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 73、過氣翻紅頂流巨星4

73、過氣翻紅頂流巨星4

作品: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作者:牧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飯後,

    雲嚴看著桑九池耐心收拾碗筷的動作。

    熒幕上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曾經頂流,現在像真正的妻子一樣為他煲湯做飯。

    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在心底盤踞蔓延,簡單、溫馨。沒有坐在跑車上享受風刀的刺激,

    也沒有在商場上以一敵百時的愉悅。

    桑九池做著最簡單的事情,卻讓雲嚴的內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冰凍的心被溫暖的風輕撫,

    凝成水滴流淌下來。

    桑九池的動作太自然,

    自然到讓雲嚴一度忘記了他們只是協議結婚。

    忘記了,總歸是要想起來的。

    他們這場婚姻,

    從一開始沒有夾雜任何感情。

    等到桑九池都收拾完,

    雲嚴將他叫進了書房,從抽屜里拿出兩份一模一樣的文件,

    “這是我們協議結婚的文件,

    你看看有沒有問題,沒問題的話簽一下。”

    這份文件是雲嚴昨天起草的,

    打印出來後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桑九池愣了兩秒,坐在了沙發上開始看起文件來。

    桑九池在看文件,

    雲嚴卻在偷偷看桑九池。

    青年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幾頁的文件,不過幾分鐘就看完了。

    看完後,桑九池指著一處道︰“你這里寫錯了,兩年後離婚的錢應該是2億而不是5億。”

    細而長的白皙手指在a4紙上滑動,在錢數的地方圈了圈。

    雲嚴面不改色道︰“沒錯,我按的是現在的2億。物價膨脹厲害,

    2年後的5億就值現在的2億。”

    桑九池斜睨了雲嚴一眼,你就繼續瞎掰吧,嘴硬。

    桑九池拿起筆,直接在兩份文件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沒什麼問題了。”

    雲嚴拿起一份文件,重新塞進抽屜里,“剩下的那份你收好,你今天還有其他安排嗎?”

    桑九池︰“沒有。”

    雲嚴︰“沒有的話跟我出去一下?跟我去簽約新經紀公司。”

    桑九池將文件疊了疊後隨手放在了口袋里,“好,等我收拾一下。”

    桑九池雖然沒有說什麼,雲嚴還是補充了一句︰“那個經紀公司是我為你單獨注冊的,只會簽約你一個人,資源全部向你傾斜,我答應過你會捧紅你。”

    “嗯,我相信你。”

    半個小時後,桑九池和雲嚴站在了一處還沒裝修好的二層辦公樓面前,見到了經紀公司名義上的老板。

    三十五歲上下,黑發及肩,帶著個金絲框眼鏡,長相清俊。

    “周哥?”桑九池叫了一聲。

    周宿,多年前橫行在娛樂圈的經紀一哥,一手捧紅了好幾個頂級明星,造星能力堪稱一絕。

    幾年前他突然和經紀公司鬧翻,被經紀公司踢出局後,就從娛樂圈消失了。

    周宿笑得很有分寸,“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我。”

    桑九池︰“你人雖然不在娛樂圈,但娛樂圈一直留有你的傳說。”

    周宿笑容放大︰“難怪雲嚴對你特別照顧,就是會說話,長的也好看,憑我多年的嗅覺,你一定能成為頂流。”

    雲嚴輕咳一聲,打斷了這兩人一來一回的虛偽奉承,“趕緊簽合同。”

    因為從昨天才開始準備,周宿只來得及租下辦公樓,連工作人員都沒有招起來。

    不過工作人員方面他已經有了人緣,自己曾經的團隊一直等著自己回來,現在是時候把人重新召集起來了。

    經濟合約是雲嚴改後的那一款,周宿推到桑九池面前,“相信我,這合約你連看都不用看,這絕對是整個娛樂圈最慈善的合約。”

    隨著經濟合約一塊拿出來的,還有三個綜藝合約。

    “昨天雲嚴提過你想上綜藝,綜藝的確是現在刷臉最快的方式,我也贊同你的選擇。這是我篩選過之後的三個綜藝,都是第一年的新綜藝。三種不同的類型,但一定都會成為未來的爆款。”

