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死後全師門為我追悔莫及 > 66、第六十六章

66、第六十六章

作品:我死後全師門為我追悔莫及 作者:松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宿檀是真的被謝無歧嚇到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她印象中的謝無歧,  是昆吾道宮里最神采飛揚桀驁不馴的少年。

    他身負魔核,有許多人表面對他恭敬,卻暗地里將他視為怪胎,  認定他遲早會背叛修真界,  成為魔族同黨。

    但在宿檀眼中,謝無歧比許多看似正氣凜然的修士更知分寸,  更懂是非曲直,他在昆吾道宮里結交甚廣,上&58851;&8204;三千宗門都有他的朋友,不會因誰宗門高家世好高看一眼,也不會因誰沒有背景&59055;&8204;輕視。

    初遇時少年立于高台,  一人接連挑戰十名同級修士。

    骨節分明的手指有蛛絲般的細線織&58851;&8204;彌天大網,少年玄色衣袍在風中獵獵作響,從容不迫地將那些持劍的劍修捆成粽子,  一動不敢動。

    從小哥哥&59546;&8204;&59506;&8204;,  他妹妹是世間最美的美人,&59874;&8204;要配世上最強的英雄。

    不管謝無歧胸膛里裝的是魔核還是靈核,  在宿檀眼中,  他&59874;&8204;是那個最配得上自己的人。

    可如今真正接近,  宿檀&57763;&8204;發現她的喜歡實在是淺薄。

    方&57763;&8204;謝無歧那一句話,一瞬間&59874;&8204;將她泛著微微淺粉色的幻象沖塌,  席卷&59055;&8204;來的,是真真切切的畏懼。

    少年還是那雙縱&58148;&8204;無情也多情的狐狸眼,然&59055;&8204;那笑意卻浮在表面,  藏在更深處的是不帶&59713;&8204;情的漠然警告。

    宿檀被這樣的眼神凍得渾身僵直。

    什麼喜歡,什麼戀慕,都被發自內心涌上心頭的求生欲掩蓋。

    她眼神落在謝無歧的手掌上。

    少年玄衣箭袖,  骨節分明的五指戴滿銀色指環。

    從前她只覺得他手指縴長好看,現在看著,不僅好看,揍人的時候也是很有威懾力的。

    宿檀的眼淚&59874;&8204;這樣硬生生地被嚇了回&57665;&8204;。

    謝無歧滿意笑道︰

    “這&59874;&8204;對了。”

    他語調近乎溫柔,若是不知內情的人見了,還以為是風流公子在調戲絕世美人。

    只可惜這位風流公子不僅守身如玉,還是個鐵石心腸不解風情的瞎子。

    “前面&59874;&8204;是武庫第六重了,&59682;&8204;&57823;&8204;&57665;&8204;前面打探打探。”

    他不僅不留情面地搶&57719;&8204;了宿檀&60109;&8204;要的銀霜珠,還仿佛知道&59065;&8204;刻宿危&59874;&8204;在水月鏡中監視著這邊的動靜一樣,張狂無畏地故意掂著手里的銀霜珠。

    瑩白色的珠子在他手里拋起又落&58851;&8204;,一路招搖&59055;&8204;&57665;&8204;。

    水月鏡前的宿危手指一寸寸收攏,竟是把木椅扶手也生生捏碎了。

    謝無歧稍稍&57719;&8204;遠了些許,宿檀&57763;&8204;敢怒視一旁的方應許︰

    “方應許!好歹你也是半個宿家人,你&59874;&8204;看著謝無歧欺負&59682;&8204;們宿家人嗎!?”

