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麼不滿意?想到這里,陸觀潮的心情更差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晚飯是陸家佣人做好的,陸觀潮回家了,佣人便上樓將門扣響,請陸觀潮下樓用餐。

    路過阮優住的客房,佣人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陸觀潮奇怪地看了一眼,坐到空蕩蕩的餐桌前,才發現家里的佣人真的沒有叫阮優下樓吃飯。

    陸觀潮將手里的筷子擱在一旁,心頭憋著的不痛快終于有了能夠發泄的地方,他沉聲道︰“過來。”

    家里的佣人連忙站到陸觀潮身邊,陸觀潮問︰“家里只有我一個人要吃飯嗎?”佣人尚不明白是什麼情形,只道︰“先生,我們的飯一律在廚房後邊的小餐廳用,這是老先生時就定下的規矩。”

    陸觀潮氣極反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老先生時定下的規矩還有不能蔑視主人,對吧?”這樣一問,佣人才明白過來陸觀潮說的是什麼意思,因此難免有些如夢初醒的手忙腳亂。

    陸觀潮一向不喜歡阮優,結婚以後更是徹底搬出去,連家都不回。

    最近雖然將衣物送回家里,也說了要回家來住,卻並沒有對阮優的特殊關照,可見陸觀潮搬回家里跟阮優並沒有關系。

    既然是一個當家人都不在意的人,阮優這夫人的名分在陸家佣人眼里也不過是有名無實,更何況在陸家佣人眼里,陸觀潮娶阮優娶得不情不願,阮優配陸觀潮也的確是高攀不止一階,有意無意地忽略他,便是一種無聲的作踐。

    現在陸觀潮發聲了,佣人才忙不迭地上樓去請阮優。

    阮優的房門被敲響時,他正戴著耳機碼字,有一篇臨時約稿找上門來,稿費給得不菲,阮優打算連夜寫完,滿腦子都是文章進度,見著佣人推開門縫,恭謹地請他下樓吃飯時還沒反應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走下台階了才發覺,今天的陸家佣人有些過分彬彬有禮了。

    阮優走到餐廳,才看見陸觀潮坐在餐桌前,他沉著臉,見阮優來了,抬抬下巴,示意阮優坐在他身旁,阮優連忙走過去坐下,陸觀潮見狀,似乎滿意地嗯了一聲,而後眉頭又刁鑽地皺起。

    阮優沒想到陸觀潮說要搬回家住,這麼快就能搬回來,再一看到他的臉色,便知道這難搞的大少爺又生氣了。

    阮優茫然懵懂,垂著眼楮坐在他身側,只等著陸觀潮說話。

    “丈夫回家,家里冷冷清清,你就在家里待著,也沒有出門迎接一下。

    阮優,你家里是這樣教你的嗎?”陸觀潮問。

    陸觀潮拿出當家alpha的架勢了,阮優不敢與他起爭執,又覺得的確是自己的失誤,聞言連忙低眉順眼道︰“是我不好,以後一定不會了。”

    他認錯倒快,可偏偏沒有讓陸觀潮感受到一點滿意,陸觀潮滿肚子的火氣只說了一句,便讓阮優的態度搞得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憋了半天,陸觀潮凶巴巴地說︰“阮優,你不要綿里藏針似的,我是你的丈夫,你的alpha,你要記著這一點!”陸觀潮說這話時極為斬釘截鐵,也不知是在警告阮優,還是在勸服自己。

    大約還是說給他自己听的部分比較多,否則若不這樣說,他怕是心中總有不平。

    阮優溫順地說︰“好,我知道了,你是我的丈夫,我的alpha。”

    陸觀潮對阮優束手無策,惱怒地瞪著他,阮優見他不說話了,連忙拿起碗給陸觀潮盛了一碗湯,軟聲說︰“吃飯吧,湯要涼了,先喝些湯。”

