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3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邊兩個人洗不方便,我去隔壁洗了,你在這里洗完了趕緊睡吧。+++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阮優說完,逃也似的抱著自己的睡衣和電腦離開主臥,推門進了客臥,陸家的佣人雖然刁蠻,好在干活並不偷懶,客臥里物品一應俱全。

    阮優放下電腦便去洗澡,洗澡時想著他和陸觀潮,阮優心里仍舊很緊張,怕陸觀潮知道自己在干什麼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是,阮優怕陸觀潮跟他進行夫妻生活時自己在陸觀潮面前露怯,更怕陸觀潮根本沒那種想法,倒讓自己弄巧成拙。

    暗戀讓阮優患得患失,他已經盡量在陸觀潮的冷遇前保持冷靜和平和,但是還不能適應陸觀潮的突然關心和靠近。

    沒成想洗完澡就看到陸觀潮靠在客臥床頭,頭發還濕漉漉的,顯然是已經洗過澡了。

    阮優愣在原地,陸觀潮看他一眼,不耐煩道︰“干什麼,那間房里都是你的東西,我睡不慣。”

    阮優還以為陸觀潮是一路追過來,心中頗為緊張,听見他這樣說,心里松了口氣,道︰“那你在這里睡吧,我回去睡。”

    陸觀潮看著阮優又忙不迭地抱著自己的東西離開客臥,眉頭緊緊蹙起,這一整晚阮優都抱著他的寶貝電腦在幾個房間里來回穿梭,像打地鼠似的。

    陸觀潮意識到阮優好像很不想跟他同處,無論是今晚婚宴時的狀況,還是回家路上,亦或是現在睡前的模樣,都能感受到阮優對他避之不及的模樣。

    陸觀潮心中忽然涌起強烈的不滿,無論如何這是他正經娶回家的妻子,卻對他是這種態度,難免大大挫傷這個年輕alpha的自尊。

    他惱怒地躺下,想著是不是自己搬出去住的時間太久,而回到家里的次數又太少,才讓阮優如此不將他這個一家之主放在眼里。

    想著想著,陸觀潮又想起阮優抱著電腦偷偷摸摸的模樣,鼠標線墜著鼠標砸在木質地板上,阮優連忙用一只手撈起鼠標塞到懷里的模樣讓他覺得又氣又好笑,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有人用有線鼠標,陸觀潮陷入睡眠前,還這麼惱怒地想著。

    第二天早晨阮優起床時陸觀潮已經起來了,他前一夜熬夜碼字,不知不覺就到深夜,因此睡了個懶覺,醒來晃晃悠悠走到餐廳,看見陸觀潮坐在餐桌前看報紙,才記起昨夜家里還有另一個人在,于是不由自主便收斂了原本懶散的模樣,轉而正經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陸觀潮見阮優坐下,將手里的報紙折好放在一旁,道︰“半小時後出發,醫生我已經約好了。”

    阮優點了點頭,將手里的奶香小饅頭掰成兩半細嚼慢咽地吃著。

    陸觀潮看了他幾眼,又拿起已經被他放下的報紙繼續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又忍不住望向阮優。

    阮優吃飯時動作很慢,但進食的模樣卻很香,他臉頰塞得鼓鼓的,眼楮微微彎著,似乎是因為吃到喜歡的食物而流露出喜悅的神色。

    陸觀潮看著,便覺得自己食欲又被勾起,先前吃過的早飯竟是無味了。

    “你要吃嗎?”大約是陸觀潮看的時間太久,阮優終于忍不住問他,他還以為陸觀潮起得這麼早,大概早就吃過了。

    餐盤里只剩下一個小饅頭了,陸觀潮不知該如何回答,不過沒等陸觀潮開口,阮優便起身進了廚房,沒一會兒他端出一盤早餐,正是他方才吃的奶香小饅頭。

    阮優往陸觀潮的方向推了推,說︰“還熱著。”

