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學神身上 > 早戀問題(我就從來不迷信...)

早戀問題(我就從來不迷信...)

作品: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學神身上 作者:春風榴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二天, 陸馳帶了一張捉鬼天使鐘馗的海報來學校,頗為引人注目。

    窗邊,林初穗看到他, 喊了聲︰“陸馳, 你當門神呢?在門口晃悠一早上了。”

    陸馳不耐煩地擺擺手︰“別吵, 走著瞧!”

    不多時, 肖衍穿著一身寬松的藍白校服, 迎著陽光走了過來。

    陽光照在他清秀的的臉上, 長睫毛顯得根根通透,顯得氣質很干淨。

    陸馳立刻高高舉起了天師鐘馗的海報, 對著他。

    肖衍目不斜視地從他身邊經過, 一個眼神都懶得甩給他, 徑直走進了教室。

    見林初穗探著腦袋往窗外望,肖衍散漫地問了聲︰“作業補完了?”

    她立刻捂住自己的數學練習冊︰“你怎麼知道我在補作業。”

    “難得提前來學校,不是補作業,難道是來補瞌睡?”

    林初穗狡辯道︰“本女神就是來補瞌睡的!”

    肖衍勾起眼角, 淺笑著睨她一眼︰“那你睡。”

    “我...懶得理你。”

    林初穗繼續奮筆疾書。

    章承宇踏著小碎步,溜達著走進教室, 林初穗順手將自己的保溫杯遞給他︰“章魚哥,幫我接杯水。”

    章承宇臉上浮現了詭異的微笑, 說道︰“交給你章魚哥,就對了!等著!”

    幾分鐘後, 章承宇將水杯地給了林初穗,林初穗沒有多想,喝了一大口, 卻不想直接被杯子里刺辣的酒水給嗆得噴了出來。

    被噴了一臉的肖衍,頭發嘀嗒嘀嗒地淌著水, 生無可戀地偏頭︰“上課前喝酒,我要去告你。”

    “......”

    你是小學生嗎。

    林初穗怒氣沖沖地將保溫杯砸在章承宇桌上︰“請問這是什麼!”

    章承宇︰“雄黃酒。”

    “請問你為什麼要給我倒雄黃酒!”

    “驅...驅邪。”

    “驅什麼邪,我爸又不是邪!他是我爸!你們和藹可親溫柔善良的林叔叔,小時候他還分給你們吃旺仔QQ糖,忘了嗎?”

    章承宇沖肖衍鞠躬作揖︰“林叔叔好!我們記得您的QQ糖大恩,一直和初初當好朋友呢!富強、民主、文明、和諧...阿彌陀佛。”

    肖衍真的不想理這幫智障,散漫地拿出英語長短句閱讀本。

    林初穗總算在早讀課之前,趕完了全部數學作業。

    肖衍輕描淡寫地掃了眼她的作業︰“挺不容易。”

    “是吧。”林初穗頗有成就感地說︰“我早上六點就來教室了!”

    肖衍︰“能完美避開所有正確答案,就真的挺不容易。”

    林初穗︰“......”

    肖衍微微側身,湊近她︰“請問你的朋友在做什麼。”

    林初穗嗅到他身上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像落在窗框邊晨曦的日光,心跳有點加速︰“他們以為...你是我爸附身了。”

    “哦。”

    她睨認真地問︰“那我爸爸,回來了嗎?”

    肖衍︰“回來了。”

    她激動地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興奮地喊道︰“真的嗎!”

    肖衍︰“真的,叫爸爸。”

    林初穗一听他這語氣,就是在開玩笑,無趣地松了手︰“少拿我們老林開玩笑,否則我不會跟你講情面,打你哦。”

    肖衍整理了一下衣領,道︰“我們有什麼情面?”

    林初穗微笑著說︰“我一般不對追求者動手。”

    “又喪又邋遢,除了我,你根本沒有追求者。”

    “少看不起人!”

    林初穗憤憤不平了幾分鐘,忽然腦回路反應過來︰“你...承認喜歡我啊?”

