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 第六章 特殊事件調查局

第六章 特殊事件調查局

作品: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作者:我吃杏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吳東青反手摸到了腰間的警棍,但方才死過一次的經歷,已經讓吳東青知曉,拿著警棍去跟那個怪物搏斗,純粹就是送人頭去的。

    他必須要找到更加厲害的武器——槍。

    雖然這里是警察局,但想要找到一把槍械也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槍械這種東西不論何時何地,都是被嚴格管控的。

    刑警三隊所在的地方在三樓,而裝備管理處在二樓,刑警一隊那邊則是通往樓梯的必經之處。

    至于跳窗戶就不用想了,因為辦公廳的窗戶,都是用鐵欄桿圍起來的,一來防盜,二來防止犯人找機會跳窗逃跑。

    吳東青並不想拿著警棍從那邊經過,因為方才他就是靜悄悄過去的,但依然被那個怪物發現,隨後虐殺了。

    所以整個刑偵三隊辦公大廳有槍械的地方,就只有一個。

    他朝著肖隊長的辦公室沖了過去。

    辦公室的房門是鎖上的,但好在辦公廳里面有備用的鑰匙。

    吳東青跑到了工具櫃那邊,拿了一把鑰匙,順便還從里面拿了一根撬棍。

    用備用鑰匙打開辦公室的房門之後,吳東青二話不說,就開始開抽屜——用撬棍。

    當吳東青將肖隊長辦公桌的抽屜,從最上面一層一路撬到最後,可算是從最後一個抽屜里,找到了一把左輪樣式的的手槍。

    這只手槍重量相當的沉重,主要是因為那明顯巨大的,直徑能有六七厘米的彈巢,還有很多明顯被放大化的零件,不過口徑看上去並不算很大。

    而得益于這樣的彈巢和口徑,槍械小白的吳東青持槍的時候,槍械重心也正好落在扣動扳機的食指上,這樣是非常有助于穩穩地持槍並且進行瞄準的。

    充滿凸起圓點的舊式手柄上,雕刻著全英文的銘文——Merz。

    “梅爾茲左輪?”

    吳東青很快在記憶力找到了這把手槍的名字,以及使用的方法。

    他很快打開彈巢,就看到密密麻麻的裝滿了子彈,整整二十二發!

    “謝謝你肖隊長……”

    吳東青默默道謝,擦了擦額頭因為緊張而產生的汗水。

    將彈巢重新送回槍械之後,吳東青握著左輪手槍正打算想著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卻突然听到門口傳來了夢中囈語一般的聲音。

    那自言自語的聲音越來越近,還伴隨著拖動東西的聲響,吳東青很清楚,那是拖斧頭的聲音!

    吳東青慢慢走出辦公室,連呼吸的聲音都盡量克制,就听到門口那自言自語的聲音突然消失不見,隨後傳來了一陣開門的聲音。

    但房門吳東青之前已經反鎖,外面自然是打不開的。

    聲音再一次消失,空氣仿佛都凝固住了一樣。

    “砰——!”

    斧頭迸濺著碎屑,在大門上破開了一個大洞,隨後是第二斧頭!

    “砰——!”

    吳東青根本無路可逃,窗戶全部封鎖,唯一的大門被怪物堵著,好在辦公廳空間挺大,最關鍵是手上有槍。

    “砰——!”

    當斧頭砸到第三下的時候,一只手臂從外面伸了過來,隨後從內打開了鎖。

    房門發出“吱呀”的聲響,隨後是一個高大的身影,舉著斧頭走了進來。

    還是跟之前一樣怪異的海鮮一般的長相,就連走路的時候,都發出好像走在粘液上的聲音一樣。

    吳東青打開了保險,將槍口對準了面前的怪物,他的心髒狂跳,槍口微微顫抖。

    即便怪物在門口,他也很快開了第一槍。

    子彈並沒有命中,而是打在了邊上的牆壁上,但槍響的聲音想必已經足夠驚動整個警察局里還在的人了。

    強勁的後坐力,讓吳東青的槍頭都飛了起來,沒有心理準備,也沒有足夠訓練的吳東青,顯然沒有掌握“壓槍”的技巧。

    怪物並沒有因為吳東青開槍就停下腳步,它朝著吳東青這邊沖了過來,速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快。

    吳東青對著沖過來的黑影連續的開起槍來,彈殼談落到地上發出清脆聲響,面前的黑影在連續挨了三槍之後,終于沒有繼續走直線朝著吳東青沖過來,而且速度也慢了許多。

    有用!