    桑九池看經濟約,而是拿起了整整齊齊擺在面前的綜藝合約看了起來。

    周宿講解道︰“這是類似于練習生唱跳類綜藝節目,不過練習生是實打實的競技類唱跳節目。這個則是半體驗半競技類的唱跳節目,節目的主題叫做《不忘初心》。選手一共有10位,都是過氣頂流。之所以推薦你這個,是因為你之前的組合隊友也會參加,你們兩個的世紀合體一定可以刷一波熱度。”

    桑九池隨便翻看了一下,放回原來的位置,開始拿起第二本。

    周宿︰“這個是生活體驗類綜藝節目,節目的主題叫做《回歸慢生活》,一共有5位固定嘉賓,體驗田園生活。這個我也很看好,現在的綜藝節目都是快節奏競技類,突然出來這一款,一定可以成為綜藝的黑馬。”

    桑九池再次放下,拿起來最後一本。

    周宿有些遲疑︰“雖然我很看好這個綜藝節目未來的發展,但是這個我並不建議你參加。這個綜藝節目很考驗嘉賓的膽量,是探險類的節目,而且探險的地方不限于國內。我找內部人問了問,選的都是帶有靈異背景的鬼屋。”

    “游戲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恐怖劇情、解密、闖關。因為是新綜藝,節目組牟足了勁往驚悚上靠,我在網上查過你的資料,你好像很膽小,所以我不建議你參加。”

    桑九池細細翻閱起來,“既然不建議我參加,為什麼又放在這里?”

    老狐狸。

    周宿狐狸眼中透出精光,“因為這個綜藝雲逸會參加,你昨天剛踩著他洗白了一下,再在綜藝中踩著他翻紅,不爽嗎?”

    桑九池一錘定音,“就這個了。”

    周宿︰“不再考慮一下?”

    嘴上說著“考慮”,眼楮里卻是躍躍欲試。

    桑九池搖頭︰“不,我膽兒挺大的,也很聰明,這游戲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最重要的一點,踩著雲逸上位,會很爽。”

    桑九池拿起筆,快速翻了翻經濟約就在最後寫上了自己的名字,緊接著他又拿過綜藝約,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兩份,桑九池拿走了一份。

    “這個綜藝從很早之前就開始策劃,距離開拍還有3天,原定的某個嘉賓突然反悔,短時間內找不到合適的人,你才有了機會替補。”周宿拿過文件,補充道︰“所以接下來你沒有時間調整了,兩天後準備進組,拍攝時間是一個月,一共探索5個驚悚屋。”

    “節目組邀請了6位嘉賓,並從6位嘉賓中隨機挑選一個導游,不過中途會換導游。導游的任務會很重,但也是最出彩的。他不僅要帶領大家探索驚悚屋,還需要把所有人的能力物盡其用。可以說,導游是六個人的c位。”

    桑九池听著周宿意猶未盡的話︰“你的意思是,讓我去做導游?”

    周宿眼楮亮起來,“或許可以試試。”

    桑九池︰“能搶到導游的位置嗎?”

    周宿︰“放心吧,沒問題。你想要前半段導游還是後半段導游?”

    桑九池︰“前半段。”

    周宿猶豫了一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如果導游中出現問題,也可以用剛開始不熟悉游戲規則解釋過去。好,就這麼定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這幾個地方的攻略,加個微信,我等下把這次探索的五個驚悚屋發給你。”

    等周宿把所有的事情都和桑九池交接好,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沒有留下他們吃飯的意思,周宿揮了揮手,“你們快走吧,新公司初建,我這里還有一堆事情要忙,沒功夫招待你們,等你從驚悚屋回來後我們再好好慶祝一下。”

    桑九池回去查了下五個驚悚屋的背景,又整理了整理行李,兩天就這麼過去了。

    早晨8點,他準備出發集合。不想暴露是雲嚴的住處,桑九池拖著行李來到了經紀公司門口。

    經過兩天的時間,經紀公司好歹把招牌裝修了出來,嶄新的“數字娛樂經紀公司”掛在玻璃門的旁邊。

    可此刻等待節目組汽車的桑九池,正焦慮地看著手機。

    買的擴.充道具因為台風的原因在路上延誤了,本來應該昨天就到的快遞,到現在還在x京打轉轉。

    桑九池想了想,給雲嚴發了條微信︰“老公。”

    半分鐘後,雲嚴回復︰“我在。”

    桑九池︰“我有個快遞,填了我們家的地址。到時候來了你幫我簽收一下可以嗎?”

