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6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看了一眼阮優,說︰“可是阿潮哥哥,我跟優優是一起來的,不好叫他自己回去……”陸觀潮看了阮優一眼,說︰“沒關系,不用很久,只要一會兒就好,讓優優等一會兒吧。+++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優優,可以嗎?”後半句話是朝著阮優問的,陸觀潮這麼問了,阮優當然沒有什麼不可以的,他在沈良那里向來只有言听計從的份,哪里輪得到他來反對。

    阮優知道剛才沈良看似關切地提到阮優不能單獨回家的事情,其實也只是想要婉拒陸觀潮的請求。

    可是阮優又怎麼會拒絕陸觀潮呢?阮優心里其實是很羨慕沈良的,陸觀潮年紀輕輕就自己創業做起一把手,跟同樣的二世祖之間有著天壤之別,社會地位算起來也不低了,又是信息素也達到頂級的alpha,暗戀他的omega不少,就連剛才的宴會上也有好些omega艷羨地談論著陸觀潮。

    這麼優秀的人,阮優只敢小心翼翼地仰望,可沈良想找借口便找借口推拒,這種底氣是阮優沒有的。

    沈良跟著陸觀潮上樓去了,阮優獨自在樓下坐著,宴席已經結束,陸家的佣人們來來往往地忙著收拾殘局,阮優孤零零地坐在客廳里,望著窗外的夜色。

    變故便是這時發生的,院子里人來人往很是嘈雜,不知何時混進了外人,等阮優反應過來時,正是房門被 然踹開的那一刻。

    一個高大的alpha醉醺醺地站在門口,手里還拎著一個酒瓶,大聲嚷嚷著︰“沈良!你個小賤人!給我出來!沈良!別他媽躲了,出來!你又在外邊勾三搭四了是吧!看我不死你!”alpha的話不堪入耳,阮優被驚得立刻坐直了身子,驚恐地望向他。

    這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alpha,生得極高,眉目凶狠,側臉有一道傷疤,更顯得他猙獰凶惡。

    此刻醉醺醺的,眼眶通紅,喊話間停頓時哼哧哼哧喘著粗氣,可以看到胸膛堅實的胸肌不斷起伏。

    幾乎是同一時刻,沈良驚慌地出現在二樓的樓梯口,看到門前的alpha時,他眼里閃過一陣絕望和瘋狂。

    沈良幾步從二樓奔到門前,站在alpha面前時,他順了口氣,讓自己的聲音別那麼緊張。

    “張晟,你怎麼來了?”那個名叫張晟的alpha聞言將酒瓶指著沈良的腦門,又盯著跟在沈良身後的陸觀潮,眼神像是能殺死人一般︰“我怎麼來了?沈良,我為什麼來,你心里不清楚嗎?”酒瓶的瓶口懟在沈良的額頭上,沈良全身都僵硬著,阮優惶恐地站在一旁,第一次在沈良身上看到了一種能稱之為懼怕的情緒。

    “沈良,一會兒不看著你,你就要在外邊勾三搭四,你是不是不發點騷就活不下去?”張晟惡狠狠地說。

    大約是他說話實在是太難听,陸觀潮終于忍無可忍,他一把將沈良拉到自己身後,惱怒道︰“你說什麼呢,講話放尊重點!”陸觀潮沖著周圍的人怒道︰“都傻站在這里看什麼熱鬧!保安呢!保安!把這人拖出去!”張晟看了眼陸觀潮,咯咯笑起來,說︰“喲,姘頭也這麼護著你,沈良,你可真是不簡單。

    你怎麼勾引他的,也像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嗎?你這麼裝清純的騷樣給多少人看過了?”陸觀潮氣憤不已,一拳揮上去,張晟便跟他扭打在一起,陸家幫佣的佣人們早已停下了手中的活,見主人跟突然闖進來的醉漢打起來了,連忙沖上前去拉架,一時間場面格外混亂,而阮優和沈良卻被排在外邊,沒能擠進這場風暴的中心。