    陸觀潮輕咳一聲,拈起一個送進嘴里,阮優抿嘴笑起來,將牛奶一口氣喝完,擦擦嘴,說︰“我吃好了,去換衣服了,一會兒就出門吧。”

    醫院里人滿為患,阮優和陸觀潮走了VIP通道進入會診室,為阮優看診的向醫生見這次是兩人一起來,似乎有那麼一瞬還十分驚訝。

    但醫生到底職業素養很高,很快便整理好表情,安排阮優進行檢查。

    陸觀潮想陪阮優一起去,阮優卻拒絕了︰“不用了,很快就好,我自己去就可以。”

    陸觀潮坐在會診室,見阮優獨自進入檢查室,很是不放心地多看了幾眼。

    向醫生便道︰“不用看了,每月一次復查,他來看了四五次,路線和流程都清楚得很。

    更何況,有些事,omega或許也不希望alpha知道。”

    陸觀潮疑惑道︰“什麼意思?”醫生見狀,先是沉默,而後很快推了推鼻梁上架著的金絲眼鏡,笑道︰“沒什麼,只是一些出于隱私方面的考量,作為alpha,尊重omega的決定就好。”

    阮優果然很快就從檢查室里出來,大約是來回奔波,他臉有些紅,一進門就把報告單交給醫生,醫生看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傷口恢復狀況還算不錯,但腺體功能恢復並不如預期,信息素分泌情況仍然很稀少。”

    醫生說到這里,抬頭問阮優︰“平時有進行性生活嗎?”阮優沒料到還有這個問題,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醫生又望向陸觀潮,陸觀潮只好說︰“他的傷不是還沒好嗎?”醫生又看了一眼陸觀潮,而後道︰“傷口已經痊愈了,但腺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適當進行性生活可以刺激腺體的恢復,不過頻率不用太高,每周一兩次即可。

    我看你們還年輕,腺體受到的損傷也不是不能修復的,夫妻同心,恢復起來是很快的。”

    阮優在心底重復了一遍這句夫妻同心,微微嘆了口氣,他對醫生的建議不置可否,只道︰“謝謝您了。”

    陸觀潮還想再跟醫生問些什麼,但一來阮優的傷情他不了解,二來這也是他第一次陪阮優來醫院,難免生疏,因此並未等到開口的機會。

    倒是阮優轉身對陸觀潮說︰“好了,走吧。”

    陸觀潮似乎有些搖擺不定,想再問問醫生,最終仍是因為不知該從何問起而沒有開口,同阮優一起離開了會診室。

    走到醫院門口,阮優站住了。

    “你去上班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阮優說。

    陸觀潮問︰“你自己怎麼回去,打車嗎?你昨天還連打車的錢都沒有呢。”

    阮優被陸觀潮問得啞口無言,他原本只是不想和陸觀潮相處太長時間,畢竟很明顯,雖然他暗戀陸觀潮,但陸觀潮並不喜歡他,兩人結婚實在是迫不得已,而且他對陸觀潮也不敢有什麼痴心妄想,待在一起太久,陸觀潮無趣,怕是又要不高興,倒不如公事公辦,看完醫生就各自分開。

    阮優沒料到陸觀潮有這樣的一句追問,心中一動,便明白大約是方才看診的過程讓陸觀潮有了一些難以言說的情緒,或許是憐憫,也或許是愧疚。

    于是阮優說︰“這里離家里不算太遠,我可以坐地鐵,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你不用耽誤工作特地送我,也不用因為剛才醫生說的話煩心,人體原本就有自愈功能。”

    看見陸觀潮不算好看的臉色,阮優又連忙說︰“不過你說的是,我的確沒錢,你若是想盡丈夫的責任,不如就每個月給我些生活費吧,其他的都不用費心。

    像這樣來醫院復查的事情,我自己也可以。”