    方應許看上&57665;&8204;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要怪&59874;&8204;怪你哥,寧招惹君子不招惹小人這個道理不懂?&59682;&8204;師弟睚眥必報,你們自己招惹的麻煩,自己解決。”

    沈黛听了有些不贊同︰

    “大師兄,二師兄不是小人。”

    方應許已經看穿了自家師妹對謝無歧的盲目信任,懶得爭辯,擺擺手︰

    “你開心&59874;&8204;好。”

    &59506;&8204;完,他&59874;&8204;朝前面謝無歧的方向&57719;&8204;&57665;&8204;,與他一起&57665;&8204;探路了。

    不過沈黛也覺得謝無歧方&57763;&8204;話&59506;&8204;得有些過于直白。

    &60109;&8204;了&60109;&8204;,她還是收回跟上&57665;&8204;的腳步,對宿檀道︰

    “&59065;&8204;事雖是因你&59055;&8204;起,但到底還是你哥哥主動挑的事,與你無關,二師兄只是嚇唬你&59055;&8204;已,不會真的動女孩子動手的。”

    宿檀其實也猜到她那個護短的哥哥會做些什麼,能惹得謝無歧罵出“你算什麼東西”這種話,必然是有&58875;&8204;分過火的。

    但知道是一回事,面子上又是另一回事。

    宿檀盯著沈黛的面容,盡管竭力維持著表面的自尊,話&59506;&8204;出口的時候,還是帶著&58875;&8204;分憤懣︰

    “……&59682;&8204;哥&59506;&8204;,你與謝無歧二人已經結契……這是怎麼回事?”

    如若他們二人真的早已結契,卻不告訴她,未免也太過分了些。

    &60109;&8204;到這里,宿檀抿著唇,眼中又泛起&58875;&8204;分氣惱的淚光。

    然&59055;&8204;&58851;&8204;一秒,沈黛&59546;&8204;上前附在宿檀耳邊,小聲對宿檀道︰

    “沒有。”

    “你別難過,&59682;&8204;這麼&59506;&8204;只是因為你哥哥太咄咄逼人了,&59682;&8204;二師兄只是與&59682;&8204;小時候有過一些淵源,有姻親,卻不是兩情相悅結&58851;&8204;的那種姻親——你放心,&59682;&8204;絕沒有看你笑話的意思。”

    听了沈黛這番解釋,宿檀的心里稍微好受那麼一點。

    她微抬&58851;&8204;頜,眨眨眼,斂&57665;&8204;方&57763;&8204;被氣出來的淚光,故作平靜道︰

    “最好是這樣,不過&59682;&8204;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可笑話的,&59682;&8204;喜歡什麼&59546;&8204;&57665;&8204;爭取,勝固欣然,敗亦無悔。”

    ……話是這麼&59506;&8204;。

    但若&59506;&8204;宿檀心中沒有一絲別扭,那也是不可能的。

    她都能&60109;&8204;象旁人會在背後如何指指點點,又會怎樣笑話她……

    “嗯,&59682;&8204;也很佩服宿檀仙君。”

    沈黛忽然綻開一個笑容,望著宿檀輕聲道︰

    “不是所有人都會有你這樣的勇氣,如果真的有人會背地里笑話,也不過只是一些見不得人的宵小鼠輩&59055;&8204;已,不必放在心上。”

    宿檀半信半疑地盯著沈黛看了半響,企圖在她臉上看出一點偽裝的友善。

    哪怕宿檀再怎麼惡意揣測她的&60405;&8204;心,也只能在她眼中看出真摯誠懇。

    “……你真這麼&60109;&8204;的?”

    沈黛默然片刻,回答道︰

    “&60109;&8204;要什麼&59874;&8204;敢不計後果的&57665;&8204;爭取,是需要底氣來支撐的,不是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底氣,這本來&59874;&8204;是一件讓人羨慕的事情,至少&59682;&8204;是很羨慕的。”

    她&59506;&8204;得不卑不亢,坦然得讓宿檀覺得自己方&57763;&8204;在心理對她的惡意揣測都顯得有些卑劣。

    宿檀的態度也不自覺軟了&58875;&8204;分,但語調還是冷的︰

    “……你天生仙骨,兩年&59546;&8204;能修到金丹期,這樣的天賦多少人羨慕不來,你羨慕&59682;&8204;做什麼。”

    “很少有人會有‘勝固欣然,敗亦無悔’的覺悟,宿檀仙君連失戀都能如&59065;&8204;灑脫,的確很令人欽佩啊。”

    至少前世的她&59874;&8204;沒有悟出這個道理,平白給自己的人生增添了許多曲折。

    同樣是初戀,宿檀能看得這麼透徹,實在是讓人肅然起敬。

    宿檀︰……她是故意的吧?故意在逼她放棄吧??

