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敗家人魚小崽崽 > 138、文學城獨家

138、文學城獨家

作品:敗家人魚小崽崽 作者:雲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男子愣了下,  想追。+++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不過,繁瑟學院巡邏隊的人到了,是一行十八人的隊伍。

    男子說道︰“有一個看起來三歲左右的小朋友應是迷了路,  你們把他送回去。”

    巡邏隊的人應“是”。

    他們按照容秋秋逃跑的路線,追了過去。

    與容秋秋一同行動的人,  還有旅游團的人。

    容秋秋雖然跑了,但是他逃跑的速度並不快,  畢竟他的目標就是進入繁瑟學院。

    他在發現正門無法進去後,  他現在就在思考,是否要從圍牆的方向進去。

    容秋秋身後最開始跟著的一批人是旅游團的人,沒過多久,身穿繁瑟學院巡邏隊的人也過來了。

    容秋秋感覺到動靜,  趴在高聳的牆下,朝著他們看了過去。

    容秋秋原本就小小一團,出去經常會被認為是還不到三周歲的小寶寶,  現在他站在白牆下,視覺上小朋友看起來更小了。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看了看旅游團的人,又看了看巡邏隊十八位異能戰士。

    以小家伙的敏銳度,他第一時間發現,  這些巡邏隊的人從表面上展現出的實力來看,  並不如剛剛那位男子,也不如倫恩老師。

    但是……

    容秋秋再一次想到了媽媽說的話。

    在帝星,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一個實力強大的隱藏大佬。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  向後退了好幾步。

    他們朝著容秋秋靠近。

    容秋秋思考了下,沒忍住作死的熊孩子心,他看著他們,  兩只拇指放到臉頰上,對他們扮鬼臉。

    巡邏隊的眾戰士們愣了下,表情微妙的看著容秋秋。

    容秋秋︰“略略略。”

    巡邏隊眾戰士︰“……”

    旅游團眾人︰“……”

    人群中有人說道︰“之前看這個小朋友,就覺得她應該是個熊孩子,之前她可能是和那個老師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是又明顯無可奈何,他現在應該是在發泄。”

    眾人覺得,這話說得特別有道理。

    另一人說道︰“但是,小朋友也打不過巡邏隊的人啊。”

    “雖然打不過,但是小朋友還小,沒有真正接觸過外面世界的浩大,他就不知道人生的艱難。”

    “也是……”

    巡邏隊眾戰士感覺,他們被小朋友挑釁了。

    倒也不生氣,就是覺得小女孩挺有趣。

    其中一位戰士為了嚇一嚇小朋友,故意加快了步伐朝著容秋秋靠近。

    那一刻,視力好的戰士們清晰地看到了容秋秋那一張小鬼臉瞬間變成了驚悚臉,然後他轉過身……

    眾人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容秋秋小朋友原地蹦了一下,最開始蹦的兩下高度很低,但是,第三次時,一下蹦到了高于白牆的高度。

    旅游團很多普通人驚呼出聲。

    他們意識到,容秋秋小朋友似乎並不是普通人。

    但是,直到這里為止並不是終點,容秋秋小朋友腳下浮現出冰花,他一個麻溜的彈跳,踩踏著冰花,一!二!三!

    跳躍,一步步向上蹦,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容秋秋小朋友已經完美跳躍上了電流層,變成了一個高空扒在玻璃層上,七彩色紗衣飄飄蕩蕩的小寶寶。

    眾人震驚了。

    人群中有人說道︰“哇,那個小朋友絕絕子。”

