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古代群穿生活 > 155、第155章

155、第155章

作品:古代群穿生活 作者:寒小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155章

    像這樣的一日游活動,  周生生在這之後又組織了幾次。+++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剛開始,只有自家人會去,去的地方也不外乎游樂場、美食街,  以及府城內的幾個坊市而已。但之後,趙閏土無意中得知了此事,貪財的本性再度暴露無遺,哪怕自己忙得不行,也愣是抽出吃飯睡覺的時間,緊急寫了一份策劃方案,  讓人交給了周生生。

    周生生如獲至寶。

    其實,  別看周生生是孝義鎮周家的大小姐,  而周家又是做生意起家的,屬于鎮上數一數二的有錢人家。但問題是,周家老一輩沒的太早了,壓根就沒教給原身什麼,  要不然原身也不會被拿捏住了。

    至于周生生本人,  她在上輩子是六零後,哪怕因為不靠譜的緣故,早早的丟掉了體制內的鐵飯碗,  兩口子見天的折騰那些有的沒的,也算是趕上了國家發展的機遇,  很是攢下了一些家當。

    然而,  就算那樣好了,他們也不過是個小富家庭。又因為獨生子陳梁從小就聰慧,一看就是個讀書的料,學的又是醫科,哪怕人人都知道陳梁以後絕對會有出息的,  但問題在于,學醫發不了財的。

    非但發了財,他還肯定會比一般人晚畢業好幾年,甚至在初期,別說往家里拿錢了,他不跟父母要錢都算是好的了。

    周生生兩口子雖然平時看著挺不靠譜的,但他們的思想覺悟還是很高的。完全不羨慕其他人家的孩子早早畢業拿了工資孝順父母,他們只盼著獨生子以後能為國家效力,哪怕沒錢。

    但沒錢的日子也不好過,因此他倆真就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搞事情。也得虧趕上了好時候,做小買賣也掙錢,買的房子也能升職,加上他們的不靠譜是個性方面的問題,在投資理財方面還是挺穩定的,愣是給兒子攢下了不少家當。

    可惜,最後還是白搭了。

    等穿越之後,這倆先是坑了入贅周家的周老爺,奪回了家中多半財產,以前覺得很是夠用了,畢竟大家伙兒都在鄉下地頭,周生生穿越的身份是當時所有人中最高的那個,完全不差錢。

    她就琢磨著,甭管兒子後面想干點兒啥,家里這些錢也足夠過一輩子了。

    沒想到,之後事情的發展就完全失控了。

    原本當殺豬匠的兒子,居然陰差陽錯的跑去當了仵作,可這份工作要怎麼說呢?

    首先,發財是不可能的,就算這年頭當官的不差錢,但仵作不屬于官員系統,甚至比不上衙門里的一個文書。

    其次,娶媳婦兒也是個大難題。哪怕是擱在上輩子那種開放的年代了,法醫還會被人指摘呢,就算女方願意,只怕女的家里人也會反對的。而擱在如今這個年代里,仵作啊,可想而知。

    再然後,又因為陳梁先從鎮上跑去了縣里,又從縣里到了府城,如今更是儼然準備留在省城了。就算他到此為止好了,省城的開銷那是區區一個孝義鎮能比的?就不說別的,待在孝義鎮或者村子里,一年到頭開銷可能就一兩貫錢,可放在省城那頭,光是吃喝嚼用,一年下來怕是都要七八兩銀子了。

    這還僅僅是自個兒買菜做飯的花費,當然七八兩銀子不是說單純的吃飽,而是吃的比較好了。假如僅僅是買米,甚至買劣等米或者其他雜糧,那費用還能砍半呢。

    但周生生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的好大兒吃苦的,學業上工作上吃苦,她是不管的。可日常生活方面,咱就不說要過得有多好,但肯定不能差啊!

    再加上趙桂枝還跟她透了口風,說了小公爺和七皇子的事兒。

    這小公爺暫且不提,但七皇子本身就跟陳梁是好友,兩人都是那種以事業為重的人,彼此之間還相當熟悉、了解。這麼一來,除非是完全沒機會,不然以陳梁的個性,他絕對是會跑去京城的。

    不是非要給自己找一個大靠山,而是放在這個年代里,想要出頭是必須有人幫著牽線搭橋的。當然,自己的實力也是必要的,但光有實力沒有機會有啥用?

    以陳梁的個性,他甭管在哪個時代里,都不會是那種泯滅于眾的人。

    周生生左思右想,覺得自己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太少太少了。假如是當初陳梁高考時,那麼她還能幫著做一些後勤工作。她做飯菜確實沒有趙桂枝好吃,但也不差了,她那個年代出生的人,做家常菜還是沒問題的。況且,陳梁也不是那種貪吃的人。

    可在這之後,包括陳梁上了大學,又考了研究生,她就沒啥好幫忙的了。

    最終,她決定兩口子再多賺一些錢吧,萬一倒霉兒子一直埋首于醫學研究工作,既沒掙著錢,也沒娶著媳婦兒。父母盡可能的給他多留一些錢,起碼能保證他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吧。

    哪怕最終用不上,多留些錢總比沒錢好吧?

