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7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若是退婚,以後就很難再找到不錯的alpha婚配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事已至此,再加上陸家很快便真的走起訂婚結婚的準備程序,兩家開始往來,喬苒也只能安慰阮優,說陸觀潮到底也算是個良配了,能和他結婚,也算是一門不錯的對象。

    阮優除開一開始的震驚,過後便又滋生出一點期待,混雜著緊張。

    阮優對結婚的事情感到陌生,步驟在一點點推進,而他還身處其中卻懵然不知,喬苒便說他以後一定是享福的命,什麼心都不用操。

    阮優的婚禮定在來年春天,那時距離阮優受傷已經有四五個月,他的傷口結的痂已經脫落,新的皮肉正在生長,顏色粉嫩,和周遭皮膚格格不入,但這並不影響婚禮的舉辦。

    他的婚禮辦得還算盛大熱鬧,賓客到得也齊全,無論是陸家那邊的親友還是阮優家的親戚朋友都悉數到場,共同見證這場婚禮。

    陸觀潮的父母常年定居國外,陸觀潮結婚時他們回國一個月,除卻婚禮前後幾天忙著照應,過後便動身走訪多年沒有走訪的親戚們,而後啟程離開,過程十分利落,阮優沒有跟他們長時間相處,連一向最難應付的長輩關系都沒有遇到困難。

    結婚以後,阮優其實也沒有遇到過任何困難,跟陸觀潮的父母一起離開阮優生活的世界的,還有陸觀潮。

    剛結婚那幾天,陸觀潮以阮優受傷為由分開住,父母離開後,陸觀潮仿佛終于不用再偽裝,索性搬離陸家大宅,住到外邊去了。

    阮優原本並沒有談過戀愛,更不懂什麼婚姻,他只偷偷摸摸暗戀過陸觀潮,被推向婚姻時還以為婚姻都是像他父母那樣,恩愛和睦,甜蜜美滿。

    結婚前喬苒叮囑阮優,說不管有沒有感情基礎,婚姻最重要的是能夠平平淡淡過日子就夠了,可是阮優沒想到陸觀潮連平淡度日的幻象也不願給他看。

    這看起來很像是陸觀潮被逼著給阮優一個交待才娶了他,現在完成了任務,陸觀潮便急不可耐地逃了,獨留阮優一個人留在空蕩蕩的陸家大宅里。

    阮優後知後覺地咂摸出這段婚姻中自己即將面對的苦楚。

    可他從未想過逼迫陸觀潮,他並沒有一定要讓陸觀潮補償他什麼。

    一開始阮優不是沒有挽留期待過陸觀潮,陸觀潮偶爾回家來取一些生活必需品或是文件,阮優都會沖了咖啡,帶著甜點一起端到陸觀潮所在的房間,小心翼翼地問他要不要嘗嘗自己親手做的食物。

    阮優跟喬苒學了不少這樣精細的手藝,他自認為自己在這方面能力還算不錯,至少成品看著也算精致可愛,聞著也算香氣撲鼻。

    父親一向對母親的手藝贊許有加,阮優如法炮制,可陸觀潮仿佛並不感興趣,常常是看也不看一眼,只讓阮優放在一旁,以自己還在忙為借口,下了隱晦的逐客令。

    阮優一開始以為自己選錯了方向,畢竟不是人人都嗜甜,萬一陸觀潮不愛喝咖啡,而是愛喝茶或果汁呢,過後他又嘗試了幾次,可陸觀潮回來的次數有限,而且家搬得差不多以後,陸觀潮幾乎就不怎麼回來了,阮優無計可施,倍感挫敗。