    雲嚴︰“好的。”

    桑九池︰“但是千萬不能打開!”

    雲嚴的聊天界面一直顯示“正在輸入中……”。

    半分鐘後,雲嚴回了一句︰“放心。”

    桑九池放心了。

    就在他低頭和雲嚴發微信的時候,一輛貼著節目組圖案的黑色越野車緩緩駛來。

    看到汽車穩穩停在了自己面前,桑九池趕緊低頭發了一句︰“節目組的車來了,先不聊了,一個月後見~”

    雲嚴︰“注意安全,別太拼,一切有我。”

    桑九池︰“好的,謝謝老公。”

    雲嚴沒在再回復,他關上手機,抬頭看向驚異的手下們,淡定地繼續往下說︰“好了,會議繼續,剛才說到了西城的收購項目,關于西城收購……”

    手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開會不準看手機不是嚴爸爸定下的規矩嗎?嚴爸爸不是最守規矩嗎?自己把自己破了?

    ——到底誰跟誰發信息,好奇。

    ——嚴爸爸不會戀愛了吧?看他最近氣色不錯。

    手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視線投到了乖乖坐在角落里的助理身上。

    助理渾身一緊。

    他什麼都不知道!

    他就是去幫桑九池搬個行李,還摔了一跤,到現在都沒好。

    結果不到半天,自己就成了桑九池的“老公”。

    一想到網上那些人對自己的謾罵,助理窒息。

    崴腳的傷還沒好,他現在只想跟嚴爸爸要精神損失費。

    桑九池坐上汽車的一剎那,節目組就開始了全程跟拍。

    在匯合的途中,每位嘉賓都會有一位游戲引導,桑九池也不例外。

    桑九池的引導是一個台里的女主持人,她神神秘秘地遞給桑九池一個信封,“九池,我是你的前期引導,在到達目的地之前的這段路上,由我來介紹大體游戲規則。這里面有你的身份卡,現在可以打開了。”

    桑九池打開帶著節目組圖案的信封,抽出了里面的身份卡,果然是導游。

    引導驚訝地瞪大眼,“哇,竟然是導游。九池,在接下來的兩個場景中,將由你來帶領大家完成闖關,你有信心嗎?”

    桑九池沒有看鏡頭,他微笑著回道︰“當然有。”

    i麗的臉上帶著睿智溫柔的笑容,像鄰家大哥哥一樣平易近人。

    女主持人不由紅了一下臉,下意識道︰“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桑九池臉害羞地一紅,“謝謝。”

    桑九池將寫著“導游”兩個大字的卡片翻過來,發現上面還有小字。

    “隱藏任務︰導游,團隊的靈魂人物。你需要在接下來兩個場景中,帶領所有人安全通過驚悚屋。但其他成員對你似乎並不認可,猜疑是這場游戲的大忌,在接下來的兩個場景中,如果你能夠凝聚出團魂,在全部場景完成後將會獲得‘金牌導游’的稱號。當然,是否有團魂將由觀眾來投票決定。”

    這就是節目組想出來的和觀眾互動的環節了。

    “每個驚悚屋都有自己的背景和有游戲設計,每次的游戲內容和任務都不一樣,但都是可解的。只要你們從第一關慢慢解密,就能找到完成最後的任務。”

    “不過你跟別人不一樣哦,你還有個隱藏任務。”

    “歷時一個月,除了在驚悚屋里闖關外,你們還可以到周圍的城市參觀游玩。當然,娛樂的錢需要你們自己籌備。我們節目組會暫時代收你們的手機,然後重新給你們發一部手機,里面沒有錢沒有wifi,只有另外五個人的聯系方式,而這部手機唯一的最用也只是聯系到另外五個人。”

    “這是一場全新的沉寂式體驗綜藝,你準備好了嗎?”