    阮優說話時語氣溫和,模樣也乖順,他穿著鵝黃色的家居服,將碗遞到陸觀潮面前時頗有一種貼心細致的模樣,陸觀潮覺得熨帖極了,方才皺巴巴的心思都被阮優這碗湯給浸得柔軟。

    “這才像個omega的樣子。”

    陸觀潮拿起湯匙嘗了一口湯,道。

    阮優笑了笑,沒說話,沉默一瞬,他忽然不怎麼明顯地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後從碗里挑出幾粒切得細碎的豇豆丁,頓了頓,他夾到了陸觀潮的碗里。

    “我不愛吃豇豆,都給你吃吧。”

    阮優說。

    陸觀潮似乎輕哼一聲,道︰“我也不吃別人夾給我的東西。”

    他這麼說著,語氣卻不是生氣或不願的樣子,阮優這才發覺陸觀潮居然是個傲嬌怪,他口中軟聲道︰“可你不是說你是我的alpha嗎?而且我還沒有吃,都是干淨的。”

    不就是撒嬌嗎,阮優雖然沒談過戀愛,可眼看著父母恩愛二十多年,他學也能學個七八成。

    阮優記得媽媽平時就這麼軟綿綿地跟爸爸說話,爸爸那受用的樣子連阮優都看不下去,如今阮優有樣學樣地用給陸觀潮,便頗為期待地偷偷盯著陸觀潮的反應。

    陸觀潮果然被這話取悅到,他將阮優夾給他的豇豆連帶著米飯一起送入口中,快速咀嚼幾次咽下去後,他揚眉,得意道︰“能記著我是你的alpha就行!”阮優心道撒嬌果然又用,先前他因為暗戀陸觀潮而過于小心翼翼,發覺陸觀潮並不喜歡這樣,阮優換了方式,陸觀潮也高興了。

    兩個人一起吃飯熱鬧,這話以前阮優不懂究竟熱鬧在什麼地方,現在他終于明白了,是因為有了陸觀潮。

    陸觀潮難搞,一會兒指揮阮優為他布菜,一會兒又說阮優要多吃有營養的,忽而讓阮優為他盛湯,忽而又要阮優準備飯後的果汁。

    阮優手忙腳亂,陸觀潮總算體會到一種屬于丈夫的威權。

    陸觀潮心氣平順,大家都會過得輕松順遂,吃過飯,陸觀潮果然不再刁難阮優,阮優便趁機回到房間繼續碼字,他還是不敢和陸觀潮待在一起太久。

    客房不朝陽,阮優多披了一件針織開衫在身上,這是他新近用陸觀潮的卡買的。

    既然陸觀潮將卡給他,讓他隨心去花,阮優若是分文不動,怕是又要惹他不悅。

    阮優緊趕慢趕寫完約稿,時間尚早,便打開衣櫃拿出一個紙袋出門,走到樓下看到陸觀潮正在看財經新聞,他便走上前,將紙袋遞給陸觀潮。

    “前幾天我去逛街,看到一件外套,覺得挺適合你,剛好過一段時間就要換季了,提前備著秋裝也正好,你試試吧。”

    陸觀潮聞言,眉毛揚起,頗有些新奇的樣子,他接過紙袋,道︰“還給我買了衣服?真是破天荒,我來看看你的眼光到底行不行。”

    阮優抿著嘴沒說話,陸觀潮拿出外套抻展,看了看樣式,又看了看吊牌,終于點頭,道︰“挺好,我喜歡。”

    阮優的緊張總算松懈下來,道︰“那你試試。

    看看大小合不合適。”

    他特地補了一句︰“我覺得你穿這個顏色會好看。”

    陸觀潮試了衣服,尺碼合適,顏色也襯他,便越發高興,隨手將衣服扔到一旁,道︰“我倒沒發現,你還挺了解我的,連我穿多大碼的衣服都知道。”

    阮優跪坐在沙發上,將外套給他疊好,道︰“你喜歡就好。”

    心意已經送到,阮優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何況陸觀潮對他一向沒什麼話要講,他起身去接了一杯溫水,而後便端著水杯回到房間。