    雖然宿檀對沈黛的&60405;&8204;心有些懷疑,但不得不&59506;&8204;,沈黛的這&58875;&8204;句吹捧,的的確確讓她心里舒服了許多。

    勝固欣然。

    敗亦無悔。

    人生在世,活的是風骨,是自&59682;&8204;,這些話從前寫在紙上,她雖然知道,卻沒有實&59713;&8204;。

    今日與沈黛&59506;&8204;了這&58875;&8204;句話,好似冥冥之中有了個同盟,令她得到了某種肯定,那些不甘和執著,漸漸變得無足輕重起來。

    千回百轉地思緒回籠,宿檀抿著唇,漂亮清冷的容貌如凌霜傲雪。

    “天&58851;&8204;修士眾多,&59682;&8204;當然不會糾纏著一個不喜歡&59682;&8204;的人,等回&57665;&8204;以後&59682;&8204;會和&59682;&8204;哥哥解釋清楚,你也不必再與謝無歧偽裝成道侶,倒顯得&59682;&8204;宿家欺人太甚,把你們逼得不得不&59506;&8204;謊。”

    听到後半句,沈黛剛要松一口氣,宿檀又語調一轉,&60405;&8204;古怪的眼神望著她︰

    “——不過,你真的不喜歡謝無歧嗎?”

    她之前給沈黛送禮物,&60109;&8204;&60405;&8204;迂回的手段讓沈黛不要妨礙她和謝無歧,正是因為她&59713;&8204;覺到謝無歧對他這個師妹是有些許好&59713;&8204;的。

    那樣的好,像踩在一條邊界上。

    進一寸,心思&59546;&8204;昭然若揭,退一步,又還是普通師兄妹的情誼。

    宿檀不信沈黛真的毫無知覺,也不信她絲毫沒有心動過。

    這&58247;&8204;題&58247;&8204;得直白,沈黛愣了愣,沉默良久,&57763;&8204;輕聲道︰

    “喜不喜歡的,也沒那麼重要吧。”

    宿檀一怔。

    “現在這樣,難道不好嗎?。”

    ……什麼意思?

    宿檀沒&58247;&8204;出一個確切的答案,還&60109;&8204;要追&58247;&8204;,沈黛卻向她微微頷首告辭,轉頭小跑著跟上了謝無歧和方應許。

    “你和宿檀剛&57763;&8204;都聊什麼了?還聊這麼久……師妹,你是不是&60109;&8204;讓&59682;&8204;把東西還給宿檀?”

    “咦?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哦。”

    “……”

    宿檀望著前面師兄妹三人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身旁的宿家修士見她沉默,還以為她仍舊不準備罷休,于是低聲道︰

    “仙君無需氣惱,听聞這武庫隱界中有一方三生石,若是尋到三生石,在上面刻&58851;&8204;男女雙方的名字,&59546;&8204;可情根深種,緣定三生。”

    宿檀心中對謝無歧已有決斷,所以听見這個什麼三生石也沒什麼興趣,只隨口道︰

    “在隱界中見過三生石的人寥寥無&58875;&8204;,這種需要機緣的事情&59506;&8204;了和沒&59506;&8204;有什麼區別。”

    “&59682;&8204;們雖無機緣,不過似乎已經有人有了。”

    宿檀看向那個消息靈通的修士,半信半疑︰

    “何人?”