    在引導的期盼下,桑九池看向鏡頭,“希望能給觀眾帶來一次視覺盛宴。”

    車輛在跨海大橋上快速前進著,引導想了想又接著說,“手機、錢包、銀行卡這些我需要收起來,交給節目組代為管理。剩下半個小時你還可以繼續用,有什麼想要聯系的人最好趁著這個時間再聯系聯系。”

    桑九池細長白皙的手指描繪著手機的外殼,“剛才已經聯系了。”

    引導眼楮閃爍了一下,她好像抓到了什麼,趕緊不著痕跡問道︰“是你家人嗎?”

    桑九池點了下頭,動作十分乖巧,“嗯,我老公。”

    引導眼楮亮了起來,在出發之前導演就告訴盡量套點桑九池婚姻的話題,前面聊了這麼久,現在終于引出來了︰“方便告訴大家,你老公囑咐你了嗎?”

    桑九池︰“他讓我注意安全,別太拼。”

    引導︰“好會說,九池,我听說你老公是圈外人,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桑九池笑了一聲︰“我沒上錯車吧?”

    引導︰“???”

    桑九池︰“我好像坐上了《幸福終點站》的車?”

    《幸福終點站》也是他們台的節目,她還作為副導演參加了兩期,每期都會邀請幾對熱戀或者已婚的明星來參加節目。

    听到自己的台的節目突然被cue到,引導瞪大了眼,“九池也看《幸福終點站》?”

    桑九池︰“節目很好看呀。”

    引導笑開了花,關于桑九池那個神秘老公的話題拐了個彎後戛然而止。

    時間過的飛快,快到機場時引導才在鏡頭下將桑九池的手機、錢包、銀行卡收了起來。她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貼上標簽,最後鎖在了鐵盒子里,又把鑰匙收了起來。

    他們第一個闖關的地方,是在國內南方的一處西洋樓里。

    節目組需要把人送到飛機場,讓他們在飛機場集合後在一起抵達西洋樓所在的小鎮上。

    其他五個人早在昨天就入住了節目組準備的公寓里,桑九池因為是替補人員晚去了一天,現在只能自己趕過去。

    大概半天後,桑九池推著行李箱在飛機場門口看到了等著他的節目組車輛。

    又坐了兩個小時的車,桑九池才抵達了目的地。

    輾轉下來,天已經漸漸黑了。

    把桑九池送下,節目組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節目組給他們租了一套二層小洋樓,桑九池送走節目組的車後敲響了房門。

    片刻後,放門後露出了一臉震驚的雲逸,“你怎麼會在這兒?”

    下一秒,雲逸看到了桑九池身後的跟拍人員。

    桑九池晃了晃手里的信封,“你好,我是第六位嘉賓。”

    隨後他又補充了一句,“也是接下來兩個驚悚屋的導游。”

    在鏡頭下,雲逸很快收起了表情,把桑九池請了進來。

    這個點五個人正坐在一起吃飯,邊吃飯邊討論明天的驚悚屋,順便推測一下第六個嘉賓是誰。

    看到桑九池的剎那,就是最有涵養的老大哥都驚了一下。

    牛批,前任和前任一起參加節目,這節目未播先火了。

    還是節目組會玩啊!

    節目組一共請了六位嘉賓,除去桑九池和雲逸,還有兩位女性和兩位男性。

    女的分別是新生代女團成員alen和中生代戲骨李倩,alen只有20歲,比桑九池小一歲,也是嘉賓里年級最小的。

    李倩雖然只有30歲,但卻先後拿了影後和視後,妥妥的實力派。

    另外兩個男性,一個是35歲左右的退役運動員宋跳,在這個團里充當的應該是極限輸出角色。

    最後是一位男性喜劇演員韓笑,40歲左右,充當的是活躍氣氛的角色。

    桑九池隨意掃了一圈,收回視線,“抱歉,我來晚了。大家好,我是藝人桑九池,第六位嘉賓。”

    雲逸硬著頭介紹︰“還是我們接下來的導游。”

    alen甜甜叫了一聲“池哥好”,剩下三個人都是淡淡打了聲招呼。

    李倩作為代表開了口,“我們正在討論明天的驚悚屋,你是現在收拾一下還是現在坐下來听听?”