    等陸觀潮反應過來時,阮優已經不在他身邊了。

    阮優躺在床上想著這一天和陸觀潮的互動,雖然已經過去了,可再想起來還是讓他緊張,阮優暗啐自己,做的時候得心應手,回想起來便手忙腳亂了。

    正在想著,手機嗡地一聲響,是顧忻爾發來的消息,他問阮優明天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去做SPA。

    顧忻爾的確自來熟,阮優同他不過兩面之緣,加了微信也不過是幾天而已,顧忻爾就已經熟稔到約阮優一同出門。

    阮優尚在猶豫,顧忻爾的消息又接二連三地發來。

    “趙擎的弟妹送來幾張全場通用券,說是她小姐妹的店開業,請我去捧個場,我哪懂什麼捧場的事情,我那個弟妹又總是挑我毛病,我不好在她面前露怯,煩得要命。

    你陪我一起吧,也給我壯壯膽。”

    顧忻爾都這樣說了,阮優又沒什麼事,便應下他的邀請,道︰“好,你把時間地點發給我,明天我好提前準備著。”◎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顧忻爾發了個興奮的表情包過來,又發來一大串時間地點之類的消息,阮優一一核實了,顧忻爾約的時間在陸觀潮上班後,這樣也好,免得被陸觀潮看見,又要有的沒的說一大通。

    陸觀潮原本就不贊同阮優和趙擎夫婦來往,阮優不想觸他霉頭。

    阮優準備好第二天出門的東西,準備上床睡覺時,手機又來了消息,是他那個了不起的表哥沈良發來的。

    “明天來公司一趟。”

    簡潔、短促,充滿命令式的口吻,同在外人面前對他那副親昵的模樣完全不同,這一向是沈良對他的態度,阮優早已習慣。

    二十多年來一直活在沈良的陰影之下,阮優對他無有不從,但自從他結婚後,阮優也不再听沈良的支使了,到底他也沒有虧欠沈良什麼,即便是有,他也用一生償還他了。

    阮優回復道︰“明天有事,沒空過去。”

    沈良回得很快,只道︰“那就忙完了來,公司派車去接你也行。”

    作者有話說︰大家要記得這篇文的名字,陸觀潮是有白月光的。

    目前存稿十萬字,關于優優和陸觀潮兩個人都有很多很多細節鋪墊。

    第5章

    顧忻爾的聚會果然盡數都是豪門大戶人家參與,還好阮優拿了陸觀潮的卡,去置辦了一身體面的行頭,否則又免不了會是一場譏嘲。

    顧忻爾拉著阮優為他低聲介紹,誰是哪家的獨生女,誰是誰家的正牌夫人,誰是退居二線的當家,誰又是備受嬌寵的情人,阮優听得暈暈乎乎,只挨個打了招 。

    有人听聞他是陸觀潮的omega,反應倒也平平,有人則難免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只是這樣的表情自阮優成婚以來已經見得多了,早已見怪不怪了。

    終于到了自由閑聊的時間,阮優便問顧忻爾︰“你怎麼認識這麼多人,我是誰都不認得。”

    顧忻爾和阮優一樣,在普通人里家世還算不錯,在上流社會里則完全不夠看,阮優至少還有沈良這一家家大業大的表親關系,顧忻爾家里則是完全的普通人家,這點早在顧忻爾成婚時就已經被媒體挖了個底朝天。

    “我母親是中學老師,學校里盡數都是這些子弟,小時候我常在學校里,听的多了,後來結婚了,趙擎又找他家里的親戚長輩反反復復給我講,跟上課一樣嚴格,多听幾遍,就也記住了。”

    顧忻爾說。

    阮優笑笑,道︰“那也是你聰明,我是記多少次都記不住的。”

    顧忻爾展顏一笑,說︰“阮優,這就是咱倆的不同,你是因為這個圈子里的人都瞧不上你,所以你也不愛搭理他們,我是他們越瞧不上我,我就要過的越好,偏要讓他們嫉妒才行。”

    顧忻爾講話直率,說完又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