    別說其他人,巡邏隊的人也感到震驚。

    然後,直到這里還沒有完。

    視力好的人看得到,視力不好的人立刻拿出望眼鏡等設備觀察,順便還拍了一個視頻。

    鏡頭中的容秋秋小朋友小小的身體扒在透明玻璃牆上,他的小胖臉緊緊貼在玻璃罩上,小胖臉被壓下去了一點,他從玻璃罩內看向里面,看起來非常好奇的模樣。

    也就是這個時候,巡邏隊的人一起行動了。

    他們之中有人變身為第二形態,有些人彈跳而起,眾人一同抓向容秋秋。

    他們成功驚擾到了容秋秋,小朋友一雙琥珀色的大眼楮驚悚地看著他們,然後,他一只小胖手握緊成拳,朝著玻璃罩狠狠敲了一下。

    玻璃罩沒有碎,但是滴滴滴——

    警報聲圍繞整個繁瑟學院響了起來。

    繁瑟學院空中玻璃罩,經常有一些飛行鳥獸會撞上玻璃罩,再加上繁瑟學院內部每天都有一群試圖逃課的熊孩子,因此普通的攻擊很難讓警報聲響起。

    從這點足可見,容秋秋小朋友那一個拳頭的力量有多麼的強大,導致警報聲響個不停。

    巡邏隊一位異能戰士吹了聲口哨,說道︰“那個小朋友有點厲害。”

    “我都懷疑,這個小朋友是不是從學院里跑出去的,現在自己一個小寶寶想要回來了。”

    他們雖然這樣說,但是認為這種可能性並不大。

    大學部的學生能夠成功逃出,他們是相信的,但是這麼小的一個孩子想要成功逃出繁瑟學院,難度還是比較高的。

    另一人說道︰“先把這個孩子抓起來,也不知道是誰家喜歡扮鬼臉的熊孩子。”

    “還可以帶他去測一下天賦。”

    他們說著,收縮包圍圈,想要將容秋秋小朋友抓起來。

    容秋秋再一次朝著同一個地方重重擊打了一拳,從容秋秋擊打的地方為中心,一層層能量波紋展開,抵擋容秋秋的力量攻擊,整個防護罩進入了絕對防御模式。

    不僅僅是防護罩自身防護,還攜帶著能量防御,是用的特定源設計的自主防御模式。

    警報聲頻率越發高。

    巡邏隊一位戰士說道︰“一定要將這個小朋友抓進去測一下天賦。”

    如果是正常狀態的容秋秋,他肯定能夠听到巡邏隊眾人說了些什麼。

    當他听到他們說,“把他抓進去”這幾個字時,他可能就躺平任由他們將他帶入繁瑟學院了。

    但是,現在的容秋秋額頭是細細密密的汗水,他怕巡邏隊的人過來將他帶去警察局,在發現自己連續兩擊之下都沒能將玻璃罩打出一個洞洞潛入繁瑟學院,他立刻跑了。

    他決定換一個方式跑進去。

    巡邏隊的人見狀,立刻追著容秋秋跑去。

    容秋秋小朋友精神高度緊張,他發現,這個樣子不可以,他必須想辦法才行。

    忽然,容秋秋想到了自己的聲音。

    他知道,他在變身成第二形態後,聲音的效果會達到最巔峰的狀態,但是一旦變身第二形態,他美麗的衣衣都會變得濕噠噠,這樣他行動起來就不方便了。

    他在玻璃罩上以極快的速度爬行,回頭看了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巡邏隊的戰士們一樣,小嘴張開,喊道︰“啊啊啊啊!”

    帶著奇妙的聲音波動直入他們的靈魂深處,因為容秋秋的攻擊來得突然,他們在猝不及防之下微微被影響了一下。

    也就是這麼短短的一瞬間,容秋秋抓住機會,小小的身體已經從另一處跳躍下去。

    從下向上爬,速度是慢的,從上向下,容秋秋的速度已經快到了極限,這是哪怕速度型的一些異能戰士也很難達到的超高速。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為小朋友提心吊膽。

    巡邏隊眾戰士原本想僅僅追在容秋秋身後,但是擔心小朋友因為害怕他們做出過激的行為,直接力量控制不穩翻車,他們現在也不敢逼迫得太厲害。

    雖然是這樣,他們還是給繁瑟學院內部發出了救援請求。

    從實力上,他們覺得他們想要抓住容秋秋是可以,但是……

    似乎有點麻煩。

    容秋秋小朋友哪怕是在向下爬行時,他也會一直“啊啊啊”地亂叫,每一聲稚嫩的尖叫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巡邏隊的戰士們。