    其實放在上輩子來說,周生生確實是多慮了,國家沒那麼坑,就算學醫發不了財,也沒見過哪個醫生窮得揭不開鍋的。像趙桂枝念的大學,學費都是萬把塊的,傻狗更慘,他那個大學光每年的學費就要兩三萬。反而陳梁讀的學校,不光學費只需兩千,平常還有很多補助,食堂的飯菜都更便宜。

    可惜啊,那是上輩子的事兒了。

    周生生是那種憂患意識特別強的人,上輩子那種福利她都怕兒子被餓死,這輩子只恨不得拼命摟錢。

    偏偏,她只會折騰一些小本買賣,想發財但沒這個能耐啊!

    而在這個時候,她拿到了趙閏土派人送來的策劃方案。

    趙閏土在開頭就寫明白了,這是一個至少有九成機會做成功的大買賣,只要周生生不怕苦不怕累,按照計劃行事,就可以了。

    甚至哪怕失敗了,都不會傷筋動骨的。

    周生生立馬照做。

    這個方案就是一套針對于府城有錢人家的旅行團活動。

    咱們種花家的人就是愛到處跑,湊熱鬧是天性,到處閑逛溜達看新鮮事兒,是屬于烙刻在dna里的基因。

    但同時,種花家的人又有一種故土難離的情緒,不願意真正的離開家鄉。

    說難听點兒,這就是矯情,就是擰巴。

    可這也不是完全沒有轉圜的余地啊,完全可以一面故土難離,一面組織各種旅行團,在九州大地各種浪。不光要浪,還要吃,品嘗當地美食看遍當地美景,最後買買買,大包小包扛回家。

    這事兒周生生她熟啊!

    畢竟上輩子她早早的跟娘家那邊斷了親,公公早逝,婆婆又有靠譜的大姑子和年輕的小姑子照顧著,她獨生子是沒有賺錢的能力,但人家不搞事兒,天天在學校和醫院兩頭跑,輕易都見不著人。

    有閑又有錢,她可不就見天的參加那些便宜的旅行團玩嘛。

    有了趙閏土的大方向指導,她自己只需要往里頭填充細節就可以了。當然,也有部分是因為兩輩子的差距比較大,需要及時更正的。

    對于這一點,趙閏土在方案的最後也點明了,讓她找趙桂枝。

    “……我妹口口聲聲說我死要錢湊不要臉,但實際上她跟我是同一類人,只是她屬于要錢也要臉的。所以她這人豁不出去就發不了財,但她能給你指導意見,嘴皮子叭叭挑刺抬杠,她可太行了!”

    周生生覺得這話太有道理了!

    趙家兄妹不就是筍得如出一撤嗎?

    非要說的話,趙閏土屬于既有想法並且行動力超強的人。而趙桂枝,她的想法是有的,很多時候也確實是具有可行性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個太能耐的媽,趙桂枝特別懶,她的夢想就是當一條咸魚。

    可以說,本質上是一模一樣的人,趙閏土沒人可靠,反而還要照顧年邁的奶奶,他除了拼命奮斗再無其他出路。

    而趙桂枝,當媽的把什麼事兒都做了,將風雨擋在了外面,她除了當咸魚還能干啥?

    周生生拿著方案就去找趙桂枝了。

    一見面,她就大聲宣布︰“我要開旅行社!”

    正在品嘗黑森林蛋糕的趙桂枝目瞪口呆︰“……啥意思?哦哦,我會支持你的生意的!”

    她以為這就跟賣保險拉單子一樣,想著都是親戚,當然必須要支持一下。

    結果,周生生就把趙閏土寫的一沓方案計劃拍在了她面前,並且聲淚俱下的開始哭訴,說自己命多苦啊,兩輩子都攤上了一個靠不住的男人,那個男人他只會坑她,天天就知道吃喝玩樂,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一天天的也不干正事兒,倒是整天沒個煩惱,樂呵呵的跟個大傻子一樣!

    趙桂枝默默的推開了她的黑森林蛋糕,迷茫的接過了那一沓的方案計劃,邊看計劃邊听周生生哭訴。

    等她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周生生也哭訴到了一個段落。

    這時,趙桂枝弱弱的舉起手︰“我能說句話嗎?”

    “說!”