    肖衍鋒薄的唇微微動了動,停頓了幾秒,無情否決

    “呵。”

    後排,章承宇還在意了的雄黃酒,將酒倒在了空香水瓶里,時不時往空氣里噴灑,尤其對準肖衍的方向噴。

    肖衍面無表情地對林初穗說︰“為什麼你不交往幾個正常的朋友。”

    “我小時候不太合群,這幾個奇奇怪怪的朋友,是我爸花了一個暑假,在小區大院里用旺仔Q.Q糖幫我換來的。”

    “哦。”

    原來這就是父親,肖衍從來不知道。

    曾經有家庭領養過他,那對夫婦看起來真的很和善,熱情地歡迎他的到來。

    他也曾真心地愛過他們。

    後來才知道,偽善的外表下,盡是謊言與欺騙。

    他搖搖頭,不再想下去。

    林初穗繼續道︰“他們總是很無聊,一無聊就迷信,他們考前還拜你呢,但我就從來不迷信。”

    說完,她順便從包里摸出一把小米,漫不經心地灑在了肖衍的課桌上。

    肖衍︰......

    “那請問你又在做什麼?”

    林初穗挽了挽耳鬢的發絲︰“哦,沒事,怕你餓了,請你吃。”

    肖衍︰“請我吃米?”

    “呃。”

    “那你吃一個給我看看。”

    林初穗撿起一顆糯米,放進嘴里嚼了嚼。

    她想看看,老林會不會被糯米逼得現身,畢竟風水書里是這樣說的。

    不過...沒什麼效果。

    在她將糯米扔進嘴里的時候,肖衍握住了她的手腕︰“手很髒。”

    “你要不要這麼潔癖。”林初穗看著自己的手爪爪︰“哪里髒了。”

    “以後吃東西之前,都要洗手。”

    林初穗湊近了他,笑吟吟說︰“我們家老林也總讓我吃飯前洗手。”

    “我不是老林。”他加強了語氣︰“而是‘深愛’著你的肖衍。”

    林初穗趕緊推開他的額頭︰“略略略!學神你...你控制住你自己泛濫成災的感情,我們不會有結果!”

    ......

    後排,陸馳問許嘉寧︰“許公子,請問你是童子嗎?”

    章承宇︰“他國外長大,怎麼可能是童子。”

    許嘉寧冷笑︰“不好意思,本人還真是。”

    陸馳惡趣味地說︰“那待會兒,你的童子尿,能不能貢獻一點?”

    “惡心。”許嘉寧嫌棄地皺眉︰“你自己沒有嗎?”

    “我有,但是我早上已經放掉了,得等到下午才會有第二輪。”

    許嘉寧︰......

    您真...持久。

    *

    放學後,肖衍去了學校的心理咨詢室,林初穗跟貓咪似的,暗中觀察,一路屁顛兒屁顛兒跟蹤他。

    見他進了咨詢室,于是趴在門縫邊偷听,希望听到關于父親的蛛絲馬跡。

    咨詢室很正規,請的都是心理方面的專業老師坐班。

    高考壓力大,幾乎每天都有學生去咨詢室問診。

    心理老師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長發披肩,穿著白大褂,戴著方框眼鏡。

    見進門的是一位年輕英俊的少年,她扶了扶眼鏡,問道︰“咨詢早戀問題?”

    “不是。”

    心理醫生指了指門縫邊偷看的林初穗︰“女朋友都跟來了,還不是早戀?”

    林初穗聞言,拔腿開溜,卻又被肖衍扯著衣領揪回來︰“想听就光明正大听。”

    “哦。”林初穗背著手,訕訕地站在牆邊。

    心理醫生問道︰“你們有什麼早戀問題。”

    林初穗︰“醫生您看看他,年級第一的學神,您再看看我,一個考數學的時候,寫詩歌頌老師導致本該考23分卻只考了9分的學渣,我倆要是真早戀了,我還有命活嗎,班主任早就敲死我了。”

    林初穗巴拉巴拉一堆話還沒說完,肖衍按了按她的腦門︰“廢話真多,閉嘴。”

    她乖乖听話閉嘴了。

    肖衍坐在了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平靜地敘述︰“最近我感覺我有些...人格分裂。”

    “能具體說說嗎?”

    肖衍很認真地描述道︰“最近總是出現幻覺和幻听...”