    眾戰士們還無法簡單粗暴地攻擊容秋秋,這真的是一場拉鋸戰。

    容秋秋在“啊啊啊”的叫聲中,與他們拉開了越來越遠的距離。

    終于,容秋秋跳躍下了玻璃罩範圍,小身板在碎冰上跳躍,麻溜地進入旅游團隊中,抱住了一個男子的大腿。

    從最開是就將容秋秋一系列騷操作看到眼中的男子忽然被這個牛逼轟轟的瑪麗甦小朋友抱住大腿,瞬間有點激動,甚至不敢動了,就怕小朋友會跑走。

    容秋秋用警惕的目光看著巡邏隊眾人。

    那些巡邏隊的人隔著一段距離看著容秋秋。

    現在他們不敢直接追小朋友,就怕這個小朋友一言不合就是跑。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說道︰“qaq你們不要追可可愛愛的小啾啾,啾啾還是個孩子,啾啾什麼都沒有錯。”

    巡邏隊的戰士目光微妙地看著容秋秋。

    理論上,現在容秋秋已經後退了,他們現在沒必要一直追著容秋秋不放,但是……

    他們實在是很想將這個小朋友帶入繁瑟學院給他測試一下天賦。

    然後……

    容秋秋小朋友又一次逃了。

    這一次,容秋秋小朋友的速度更快,躲入人群中,又藏在了浮空客車周圍,就好像捉迷藏一般,讓十八位負責抓容秋秋的戰士們一時之間竟找不到小朋友。

    他們聯系監控處,讓監控處的人調監控,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將這個藏起來的小朋友找出來。

    這一番聯系,他們驚呆了。

    听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朋友已經逃回去了。

    回到了繁瑟學院的大門處。

    當巡邏隊的戰士們愣了下,他們隱藏住自身氣息,朝著繁瑟學院的大門處看去,悄悄觀察著小朋友。

    容秋秋小朋友似乎還是對自己的肥胖程度沒有絲毫bb數,他雙手握著鐵欄,小胖臉再一次試圖從中擠進去。

    然後,理所當然地失敗了。

    容秋秋︰“……”

    巡邏隊眾人︰“……”

    就和之前一樣,巡邏隊眾人認為  ,容秋秋小朋友應該放棄了,但是……

    這個小朋友他沒有放棄,他不死心地再一次將自己的小胖臉朝著鐵欄內伸過去,伸了個寂寞。

    小朋友好生氣,小表情橫眉豎目。

    他生氣地抓了抓瑪麗甦七彩色頭發,然後,假發被他生氣地抓掉了,甩在了地上,展露出了一頭在陽光下看起來帶一點藍的短發。

    小朋友小表情有瞬間的僵硬,他吸了吸鼻子,兩邊嘴角向下,噠噠噠走過去,將甩在地上的假發撿了起來。

    容秋秋笨手笨腳地試著將假發重新戴在頭發上,不過這很有難度。

    他現在手上並沒有個人光腦,也沒有鏡子,很難自己戴好假發。

    容秋秋再一次生氣地跺跺腳,眼淚啪嗒啪嗒向下掉,看起來可憐弱小無助極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無論是巡邏隊眾人,又或者是好不容易得知容秋秋所在地重新朝著大門處趕過去的旅游團眾人都無法相信,這個正在委委屈屈地哭泣的小朋友就是剛才那個凶殘極了的小孩子。

    容秋秋小朋友目光四處轉了一圈,將主要打到了隔著一段距離悄悄打量他的人身上。

    小朋友動作迅速地沖過去,把假發遞給其中一位打扮精致美麗的女子,要求道︰“姨姨,啾啾qaq,啾啾的假發掉辣qaq。”他說得可憐極了。

    女子從容秋秋手上接過瑪麗甦假發,給容秋秋戴上。

    容秋秋乖乖巧巧道了一聲謝謝,之後頭也不回,身上的七彩衣飄飄蕩蕩,又重新沖向了繁瑟學院大門的方向。

    小家伙上上下下看著繁瑟學院的大門,似乎在思考,他還有什麼有效的辦法闖進去的樣子。

    就在巡邏隊眾人彼此對視一眼,想要闖進去時,又一輛浮空車忽然停在了繁瑟學院大門處。

    一位身穿軍裝的男子從浮空車走下,走向繁瑟學院的大門。

    容秋秋立刻注意到了這位身穿軍裝的男子。

    他眨巴眨巴大眼楮,琥珀色大眼骨碌碌轉了兩圈,與男子目光相對。

    男子看向容秋秋。

    男子的听力極好,瞬間就捕捉到旅游團中一些人的竊竊私語。

    人群中有人說道︰“你們說,那個小朋友會怎麼做?”