    那怪物撲到了一邊,隨後繼續朝著吳東青沖了過來。

    吳東青一邊朝著反方向後退,一邊繼續開槍,但怪物的躲閃再加上吳東青的人體描邊槍法,連開了三槍之後,根本就一發沒中。

    吳東青沒有再浪費子彈,而是朝著門口沖了過去,走道不寬,去那邊的話能大大提高命中率!

    當吳東青沖出房門五六米,這怪物也緊跟著沖了出來,吳東青沒有任何的猶豫,抬起槍口就對著怪物繼續射擊。

    狹窄的通道讓怪物根本就沒有躲閃的空間,那怪物在留下了一地大概是血液的綠色液體之後,又退回到了三隊的辦公室里。

    吳東青自然不可能作死的去追擊,他的目的是逃命!

    他朝著樓梯口的方向跑去,而在那邊已經听到有人的聲音了。

    十米,五米……

    【砰!】

    邊上的牆壁猛地破開,怪物從牆壁一側撞了出來,正在狂奔的吳東青瞬間被撞得失去了平衡,狠狠地砸在了邊上的牆壁上。

    一側的額頭撞在牆壁上,眼前一片昏花,但手指依然緊緊地握著槍械。

    吳東青正試圖調整身體,但面前黏糊糊的怪物壓在自己的身上,隨後他就感覺脖子一緊,不知道從哪里伸出來好像是觸手一樣的東西,纏繞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並且開始越收越緊。

    面前的那一張長著魚一樣皮膚的臉上,齜著鋸齒狀的牙齒,咧出了猙獰的笑容。

    但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滿嘴的尖牙。

    砰!砰!砰!砰!

    連續不停的槍響聲中,被扼緊脖子的吳東青,開始感覺身體越來越輕。

    面前怪物的整張臉都被他打的稀爛,吳東青扣動著扳機,發出【噠噠噠】打空槍的聲響,面前的怪物癱倒在地,但那觸手就好像被電後的條件反射一般,絲毫沒有松開的意思。

    吳東青的面前最終還是一黑,又一次的失去了意識。

    ……………

    吳東青張開了雙眼,面前一片黑暗。

    這是一個,大約五六平米的房間,吳東青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上到處都傳來疼痛的感覺,尤其是頭部,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頭上被包裹了東西。

    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陣,很快摸到了冰涼的床沿,他單手撐著床沿,極為吃力的坐起了身,身體就好像好幾天沒吃飯一樣的虛弱,但肚子卻絲毫也沒有饑餓感。

    木床發出吱呀的聲響,而他的眼楮也開始漸漸熟悉起黑暗的環境。

    隨後看到了邊上擺放著一張沙發,而沙發上,安安靜靜的坐著一個人。

    吳東青嚇了一跳,那個人則是很隨意的抬手打開了邊上的煤油燈。

    當燈光在房間中亮起,吳東青才看清楚坐在沙發上的這個人。

    一個戴著獵鹿帽,穿著咖啡色的方格外套,套著一間與外套顏色相近的圓領短披風的男人,他看上去像個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的偵探一樣。

    男人翹著硬皮革做得皮鞋,外套下是白色的亞麻布襯衣,外加黑色馬甲,馬甲的胸口口袋上,塞著一個疊放整齊的面巾。

    那個男人翹著二郎腿,半搭著眼皮子似乎很困,懶散的精神面貌和他精致的打扮絲毫不相符。

    他靠在了沙發背上,雙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率先開口道︰

    “吳東青警員,我是世界政府遠東特殊事件調查局行動科的科長,武道,你可以叫我武科長。”

    吳東青很想站起來,客套的給這位領導鞠個躬,再謙卑的說一聲︰“您叫我小吳就可以了。”

    但他才剛剛經歷過生死一刻,最關鍵的是現在渾身上下哪里都疼。

    最主要的是,他現在滿腦子只想提問,問題太多甚至不知道從哪里說起。

    “我很理解你現在的心情,知道你有很多問題,但在你提問之前,我想簡單說明幾點。”