    這話是阮優硬著頭皮說的,他前一天晚上反復計算了自己微薄的稿費,支撐普通生活都很艱難,想要在上流社會正常生活更是不可能,阮優還是要仰仗自己的丈夫。

    陸觀潮的眉頭更深地蹙起,他反問︰“只是給你錢就可以嗎?”阮優搞不明白陸觀潮怎麼又不高興了,他明明記得網絡論壇上都說能隨心地讓omega花自己的錢算是最能滿足alpha虛榮心的一件事,可自己都拉下臉開口了,陸觀潮反倒面色更難看。

    阮優正在想該如何回答陸觀潮的問題,陸觀潮就從錢包里抽出一張卡扔給阮優︰“密碼是我生日,無限額度的卡,你拿去吧。”

    似乎不夠解氣,陸觀潮又抽出一張卡︰“這張卡里有一些錢,剩下的我每個月會按時打進來。”

    阮優連忙將兩張卡裝進口袋,又道︰“謝謝。”

    說話時阮優微微笑著,眉眼彎起,柔軟親昵,到底拿人手短,阮優更要討好自己的丈夫。Θ思Θ兔Θ網Θ文Θ檔Θ共Θ享Θ與Θ在Θ線Θ閱Θ讀Θ

    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陸觀潮再不高興,看見阮優這張笑著的臉也不好說什麼,阮優便趁機跟他告別了。

    和陸觀潮分開後,阮優果真進了地鐵站,陸觀潮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見阮優買了票進站,身影很快融進人海里,陸觀潮遍尋無果,正感到焦躁時,手機卻叮地響了一聲。

    “不用跟進地鐵站了,我已經上車了,你去上班吧。”

    是阮優發來的。

    阮優時不時會給陸觀潮發一些消息,怕打擾陸觀潮,說話盡量簡單明了,當然,陸觀潮回復的並不多。

    這句話竟然算是兩人結婚半年來發過最長的一條消息。

    陸觀潮看了好一會兒,心中怒火隱隱被點燃,他憤而將手機揣回口袋,而後揚長而去。

    作者有話說︰優優表示陸觀潮好難懂啊()

    第4章

    阮優回到家里,以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可沒過幾天他竟然接到了陸觀潮的助理送來的行李箱。

    “這是陸先生的衣物,待會兒還有別的東西送來,煩請夫人接收整理。”

    陸觀潮的助理是個冷面冷情的beta,說話時眼皮垂著,看似恭謹,實則冷漠。

    阮優不知道陸觀潮這是鬧哪一出,呆滯地扶著陸觀潮的行李箱,而助理beta並沒有給阮優反應的時間,他只道︰“陸先生打算搬回來住,還請您把陸先生的東西都收拾整理妥當。”

    阮優接過陸觀潮的行李箱時心情頗有些復雜,既有些驚喜,也有一絲疑惑,但無論如何,這是陸觀潮的家,是陸家的宅子,輪不到他來表達什麼情緒。

    只是陸觀潮要回來了,阮優知道自己沒道理再厚著臉皮霸佔主臥,將陸觀潮的衣物同家里的幫佣一起收拾整理後,阮優先回到臥室將自己的東西都搬去了客房。

    陸觀潮回到家里時,看到的便是阮優留給他的寬敞干淨的主臥,臥室內一切陳設都盡量恢復到阮優住進來之前的樣子,看起來阮優頗有自知之明,曉得分寸和禮數。

    只是陸觀潮在臥室里繞了一圈,總覺得心里別扭,陸觀潮是想和阮優井水不犯河水的,可阮優同他分得太明白了,陸觀潮反倒心里不痛快。

    信息素改變了人類的生理特征和心理特征,alpha對omega有著天生的支配欲望,因此看見不馴服自己的omega就難免心中不快,陸觀潮站在主臥的窗前,用初中生物課上的知識平息心中的怒火,暗暗告訴自己,現在不爽只是因為強勢的alpha遇到了不那麼百依百順的omega。

    轉念一想,阮優對自己好像已經夠順從了,自己住在外邊,阮優不哭不鬧,自己回到家里,阮優默默收拾干淨,那自己為什麼還這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