條微信,問她怎麼樣了。

    楚維一直沒回,直到第二天遲遇醒來發現楚維半小時前給她回復︰

    【我沒事了,就是頭有點疼。我听周宇說了,昨晚謝謝你們送我回來。】

    遲遇和她來來回回發了幾條微信,確定她已經不記得昨晚看到冉禁的事了,便讓她好好休息,下次再約飯。

    關了微信,遲遇給她老東家打電話,說明現在的情況,她還得繼續在國內待一個月。

    公司那頭倒是很寬容,除了扣薪水之外,其他的都為她保留著。

    畢竟是對月軌道這幾年最矚目的新銳科學家,fpiu不會輕易放她走。就算她從fpiu離開,也會有很多公司搶著要。

    看看現在的情況,遲遇有可能就此留在國內了。

    不過現在一切都還有變數。

    .

    約好一塊兒吃飯的那天,姑姑和姑父中午就來了。

    甦阿姨幫他們把客房準備好,他倆把帶來的土特產整理到冰箱里,還去買了菜,說要親自為小遇和小冉下廚。

    “姑姑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平魚好不好?”

    以前遲家還很困難的時候,家里沒什麼錢,吃不起昂貴的魚,可是姑姑的手藝卻是沒得挑的。

    特別是平魚,姑姑將它裹了澱粉往油鍋里一炸,再澆上糖醋汁,外酥里嫩,好吃又開胃,遲遇一個人能吃四條。

    遲遇全程在廚房陪著姑姑姑父,一副乖小孩的樣子說︰“好啊,我有好幾年沒吃到姑姑做的平魚了,可饞死我了。”

    在一旁   切菜的姑父說︰“那還不是你一下子跑的那麼遠,你姑姑想給你做點好吃的都找不到你人。一個人在外面受了很多苦吧。”

    遲遇微笑︰“有你們惦記著我,不苦。”

    遲遇不僅長得甜,說起話來更是甜,弄得二老心情大好。

    他們倆身體不行,所以沒有要孩子,一直以來都把遲理和遲遇當做自己親生的看待。

    遲遇也對他們非常尊敬,無論在外面怎麼犯渾,在他們兩個人面前永遠都是一副乖小孩的樣子。

    快要到六點,姑姑一個勁地透過窗戶往外看,念叨著︰“小冉怎麼還不來呢?”

    姑姑姑父一向把冉禁當做自家人看待,以前他們買任何禮物,只要有遲理遲遇的一份,就一定會給冉禁帶一份。

    “我給她打個電話。”遲遇拿著手機乖巧地說了一句,轉身出來廚房,發送毫無感情的微信語音給冉禁︰

    【你還來不來?】

    語音剛發出去,就听見屋外陳管家的聲音︰“冉小姐,您來啦。”

    大門打開,冉禁帶著一股寒流進屋。

    她低頭看著手機,遲遇的聲音被公放出來,回蕩在說話人的耳畔。

    “我說了會來就一定會來的。”冉禁將手機放回口袋里,脫外套,將手包放在桌上。

    遲遇看她大衣里又是工作時穿的西裝,就知道今天她依舊很奔波。

    遲遇特意交待︰“今天姑姑姑父來肯定是要說咱們倆的事,我不希望咱們的恩怨讓她們不開心。”

    冉禁將衣服掛好的時候,順從地說了聲︰“好的,我會配合你。”

    原本還想多說兩句的遲遇︰“……”

    這一答應,仿佛她們之間從來沒有那些爭鋒相對和劍拔弩張。

    就像是下一秒姐姐就會開門進來,將她抱個滿懷,赴這一場再普通不過的家庭聚會。

    遲遇鼻子發酸,扭過頭低聲道︰“洗手吃飯。”

    和遲遇想的一樣,姑姑姑父就是看到了這陣子鋪天蓋地的新聞,擔心她倆有什麼矛盾,或者是關系發展到了另一個階段,不好處理,這便急匆匆地趕來,想要緩和緩和。

    吃飯的時候姑姑姑父一直在說這幾年你們三個感情有多好,說小遇和小冉是難得的緣分,不是血親勝似血親。大伯他們雖然暫時走了,也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再來鬧,你們一定得互相幫助。

