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8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透著沁人心脾的香甜,那露水仿佛在一片廣闊繁茂的闊葉植被上滾動,陸觀潮的喉結也上下滾動一番。

    “你別說話。”

    陸觀潮啞聲說。

    阮優沒料到陸觀潮這麼說,他老實地閉上嘴不再說話,陸觀潮閉上眼楮,盡量讓思緒放空。

    他極少有這麼失態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即便平時他的生活里也不乏與omega的接觸,即便日常生活里他也常常和阮優接觸,可陸觀潮第一次在阮優面前如此失態,甚至于是有一點點失控。

    陸觀潮敏銳地覺察到這應該是阮優的緣故,但他不知道是為什麼,阮優不能分泌信息素,照理說沒有比阮優更安全的omega了,但阮優的危險,也或者說是他的迷人,好像並不來自于信息素。

    那似乎是他的本能。

    阮優仿佛不需要通過信息素,和他這麼在封閉的空間里待一會兒,就會被他勾引。

    陸觀潮想到這里,覺得自己瘋了,信息素是alpha和omega匹配的基礎,他方才的失態或許只是因為天太熱了。

    陸觀潮伸手搖下車窗,窗外的空氣撲進車里,陸觀潮覺得自己好一些了,他輕舒一口氣。

    轉頭看見阮優頗有些委屈地坐在一旁,陸觀潮想說些什麼,可阮優率先開口了︰“綠燈了,走吧。”

    陸觀潮只好啟動車子,方才堵了許久的路此刻終于暢通,剩下的路程陸觀潮一路暢行無阻.開到阮優家樓下,阮優飛快地下了車,跟陸觀潮一起將禮物提到家里。

    阮優和陸觀潮前後腳進門,喬苒對陸觀潮沒有表示出明面上的反感,她是很講禮節的人,絕不會在面上和陸觀潮過不去,只是她對陸觀潮十分客氣,便顯然不是當做一家人對待的樣子。

    反倒是陸觀潮對喬苒畢恭畢敬,喬苒為他布菜,他便吃了,全然沒有在家里是那種挑三揀四的毛病。

    阮優在一旁看著,他說話少,喬苒若有若無地提點敲打陸觀潮︰“優優,媽媽做了你愛吃的藕丁,你一向喜歡這種清脆爽口的菜,多吃一些。

    小黃魚是早晨買的新鮮的,你不是一直覺得菜場李伯伯家里的魚養得好嗎,這就是他家的。”

    喬苒在提點陸觀潮,讓陸觀潮也記得阮優的口味,好以後多多照顧他。

    陸觀潮也十分清楚,聞言便道︰“原來優優喜歡吃小黃魚。”

    喬苒眉梢一揚,道︰“優優沒什麼挑食的毛病,他什麼都能接受,但喜歡的卻不多,也只那麼幾樣,我今天都為他做了。”

    陸觀潮看一眼桌上的菜,笑道︰“我們優優好養活。”

    阮優不好意思讓陸觀潮再跟母親你來我往地聊自己,便將話題落在別的事情上,他問起母親的近況,喬苒一一答了,兩人又陪著母親坐了一會兒,因為陸觀潮臨時有個急會需要趕回公司,臨走前便客氣地同喬苒商量下一次再來拜訪的時間。

    “下周末我們再來看您,行嗎?”阮優問喬苒。

    喬苒道︰“下周末不行,下周末你表哥要訂婚,叫我也去觀禮呢。”

    阮優詫異地瞪大眼楮,問︰“訂婚?跟誰?”許是察覺到自己的問題問得突兀,阮優小聲問︰“是跟張晟嗎?”喬苒冷哼一聲,說︰“可不是嗎,不過現在已經不是那個街頭混混張晟了,你表哥費盡心思給他換了個新身份,免得結婚時被人恥笑。

    但你姨夫很生氣,他們全家人都瞧不上張晟,所以訂婚也沒有人去參加,否則這種事情怎麼會請我去呢?”沈良和他的母親喬萱一樣,都不樂意承認母家落敗的現狀,因此相較于和阮優一家的走動,,沈良和喬萱更樂意同沈家親戚往來。

    沈良對阮優亦是如此,兩人雖一同長大,可沈良對待阮優卻並不像兄弟,而像是對下屬跟班。

    阮優聞言,不知自己該作何感想,他以為像沈良這樣好強的性格,以後必定是在萬千優秀的alpha追隨者中選擇一個頂頂好的,沒想到他最後卻選了一個張晟這樣的人。

    阮優看了一眼身旁的陸觀潮,難免有些小氣地想,雖然他和陸觀潮沒什麼感情,但陸觀潮的確是比那個張晟好多了,至少陸觀潮不是個瘋子。

    阮優原本听說沈良要結婚的事情,還有許多話想問母親,但在看到陸觀潮那一眼的時候,見他微微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想著陸觀潮還有工作上的急事,不能讓他在這里跟母親長聊,只好倉促地同母親告別。