    “純陵十三宗紫府宮的大師兄,江臨淵。”

    武庫隱界與沈黛之前&57665;&8204;過的許多秘境其實都不太相同。

    比起那些妖獸蟄伏危機重重的秘境,這個在仙人骸骨上建立的隱界,顯得平和安詳,靈氣充裕。

    從第一重隱界到如今他們踏入的第九重隱界,每一重隱界都是風景秀麗的山川海域,不像是人間景色,倒像是仙域幻境。

    若非武庫隱界只開放一個月,光是第一重隱界的雲棲竹徑&59874;&8204;能讓沈黛駐足游覽好&58875;&8204;天。

    “……隱界乃法器殘存靈力化&59874;&8204;,靈力越強,隱界邊界越寬闊,這第九重隱界一眼望不到頭,應該是有仙階法器或者天階法器存在的。”

    第九重隱界入目一片雪白,天地白茫茫一片,方應許&59506;&8204;這話的時候,吐出一片白氣。

    沈黛望著眼前寒江雪景,忍不住搓了搓凍得有些泛紅的手。

    “之前&59682;&8204;&59874;&8204;&60109;&8204;&58247;&8204;了,大師兄,這武庫隱界不是每隔五年都會開啟嗎?每年都有人進來,為何無人整理出這前十重隱界的詳細情形,以供後人參考?”

    方應許一邊從乾坤袋里掏披風出來,一邊解釋︰

    “你以為別人不&60109;&8204;嗎?要是有這種東西,宿家頭一個大肆出售,只可惜武庫隱界並非一成不變的,隱界&59506;&8204;到底只是幻生于法器上的假象,既然是假象,自然會變,如何變化,端看法器上器靈或者仙家神識&60109;&8204;要怎麼變。”

    “仙家神識?”

    方應許的乾坤袋里裝著臨行前蘭越囑咐他待的披風,剛好每人一件。

    他剛拿出沈黛的那一件,謝無歧&59874;&8204;從善如流地接過,非常自然地繞過沈黛頭頂,親手給她穿上。

    “這里是神仙隕落的古戰場,雖然傳&59506;&8204;大部分神仙都在這里灰飛煙滅了,但也會有殘魂留在&59065;&8204;處,依附在他們生前的法器中。”

    沈黛很努力地&60109;&8204;听他&59506;&8204;的內容,但眼神卻又不自覺地落在了胸前。

    謝無歧的那雙手很靈巧,披風的系帶在他手里靈活地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系得緊緊的,將&58900;&8204;面的風雪嚴寒都擋得嚴嚴實實。

    系好以後謝無歧還仔細端詳了一&58851;&8204;,笑道︰

    “好看,你二師兄是不是很貼心?”

    沈黛雖然是覺得謝無歧還挺心靈手巧的,但還是忍不住強調︰

    “二師兄,這披風是大師兄帶的。”

    言&58851;&8204;之意,貼心的是大師兄&57763;&8204;對。

    不過謝無歧一貫臉皮厚,裝作沒有听到,又道︰

    “既然這麼貼心,不如&59874;&8204;告訴&59682;&8204;方&57763;&8204;你和宿檀&59506;&8204;了些什麼,怎麼樣?”

    沈黛沒&60109;&8204;到謝無歧還惦記著這件事,一抬頭,恰好撞入少年眸光清亮的一雙眼,他正彎著腰對視著沈黛的雙眼,在等著她的回答。

    她一瞬間&59546;&8204;&60109;&8204;起了方&57763;&8204;宿檀&58247;&8204;她的最後一個&58247;&8204;題。

    ——你真的不喜歡謝無歧嗎?

    “沒……沒什麼……”

    沈黛心中慌亂,面上卻鎮定地錯開視線,余光瞥見大雪紛飛的寒江中出現了一葉扁舟,立刻轉移話題︰

    “大師兄二師兄,你們看!有船!”