    桑九池把行李放在一邊,坐了下來,“行李我等下再收拾,先說說明天的驚悚屋吧。”

    李倩“嗯”了一聲,“剛才說到哪兒了?”

    alen︰“我正打算說這個驚悚屋的來源,就被池哥打斷了,那我開始了。今天我出去打听了一圈打听到了這個驚悚宅的由來。傳說民國時候有只成了精的九尾狐妖為了報恩,化身美艷女子做了軍閥的太太。”

    “自從她嫁過去之後,鎮子上每三個月都少一個孩子。後來有個道士發現了軍閥太太的狐妖身份,將她打回原形。軍閥太太張口喊冤,軍閥卻不信,由著道士取走了她的內丹。從那天後,那個宅子里一到深夜就能听到有女人的哭聲。”

    “沒過幾年,軍閥一家死的死、走的走,傳說是狐妖的怨靈作祟,久而久之,就再也沒人敢靠近那個宅子,鎮子里的人也覺得不吉利,那個宅子也一直荒廢至今,沒人敢動它。”

    alen說到最後,漸漸壓低了聲音,韓笑打了個哆嗦,“你,你你,別用這麼驚悚的語氣講,嚇死了要。”

    眾人听後分分皺眉,他們都是第一次接這類節目,而且據說是沉浸式的,完全不知道明天有什麼等著他們。

    桑九池問︰“現在還能听到女人的哭聲嗎?”

    alen看了他一眼,幾秒後才開口︰“听鎮子上的人說,听到過。”

    桑九池微微抿唇,單手捏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韓笑︰“看你這麼深思熟慮,是想到了什麼?”

    桑九池點點頭,“我有個猜測,等明天驚悚屋的時候看看。”

    韓笑︰“什麼猜測啊,說出來讓大家听听。”

    桑九池眨了眨眼︰“不行,萬一猜的不對不就丟人了,還是等明天。”

    韓笑哈哈笑了兩聲,“你不會是裝的吧,等明天真有個什麼發現,你再恍然大悟來一句‘這就是我昨天的猜測’,咱也不敢說不是啊。”

    桑九池癟癟嘴︰“那我就稍微透露一下,我想到了哭聲的原理。”

    幾個人微微怔愣,李倩開口問道︰“什麼原理?”

    “我以前看書的時候,曾經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某個山上有一塊‘會哭’的石頭。起初大家以為是神石,後來經過證實,發現是因為這個岩石的特殊構造。白天熱脹晚上冷縮,因此發出了聲音。”

    雲逸︰“你是說西洋樓里也有這種石頭?”

    桑九池搖頭︰“不一定,我還沒看到實物,只能說原理大概是這樣,到底是不是還等明天去驗證一下。”

    李倩皺著眉,“你是導游,是不是知道的比我們多?你知道明天的讓任務是什麼嗎?”

    桑九池繼續搖頭,“我是今天剛上車才拿到的導游卡,我也不知道任務是什麼。”

    幾個人正在說話,外面突然想起了敲門聲。

    雲逸起身去敲門,幾分鐘後,等他再走回來,手里已經多了一張貼著節目組logo的信封。

    雲逸打開信封︰“是明天的任務卡。”

    “親愛的探險家們,你們好。我是軍閥的後人,我的祖先在逃難時將珍貴的照片遺落在了家里,找到它們交給我,我將給你們10根金條的報酬。最後友情提醒,西洋樓里危險重重,請務必小心,切勿單獨行動,小兔子會叼走落單者。珍寶,只有在寂靜的黑夜才會偷偷跑出來。”

    桑九池已經開始羅列線索,“現在我們已知的任務是找照片,既然是珍貴的照片,必然會悉心保存,不會不加保護措施地隨手亂放。大概率來說,相片外應該有相框或者相冊,甚至可能是鎖在某個地方。”

    “切勿單獨行動,小兔子會叼走落單者。明天的游戲規則,是不能單獨行動。如果非要分頭行動,最少也要兩個人。”

    “珍寶只有在寂靜的黑夜才會跑出來,珍貴的相片是珍寶,只有晚上才有可能找到相片。所以我們要在明天晚上進入西洋樓。”

    雲逸皺眉,“你說的這些我們都能看出來,我們都上過九年義務教育,閱讀理解看得懂。”

    桑九池聳聳肩︰“我只是在盡一個導游的義務,抱歉。”

    他從座位上站起身,“請問我的房間在哪兒?”