    原來陸觀潮不是不喜歡甜品和飲品,他只是不喜歡阮優。

    阮優很委屈,既然不喜歡自己,為什麼又要主動提出娶自己,當初自己並沒有逼著陸觀潮做出這個決定。

    伴隨著挫敗感同時襲來的,還有陸家佣人對阮優的日漸排擠和鄙夷。

    陸家原本也算是日漸沒落的老牌權貴,陸觀潮家一脈原本只是陸家的旁支,陸家本家衰敗,給旁支能幫襯的就更少。

    只是這一輩里出了陸觀潮,他不僅陸家小輩里表現突出,在同代人里也十分出色。

    盡管陸觀潮並不將自己放在傳統陸家人的身份上,更喜歡外人將他視為獨立于陸家的新貴,但陸觀潮家的佣人仍然保留著傳統大家族的倨傲,他們瞧不上出身門第不高的阮優,又因為陸觀潮的無視,而更加蔑視他。

    結婚半年,到了快要入秋的時節,夏末的風吹著有些涼,阮優坐在車上回想著結婚這半年來的日子,許多細碎的委屈和傷心,阮優其實已經不記得了。

    如果說沈良給了阮優什麼積極的影響,那就是讓他不那麼愛記著讓自己不高興的事情,他總能有法子排解。

    而後阮優恍然發現,或許是婚後的落差太大,阮優對陸觀潮的愛慕也隨之變淡了——愛是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情感,離陸觀潮很遠時,阮優從不會生出這麼多莫名的期待,只會執拗地認定陸觀潮在自己心里的樣子。

    可他成為了堂堂正正的陸太太,面對陸觀潮的冷待,只覺得自己的心也漸漸涼了下去,至少不再像剛結婚時那樣火熱了。

    快到家了,阮優遙遙看見家中燈火通明,他付了錢下了車,進門看見陸觀潮不悅地坐在客廳里,見他進來,扭頭瞪他一眼。

    阮優連忙將手里的食盒放在他面前,道︰“我回我爸媽家里吃飯了,因為你沒回去,所以給你帶回來了一些,你吃飯了嗎,如果吃過了就放在冰箱里吧,明天再嘗嘗。”

    陸觀潮斜眼朝餐廳的方向一瞥,阮優走過去一看,餐桌上還擺著一桌晚飯,看樣子還沒動過。

    阮優大感尷尬,連忙走到陸觀潮面前,拎起食盒,道︰“你先吃我帶回來的吧,還是熱的,我媽手藝很好的。”

    陸觀潮不情不願地走到餐廳里,阮優幫他把餐具擺好,坐在一旁給陸觀潮布菜。

    陸觀潮皺著眉嘗了一口菜,咀嚼幾下,眉頭舒展開,才說︰“以後不回家,提前跟我說,家里的晚飯反復熱了好幾次。”

    阮優連忙應下,陸觀潮才又問︰“你經常回娘家嗎?”怕陸觀潮誤會,阮優連忙擺手,說︰“沒有沒有,沒有很頻繁,今天是跟我媽多聊了幾句,沒想到你在等我吃飯。”

    陸觀潮想了想,說︰“下次什麼時候回去,我陪你一起。”

    阮優不知道陸觀潮怎麼突然轉性了,沒料到他有這一問,因此很是懵懂,不知如何回答,陸觀潮便又說︰“之前我工作忙,顧不上家里,現在工作上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也能顧得及家里了。

    結婚這麼久,也沒有回去看過你父母,總得去看看。”

    到底是不是工作繁忙才無暇顧及,阮優並不清楚,但陸觀潮能說這話,阮優沒有理由拒絕。

    阮優想了想,說︰“那你什麼時候有空就什麼時候回去吧,緊著你的時間來。”

    陸觀潮點了點頭,翻出自己的日程表想看看時間,看了一眼,似乎又想到什麼,抬起頭對阮優說︰“還有一件事,我跟你的醫生商量好了,以後每個月去復查兩次,日子定在每個月五號和二十號,時間我已經空出來了,以後我陪你一起去。”

    阮優沒料到還有這一茬,頗為驚詫,下意識地反問一聲︰“啊?”陸觀潮道︰“啊什麼啊,很奇怪嗎,我是你的合法丈夫,等你傷好了以後我還是你的合法alpha,我陪你去復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他這話說的頗有內涵,阮優听完面紅耳赤,也不知回復了些什麼,只哼哼唧唧如蚊子叫般回應了幾句便落荒而逃。

    只听見坐在餐桌前的陸觀潮似乎輕笑一聲,心情頗好的樣子。

    作者有話說︰優優興奮︰陸觀潮對我有興趣耶!