    “我覺得,那個小朋友會像對之前那位老師時一樣,再一次說出自己帝國第一小嬌花的身份,帝國第一美聲的身份,然後要求對方帶自己進入繁瑟學院。”

    軍裝男子︰“……”

    他眉心重重跳了跳,看向容秋秋。

    一大一小目光相對,容秋秋噠噠噠走到了男子面前,大概一步距離的地方停下。

    男子沒有後退,一直站在原地看著容秋秋。

    容秋秋小小的身體搖搖晃晃,忽然柔柔弱弱顫顫悠悠地倒下了。

    旅游團中又有人說道︰“哎呀,這個小朋友沒有炫耀自己的美貌,她踫瓷倒下了。”

    容秋秋說道︰“哎呀,叔叔,啾啾生病辣。”他眨巴眨巴大眼楮,用殷切的目光盯著軍裝男子。

    男子眼睫微垂,微微蹲下身,打算將小朋友抱起來。

    容秋秋在男子將自己抱起來之前,說道︰“qaq叔叔,啾啾病辣,啾啾現在要去學院里面的醫療室,叔叔快快帶啾啾去,如果啾啾不去的話,啾啾就會病倒,啾啾要暈倒辣!”

    男子︰“……”

    軍裝男子有瞬間的無語,不過他還是將容秋秋小朋友給扶正了。

    下一刻,容秋秋小朋友又歪歪扭扭柔柔弱弱地倒下了。

    連續兩次後,男子直接將容秋秋抱了起來,他打算將容秋秋送去給巡邏隊,讓他們把容秋秋送回去。

    送回警察局,又或者送回家都可以。

    但是,還不等男子聯系巡邏隊的人,他忽然收到了私信。

    他單手抱著容秋秋,打開私信,看到了這樣兩條信息。

    ——抱緊那個小朋友,不要讓他亂逃,這個小朋友跑起來很厲害。

    軍裝男子有些意外,他目光好奇地上下打量小小的容秋秋。

    容秋秋有求于軍裝男子,小胖臉貼貼對方的臉頰,手指指了指繁瑟學院大門,說道︰“叔叔,快帶啾啾去醫務室,啾啾病病,要看病病。”

    第二條私信是,將小朋友帶去天賦檢測室,這個孩子或許能夠破格進入繁瑟學院。

    軍裝男子簡單回復了一個“。”號,他為了防止小朋友找到機會逃跑,特意雙手抱著小朋友,帶著他走向繁瑟學院的大門。

    一道光芒進行掃射,在確認軍裝男子的身份後,在片刻的停頓後打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兩只手緊緊握住男子的衣領,特別緊張。

    他覺得,他距離繁瑟學院,距離一直追尋的老公,還有自己的好多好多的小伙伴近在咫尺。

    容秋秋小朋友超激動。

    軍裝男子見容秋秋的表情生動可愛,抿了抿唇,抱著小朋友大踏步,進入了里面。

    當一大一小進入的那一瞬間,鐵門關上了。

    就和進來難時一樣  ,除非每個月一次的開放日,容秋秋再想要出去,那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男子抱著容秋秋,打算帶著孩子直接去天賦測試室。

    被關的門外,旅游團眾人感嘆。

    其中有人說道︰“那個小朋友,真的好厲害。”

    “說起來,我覺得他非常眼熟。”

    “……好像是,我家孩子最喜歡的小孩,我家孩子一直叫她小公主。”

    “……說起來,那個孩子,就是那一位?”

    -

    繁瑟學院內。

    男子帶著容秋秋一起移動。

    容秋秋小寶寶目光好奇地四處打量,最前方有一道拱門。

    男子帶著容秋秋一同進入了拱門,之後又帶個容秋秋一起乘坐學院內部的交通車,是一輛只能在地面上行駛的無窗車。

    容秋秋被男子放到了旁邊的副駕駛座上,系上安全帶。

    容秋秋詢問︰“叔叔呀,這里是哪里,怎麼走呀?”