    “你說的那個男人,好像是我大舅誒。”

    周生生可疑的停頓了一下,然後深呼吸一口氣,再度開啟了新一輪的哭訴︰“我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呢!我咋就找了這麼個不靠譜的玩意兒呢!我……”

    “停!我幫你。”趙桂枝舉白旗投降。

    主要再不投降,不光她的耳朵會遭殃,連帶她的黑森林蛋糕怕是也要遭了毒手。為什麼她要第一時間把蛋糕碟子推遠呢?不就是害怕沾上周生生的唾沫星子嗎?

    她想著不就是逼逼兩句嗎?又不用她來做事。

    才這麼想著,就見周生生一把拉開圓凳,立馬橫刀一般的坐下︰“我就知道大外甥女你對我最好了!”

    “叫姐。”

    “姐你最好了,我做這一切不就是為了我家好大兒嗎?你看看他那樣,以前起碼還長得人模人樣的,現在呢?那麼大的塊頭,我是女的我也不會看上他的,長得太嚇人了,比那個門神鐘馗還要嚇人。還有啊,他那個活兒干得好了估計真得名留青史,但誰家過日子圖這個啊?這年頭,還有人能有這個覺悟?”

    周生生完全不看好。

    畢竟將心比心,她就不願意。

    趙桂枝就很懂︰“我明白的,就是咱們誰都知道我哥比你男人強,方方面面都要強很多,但你還是選擇了你男人。油嘴滑舌的,油頭粉面的,干啥都不成,只會嘴上逼逼的……”

    “對,就跟你似的。人家都說生女兒像姑,生兒子像舅。我看你不一樣,你就像你舅,嘴皮子特利索,真要做事兒了,不是抓瞎就是犯懶。”

    “你還想讓我幫你不?”趙桂枝發出靈魂拷問。

    周生生瞬間改口︰“我命苦啊!我嫁了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廢物蛋子啊!他就是個繡花枕頭爛草包啊!”

    不就是看臉的顏控嗎?

    趙桂枝心說老天爺又給了你一次機會,你不也沒改嗎?

    後悔了,可並不打算改。

    嘖嘖!

    在周生生不停地哭訴她命有多苦,她男人有多不靠譜,她兒子還沒有賺錢的能力,所以她必須要拽著她男人干活,多多的為兒子攢錢……下,趙桂枝不得不答應幫忙完善計劃細節。

    旅行團是可行的,不管是低齡還是年輕人或者中老年人的旅行團,都是大有可為的。

    考慮到這年頭的交通條件,最先發展的只能是周邊游。

    不過,一日游太辛苦了,而且還走不了幾個地方,甚至很多時候只能去一個地方,可以作為開胃菜使用,也就是推薦試驗的小套餐。正經的生意可以從兩三日的短途游做起。

    趙桂枝的意思是,周生生上輩子經常參加的那些廉價旅行團,是屬于內卷下的倒霉蛋。在旅游剛興起來的時候,完全沒必要搞這個。況且,上輩子的人是吃得太飽了,但這輩子的情況有所不同,很多人還在為了溫飽掙扎。因此,直接撇開廉價團不提,專心折騰高端旅行團。

    這麼一來,食宿方面就是最大的問題了。

    “你不能老想著,出去玩隨便吃口就行了,高端旅行團肯定是很在意吃喝的。甚至很多人坐游輪玩,都不是為了逛,而是為了休閑。”

    “那這樣的話,咱們就得先搞定幾個農家樂了,你總不能帶人去府城內本來就有的高檔次酒樓吃飯吧?他們又不是不會自己去。做就要做出特色來!”

    “還有住宿,搞奢華不太可能,一時半會兒做不到的。那咱們就搞民宿吧,各種風格都折騰一遍。你可以去找菜花花,讓她幫你畫幾個更南方的建築,像什麼吊腳樓之類的。人家出來玩就是圖新鮮,跟家里一樣,那還折騰啥?”

    “現在是短途的,等以後傻狗真的把水泥弄出來了,就可以去更遠的地方了。”

    趙桂枝一面回憶一面跟周生生叨逼著,今個兒肯定只能理出個大概的頭緒,或者可以先推行府城內一日游,地點都是現成的,趙家搞出來的游樂場嘛!吃喝就在美食街,上午出發,先玩一些運動量稍微大的設施,之後休息一下去吃喝,邊逛美食街邊吃東西,下午如果有體力的話,再玩一會兒,沒體力就直接回去吧!

    對于那些富貴人家的女眷們,趙桂枝是真的不抱什麼希望了。

    “你還可以拿我奶奶當個噱頭,讓她給她的老姐妹下帖子,正好像她這個年紀的老太太,又不用操持府上中饋,又不用帶孫子,重孫子也不需要老太太親自出馬呢!”