    雲逸指了指一個房間,“你在那個房間,在我隔壁。”

    “那我先去收拾一下,”桑九池站起來,“明天一早我再去外面逛一圈,有些信息還沒有補全,我打算再去找找,有人想跟我一起去嗎?”

    偌大的房間里,靜的針掉地的聲音都能听出來。

    alen有些惱羞︰“我今天出去搜索了一天線索,該問的都問了個遍,你這是在浪費時間,有這個時間還不如上午好好養精蓄銳,晚上闖關。”

    從剛進來的一剎那,他已經感受到了濃濃的敵意。

    alen一開始還能虛偽地跟他打聲招呼,時間長了本性也漸漸暴露出來。

    桑九池的目光在五人面前掃了一圈,最後淡淡道︰“那上午我自己出去,晚安。”

    桑九池推著行李進了臥室,外面角落里裝滿了攝像頭,臥室里也裝上了攝像頭。

    桑九池拿著一塊毛巾蓋住攝像頭,才開始洗漱。

    他今天坐了一天的交通工具,的確有點累了。

    桑九池沒有睡懶覺的習慣,第二天桑九池起了個大早,他走出臥室,就看到運動員在準備早飯。

    桑九池走到運動員身旁,看著運動員笨拙的動作,桑九池拿起他手里菜刀道,“我來吧。”

    接過菜刀,桑九池麻利地切好肉丁,轉頭問運動員︰“做蛋炒飯?”

    運動員愣了一下,點頭,“嗯,昨天米飯剩下了,做點蛋炒飯吃。”

    桑九池把肉丁切好之後放在一邊。

    他先是淘了淘米,下到鍋煲湯,等湯熬好了才又開始切蘿卜丁和黃瓜、洋蔥丁。

    等東西都切完,桑九池在灶台上掃了一圈,“雞蛋呢?”

    運動員反應兩秒,立刻彎腰從抽屜里取出兩個雞蛋。

    把兩個雞蛋打在碗里,桑九池拿著勺子舀出兩個蛋黃,放在米飯里攪拌均勻。

    開鍋,小火,把蛋清炒熟後盛在盤子。

    接著,裹著蛋黃的米飯下鍋翻炒,瞬間香味撲面而來。

    把運動員饞的滾動了一下喉嚨。

    等米飯顆粒飽滿分離起來,桑九池加入佐料,倒上剛才切好的丁和蛋清,又翻炒了一會兒,最後倒上蔥花。

    片刻後,桑九池將炒好的蛋炒飯裝在兩個碗里,“米飯沒剩多少,一人一碗。等他們起來,煲的湯也好了。”

    還以為來到這兒會被餓死,沒想到桑九池廚藝這麼好,運動員感激地看了眼桑九池,和桑九池坐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金黃色的米飯上粘著五顏六色的丁,一口吃下去,蛋香、肉香瞬間在嘴中炸開。

    太好吃了。

    我參加的是吃播節目吧?!

    差點流下的感動的淚來。

    桑九池很快吃完,看著桑九池要去刷碗的姿勢,運動員一把奪過碗,“放著我來,你去忙吧。”

    桑九池也不客氣,直接出了門。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alen和雲逸一前一後揉著眼楮走出各自房門。

    alen直接就走到了廚房里,廚房中飄散著沒有散去的蛋炒飯味,“好香啊,你做的什麼啊跳哥。”

    運動員︰“桑九池做的蛋炒飯。”

    alen瞪大眼︰“他還會做飯?!還有嗎,我也要吃。”

    運動員︰“沒有了,就做了兩碗。”

    alen陰陽怪氣地哼了一聲,“這麼小心眼,是在報復昨天我們沒人陪他出去嗎?跳哥你也吃了,你是不是答應他了什麼?”