    男子看了容秋秋一眼,簡單解釋。

    繁瑟學院佔地龐大,分好幾個區域。

    幼等部、小學部、初等部、高等部、大學部。

    容秋秋有听沒有懂,不過,第一個他還是知道的,如果他能進入繁瑟學院,那麼他應該是幼等部的小寶寶。

    他思考了下,覺得菲兒和其他小伙伴都在幼等部。

    他一定要去幼等部找到負心漢菲兒。

    想到這里,容秋秋悲從中來,眼淚啪嗒啪嗒向下掉。

    男子愣了下,目光疑惑地看向容秋秋,詢問︰“怎麼哭了?”他說著,給容秋秋擦拭眼淚。

    容秋秋說道︰“qaq啾啾,啾啾結婚辣。”

    男子︰“……”

    按照帝國法律,男性22歲,女性20歲,這才是法定可婚年齡。

    容秋秋抽抽搭搭,繼續說道︰“腦公,腦公qaq,丟下啾啾,自己一個腦公進入繁瑟學院辣嗚嗚嗚嗚。”他哭得特別悲傷。

    男子愣了下,心里想,繁瑟學院並不是隨隨便便任何一個孩子都能進來的地方。

    容秋秋繼續訴苦,告老公狀,他說︰“啾啾睡睡,起床,腦公不見鳥,qaq啾啾知道,腦公肯定來繁瑟學院鳥,啾啾一定要把腦公抓起來嗚嗚嗚qaq!”他哭得傷心極了。

    男子眼皮跳了跳,一覺醒來,老公沒了。

    他現在更加懷疑,容秋秋小朋友想要找的人絕對不在繁瑟學院。

    容秋秋兩邊嘴角向下,下巴上一堆小窩窩,他生氣地繼續說道︰“啾啾辣麼美膩又乖乖,腦公竟然舍得拋啾啾棄寶寶,qaq找別噠小妖精哼!”他越想越生氣,重重“哼”了好幾聲。

    男子頓了下,不發表任何意見。

    在兩人說話時,無窗車停下,接下來就是禁車帶,他們只能徒步而行。

    容秋秋對男子伸手要抱抱,說道︰“啾啾柔弱,啾啾走不了路辣qaq。”

    男子頓了下,不過還是將容秋秋抱了起來。

    容秋秋小腦袋貼貼男子的胸口,詢問︰“叔叔啊,幼等部怎麼走呀?”

    男子簡單給容秋秋指路。

    幼等部在學院的最北部,而男子則是帶著容秋秋去往大學部的中心區域。

    容秋秋立刻意識到,兩人的目的地不對。

    容秋秋在男子懷中掙扎了一下,從他的身上爬了下來。

    男子低頭,看向容秋秋。

    容秋秋擦了擦眼淚,兩只小手提起衣服裙擺,給男子行了一個禮貌的禮節,說道︰“qaq叔叔啊,謝謝叔叔帶啾啾進入繁瑟學院。”

    男子說道︰“我現在帶你去……”

    容秋秋︰“叔叔債見,啾啾去找腦公去辣。”

    還不等男子將話說完,不久前還說自己柔弱的容秋秋小朋友在原地蹦了兩下,然後,朝著幼等部的方向沖了過去。

    男子︰“……”

    容秋秋小朋友速度極快,轉瞬間就消失在了男子的眼前。

    男子原本想追,不過,想到他還有事情要忙,將容秋秋的事情發出信息,就走了。

    瞬間,關于容秋秋的事情就在繁瑟學院中傳開了。

    听說,有一個小朋友從外面進入繁瑟學院,走丟了,如果有學生看到這個走丟了的小寶寶,請將這個寶寶帶去天賦檢測區。

    容秋秋逃入繁瑟學院後,他看到了一些人。

    絕大多數都身穿繁瑟學院學生制服,只有少數一些學生身穿便服。

    容秋秋原本想沖過去,詢問他們,他要怎麼做才能找到菲兒老公?不過,還不等他沖過去,他就听到了那些人的交談。

    他們說,他們想要找到一個擁有一頭七彩色瑪麗甦波浪長卷發,身穿七彩色紗裙的小朋友。

    容秋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他感覺,他們要抓的小朋友就是自己。

    作為熊孩子的特性之一。

    容秋秋並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自己,但是,在听說有人想要抓自己後,他第一反應就是不能被他們抓到,他要逃。

