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城里人真的好奇怪呀 > 第32章 青光

第32章 青光

作品:城里人真的好奇怪呀 作者:喬家小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纏, 今天我阿媽想我早些回去,我就不給你們煮晚飯了。”

    阿洋轉身時,與唐勵堯擦肩而過。

    眼風掃過他, 似鈍刀剁骨頭。

    像是在說︰那就等著瞧吧。

    唐勵堯一笑置之, 總說他太弱?他有超能力和鈔能力雙重buff,難道是鬧著玩兒的?

    他們家也不是普通的有錢, 老爺子這邊就不說了, 他外公和外婆同樣是家族聯姻, 強強聯合。

    葉美娜當年嫁給唐律, 報紙上用的詞可都是“下嫁”。

    *

    唐律看著手機上的信息, 好半晌沒有反應。

    唐勵堯這條信息是發給了自己的秘書, 但崔秘書從來沒听小唐總提過這種要求, 再加上最近總是聯絡不上他,感覺不太對, 于是拿來給唐律過目。

    唐律問︰“所以他要收購的是什麼上市大企業?”

    崔秘書︰“那倒不是, 只不過……”

    唐律︰“既然如此,這種小事也拿來問我,要你還有什麼用?”

    “明白了。”崔秘書趕緊將手機拿回來,退出去,呼了口氣。

    唐家無論是老先生還是小先生,都很親切隨和,唯有唐先生最難伺候。

    走廊里遇見小西服配工裝褲的葉美娜︰“怎麼啦,是不是阿堯有事情?”

    崔秘書忙說︰“小事……”

    葉美娜听完,嘿的笑了, 推門進去唐律的辦公室︰“唐先生, 你說咱家傻兒子是開竅了嗎?”

    唐律無語︰“好的不學, 搞起紈褲子弟那一套。”

    “這叫什麼紈褲子弟?”葉美娜自己動手沖咖啡, “都多大了也該談戀愛了,不然整天和彭非混在一起,我都要擔心他的性取向有問題。”

    唐律︰“可是那位顧小姐…”

    葉美娜道︰“我正要和你說這事兒,之前咱們接觸的那位國外大師,我把預約取消了。”

    唐律皺眉︰“怎麼說?”

    “阿堯夢里被換骨頭,我查出來一些,昨天問阿堯,他和我說了原因。”提及此,葉美娜神色微暗,但很快又恢復神采,“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分寸。”

    “倒是你。”她端著咖啡杯坐在沙發上,看一眼唐律,“你最近在查譚夢之?”

    唐律坦然承認︰“對,我最近……”

    “抱歉,我不想知道這些。只是好奇譚夢之三個字就這麼讓你耿耿于懷?”葉美娜微笑,“發現一點風吹草動,你全部的心思都會撲上去?”

    “你是在指責我?”唐律半開玩笑地道,“難不成你在吃醋?”

    他和葉美娜的關系就像同一個戰壕里出來的戰友,一直都是非常親近的,不存在任何男女之情。

    “不錯,我是在吃醋。”葉美娜放下咖啡杯,一本正經的說。

    唐律愣住。

    葉美娜︰“我替兒子吃醋。”

    唐律松口氣。

    葉美娜表達自己的不滿︰“從阿堯出事到現在,你有真正的在意過?我當你是心寬,怎麼到了譚夢之身上,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唐律不悅︰“阿堯現在不是好好的?”

    葉美娜走上前,雙手撐在他的辦公桌上,微微俯身盯著他的眼楮︰“總之你記好了,今後無論做任何決定都要先想一想,阿堯是我的心肝寶貝,也是你唯一的孩子。”

    *

    白蛾子山下暴雨了。

    坐在這種古宅院子里听雨打屋檐,和在城市樓房里完全不同。

    有種情調蘊含其中。

    其實唐勵堯內心是個有點浪漫憧憬的人,然而現在全毀了。

    身邊這個女人看不到一點兒他的內涵,只喜歡看他為她揮金如土的樣子。

    “真帥。”剛才發生的一切,完全長在顧纏的興奮點上。她嘴巴樂的合不攏,心里比抹了蜜還要甜。

    知道唐勵堯動機不單純,也無所謂。

    “這麼開心?”唐厲堯是真沒想到,玩一個“天涼王破”的梗而已,她居然能樂上半小時還多。

    起初是有些勝負心驅使,現在倒是覺得自己真做對了。

    “當然了。”顧纏點點頭,仔細想一下,好像從來都沒有什麼事情讓她如此快樂過。

    原來快樂的滋味兒是這樣子的。

    “就是有些奇怪。”她笑道,這種感覺明明都快樂的要上天了,怎麼里那些女主還會去責怪男主太霸道,一副男主不可理喻的模樣。

    “你應該感謝你哥。”顧嚴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身後。

    兩人嚇一跳,扭頭看他。

    顧嚴靠著廊柱︰“外婆起初給你講那些恐懼床前故事,通電話時,被我數落了一頓。”