    飯沒吃兩口,話說一大堆。

    遲遇看姑姑說得嗓子都快啞了,想要寬慰她兩句,也為了證明她和冉禁的關系至始至終都沒變過,就握住了冉禁的手,說︰

    “放心吧姑姑,我和大嫂好得很。姐姐不在了,我和大嫂自然要齊心協力將集團撐起來,不會讓那些別有用心的人趁虛而入的。”

    冉禁被她突然一握,有點不自在。

    但是她答應了要配合遲遇,也就沒有將手抽出來,任她握著。

    遲遇的手干燥,細長,掌心很燙。

    冉禁冰冷的手很快就被她捂熱了。

    見姑姑姑父的神情僵硬,笑得不自然,遲遇當然明白他們想到了什麼。

    全世界都知道的“禁忌之吻”,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遲遇補充道︰“別看那些亂七八糟的報道了,都是為了博眼球的。她是我大嫂,以前是,以後也是。永遠都是。”

    冉禁轉過頭看遲遇,正好對上她發亮的眼楮。

    “嗯。”冉禁跟著她笑,“永遠。”

    ……

    姑姑和姑父有段時間沒來了,上次來還是遲理的追悼會,心情悲痛,都沒說上幾句話,加上遲遇一直在國外,難得聚在一起,聊以前的事一聊就聊到深夜。

    “哎,我二哥……小遇的爸爸,太可憐了。年紀輕輕就這麼去了,留下兩個更可憐的孩子……我那時候又在住院,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姑姑喝了點酒就開始憶當年,一把鼻涕一把淚。

    遲遇看冉禁強撐著精神在這里陪她們聊天,不敢喝酒只喝桃汁,困得眼皮一直往下掉,眨眨眼,再抬起頭。

    看得出來她最近應該都沒休息好。

    等吃完飯,已經過了夜里十二點。

    見冉禁有點兒精神恍惚,外面又北風呼嘯,樹影狂擺,姑姑說︰

    “小冉今晚就別走了,留這兒睡吧。”

    冉禁的確是累了,有點猶豫地看向遲遇。

    遲遇都是為了姑姑姑父,不讓他們擔心,便順著姑姑的話說︰

    “臥室還是老樣子。”

    冉禁跟遲遇說了聲“打擾了”,便拿著外套和手包上樓去了。

    遲遇去給露露加餐的時候,姑姑端了個盤子,上面擺著兩個剝好的橙子,對遲遇說︰“這是小冉喜歡吃的沃柑,你給你大嫂送去。”

    姑姑到底是過來人,能看出來兩人之間有一些別扭,讓遲遇去送橙子就是想要進一步緩和關系。

    不想姑姑操心,遲遇想著做戲做到底,不過就是兩個橙子罷了,給她端上樓。

    敲了敲門,沒人應,遲遇說了句“我進來了”,打算把橙子放下就走。

    浴室里傳來水聲,原來冉禁在洗澡。

    遲遇就要離開的時候,目光落在了櫥櫃的一本相冊上。

    她走上前,將相冊拿下來。

    捧起沉甸甸的相簿,前面是姐姐和爸媽的合影,漸漸地,三口之家有了新的成員,小遲遇擠進了三人中間。

    隨著她一頁頁往後翻,照片里的主角又只剩下兩個人,一對神情嚴肅,少年老成的姐妹。

    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們姐妹是沒有什麼合照的,因為沒有爸媽幫她們照。

    遲遇有很多單人照,都是姐姐幫她拍的。

    她的笑容也隨著年紀的增長,慢慢變多了。

    姐姐一直都將她照顧得很好。

    翻到相冊的後三分之一,剩下的照片遲遇都有在相機和手機里見過,但沒見過它們被沖洗成實體的樣子。

    到了青春期的遲遇,開始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朋友圈子,只有姐姐跟在她身後念叨的時候,她很少去關注姐姐在做什麼,自然也不會去留意這本承載了遲家記憶的相冊里,又多了哪些照片。