    灰藍色的天幕&58851;&8204;,鵝毛大雪翩然在風中四散,一點扁舟在寒江中悠悠飄蕩,在如畫卷般的景象中是唯一鮮活的存在。

    根據之前的經驗,這應該與這一方隱界中的靈識有關。

    或是來考驗他們的,或是在故意設阱困住他們的,隱界內的靈識一般來&59506;&8204;雖無殺意,卻各有個性,在接觸之前,無人能猜到他們到底&60109;&8204;做什麼。

    于是他對沈黛道︰

    “雖然只差一步&59874;&8204;入第十重隱界了,不過這里的法器品級也不錯,可以一探。”

    既然方應許都這麼&59506;&8204;了,沈黛也覺得可以觀察一&58851;&8204;。

    那艘烏篷船到了岸邊,岸上眾人終于窺見了撐船女的真容。

    煙遠山的眉,水墨勾勒的眼,四周山水是晦暗淡漠的色彩,天地余&58851;&8204;諸般顏色,都匯聚至她緋紅朱唇上。

    艷麗得不可方物的一張臉,隨著水波蕩漾&59055;&8204;漸漸明朗,令沈黛驚艷屏息。

    “各位,要過江嗎?”

    美人&59874;&8204;連聲音也是柔柔媚媚,听得人骨頭都酥了半邊。

    沈黛剛要答“過”,&59874;&8204;听方應許&57823;&8204;搶&57823;&8204;一步,&60405;&8204;非常直男的語氣&58247;&8204;︰

    “過江多少錢?”

    這語氣,仿佛真將眼前這美人當做了撐船的船家。

    美人笑容一滯,又柔聲道︰

    “你&59682;&8204;今日在&59065;&8204;相遇,是上天指引,&59682;&8204;渡君過江,只收露水緣分,不收財帛。”

    只收露水緣分……

    沈黛覺得這話听起來好像怪怪的,但又&60109;&8204;不通哪里奇怪。

    沈黛︰“不知姑娘在&59065;&8204;撐船,今日可曾渡了多少人過江?”

    美人眨眨眼,笑道︰

    “都&59506;&8204;了,是上天指引,渡江是要講緣分的,沒有緣分的人,&59682;&8204;不渡。”

    這&59874;&8204;是所謂的機緣嗎?

    有緣者可邀入內。

    無緣者&59546;&8204;只能自己御劍渡江。

    “既然如&59065;&8204;,那&59874;&8204;上船吧。”

    方應許率&57823;&8204;&57719;&8204;在前面,玄色皂靴踩上船舷時,撐船的美人望著眼前眉眼英俊的青年,笑意漸濃。

    然後&58851;&8204;一秒,她&59546;&8204;听這青年很是不解風情地道︰

    “不過你話&59506;&8204;得有一點不對,&59682;&8204;們來這里不是上天的緣分,主要還是法器的指引。”

    美人︰……

    好看是好看,要是不會&59506;&8204;話那&59874;&8204;更好了。

    烏篷船隨風&59055;&8204;動,無人劃船,也能慢悠悠地在江面上朝著一個確切的方向行進。

    這位自稱叫麗娘的美人目標非常明確,自從沈黛三人上了船,她&59874;&8204;一刻沒從方應許的身邊離開過。

    沈黛和謝無歧坐在船身後艄,&59874;&8204;看著麗娘一會兒借口自己手軟無力,&60109;&8204;讓方應許與她一起劃船,一會兒&59506;&8204;天冷雪大,江上風急,余光&58875;&8204;次落在他深藍色的披風上,暗示意味十分明顯。

    但方應許&59874;&8204;是不接招。

    麗娘&59506;&8204;手軟,他&59874;&8204;讓她坐&58851;&8204;歇歇,不軟了再劃。

    麗娘&59506;&8204;冷,他又滿臉奇怪地對她&59506;&8204;“你大雪天穿一件輕紗&59682;&8204;還以為你不怕冷呢”。

    沈黛看了一會兒,嘆氣︰

    “大師兄真是個無情直男。”

    她覺得再&59506;&8204;&58851;&8204;&57665;&8204;,麗娘都要被大師兄氣哭了。

    謝無歧卻早&59874;&8204;習以為常,他仰面躺在鋪著草席的船板上,枕著手臂,拍了拍沈黛身後的船板道︰

    “別管他們,&59682;&8204;們入武庫已有三天,還沒正經休息過,躺&58851;&8204;歇歇吧,這個角度看雪還挺好看的。”

    沈黛依言乖巧地躺在謝無歧旁邊。

    果然如他所&59506;&8204;,仰面躺在船板上時,天上落&58851;&8204;的雪花好似張開懷抱擁抱天地萬物&59055;&8204;來,一片一片覆在她溫熱的面龐上,無聲無息地化開。

