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5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阮優,我這麼說話,你不要吃心,咱們是一樣的人,我看咱們性格也投緣,所以喜歡跟你一起玩。+++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阮優擺手,說︰“沒事,我也喜歡你的性格。”

    這倒不是阮優同顧忻爾客氣,顧忻爾年紀不大,卻極有主意,阮優同他說話,也十分喜歡他。

    更何況在上流社會這樣一個紙醉金迷的圈子里,許多人都瞧不起他,唯有顧忻爾對他一見如故,頗為親切,阮優當然也感謝顧忻爾。

    阮優和顧忻爾一起,跟著一群豪門闊太坐了大半天,其實也沒什麼事,聊的話題也隨心所欲,臨分別時又約定了下一次聚會的時間,組局的人還特地叮囑了阮優,讓他一定要來。

    阮優和顧忻爾落在後邊,顧忻爾道︰“大約是從沒有你這麼和氣溫順的觀眾,所以都巴望著你來呢。

    你瞧其他人都爭奇斗艷,你這只听不說的,才是他們最想要的人。”

    顧忻爾這麼說了,又同阮優聊了幾句,趙家的車便來接他,他上了車同阮優告別,阮優落在最後,回頭望了一眼身後外形恢弘、裝修華麗的建築,感到滑稽與荒誕。

    這樣的聚會總歸算是一種打發時間的方式,阮優雖然不怎麼參與太太之間的聊天,卻也總比待在陸家看下人的臉色要強,盡管覺得今天遇到的人都浮夸又做作,可阮優還是覺得有意思,計算著下次聚會的時間,阮優伸手攔下一輛車準備回家去。

    剛準備同司機說地址,阮優的手機里收到媽媽發來的短信,說是早晨剛去了菜場,買了許多新鮮的食材,阮優便改了主意,往父母家里去了。

    阮優的母親喬苒是個十分美麗和善的omega,她是家中幼女,原本也算是富貴人家,後來家道中落,但喬苒和丈夫多年來相濡以沫,感情很好,並不曾受家境的影響,對阮優也百般呵護。

    阮優總覺得,要不是父母這樣疼愛他,憑他二十多年來一直受到沈良的欺壓與白眼,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阮優進門,喬苒果然做了一桌好菜,見他進門,拍手笑道︰“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不過趕上飯點倒是巧了,有口福。”

    阮優換了鞋,又去洗了手,笑著說︰“今天出門參加了一個聚會,散場時剛巧收到你的消息,再晚一點我就在回陸家的路上了。”

    喬苒拍拍他的手臂,說︰“什麼陸家不陸家的,結了婚那就是你的家,不能總是分得這麼清。”

    阮優知道,喬苒自己一輩子活在父親阮石安的呵護之下,夫妻同心,自然覺得天底下夫妻都是一體的,可阮優和陸觀潮卻不是,其中各種瑣碎細節,阮優沒法說給父母听,他也說不出口。

    好長時間沒有回家,喬苒不停地給阮優夾菜,不住地說阮優最近瘦了,看著精神狀況也不太好。

    “優優,閑著沒事的時候就回家里來吃飯,但是也不要回來太頻繁太招搖,不然被外人看到,會說你和觀潮感情不好,背後說閑話的。”

    阮優無奈道︰“他對我哪有什麼感情,本來不也是沒辦法才結婚的嗎。”

    喬苒不悅地對阮優說︰“優優,你不能這樣想,不管你和觀潮從前各自都是什麼樣,你們能結婚,那就說明是有緣分的。

    而且我們家優優長得好看,性格也好,是特別招人喜歡的,感情這種東西慢慢培養,你可不能現在就在心里把觀潮當成外人了。”

    阮優從前從沒有給喬苒說過自己婚後的狀況,喬苒每每問起,也只說很好很好 弄過去,現在听喬苒這樣說,心中的委屈終于涌上心頭,半年多的忍耐和憋悶唯有在母親這里才能抒發,他道︰“媽,我沒有把他當成外人,是他把我當外人,我也只能做他的外人。”