    哦,容秋秋還想,他一定要想辦法將衣服脫掉。

    容秋秋沒再想著問路,他加快腳步朝著可能是幼等部的方向跑過去,時刻警惕,一直將自己藏在角落中。

    容秋秋用了自己一生的機智在躲避路線上,牛逼地沒有被任何人察覺到。

    容秋秋小朋友還發現,今天的繁瑟學院很熱鬧。

    再朝著里面走去,似乎是什麼典禮,明明是學院,但是還能看到一些身穿繁瑟學院制服的學生在擺攤。

    容秋秋覺得有點新奇,不過,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在被通緝中,他覺得他沒辦法出現在任何人面前。

    忽地,容秋秋看到了一個看起來就比他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的小男孩,看起來三、四歲左右。

    那個小男孩有著和菲兒一樣的淺金色頭發,藍色雙瞳,不過,容秋秋覺得,那個小男孩沒有菲兒好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思考了下,他可不可以和小男孩換一身裝備?

    這樣的話,他就不會被抓起來了吧?

    容秋秋躲在角落,拿著一個小石子朝著小男孩丟了過去。

    小男孩並不是自己一個小寶寶,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比他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那兩個孩子看起來七八歲的模樣。

    容秋秋有點緊張,他想到了容可柔對他說得話,她對他說,繁瑟學院的小朋友都非常厲害,都和那個傳說中手撕星獸的大佬寶寶一樣的厲害。

    容秋秋看著那個比自己稍微大一點的小朋友,很擔心他很厲害。

    雖然還怕,但是特別會作死的容秋秋小朋友還是朝著那個小孩子丟了好幾顆石子。

    被連續打中好幾次的小男孩有點生氣,他回頭四處掃了眼,一眼就看到了特意冒頭給他看的容秋秋小朋友。

    容秋秋對他眨巴眨巴大眼楮。

    然後……

    那個小男孩說道︰“那個被學院通緝的七彩瑪麗甦小孩就在這里。”

    容秋秋︰“……”

    容秋秋︰“…………”

    容秋秋小寶寶大驚失色,立刻就跑了,噠噠噠噠,動作迅速地跑沒影了。

    嗚嗚嗚qaq!

    容秋秋好生氣,他記住了,那個壞寶寶不講武德嗚嗚嗚嗚qaq!

    腦公,腦公,你在哪里鴨?

    你的腦婆被欺負辣嗚嗚嗚qaq,腦公!

    容秋秋躲在樓與樓不顯眼的縫隙里,眼淚啪嗒啪嗒向下掉,整個小寶寶都有點不大好了。

    容秋秋確認,沒有追兵了,他又悄悄在這一片區域轉了好幾圈。

    他希望,能夠在這片區域找到菲兒,但是,他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菲兒和其他的小伙伴。

    也是在這個過程中,容秋秋才知道,今天是繁瑟學院兩個月一次的典禮。

    在帝國,其他學院擁有寒暑假,而繁瑟學院沒有。

    繁瑟學院一年最長的假期只有七天,是一年一次的初始日,這個時候孩子們可以離開繁瑟學院。

    雖然沒有寒暑假,平時繁瑟學院的課程也不算特別緊,雙休日必修,兩個月一次,學生會會舉辦典禮,有各式各樣的活動,各式各樣的比賽。

    容秋秋最開始還特別傷心,但是看著看著,他就……

    想吃攤位上賣的冰激凌。

    想吃放到冷藏設備中的冰糖葫蘆,他一次都沒有吃過冰糖葫蘆,听說是古老的零食做成的,價格非常貴。

    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好多的美食。

    容秋秋小寶寶饞了。

    然後……

    容秋秋小寶寶又看到了那個小朋友。

    那個之前不講武德,他想和那個小朋友以單挑的方式打一架,輸了的小朋友要听對方的一個條件,但是……

    哼qaq!

    那個淺金發小男孩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直接讓人抓他。

    容秋秋決定,他也不講武德了。

    他要想辦法偷襲那個小男孩,他要和小男孩換衣服,換假發,然後以小男孩的身份走在學院里,這樣……

    嘻嘻嘻。

    大家會誤認為小男孩是他,然後將小男孩抓起來,而他可以假扮成小男孩,光明正大的問問大哥哥大姐姐,他的腦公在哪里呀?