    是顧嚴將顧纏的“教育”改成霸道總裁。有些甚至是顧嚴親自找來發送過去的,“多看看有錢人們的世界,將來對男人提高點要求。”

    甭見著一個長得帥的就挪不動腿。

    臉好看有個屁用。

    顧纏連連點頭︰“對對對。”

    她對男人的外貌沒太多感覺,氣質才是第一位的。而她喜歡的那種氣質,必須需要金錢的烘托。

    顧嚴淡淡道︰“我也不是嫌棄爸,只是後來我時常在想,倘若爸是富家公子……”

    不說多富裕,有唐勵堯十分之一富裕,都能規避許多風險。

    因為女鄰居一年搬三次家?

    富豪們都住半山別墅,有鄰居嗎?

    顧纏舉雙手贊同︰“哥哥說的太有道理了。”

    原本貧賤夫妻就非常容易被現實壓垮,更何況油人和油奴之間的特殊性。

    “打從一開始,我就決定給你找一個巨有錢的傀儡。”顧嚴反正是窮怕了。

    唐勵堯听他兄妹聊天,听的直抽嘴角,顫顫指著自己︰“所以嚴哥你覺得我特別合適,一直游說我當傀儡,不是因為看中了我優秀的品質,只是看中我富裕?”

    顧嚴︰“你有什麼品質?”

    唐勵堯︰“……”

    顧纏拍拍他肩膀,認真道︰“富有已經是非常優秀的品質啦。”

    感受到金錢快樂的顧纏現在覺得,還是可以和唐勵堯培養一下感情的。

    顧嚴看兩人一眼,嘴角輕提,轉身去找簡南柯。

    他向簡南柯討要封印譚夢之的指南針盤︰“我今天晚上得去一趟阿洋家,需要譚夢之幫忙。”

    簡南柯問︰“你也認為白家的靈物在阿洋家里?”

    顧嚴︰“我閑的?就算在他家里,我會幫你找靈物?”

    簡南柯︰“那你去做什麼?

    “少廢話。”他伸出手。

    簡南柯猶豫過後還是給了他。

    顧嚴囑咐︰“今夜或許不太平,你們都打起精神來。”

    簡南柯猜他可能嗅到了危險︰“多謝提醒。”

    顧嚴拿著指南針轉身︰“我是提醒你們打起精神來保護我妹,謝什麼謝?先把這幾天的食宿費結清再說。”

    這個人還真是不懂得好好說話,簡南柯望著他的背影搖搖頭。

    ……

    晚上九點半,暴雨轉為小雨。

    阿洋從家里出門,並未注意到地面上的一道黑色影子。

    那影子倏然消失,出現在百米之外的樹林子里。幽靈般的譚夢之現身︰“顧嚴,你怎麼知道他晚上會出門?

    “猜的,他可能去祠堂。”顧嚴不信阿洋那麼好心給旅行團指路。

    今天旅行團里有幾個人嘴巴不干淨,這小孩報復心很重。

    譚夢之︰“他要殺人?”

    “那不至于。”顧嚴想想說,“他沒壞到這份上,大概是給他們點教訓。不過如果想買我家老宅子的奸商也在,就說不準了。”

    顧嚴沒說要管。

    譚夢之也沒問要不要管。

    他們兩人來到茅草屋附近,顧嚴使眼色︰“我去地窖。你去屋里瞧瞧,他阿媽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小心不要嚇到人。”

    “好。”

    一人一魂沒有多余廢話,分頭行事。

    譚夢之嵌進阿洋家牆壁里,浮現在天花板上,輕而易舉就看清楚了屋內全貌。

    連她這個“怪物”看了都有些不適感。

    屋內充斥著腐敗的氣息,盤踞著數不清的蜘蛛和蝙蝠。

    阿洋的阿媽沒有躺在床上,而是躺在一個浴缸里。缸里的水猩紅發臭,還有一股淡淡的藥味。

    泡在水里的是一個五十幾歲的女人,身體皮膚高度腐爛,但還活著。

    那些腐爛的肉里隱隱可以看到一些黑色小蟲子在蠕動。

    譚夢之一時無法分辨,阿洋是在養蟲還是在驅蟲。

    這邊顧嚴剛打開地窖的蓋子,便听見“吱吱”的聲音,一只紅眼老鼠竄出來!

    本想咬他的手,卻被他反抓住脖子,直接捏爆!

    顧嚴順著階梯往下走,“嘎 ”一聲,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

    掏出手機照亮,是幾個手指粗的水蛭。原本想要鑽進他皮膚里,可惜他皮膚表面遍布疤痕,疤痕里還禁錮的邪靈,根本無處可鑽。

    “小玩意兒還真不少。”顧嚴有些嫌煩,微屈左膝蓋,蹲下身子,將手掌覆于地面。

    緩緩抬起,再使勁一拍!