    心理醫生皺起了眉頭,看著面前這一對青春正好的少年少女︰“這種情況,我們一般認為,是高三壓力太大而將情緒轉嫁到異性同學身上的早戀前兆。”

    “......”

    “年輕男孩,喜歡女同學是正常的,你不能因為女同學數學只考了9分,就看不起人家,今兒不肯承認自己的感情,甚至還暗示自己人格分裂。”

    肖衍︰“醫生,您的專業是早戀研究?”

    “我的專業是青少年心理研究。”

    算了。

    肖衍不想解釋了,除非去神經科做專業的鑒定,否則這心理醫生也給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什麼系統,什麼死而復生,什麼奪舍...

    他所遭遇的事情,本來就很離奇。

    “醫生,你說這個精神分裂,嚴重嗎?”林初穗插嘴問道︰“會不會影響學習或者智商什麼的?”

    “有可能。”心理醫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戀愛讓人變成傻瓜。”

    “呀,那可怎麼辦,我還想抄他作業呢。”

    “同學,高三了,作為老師要給你一句忠告學海無涯,回頭是岸,自己的作業自己寫。”

    心理醫生在紙條上寫下了一個電話,然後遞給了肖衍︰“我這邊有認識的神經科醫生,可以給你一個聯系方式。”

    “謝謝老師。”

    林初穗這才想起,她來咨詢室的目的,連忙問道︰“醫生,您有沒有遇到過一些案例,就是死去很久的人,會忽然在其他人身上復活。”

    “具體說說呢?”

    “就是一個死去的人,某天,你忽然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他的影子,包括但不限于言行舉止、特長等...”

    心理醫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有過,不過一般來咨詢這種問題的人,大多數情況,都是因為對逝去親人的過度思念,產生了幻覺,潛意識地不斷強化這種認知,才會把一個人當成另一個人。”

    “這樣啊。”林初穗有些失望。

    心理醫生望向林初穗︰“所以,你也產生了類似的心理問題?”

    林初穗如實道︰“我就是覺得,他身體里多出來的那個人格,極可能是我去世的爸爸。”

    心理醫生︰......

    她指了指寫著聯系方式的紙條︰“建議你也跟他一起去神經科看看。”

    *

    林初穗和肖衍走出心理咨詢室,已然日暮西沉。

    她看著他高挑瘦削的身影,幾次想過去牽他的手,但又有些不敢。

    他是肖衍。

    老林就像他的影子,有時候存在,有時候不存在。

    肖衍低頭,看到小姑娘幾次伸過來的小爪子,又畏畏縮縮地縮回去。

    他索性抓起了她的手腕,隔著袖子牽著,就像爸爸牽著女兒那樣。

    林初穗看著他鋒銳的側臉輪廓,心跳漏了半拍。

    她知道,牽她的不是老林,是肖衍。

    “還說不愛我。”

    “老子愛死你了。”

    ......

    操場邊,陸馳和章承宇幾個體隊生,正在為馬拉松比賽做準備。

    陸甜白穿著清爽的淺綠格子裙,站在跑道邊,沖林初穗揮了揮手。

    “我要去訓練了。”

    “不要太晚,記得回去寫作業。”

    肖衍手揣兜里,背著單肩包,邁著散懶的步子離開。

    林初穗拉住了他的衣角︰“等一下。”

    肖衍轉身,卻見她踮起腳,伸手戳了戳他的額頭︰“學神,有句話,可不可以麻煩你帶給老林。”

    “可能帶不到。”

    “帶不到的話,我就大聲一點讓他听見。”

    林初穗雙手合成圈,沖著操場和天空,大喊了聲

    “對不起!”

    肖衍看著她,夕陽的光在她臉蛋上打出了柔和的光澤,臉頰紅撲撲,清澈的眸子里涌著強烈的愧疚

    “對不起,老爸,讓你看到我這麼不好,很失望吧。”

    肖衍能感覺到胸腔里傳來一陣陣的抽痛。

    林初穗平復了情緒,用髒兮兮的袖子擦擦臉,笑著說︰“走啦。”

    望著她遠去的背影看了許久,肖衍抽回目光,準備離開了。

    任務進度︰8%。

    就在這時,身體里,林修澤清揚的嗓音響了起來

    “肖同學,你想不想吃Q.Q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學神身上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