    阮優的目光落在沈良身上,他那如同高嶺之花一般驕傲又得意的哥哥,一生或許都沒有什麼憂愁煩惱,阮優不知道他竟何時與張晟這樣的alpha攪在一起。

    而听張晟的意思,他們之間的關系甚至不僅僅是簡單的熟識。

    一個恐懼的想法爬上阮優的心頭︰張晟很有可能就是沈良的alpha。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沈良過去一直瞞著張晟的存在,阮優望向下手毫不留情的張晟,如果一個全國omega的精神偶像,居然找了這樣一個街頭混混一般粗魯的alpha,那不僅沈良的口碑要完蛋,或許連心安都要完蛋。

    沈良的面色是一種如死一般的沉寂,他眼神空洞地望著前方,不知道一直被他哄得服帖溫順的張晟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為什麼會在外人面前也如此瘋狂。

    沈良什麼都想不通,他只一個人站著,連動彈一下都僵硬得不能實現。

    就在阮優思考的時候,戰火已經燒到他們身邊。

    陸觀潮和張晟扭打著靠近了沈良和阮優,張晟舉起手上的酒瓶,那酒瓶不知何時已經碎了一半了,大約是剛才同陸觀潮打架時弄的。

    阮優望著張晟的動作,等他反應過來時,張晟手上那剩下的半個酒瓶已經落在了他的後頸,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阮優頓時覺得天旋地轉,他倒在地上,失去意識前看見屋頂華麗繁復的水晶燈,切割的角度如同落在他後頸的玻璃碴一樣鋒利。

    阮優醒來時已經是白天,他的整個脖頸都被包扎得嚴嚴實實,父母陪在他身邊,喬苒連眼楮都哭腫了,見著阮優醒過來,連忙問他︰“優優,你怎麼樣?能說話嗎?認得媽媽嗎?”阮優虛弱地點頭,只動了動,就感到頸後如刀剜肉一般的痛。

    喬苒連忙制止了他,說︰“別亂動,優優,你受傷了,現在剛剛止住血,是不能隨便動的。”

    于是阮優便不再亂動了,他老老實實地躺在病床上,由母親給他喂飯,父親在一旁替他擦拭嘴角。

    阮優艱難地笑了笑,說︰“爸爸媽媽一起照顧我,像小時候一樣。”

    喬苒不高興起來,阮優怕她又說自己的傷,便問︰“表哥呢?陸先生呢?”喬苒冷聲道︰“還提他們做什麼,我看到他們就煩就生氣,讓他們都走了。”

    忍了又忍,喬苒到底忍不住,道︰“優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媽媽說清楚。

    你表哥說你是不小心摔的,這話我可不信,我只听你說的。”

    阮優沉默一會兒,他自小從沒有什麼事瞞著喬苒,現在更是,剛想開口扯謊就被喬苒識破,喬苒道︰“你可別想著唬我,不然你就自己在醫院里吃苦吧。”

    阮優也無法替沈良隱瞞,便言簡意賅地將晚上的事情說給喬苒听了,果然喬苒听完大為震驚,她似乎比阮優想的還要更驚訝一些,阮優甚至在母親的表情里讀出一些憤怒痛恨的情緒,喬苒死死抓著阮優的手,直到阮石安開口。

    “喬苒,輕點,優優還傷著呢。”

    阮石安說。

    而更讓喬苒震驚的是隨後由護士送來的傷口檢驗結果,報告上白紙黑字,清楚明白地寫著︰“患者傷及腺體,信息素分泌功能受損,標記功能受損,具體傷情仍需進一步檢查。”

    喬苒拿著檢驗報告看了好一會兒,阮優看見她細白的手指劇烈顫z,而後狠狠將報告單擲在地上︰“沈良自己胡搞,卻害得你受傷!優優,這事沒這麼容易結束!我今天一定要找他們沈家人理論!”作者有話說︰大家get到什麼了嗎關于陸觀潮ω)