    細小的“嗡”聲飛速傳遞,“油”的力量向前擴散。

    似疾風掃落葉,將前方障礙全部掃清。

    等走入腹地,整個地窖也就暴露無遺了。

    只見左側躺著五個人,瘦成皮包骨頭,奄奄一息。

    右側擺放著血淋淋的案板,堆成小山的骨頭,扎在骨山上的生蚺j砍刀,還有一些尚未來得及處理的皮毛。

    看來他們最近幾天吃的都是這些東西了,是異種怪物的肉,還挺香。

    顧嚴走去左側,那五個人嘴巴里都塞滿帶血的生肉。

    顧嚴嫌惡心,找根小棍子,將其中一人嘴巴里的生肉撥出來︰“你們是什麼人?”

    這人已經迷迷糊糊了,顧嚴拿燈晃他眼楮晃了兩次,他才如夢驚醒的大叫︰“放過我們吧!求你了,放過我們!”

    顧嚴一手刀將他打暈,又撥開另外幾人口里的生肉,都是一樣的渾渾噩噩。

    顧嚴將他們翻轉過來,撩開他們臭烘烘的衣服,背後果然有個刺青,是“將軍”的人,

    之前闖他家舊宅子的那幾個人,不是被他家宅子吞了,是被阿洋抓了。

    從那棵斷樹的裂口,顧嚴便已經隱隱生出一個想法。

    這一查探證實了他猜的不錯,簡南柯他們搜宅子不可能搜出白家靈物,方向錯了。

    全錯了。

    顧纏能打開珍珠傘,和白家靈物一點關系也沒有。

    ……

    阿洋來到祠堂外,躲藏在暗角,遠遠凝視祠堂側窗露出微弱的燈火。

    祠堂里人還沒感覺到危險來臨。

    這地方又冷又潮濕,根本沒辦法睡,大家坐在一起打牌聊天。

    還有幾個人圍著那格格不入的年輕男人,關切的問長問短︰“小伙子你多大?在哪工作?有房有車嗎?有對象嗎?”

    年輕男人始終不說話。

    “出來散心就得開心點兒,這一路都沒見你笑過。”

    “我去趟廁所。”年輕男人終于說話了,隨即起身走人。

    “嘁,裝什麼正經呢。”說這話的人一听脾氣不大好,之前說山里人猴精猴精的也是她。

    她忽然覺得腳脖子有點癢,“這破地方太潮濕了!”,她抓了抓腳腕兒,竟然摸到一個異物。

    心里一咯 ,撩開褲腿一看,頓時嚇得她三魂沒了兩魂半!“蜘蛛!!”

    半個巴掌大的蜘蛛,一動不動的趴在她腳腕上!

    “啊……!”站起來跳也沒有用,蜘蛛像是長進了她肉里去,嚇的她直接暈過去。

    短短時間,不僅腿腫了,臉色也青黑一片!

    “毒蜘蛛!”大家嚇的紛紛往外跑,生怕蜘蛛再咬人。

    出去透透風剛回來的年輕男人,一看這陣仗,竟是逆著人群跑進去。

    瞧見暈厥之人腳上的蜘蛛,立刻抓起一把土,朝蜘蛛撒下去!

    明明只是隨手抓的土,卻像滾燙的熱油,燒的蜘蛛滋滋冒煙兒,迅速干癟下去,成為一堆殘渣!

    阿洋轉身便跑。

    “膽大包天!”年輕男人冷冷一喝,追了出去!

    阿洋跑去蘑菇林,翻過鐵網,並在鐵網上一拍。

    “小纏!”他敲門。

    是唐勵堯開的門,擋在門口不讓他進去︰“大晚上你跑過來干嘛?”

    “小纏!” 阿洋站在外面喊。

    “你又想搞什麼?”唐勵堯真想捂住他的嘴。

    山里沒有娛樂活動,手機信號也弱,顧纏都已經躺下了,又披件外套出來︰“怎麼了?”

    阿洋說︰“還記得今天旅行團里那個年輕男人麼?”

    顧纏想了想︰“記得。”

    那男人不說多有特點,夾在一群阿姨伯伯中間,實在是想不注意他都難。

    阿洋說︰“想不想看狗咬狗?”

    顧纏滿頭霧水︰“啊?”