    五六十歲的富貴人家老太太,正是最悠閑的時候。只因這年頭的人成親早,生娃也早,基本上四十歲就能抱上孫子了,到了五六十歲,孫子大一些的甚至都已經成親了,小一點的也該上學了,完全不需要老太太來操心。

    趙奶奶還是很有號召力的,而且她愛熱鬧,估摸著都不需要怎麼勸,就能招呼老姐妹一起出門玩了。

    ……

    趙桂枝和周生生商量了半天,終于敲定了細節。

    周生生滿意的收起了策劃方案,然後特別順手的端上擱在一旁的黑森林蛋糕,就這樣扭著腰肢走遠了。

    只留下趙桂枝在原地傻眼。

    她這是圖啥呢?!

    “趙閏土你個壞東西!!”罵趙泥巴準沒錯!

    不過事實上,好處還是有的。這個好處指的不是後續的分成啥的,畢竟這事兒才剛有了這麼個開端,距離盈利還有很久呢。

    擺在眼下的好處是,趙桂枝可以免費參加旅行團一日游了。

    只是,連著參加了三次後,她就放棄了。

    每次都是那兩條線路,沒勁兒呢!哪怕後來,周生生又增加了游湖游園活動,趙桂枝還是不想去。

    恰好有一次,出門的時間跟江二郎回家的時間重疊了,趙桂枝心滿意足的拒絕了。

    江二郎告訴她,次日他倆一起出去玩。

    那還等什麼呢?換你你是願意跟你喜歡的人出去約會,還是跟你那個煩人精的大舅媽一起出門?

    這還用選?

    結果,第二天江二郎帶著她參加了周生生組織的一日游旅行團。

    趙桂枝︰……

    人生啊,永遠充滿了驚喜,但你不知道接下來你遭遇的到底是驚嚇還是喜悅。

    江二郎還告訴她,日祿書院那邊都知曉了周生生搞的這事兒,只說家中太太和老太太都很喜歡這樣的活動。

    想想也是,天天待在家里不是品茶就是賞月,哪怕相親好了,也必須搞個理所當然的名頭。再不然就是各種壽宴喜宴,沒趣得很,畢竟這種都是有模板的,誰家也不會搞出花樣來。

    趙桂枝突然有了靈感。

    那是不是說,其實一日游旅行團是可以長久的維持下去的,就算周邊的景點逛完了,也可以人為的舉辦一些活動吧?

    壽宴可以搞成生日派對。

    以賞花為由的相親宴,完全可以搞個我們約會吧。

    如果說壽宴還屬于比較正經的,那麼相親活動就可以發揮無限的想象力了。哪怕趙桂枝本人沒什麼相親的經驗,但她小姨有啊!

    她小姨啊!

    上輩子不知道參加了多少次相親活動,畢竟趙桂枝她媽還沒那麼老古板,但她外婆是真的古板啊!

    多虧有小姨頂在前面,趙桂枝和她哥都沒那麼明顯了。

    也多虧了老外婆的古板,這下不就有現成的人選可以取經了嗎?

    這年頭的人多沒見識,把活動流程稍稍順一下,別搞得那麼直白,怎麼著也要變通一番。像什麼才藝展示呢,給對方吹牛批的機會啊,多相處了解啊,擴充交友圈啊!

    趙桂枝瞬間覺得自己棒棒噠!

    等把江二郎又送回了書院後,趙桂枝就打算去找周生生。

    哪知,周生生先過來找她了。

    一見面,還沒等趙桂枝開口,周生生就興奮不已的道︰“我剛想到了!書院那邊是不是要放秋收假了?我知道二郎不放假,他那個是高考前的補習,可其他學生放假了啊!”

    “咋了?你打算搞個暑期培訓班?”趙桂枝一臉的茫然,差點兒以為周生生被她哥穿了。

    像暑假補習這種缺德事兒吧,她覺得還是少做為妙。

    哪知,周生生卻道︰“我可沒趙泥巴那麼缺德。我是說,咱們可以跟名校合作啊!搞那個什麼,去名校參觀游覽!你小時候不也去過了?哦不,我記錯了,是傻狗他爸媽給他報名的,去京大清大參觀!”

    趙桂枝︰……

    有一說一,她本來覺得參觀名校也不錯,但一想到有傻狗那個案例在,就感覺連名校都一下子掉了檔次呢!

    周生生顯然不這麼認為,她興奮的手舞足蹈︰“你是不知道,越是學渣的父母越覺得外在力量可以改變他們的傻孩子!名校參觀肯定會受歡迎的,正好咱們跟日祿書院有合作,他們除了今年準備考舉人的學生外,還有其他學生呢。到時候跟他們商量商量,參觀名校,再賣一波名校聯名周邊,感受一下那個氣氛!”

    “等等!什麼叫做名校聯名周邊?”趙桂枝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作者有話要說︰  紅包發了=3=

    ..。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古代群穿生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