    運動員用眼角余光看了眼攝像頭,alen之所以敢這麼大膽地說話,還是仗著她的資本方投資了節目,就算現在說出來,後期也不會剪進去,有恃無恐。

    有這種特權的不止有alen,還有雲逸。

    運動員開口道︰“他看我做飯不熟練,幫我做的,順便也吃了下。他還給你們煲了湯,就在鍋里,你們自己吃。”

    alen打開鍋,聞到了濃濃的米香味,“這還差不多,算他識相。這蛋炒飯聞起來好香啊,明天再讓他給我們做飯。”

    運動員皺眉。

    桑九池是來參加節目的,可不是給你當廚師的。

    alen拿著碗給自己盛了一碗,又給雲逸盛了一碗,“逸哥,你以前口福不淺啊,桑九池手藝這麼好,你沒少吃他做的飯吧?”

    雲逸的眉頭都快打成了結。

    桑九池會做飯?他根本不知道,更別說吃到他做的飯了。

    這種手藝的飯菜,沒個三五年出不來的。桑九池是故意隱瞞自己不會做飯的?

    就那麼不想給自己做飯?是因為不喜歡自己嗎?

    一想到桑九池可能沒喜歡過他,以前都是自己剃頭挑子一頭熱,雲逸就覺得煩躁。自己那麼喜歡他,他憑什麼不喜歡自己?

    讓自己丟人的桑九池,好想看他出丑。

    沒過一會兒,李倩和韓笑也走了出來。

    雲逸看到人來氣了,端著碗一邊喝著,一邊提議道︰“今晚去探索,我有個提議。”

    李倩︰“什麼提議?”

    雲逸︰“規則里不是說不能單獨行動嗎?我們五個一塊行動,讓桑九池自己行動。”

    桑九池膽子最小,走夜路都能嚇哭的那種,把他單獨扔在西洋樓里,就等著看他的洋相吧。

    運動員愣了一下,“那不是直接讓桑九池出局了?”

    雲逸︰“就是看不慣他那麼囂張的樣子,你們看的慣嗎?以為自己當個當有就了不起了?就問你們,同不同意我的提議。放心,這段不會播的,你們就說實話。”

    知道雲逸和台里的關系,李倩猶豫了一下,“好。”

    李倩是他們幾個里面最大牌的一個,李倩開口定了基調,alen和韓笑也紛紛跟上。

    只有運動員沒有開口。

    運動員盯著他們幾個,這幾個人手里這個正端著桑九池早上做好的湯。

    一邊喝著桑九池的湯,一邊玩笑似的算計桑九池。

    不要臉。

    運動員驟然起身︰“你們還喝著他做的湯呢。”

    雲逸愣了一下。

    韓笑笑了一聲,“也就你不混娛樂圈才這麼單純。這個節目是全方位拍攝的,他只做了你們兩個人的食物,沒給我們做,等節目播出後是會被罵自私的。你以為他願意給我們做啊,就是在作秀,都是演出來的。”

    運動員怔愣。

    都是假的?

    都是演出來的?

    可就算是假的,桑九池也做了。

    運動員深吸一口氣,他是國家培養出來,帶著使命參加運動會又榮譽而歸的冠軍。

    他參加這個節目是因為對驚悚屋題材感興趣。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有朝一日趟進了娛樂圈這個渾水里。

    “我是沒混過娛樂圈。”

    他是冠軍,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國家,他不能給祖國摸黑。

    就算桑九池給他們做飯是作秀,但這些人是沒有掩飾的虛偽。

    運動員起身離開,“抱歉,今天晚上我會跟桑九池一起行動。”

    大門被“咚”的一聲關上,幾個人面面相覷,alen罵了一聲,“不就是個退役的運動員嗎,有什麼好豪橫的,還真以為自己拿了金牌就是正道之光了。”

    雲逸尷尬地笑了笑,轉頭走向導演︰“周導,剛才那段……”

    周導比了個“ok”,“放心,給你掐了,一期才2個小時,我們會把大部分鏡頭放在驚悚屋里,這種日常鏡頭不會太多。”

    放心個屁,這麼好的料,掐了才怪!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1-06-07

    23:30:12~2021-06-08

    23:26:2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淺水炸彈的小天使︰猥瑣果奔並往作者大大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月下彩虹、瓊樓三百丈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she...、瓊樓三百丈

    40瓶;fox

    28瓶;yu、是公子 、花邪せ

    10瓶;殘月子

    6瓶;堇娘、月下彩虹

    5瓶;奈亞托普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