    阿洋笑了下︰“你等著看好戲。”

    唐勵堯站在一旁冷眼旁觀。

    旋即是一聲中氣十足的冷笑︰“區區雕蟲小技,也想攔住我。”

    隨後顧纏和唐勵堯終于看到了這些蘑菇的作用。

    單色的蘑菇似乎只是普通的蘑菇,但彩色的蘑菇竟在夜里發出了光芒,整個蘑菇林都被點亮。

    也暴露了那個年輕男人的位置,他被一堆堆泡泡環繞住,就像泡泡機吹出來的那種泡泡。

    他手持一截樹枝防身。

    “再不關閉,就別怪我全給你們毀了!”年輕男人冷視顧纏三人。

    “你誰啊?”哪怕是阿洋招來的,唐勵堯也看不慣他如此囂張,“私闖民宅你還這樣橫?”

    “妖魔鬼怪的老巢也算民宅?”年輕男人目光冷厲。

    一听這話,顧纏拽了拽唐勵堯︰“快去喊簡大師和我哥。”

    不等唐勵堯入內喊人,簡南柯他們已經听見動靜出來了。

    顧嚴提醒過他,自然不會掉以輕心。

    “這人是誰?”簡南柯問。

    “跟著旅行團來的……”顧纏解釋幾句。

    只見闖蘑菇林的年輕男人,忽然將手里的樹枝向上一拋。

    雙手捏出一個手勢,向前伸展。樹枝平穩落在他手臂上。

    他念了幾句咒語,平地似乎刮起一場龍卷風,將那些蘑菇刮得左右搖擺,泡泡也紛紛破碎。

    “哎??”耿陳指著他,“這怎麼像……”像他們驅魔族的法術啊?

    簡南柯看著也像。

    白小禾歪著頭︰“難道是裴家的人。”

    顧纏心想這個“裴”家,是不是就是守護青光劍的家族。

    哥哥說的沒錯,青光劍是殺器,守護者殺氣重。瞧他凶巴巴的,果然不是善茬。

    年輕男人走進來,他五官稜角分明,表情格外冷漠︰“你們是怎麼回事?和這些妖魔合作是迫不得已,但瞧著你們還挺樂在其中,都忘記自己身份了是嗎?”

    “哇,你這人說話有點難听。”耿陳不喜歡听,“教訓我們之前,麻煩先報一下自己身份好嗎?”

    年輕男人道︰“青光劍第三十代繼承人,裴東越。”

    完全不感到意外的三人面面相覷,耿陳問出一個好奇的問題︰“你混在旅行團里干什麼?”

    裴東越說︰“當然是要掩人耳目。”

    耿陳瞠目︰“你混在一群阿姨大伯中間,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有問題吧?!要偽裝,也應該像我一樣帶著保鏢和美女,一看就不是驅魔師。”

    顧纏說︰“其實不偽裝你也挺不像的。”

    白小禾道︰“看來還是我偽裝的最好,被拐賣來的,你們誰也想不到。”

    簡南柯︰……對,你們都是強人。“請自證。”

    耿陳這才想起來︰“青光劍呢?”

    裴東越的臉色有些難看︰“暫時不方便拿出來。”

    他伸出雙手,表示可以手勢。同時擺出一副惡心顧纏這些油人,不願上前來,讓簡南柯幾人過來的姿態。

    這兄弟有點難搞,簡南柯思忖著,但和想象中的青光劍繼承人區別不大。

    三人剛要上前。

    “他是壞人。”阿洋躲在唐勵堯背後,忽然出聲,“我剛才想去給那些旅行團送點吃的,听見他在打電話……說什麼將軍,還說什麼要將四大家族和顧家兄妹一網打盡,還說手勢他已經學會了……”

    “我不小心發出了動靜,他就要抓我,要不是我熟悉地形,已經被他殺了……”

    簡南柯三個人又愣住。

    顧纏挪動腳步,往唐勵堯身邊靠了靠。

    唐勵堯一個字都不信,肯定阿洋又在搞鬼。

    “你這個邪魔!”裴東越怒火更盛,“明明是你去害人……”

    卻見阿洋比劃出一個手勢︰“他還練習了一下這個手勢,我學會了,你們看……”

    簡南柯瞳孔緊縮,這真是他們相認的手勢。

    他們立刻戒備著退了回來,將矛頭對準裴東越。

    裴東越同樣是滿臉驚詫︰“我真是裴家的人!真的是青光劍的繼承人……”

    “那青光劍呢?”白小禾問,“不會也丟了吧?”靈物丟失是必須通知另外三家,可從來沒听裴家提過。

    “沒丟!”裴東越固執的說。

    “那靈物在哪兒呢?你人來了,靈物不帶來?”耿陳也懷疑。

    顧嚴的聲音忽然冒出來︰“這是不是你們的青光劍?”

    只見他從牆角轉出來,倒提著一柄生蛌滿B血跡斑斑的大砍刀。

    躲在人群背後的阿洋,臉色瞬間改變。

    裴東越驚怔過後,難以置信的看向阿洋,像是認出了他是誰︰“原來竟是你這個壞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城里人真的好奇怪呀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