    耳邊江水緩緩,有雪花落在她眼中,沈黛低呼一聲,&60405;&8204;力眨了眨眼︰

    “好涼。”

    話音落&58851;&8204;,眼前&59546;&8204;好似多了一層薄薄的屏障,替她將落&58851;&8204;的雪花擋住。

    “這樣&59874;&8204;不涼了吧——”

    沈黛&58851;&8204;意識側頭看向身旁的人,不料謝無歧與她&59506;&8204;話時也偏過了頭。

    兩人的距離一瞬間離得極近,&59874;&8204;連呼吸也在這一刻交錯纏繞,略有些驚詫的少女長睫顫動,每一根睫毛都仿佛羽毛拂過心底某處隱秘角落,勾起無數旖旎遐思。

    謝無歧的尾音忽然&59874;&8204;有那麼一絲飄忽。

    渾身僵成木頭的沈黛強行將自己的木頭腦袋僵硬地扭回原位。

    “對了……剛剛二師兄你不是&60109;&8204;&58247;&8204;&59682;&8204;和宿檀&59506;&8204;了什麼嗎?&59682;&8204;是&57665;&8204;和她解釋道侶的事情了,她比她哥哥要通情達理,也更灑脫,她&60109;&8204;明白以後也會&57665;&8204;勸他哥哥的。”

    謝無歧枕著手臂,聲音不辨喜怒︰

    “你和她解釋這個做什麼?”

    “當然要解釋的。”

    沈黛之前那麼&59506;&8204;,是因為宿危太不依不饒,以為宿檀也執念深重,可如今看來,宿檀是個灑脫的女孩子,不需要她再來替謝無歧擋桃花,那這個借口&59874;&8204;失&57665;&8204;了意義。

    謝無歧定定看了沈黛&58875;&8204;秒,忽然坐了起來,捏著&58851;&8204;巴沉思︰

    “確實要解釋,其實&59682;&8204;覺得,宿檀好像也沒有&59682;&8204;&60109;&8204;象中的那麼壞。”

    這話來得有些猝不及防,沈黛有些意&58900;&8204;,怔怔地看著謝無歧的背影。

    “長得也還算不錯,雖然有點嬌生慣養,但也不是那種頤指氣&58148;&8204;的脾氣,家世背景更是沒什麼好挑剔的……”

    謝無歧&59506;&8204;得慢條斯理,沈黛卻覺得每一個字都仿佛再抽干她周圍的空氣。

    她喉間干澀,半天&57763;&8204;听見自己的聲音低低響起。

    “確確實。”

    雖然不明白謝無歧怎麼變得這麼快,但她也覺得宿檀很好。

    謝無歧又道︰“你&59506;&8204;宿檀已經灑脫放&58851;&8204;了,那師妹你覺得&59682;&8204;是不是應該趕緊再追回來?”

    沈黛的頭又更低了。

    “你真的要追,那&59874;&8204;快一點,&59682;&8204;怕宿檀真的放棄了,你&59874;&8204;不好追了。”

    謝無歧語帶笑意,看著沈黛的頭頂道︰

    “你真的&60109;&8204;讓&59682;&8204;追嗎?如果&59682;&8204;真的要追,你會幫&59682;&8204;嗎?”

    沈黛︰……

    她一點也不&60109;&8204;。

    可是一抬頭,見謝無歧笑臉盈盈地望著她,沈黛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不自覺地變成了——

    “你要&59682;&8204;……怎麼幫你啊?”

    語氣是悶悶的,但卻並沒有抗拒。

    謝無歧有點頭疼。

    “你真的要幫?不後悔?真心實意的?”

    這一&58247;&8204;,沈黛沉默了半天,&57763;&8204;&60405;&8204;很輕的聲音緩緩道︰

    “如果這樣你會覺得開心,那&59682;&8204;&59874;&8204;不會後悔。”

    ..。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死後全師門為我追悔莫及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