    喬苒不知怎麼回事,阮優便悶著頭說︰“我們剛一結婚,他就搬到外邊去住了,陸家的宅子里只有我一個人住著,除了必要的場面上的活動我們會一起出席,平時我連見也見不到他。

    媽,像您跟爸爸這樣,做模範夫妻,一輩子恩愛的alpha和omega我也很羨慕,但是我……我……”說到最後,阮優也難免灰心喪氣。

    雖然半年來他一直不斷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告訴自己這都沒什麼,能跟陸觀潮結婚已經夠幸運了,而且他的日常生活好像也不受影響,但是現在給母親說出口了,阮優還是感到委屈。

    說到底他並沒有做錯什麼,甚至對陸觀潮的暗戀都是謹慎而小心的,卻要承受陸觀潮的無視和冷暴力,實在痛苦。

    喬苒听完,怔愣好半晌,而後才道︰“竟然是這樣嗎?你們從未住在一起?”對上阮優的眼神,喬苒顯得傷心極了︰“你結婚這半年,媽媽時常想你,又怕娘家人上門太頻繁惹人非議,硬生生忍著不敢去看你,只隔一段時間讓你回家一次。

    你每次都自己回來,每次都說很好很好,我還以為是陸觀潮工作太忙。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他們未免欺人太甚了!”反倒是阮優撫著喬苒的背為她順氣,頗有些自我安慰似的道︰“沒關系媽媽,雖然他不喜歡我,但我過得也還算自在。”

    喬苒仍舊憤憤,道︰“不如你回家來,也不受這氣!”若是前些天母親說這話,阮優說不定就心動了,可現在陸觀潮回家住了,阮優到底舍不得陸觀潮,便道︰“也沒有受氣,而且前幾天他也搬回來了。”

    喬苒嘆了口氣,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問阮優︰“那這些日子你的發倩期?”阮優道︰“跟以前一樣,都用抑制劑。”

    喬苒便又長嘆一口氣,而後猶豫地說︰“那他現在回家了,等你發倩期到了,你們少不得要同房了。”

    阮優面色赤紅,磕磕巴巴地說︰“這我也想過了,先前的傷還沒完全恢復,即便要……也不能標記,不能標記的話,同房也就沒什麼意義。

    我覺得他不會的。”

    聊到阮優的傷,喬苒便更惆悵了,她撫過阮優後頸,傷痕猙獰,結疤後新生的皮肉顏色與周圍膚色不同,看著格外突兀。

    阮優將後腦的頭發留長了些,刻意用頭發蓋著傷疤,無論怎樣開解自己,他到底還是在乎這個傷的。

    但面對母親的傷感,阮優仍然打起精神同她玩笑︰“沒關系,媽,如果沒有這道傷,我還不能嫁給陸觀潮這種長得帥、家世好、能力強的高等級alpha呢。”

    阮優不說這話便罷,說了這話,喬苒更是傷感。

    阮優見狀只好使出渾身解數,同母親聊了許多外邊的奇聞趣事,才勉強博得母親展顏一笑。

    時間晚了,阮優起身準備回到陸家,臨走前喬苒傷心地拉著阮優的手,仿佛快要哭了︰“優優,以前是媽媽不知道你過得如何,早知你過著今天這樣的日子,倒不如當初不要跟陸觀潮結婚了。”

    阮優頓了一瞬,反過來安慰喬苒︰“媽,我腺體受傷,有可能永遠無法恢復,當時那個情況,能跟陸觀潮這樣的人結婚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更何況他父母遠在國外定居,家中也沒有復雜的親戚關系,我一個人還算自得其樂,也沒有很委屈。

    您不要操心,有空我就回來陪您。”

    從母親家告別,阮優坐上回陸家的出租車,在車上收到陸觀潮的短信,只看幾行文字就能明顯感受到他的不悅,他問阮優︰“這麼晚了,你去哪里了,怎麼還不回家?”阮優心情不好,也顧不得考慮陸觀潮的心情,只潦草回復他︰“在路上,很快就到。”