    第8章

    阮優之前沒想過陸觀潮會搬回家,見他搬回家以後也沒想過他會有這麼多打算,不過陸觀潮為兩人共同生活做出的計劃也僅限于此,除了先前給阮優的叮囑外,也沒有什麼其他變化,兩人仍舊一人住一間房,仿佛相安無事的同租室友一般。

    但做了這些,阮優又覺得自己本已被霜打過的期待又開始緩慢復甦。

    陸觀潮安排在一周後和阮優一同回娘家,阮優提前和喬苒說了,喬苒心里記著阮優先前說的陸觀潮的事情,總有些不熱情的樣子,阮優便提前打了許久的電話,讓喬苒別那麼冷淡。

    喬苒在電話里冷哼一聲,道︰“優優,你就是這樣,別人對你千般不好,稍微有一點點好,你就心軟了。

    陸觀潮之前那樣對你,你還給他說這麼多好話。”

    阮優哪敢告訴喬苒自己暗戀陸觀潮多年,只怕喬苒知道了會生吞活剝了陸觀潮,因此便順著喬苒的話說︰“我這不是隨你嗎,這是善良。”

    他這麼說,喬苒又不好再說他什麼,只道︰“那你想吃什麼,媽媽給你做。”

    陸觀潮和阮優回娘家時,準備了許多禮物,後備箱里塞得滿滿當當,阮優都有些不好意思,道︰“帶這麼多東西回去干什麼,太客氣了。”

    陸觀潮回頭看他一眼,不太熱情地說︰“這不是客氣,這是禮貌。”

    阮優哦了一聲,心中吐槽道,要真是禮貌,剛一結婚就應該這麼精心計劃著回門了,何至于等到半年後,這禮貌才姍姍來遲。

    但畢竟是陸觀潮的一番心意,阮優沒再說什麼,老實上了車,由陸觀潮開車,一路往父母家里去了。

    omega通常不進入社會工作,阮優家里也是如此,喬苒在家里做家庭主婦,阮石安在一家設計院做工程師,雖不是大富大貴,但至少衣食無憂。

    自然了,阮優家里與陸觀潮這樣的家世相比,還是有著天壤之別。

    即便陸觀潮總認為自己是新貴,但陸家大宅仍在市內知名的老牌富人區內,而阮優家里則住在普通小區里,優點是距離市中心不遠,缺點則是越靠近阮優家,就越容易堵車。

    阮優早就知道自家附近容易堵車的事,他也提前坐在副駕駛上給陸觀潮指了一條雖然曲折復雜了些,但不那麼容易大排長龍的路線。

    可陸觀潮對阮優家附近不熟,除了結婚時必要的往來之外,他沒有再來過阮優家里,對阮優指的路線自然听得雲里霧里,大手一揮決定按照地圖導航走,于是便這麼堵在了路上。

    阮優不敢埋怨陸觀潮,倒是喬苒來了兩個電話,詢問他們怎麼還沒有到,阮優照實說是堵在路上了,陸觀潮又是不悅地皺起眉頭。

    阮優掛了電話,陸觀潮煩躁地按了兩聲喇叭。

    如果阮優的信息素分泌正常,腺體也恢復健康了,此刻就應該能在密閉狹小的車里感受到陸觀潮釋放出的alpha信息素,他的情緒上下波動,信息素也隨之分泌,頂級alpha的信息素極少能有omega扛得住,可阮優是個腺體功能受損的omega,他什麼也覺察不到,只知道陸觀潮堵車堵煩了。

    “再過一個紅綠燈就順暢了,這個路口是個十字路口,所以等的時間久一些。”

    阮優輕聲安慰他。

    阮優雖然無法分泌信息素,可omega特有的柔軟和甜美的氣息,仍然從他的話語里絲絲縷縷地飄散出來,陸觀潮覺得自己裸露在空氣里的手臂上像是爬上了一層濕漉漉的朝露,清新、清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