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2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的精神偶像,兩廂對比,阮優的溫順怯懦便更能襯托出沈良的春風得意。

    阮優習慣于沈良這副模樣了,因此只坐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地听著沈良同他講述,或者說是炫耀自己的近況。

    沈良大阮優五歲,小時候他們一同長大,成年以後阮優和沈良就沒有在一起了,沈良去了國外讀書,阮優留在國內,讀了文學類專業。

    阮優從小就是听著沈良的炫耀長大的,對這種情況他已經熟悉到麻木。

    沈良說完了,終于站起身拍拍手,道︰“今天跟你敘舊也敘過了,看你過得不錯,回家我也就能讓媽媽和姨媽放心了。

    好了,你在這里玩吧,我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去外邊跟alpha們聊聊。”

    沈良終于走了,阮優拿出手機,看見顧忻爾發來一張照片,是他偷拍的自己,下邊還有一條文字消息︰“你看你的臉,困得像是要睡著了。”

    阮優還沒跟顧忻爾這麼自來熟的人結交過,上流社會慣于拜高踩低,再加上他又有那麼一個能干的哥哥,從小就沒什麼人跟他玩,好容易捱到讀大學,沒了哥哥的陰影,但他過了熱衷于社交的年紀,也沒能交到什麼好朋友,顧忻爾讓阮優覺得有趣,因著有趣,心里就也同他親近。

    顧忻爾見他看過來,又發了一條消息︰“好無聊,我們出去玩吧。”

    阮優本就覺得在這樣的場合待著實屬自我折磨,聞言便跟著顧忻爾一前一後地離開了宴會廳。

    舉辦婚禮的場所在一個巨大的莊園里,前後都有風景秀美的花園,阮優跟著顧忻爾來到花園的秋千前,顧忻爾先坐下,長長地舒了口氣。

    “ !憋死我了!我臉都快要笑僵了。”

    顧忻爾看阮優還站著,道︰“坐呀,阮優,現在天色晚了,蕩著秋千吹吹風,多舒服。”

    阮優便坐在他身邊,道︰“你認識我?我還以為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顧忻爾樂了,咯咯笑道︰“就算不認識你,看到你那個趾高氣揚的哥哥,也該認識了。”

    他望著阮優,笑的時候露出可愛的兔牙︰“我結婚的時候你來啦,你長得好看,所以我記住你了。”

    阮優長得的確好看,但有那個事事強他一頭的哥哥在前,這樣直白的夸贊阮優還是第一次听見,他有些赧然地低下頭。

    顧忻爾是個自來熟,絮絮叨叨地跟阮優說了好半天沈良的壞話,將沈良從頭到腳批評了一遍,連阮優也不得不發問。

    “你怎麼這麼討厭他?”阮優忍不住問。

    世上討厭沈良的人恐怕屈指可數,阮優很難抑制自己的好奇。

    原本侃侃而談的顧忻爾磕巴一下才道︰“還不是因為他琢磨出來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玩意兒,害我每天都被折騰!”顧忻爾聊到這種成人話題,面色有些泛紅,但還是氣惱地說︰“就知道討好那些臭alpha!”阮優失笑,正想說要不就回宴會廳,就听有人往這邊走過來,口中還說這話︰“趙先生,您別急,人一定還在附近,說不定是去哪兒玩了。”

    是陸觀潮的聲音,阮優瞬間緊張起來,他站起來,緊張地觀望四周,很快就有人從花園的羊腸小道中鑽出來,正是陸觀潮,身邊還有另一個高大英俊的alpha,是顧忻爾的丈夫趙擎。

    “忻忻,為什麼偷偷出來?”趙擎沉著臉發問。

    顧忻爾還在秋千上坐著,一晃一晃的,說話時軟綿綿嬌滴滴,全然不見方才跟阮優說沈良壞話時的模樣。

    “里邊太無聊了,憋得我喘不過氣來,就來外邊吹吹風。”