    容秋秋法外狂徒的想法超級危險。

    終于,容秋秋小朋友找到了機會。

    淺金發的小男孩帶著兩個一路跟隨在他身後的大孩子一起,進入了一棟教學樓。

    看樣子,他們是要進入洗手間。

    容秋秋悄無聲息躲起來,一路跟隨。

    也是今天熱鬧,大家並沒有關注一個四處亂跑的小寶寶。

    在小男孩進入教學樓二樓的樓梯時,容秋秋直接撲向小男孩,將他抱住了。

    在小男孩身後的兩個孩子用警惕的目光看著容秋秋。

    容秋秋想到容可柔對他說過的話,繁瑟學院的小朋友都超厲害的警告,然後,他下意識地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他一把扛起小男孩,噠噠噠,跑走了。

    那兩個比容秋秋稍微大一點的小朋友想要追上容秋秋。

    被容秋秋抱著的小朋友很生氣,他說道︰“小孩,我勸你放開我,不要想著以這樣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

    容秋秋說道︰“啾啾勸你不要不識抬舉,不然啾啾就把你的衣服扒下來,讓你成為超超超不檢點的小朋友!”對于這一招,他其實並不是很了解,不過不妨礙他瞎說說。

    小男孩試著掙脫容秋秋,然後他發現,他和容秋秋的力量有著絕對的差距。

    他想要反抗容秋秋,但是又擔心容秋秋真的扒下他的衣服,只能任由瑪麗甦小朋友一路扛著他狂奔。

    很快,容秋秋帶著小男孩進入了一間教室。

    教室里空空蕩蕩,想來所有學生都去參加典禮去了。

    容秋秋握著淺金發小男孩的手腕,說道︰“啾啾要挑戰你。”

    小男孩眯起眼楮,說道︰“你是想用這種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嗎?”

    容秋秋想,小男孩又不是他的老公,他吸引他的注意力有什麼用?

    容秋秋驕傲地“哼”了一聲,說道︰“我們比賽,如果我贏了,你要把你的衣服脫下來給我,然後你乖乖假扮成我。”

    小男孩道︰“你不會以為你自己只是力氣稍微大一點點,就可以贏我吧?”他用看智障的目光看向容秋秋。

    容秋秋小下巴抬高,說道︰“那你同意啾啾的要求嗎?”

    小男孩頓了下,說道︰“如果我贏了呢?”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他似乎在很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在片刻的沉默後,他雙手拖住自己漂漂亮亮的臉蛋,說道︰“那,那,那啾啾就讓你康康啾啾最美膩的第二形態。”

    小男孩道︰“不要。”他對面前小孩的第二形態一點都不感興趣。

    容秋秋生氣,他跺跺腳道︰“你是怕了嗎?”

    小男孩道︰“激將法對我沒有用。”

    容秋秋道︰“你是要溜了嗎?”

    小男孩︰“都說了,激將法對我沒有用。”

    容秋秋︰“你怕辣你怕辣。”

    小男孩眉心重重一跳。

    容秋秋︰“你要溜辣你要溜辣。”

    小男孩︰“……”

    小男孩深吸一口氣,說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高興極了,只要他贏了,小男孩就要假裝成他,被其他大哥哥大姐姐抓起來啦!

    小男孩說道︰“不過,規則要改一改。”

    容秋秋嘟嘴,有點不大高興。

    小男孩繼續說道︰“我看你的第二形態沒什麼用,如果我贏了,你就……”

    容秋秋緊張。

    小男孩︰“你就給我當小跟班,以後我說什麼,你就要听什麼。”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楮,感覺這個要求似乎有點苛刻,但是,為了能夠躲避外面的天羅地網,他一臉沉重地思考了下,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兩個小朋友站立于教室兩端,開始戰斗。

    小男孩第一時間變身成了第二形態,變成了一頭白色的小老虎。

    容秋秋覺得,小男孩的第二形態和王胖虎的第二形態有點像,不過,他的體積明顯是王胖虎的數倍大小。

    ..。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敗家人魚小崽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