    武科長似乎知道吳東青心里面所想的內容,提前開口說道︰

    “首先說個好消息,恭喜你沒死,而且還立了大功,再說個壞消息,如果你什麼都不做,你離死可能不遠了。”

    武科長從懷里拿出了一張照片,隨後遞到了震驚的吳東青的手里,吳東青看向了照片,那就是之前自己遇到過的半魚人怪物。

    不過躺在地上,臉部稀爛,顯然就是被自己開槍打爛臉的那個。

    “這是你昨天晚上九點左右,在警局開槍打死的怪物,不過他的真實身份,是遠東第十區警察總局刑偵一隊的一名隊員。”

    吳東青詫異的抬起頭,武科長繼續說道︰

    “就是不久之前,調查連環殺人案,然後被診斷為精神病,送去精神病院治療的那一名一隊的警員,不過我現在可以實話告訴你,準確來說他不是發瘋,而是類似……被某種我們無法描述的存在腐蝕了,我們特殊事件調查局,在第一時間對他進行收容,但顯然收容措施沒有及時升級,讓他給逃走了。”

    “我們第一時間對他進行追蹤,等我們趕到警局的時候,他已經殺掉了一名警員,隨後被你用槍給打死了。說實在的,我有點意外,因為他已經變異成這副模樣,基本上就屬于我們局里所說的E級別的怪物,準確學術名稱叫做,深潛者。想要殺死他們的話,除非用特殊的子彈,或者像照片這樣把他們的腦子打的稀爛。”

    “我知道你肯定很疑惑,為什麼好好的一隊警員會變成這樣,我想你也知道一個月前開始發生的五起連環殺人案,那並不是普通的殺人案,背後有常人難以理解的神秘力量的影響。當我們意識到,接觸到這個案件的警員,或多或少都有些許受到腐蝕的跡象,比如做同樣的噩夢,所以我們第一時間準備接手,但這位警員還是被腐蝕成為了深潛者。”

    “明天早上你會看到報紙,兩位警察因為瑣碎小事發生了口角,並且開槍,導致兩人死亡的這樣的報到,這樣的事件自然沒辦法對外公布,所以也希望吳警員能保密。”

    吳東青點了點頭,武科長則是繼續說道︰

    “而之所以我說你可能離死不遠了,並不是因為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所以我們要對你怎麼樣,而是因為所有接觸到它們,就是這一類怪物,或者了解到它們的人,最後要麼變成了它們,要麼就莫名其妙的自殺了,我們稱呼這些接觸過,但還沒有變異或是死亡的人為,接觸者。這也是吳警員您現在的身份。”

    “不過有一類人,他們天生就擁有無法理解的特殊能力,最主要的是,在經過特殊的培訓和準備以後,他們即便是接觸了這些怪物或是類似事件,依然可以保持理智,並且可以免疫這種我們無法解釋的變異過程,當然也有很大概率不會自殺,額,頂多發瘋。我們稱之為異人,吳警員,你既是接觸者,也是異人。”

    吳東青皺了皺眉頭,他問道︰

    “我是異人?我有什麼特殊能力嗎?”

    如果說如同游戲存檔一樣的能力的話,武科長又如何知道呢?

    但武科長很快解釋說道︰

    “因為你的主治醫生,發現你折斷的脖頸,在兩小之內就自動復原了,他們甚至沒來得及給你動手術,所以你是擁有某種恢復能力的異人。”

    吳東青張了張嘴,這個他是真的不知道,以前也有劃破皮之類的,但也沒有快速恢復啊,難道是“復甦”藥劑的緣故?

    武科長說到這里,摸了摸自己的眉毛,隨後說道︰

    “你現在應該很高興對吧,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也要提醒你,異人既是天賦也是詛咒,詳細情況,我們之後在說明,但現在需要你做個選擇題。”

    武科長從懷里拿出了一把槍放在了桌子上,而後又拿了一張寫有【特殊事件調查局】的證件,也放在了桌子上。

    武科長看著吳東青的眼楮,說道︰

    “成為特殊事件調查局的一員,接受特殊培訓,但你可能生不如死,並且覺得是你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或者干脆點,我一槍把你崩了,因為沒培訓過的異人一樣會變成它們,免得增加我們的工作量,明天報紙上吵架的警員多你一個。”

    嗯?這有的選?

    吳東青拿起了手槍,武科長有點意外,就見吳東青又拿起了證件,說道︰

    “我要求配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