    陸觀潮用眼神示意阮優過來,阮優連忙走到陸觀潮身邊,趙擎攬過顧忻爾,掐了掐他的臉蛋,又在臉頰落下一個親吻,說︰“我還以為你不見了,差點發動人來找你。”

    顧忻爾和趙擎開始說他們的悄悄話,阮優跟在陸觀潮身後離開了小花園。

    走到開闊的地方了,陸觀潮才皺著眉頭說︰“你什麼時候跟顧忻爾認識的?”阮優道︰“剛才。”

    陸觀潮沒料到是這個回答,聞言頓了片刻才道︰“以後沒事少跟他來往,趙擎做的生意兩頭都沾,平白的別把你搭進去了。”

    阮優想到方才听見陸觀潮和趙擎在花園里穿梭尋找兩人時,陸觀潮說話那隱約敬重的語氣,若是再多一分,難免覺得諂媚,突然覺得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

    畢竟在阮優還有世上其他人面前,陸觀潮一向自持新貴,跟名流家族都矜持客套,頗有幾分清高倨傲,也是這份清高倨傲讓阮優不敢對陸觀潮生出太多不該有的心思,沒想到人後也有如此敬重旁人的模樣。

    但阮優到底也沒多說什麼,跟誰往來說到底是他自己的事情,陸觀潮平時基本不管他,也管不到他,方才說那話大約只是出于他和趙擎說話時被阮優听見,面子上過不去而已。

    見阮優仍站在原地不動,陸觀潮又道︰“走吧,婚宴結束了,可以回去了。”

    門口已經有人將車泊好,阮優跟著陸觀潮走到車前,正巧沈良也在前面出來了,他是獨自開車來的,跟一眾作為掛件跟隨自己的alpha出席的omega對比,更顯優越。

    沈良的車在陸觀潮前面,他上了車,許多alpha也心馳神往地望著他,到底越是難摘的玫瑰越是誘人。

    阮優往身旁的陸觀潮身上望了一眼,陸觀潮倒沒有盯著沈良看,他只打開車門,示意阮優上車。

    阮優蹭車回家,不敢拖延,連忙鑽進車里。

    陸觀潮開著車出發,阮優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快遞。

    發倩期快到了,阮優新買了一批抑制劑,原本白天就已經到了,他不在家,陸家的佣人便不動彈,快遞一直沒人去領,系統就又給阮優發了一條短信,告訴他放在快遞櫃了。

    陸觀潮往阮優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詢問他是什麼事,阮優便道︰“是快遞,待會兒你把我放在取快遞的地方吧。”

    陸觀潮隨意道︰“快遞讓家里的阿姨去拿不就好了。”

    阮優心想,我哪里能使喚得動陸家的佣人,但口中卻道︰“在宴會廳憋了一晚上,拿了快遞我剛好可以順路走回去,吹吹風。”

    陸觀潮似乎信了這種說法,他點點頭,表示同意。

    阮優知道陸觀潮不會不同意的,結婚半年了,陸觀潮對阮優的一切都不感興趣,既不了解,也沒有想過要了解。

    他們甚至從沒有過夫妻之實,陸觀潮把阮優放在家里做一個花瓶,半年過去,阮優就真的成了陸家那個可有可無,沒人放在眼里的花瓶。

    快到家了,阮優說︰“車費過些天我再還給你。”

    阮優平時在網絡上接各種兼職,寫稿剪視頻做PPT整理教案之類的工作他都做,雖然瑣碎,但也能賺些微薄的收入,結婚半年來,阮優的生活支出幾乎就靠著這些收入,但這個月的沒接到什麼活,阮優囊中羞澀,只好請陸觀潮寬限幾天。

    陸觀潮皺了皺眉頭,不悅道︰“我沒有說要你還。”

    他似乎反應過來什麼,問阮優︰“我們結婚了,你嫁給我,還把你我分得這麼清楚嗎?”阮優覺得陸觀潮這話問得頗有倒打一耙的意思,分明是他,一結婚就搬到離公司近的公寓里去,能不回家就盡量不回家,是他從未將兩人當成夫妻看過,現在反倒成阮優的不是了。