    關掉手機屏幕,阮優靠在出租車車窗上,窗外閃過城市絢爛的霓虹,阮優感到身心俱疲,他記得他受傷的那一日,仿佛也是這樣一個流光溢彩、熱鬧喧騰的夜晚。

    回想起來,那已經是近一年前的事了。

    作者有話說︰來晚了來晚了,今天有點事。

    優優媽媽最強護崽專家!▲思▲兔▲在▲線▲閱▲讀▲

    第6章

    那是陸觀潮二十八歲生日的時候,他社交圈足夠廣,二十八歲的生日硬生生讓親戚、朋友、下屬輪番慶賀了好幾次,阮優在姨媽家里時,陸觀潮親自登門,為沈良送上生日聚會請柬。

    沈良沒有邀請陸觀潮進門,只拿著請柬,笑容有些玩味︰“不是都祝了好幾輪了嗎,怎麼還有?”沈良便道︰“先前那都算是外人,這回是我自己攢的局,都是咱們熟識的一圈朋友。”

    沈良家里和陸觀潮家里算是世交,長輩間關系一直不錯,沈良沒有拒絕的道理,他也不想拒絕,聞言只促狹地道︰“可是我跟優優兩個人在這里,你怎麼只送了一份請柬來。”

    阮優識趣,立刻便紅著臉擺擺手說︰“沒關系,我跟大家都不熟,就不去了。”

    陸觀潮和阮優也見過許多面了,阮優總是在沈良的要求下跟他待在一起,自然也認識陸觀潮,陸觀潮的目光落在阮優身上,笑了笑,道︰“哪有這樣的道理,我猜你就和阿良在一起,所以只送了一份來,不然你看看請柬上,不是寫了兩個人的名字嗎?”沈良故意似的,似笑非笑地打開請柬,果然上面寫著沈良和阮優兩個人的名字,這才有讓陸觀潮進門的意思,可陸觀潮卻道︰“好了,那就這麼說定了,阿良和阮優都來,我還要去送下一份。

    請柬都是我親自送,這回來的真的都是自己人,放心吧。”

    到了陸觀潮約定那一天,阮優和沈良一同出發,地點定在一個開闊的獨棟別墅,是陸家的產業,兩人到場時已經有不少朋友到達了,阮優跟在沈良身後入場,不少alpha都主動上前同沈良打招 ,沈良一一含笑應下,阮優則盡心盡力在他身邊扮演好綠葉的身份。

    阮優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沈良,自己是沒資格來陸觀潮的生日宴會的,即便陸觀潮說著邀請了兩個人,可阮優自己清楚,陸觀潮和沈良是家世相當的朋友,自己只是捎帶上的那個而已。

    能跟著沈良一起為陸觀潮慶生,阮優已經心滿意足,也不敢再過多渴求什麼。

    除了在阮優面前會顯得跋扈張揚,沈良在任何人身旁都顯得溫和親切,頗為善解人意,再加上他又能言善道,因此格外討人喜歡。

    其實阮優在這樣的場合,除了跟著沈良也沒有別的去處,沈良就像一株發育過分好的植物,將身邊所有生物的營養都吸收干淨,阮優完全被隱在沈良的光輝下,沒有任何發光的機會。

    沈良如同交際花一般,跟到場的賓客言笑晏晏,阮優沉默地陪了他一天,到了聚會要散的時候,陸觀潮喊住了沈良。

    “阿良,先別急著走。”

    沈良轉身,以一種恰到好處的曖昧和困惑問陸觀潮︰“阿潮哥哥,怎麼了,有什麼事嗎?”這是沈良慣常的表情,通常沒有什麼alpha能抵御這樣的表情,陸觀潮也停頓一瞬,才溫和道︰“我爸媽打電話過來了,在國外時你常和他們聊天,你回國後他們好久沒見你,想跟你聊聊天呢。”

    沈良抱歉地回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