    繼續往後翻,姐妹倆的合影又變多了,大多數都是冉禁照的。

    還有很多遲遇被姐姐催著發回來的自拍,有些自拍的表情是明顯的無奈和嫌棄,沒想到這些照片姐姐都洗了出來。

    遲遇不禁失笑。

    笑完之後,更難過……

    如果她知道自己將要失去摯愛的姐姐,那時候一定會給姐姐足夠的耐心,不用姐姐催著,她也一定會按時和她視頻,分享在異國他鄉生活中的所有心事。

    可惜,人生沒有“早知道”。

    一旦知道的時候,就是已經失去的時候。

    遲遇忍了忍,沒哭出來。

    她已經哭惡心了,她討厭眼淚,討厭懦弱。

    她要打起精神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做。

    當她集中注意力的時候,很快就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

    相冊里沒有冉禁的照片。

    遲遇立即回憶了一番,冉禁多數情況下會幫她倆照相,可是遲遇也是有親自給冉禁和姐姐拍過照片的。

    她迅速往回翻,看到一套照片,這是前年和她姐姐、冉禁三人去富士山時拍攝的照片。

    她清晰地記得那天她們到的時候,正好看見了傳說中難得一見的“草帽富士山”,非常漂亮,那是幸運的象征,遲遇興奮地拉著她倆合影。

    她們彼此兩兩合照,也有單人照,遲遇還用自拍桿勉強拍下三人和富士山的合照。

    絕對不會記錯,冉禁肯定有和姐姐的合照,而且不止去富士山的那回。

    遲遇立即再翻了一遍,甚至將照片一一抽出來,全部檢查過,下面也沒有夾層。

    冉禁的照片呢?

    在這本按照時間順序整齊排列,被精心布置過的家庭相簿里,沒有冉禁的一席之地。

    遲遇皺起眉。

    是冉禁拿走了?要是照片是被人抽走了,會留下不整齊的空位,但是這本相冊並沒有。

    還是說被重新整理過了?

    遲遇疑惑的目光轉向了這間她很少進來的臥室。

    有點兒奇怪。

    她皺起眉,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對……冉禁的外套和手包都帶上來了,但是這會兒她居然沒看到。

    遲遇將相冊放回去,在臥室里走了一圈,真的沒有。

    按理來說,外套應該直接掛在衣架上,手包也應該放在床頭櫃上,可是她居然沒找到。

    一種奇異的感覺推著她往前走。

    前方是亮著燈,充盈著滿滿水聲的浴室,左手邊是衣帽間。

    這間衣帽間很大,幾乎和一間臥室一樣大。

    這沒什麼奇怪,奇怪的是遲遇發現有一面牆的下方漏出了一絲光。

    鬼使神差間,遲遇走上前,推了一把那面牆。

    居然被她推開了。

    遲遇心跳驟然加快。

    她從來不知道,姐姐的衣帽間里居然有個小小的儲藏室。

    不對……

    這兒有張簡單的單人床,還有個小衣櫃,而冉禁的手包就放在枕頭旁邊。

    遲遇不能理解,後背一陣陣地發麻。

    她打開陳舊又窄小的衣櫃,里面除了幾件眼熟的外套和睡衣之外,還掛了件冉禁今天穿來的那身外套。

    什麼意思?

    遲遇萬分納悶,冉禁的東西為什麼放在這樣的地方?

    之所以遲遇第一眼會覺得這個是個儲藏室,除了逼仄、昏暗之外,連個窗戶都沒有。

    但是……

    遲遇不小心踢到了床底一個盒子,她拖出來一看,有本薄薄的小小的相冊,里面的照片少得可憐,全都是遲遇和她姐的雙人照。

    沒有冉禁自己單獨的照片。

    小相冊很快翻完了,直到最後一頁,遲遇看見了唯一的一張單人照。

    她認出了相片里十八歲的自己。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之後,身後的門被推開。

    “你在這里做什麼?”冉禁頭發還在滴水,只圍了一條浴巾,難掩慌張神情。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造物的恩寵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