    不過阮優並不會去跟陸觀潮去計較這些,他一向順從陸觀潮,于是阮優坦然地說︰“好,那就不還了,謝謝你。

    之前是我把我和你分得太清楚了,對不住。”

    說完這話,阮優覺得身邊陸觀潮的氣壓更低了,他連忙伸出手指叩了叩車窗,道︰“就停在這里吧,我去取快遞。”

    怕陸觀潮仍然生氣,阮優又補了一句︰“你先回家吧,廚房里有我白天炖好的雪梨湯,你……你可以嘗嘗。”

    陸觀潮沒說嘗還是不嘗,只抿著嘴停了車,阮優飛快下車,陸觀潮又停了一會兒,原本想等等阮優,想到阮優先前說的雪梨湯,又發動車子徑自開回家。

    阮優取了快遞抱在懷里,快遞箱上印著醒目的心安的logo,阮優又難免想到他那得意的哥哥。

    這一晚沈良大出風頭,想必又能讓他無限滿足。

    沈良就是這樣的人,最享受旁人對自己的追捧,小時候他的目標是阮優,長大了又加上了那些人中精英的alpha們。

    阮優想到和沈良小時候的事情,低頭笑了笑,將手上的快遞箱拆開,把里邊的抑制劑裝在自己的口袋里,而後扔了手里的包裝箱。

    logo太大了,雖然陸觀潮從不關心他的事情,但若是被陸觀潮看到了,倒也不好解釋。

    畢竟陸觀潮從未將阮優放在心上,因此大約也不會想到,一個正常的成年omega是需要度過發倩期的。

    就好像他也不會想到,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即便住在家里,有人供養三餐,也需要一點點錢用作日常開銷一樣。

    因為不在乎,所以什麼也想不到。

    作者有話說︰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文w

    第3章

    阮優想著沈良的事情,心情有些煩躁,回到家里,發現陸觀潮居然在臥室,他因此很是詫異了一瞬,不僅詫異而且緊張,阮優盡量不露聲色地將抑制劑放進洗手間的儲物櫃里,而後洗了手,走到衣櫃前開始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換衣服——出去換衣服就太刻意了,他怕陸觀潮不高興。

    陸觀潮原本在看手機,見阮優回到家里一句話也不同他說,看見他在臥室里也既不驚詫又沒反應,心中難免不快,再看到阮優猶如進入無人之境一般,自在地脫了外套,又低頭解著襯衫的扣子,心里更是不痛快。

    剛準備開口說些什麼,陸觀潮看到阮優脫下襯衣後後頸處露出的傷痕,沉默一瞬,他道︰“你是不是該去醫院復查了?”阮優愣了一瞬,他的手不自在地抬起來,撫過自己的後頸,腺體處沒有任何感覺,但他的心沉沉墜了一下。

    “應該是吧,我跟醫生聯系一下。”

    陸觀潮道︰“不用聯系了,明天我陪你一起。”

    阮優很詫異陸觀潮怎麼會突然想著要陪他去復診,但陸觀潮要去,阮優沒有拒絕的道理,他連忙點頭表示同意,轉過頭發現陸觀潮也開始解衣扣,顯然是準備睡在臥室里的意思,這倒是讓阮優覺得棘手。

    阮優晚上替人寫軟文,主要負責把產品吹得天花亂墜,現在陸觀潮在臥室里,阮優就不方便碼字了,他還不好意思讓陸觀潮知道自己在干這種事,雖然陸觀潮可能根本也不在乎他做什麼。

    他磨磨蹭蹭地站在床邊,想著該如何開口,反倒是陸觀潮解開襯衣的扣子,露出精壯結實的體,他不悅地說︰“還在干什麼呢?洗洗睡吧,折騰了這一晚,你不累嗎?”阮優心中一動,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