    第7章

    阮優不知道母親是如何與姨媽一家人理論的,他的傷勢嚴重,傷口很深,剜出一片模 的血肉,可見張晟下手時毫不留情。

    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阮優一直在住院,因為傷及腺體,傷口總是稍有好轉就又出現各種並發癥。○思○兔○在○線○閱○讀○

    唯一讓阮優感到有些安慰的是,腺體受傷以後,他就再也分泌不出他那平凡到沒有什麼存在感的信息素了。

    是了,雖然阮優總是表現得自己毫不在意的樣子,可是在一個信息素算是第二張通行證的時代,阮優的信息素總是不招人待見。

    現在無法分泌了,阮優就可以假裝它根本不存在。

    阮優在醫院里住了四十五天,出院時反復潰爛傷口終于開始結痂。

    回到家後喬苒找了機會小心翼翼地同阮優聊天︰“優優,前些日子媽媽一直在跟你姨媽一家扯皮,你姨媽那邊想保著你表哥,你表哥又要保著他的那個alpha不坐牢,所以媽媽跟他們大吵好幾架。”

    阮優倒沒什麼奇怪的,姨媽一向溺愛沈良,母親又要替他討個公道,當然會有爭執,喬苒繼續說︰“他們說了好些混賬話,媽媽不想讓你生氣,就不跟你說了,只是後來我說如果他們繼續這麼做,我就把你表哥和張晟的事情抖出去,你姨媽便害怕了。”

    阮優笑了笑,問︰“然後呢?”喬苒的面色變得復雜,既有愧疚,也有欣慰,還夾雜著許多猶豫︰“你姨媽去找了陸觀潮,說這事他也得負責,現在你受傷了,難免沒有他打架的原因,所以讓他負責。”

    說到這里,喬苒頓了一下,說︰“然後陸觀潮說願意娶你,他要跟你結婚。”

    阮優只覺得心口劇烈地跳動一下,猶如飛機起飛前的失重感,而後他進入一片真空,只訥訥道︰“娶我?”喬苒嘆了口氣,說︰“是啊,娶你,而且是陸觀潮主動提出來的。”

    喬苒跟阮優坐的近了些,拉著他的手同他說︰“優優,其實在媽媽眼里,這倒也不算是一個壞主意,陸觀潮年輕,家世不錯,各方面都算出挑,我也認識他的父母,他的爸爸媽媽都是知書達理的人,家教家風想來都不錯。”

    說完陸觀潮的好,喬苒又把話題繞了回來︰“但這事最終還是看你個人的意願,你姨媽說的也對,你受傷和陸觀潮動手打人的事逃不開干系,媽媽原本只是想給你出口氣,可沒想到變成這樣,你若不願意,媽媽就去回了他們,再讓你姨媽一家想別的法子補償你。”

    阮優在過了听聞這個消息最初的茫然後,很是狂喜了一瞬,那可是陸觀潮,是他暗戀許久的alpha,但再度想了想這件事,阮優的心好像又跌入谷底。

    他輕飄飄地笑了,說︰“我姨媽一家不會補償我的,陸觀潮跟我結婚,只是陸觀潮在補償我而已,從頭到尾,姨媽一家半句也沒提過他們要對我怎麼樣。”

    喬苒聞言,便道︰“那我明天就去回了陸觀潮,不能就這麼放過你表哥作的死了。”

    但是喬苒最終也沒有機會去回絕陸觀潮了,阮優出院當天,報紙、電視、網絡,所有媒體鋪天蓋地報道了陸觀潮將要和阮優結婚的消息,阮優的名字和陸觀潮的名字一同掛在財經版和娛樂版的頭條,阮優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再無逃脫的可能。

    陸觀潮不乏追求者,婚訊一出,不少omega都頗感心碎,阮優如同被架在火爐上炙烤,怎樣都是焦慮難堪。

    若是現在去退婚,別說陸家那邊,即便是阮優自己也會被影響——社會對omega遠沒有那麼寬容,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婚約,無故退婚只能是omega難再嫁,何況陸觀潮本就是低娶,阮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