    坐在車上,阮優想起方才來的路上陸觀潮不悅的模樣,有些怕他又發脾氣,小心翼翼地提議讓陸觀潮將自己放在地鐵站就好。

    陸觀潮皺著眉頭看了阮優一眼,阮優發覺自己又說錯話了,可上一次從醫院里出來就是他自己坐地鐵回家的,之前都能同意,不知道陸觀潮此刻怎麼又不同意了。

    陸觀潮將車門打開,像送阮優進監獄一般,冷硬地說︰“上車。”

    阮優連忙爬到座位上坐好,陸觀潮砰地將車門關上,站在駕駛座前,他深吸一口氣。

    到底為什麼不願意讓阮優再坐地鐵了,陸觀潮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只是又想起來的路上阮優帶給他的那種難以究其原因,卻十分霸道刺激的感受。

    這樣的阮優,陸觀潮可不想讓旁的人看到了,地鐵里那麼多臭烘烘的alpha,哪里配跟自己的omega待在一個空間。

    陸觀潮上了車,同阮優說︰“待會兒我去開會,你在辦公室里等我。”

    阮優抓著安全帶,小心而猶疑地說了聲哦。

    作者有話說︰隨時隨地發作直A癌的陸觀潮

    第9章

    阮優第一次來陸觀潮的辦公室,他其實不太清楚陸觀潮是做什麼的,只知道他似乎是在做新潮的高新技術行業。

    阮優被安置在陸觀潮的辦公室里,沒一會兒就有員工為他送上茶點,今天是周末,可是整個辦公區依舊坐得滿滿當當,阮優不禁在心里感嘆,陸觀潮是個萬惡的資本家,連員工周末的時間也要剝削,自己卻休假跑去見丈母娘。

    阮優坐了好一會兒,陸觀潮的會還沒有開完,他無聊地吃完了茶點,不知不覺便在沙發上困倦地睡了過去。

    陸觀潮的辦公室身處高層寫字樓,朝陽,日光曬得暖烘烘的,阮優睡得很香,不知過了多久,才听到陸觀潮推門進來的聲音。

    阮優連忙從沙發上爬起來坐好,可進門的陸觀潮已經看到了阮優手忙腳亂的樣子,連帶著跟在陸觀潮身後的員工也看到了阮優眼神迷離、頭發糟亂的模樣。

    陸觀潮原本在跟身後的員工們說話,見狀便在門口頓了一下。

    “里邊有洗手間。”

    陸觀潮的下巴朝辦公室一側抬了抬,阮優連忙朝洗手間而去,他暈暈乎乎,腳步又踉踉蹌蹌,陸觀潮深深皺起眉頭盯著他進了洗手間。

    見阮優已經消失在視線中了,陸觀潮才對身後的人說︰“進來吧。”

    如果是正常的omega,在密閉空間待了這麼久,一定會留下信息素的味道,但阮優現在沒有信息素,幾位跟在陸觀潮身後進門的員工都神色如常,只有陸觀潮一個人,仿佛又體會到那種朝露一般香甜清爽的感覺。

    陸觀潮草草開完會,連忙打開通往休息間的門,阮優方才一直在里邊待著,陸觀潮要進門看看他在做什麼。

    休息間是個簡單的小隔間,分出洗手間和休息區,休息室里擺了張小床,還有兩把沙發和一張小的茶幾。

    門並沒有反鎖,陸觀潮推門進去,就看見阮優趴在床上,仍舊睡著。ゝ思ゝ兔ゝ在ゝ線ゝ閱ゝ讀ゝ

    這不算一件正常的事情,阮優睡的時間太久了,陸觀潮走上前,輕聲叫了阮優幾聲。

    阮優並沒有回應,陸觀潮又湊近了一些,阮優趴著,只能看到小半張側臉,臉被擠得嘟起來,嘴唇微張,能看見粉嫩的顏色。

    即便只是小半張臉,陸觀潮依然發覺阮優的臉泛著異樣的紅,他伸手一探,阮優發燒了。

    或許是方才在空蕩蕩的辦公室里睡著,不小心受了風的緣故,陸觀潮將阮優半抱著坐起來,問︰“阮優,你還好嗎?”阮優一反常態,他黏膩地倒在陸觀潮的懷里,口中發出嗚嚶的脆弱呻[y n]。

    陸觀潮跪坐在床邊,如遭雷 。

    陸觀潮意識到,阮優不是發燒,或者說他不止是發燒,他是發倩了。

    正處在發倩期的omega,身體各方面的素質都更脆弱,所以才會在辦公室里睡了一會兒便受涼發燒。

    又是發倩又是發燒,陸觀潮束手無策,可阮優作為omega的本能就是攀附依賴他的alpha,循著信息素的引導,阮優不斷地貼近陸觀潮,他神志不清,只有口中委屈的呻[y n]聲在告訴陸觀潮,他現在非常痛苦。

    對alpha和omega來說,alpha雖然也能夠發倩,但是在發倩的時間、程度上卻遠不及omega,這或許是因為多數alpha的存在除了生理意義之外,還有著承擔重要的社會生活的責任,而omega最重要的職能就是繁衍。

    生態是很公平的,alpha在社會生活中擁有比omega更高的自主權,而omega卻在生理層面引導著alpha。

    即便是再強大的alpha,也免不了受到omega的刺激而發倩的情況。

    但是這一切的基礎,都少不了關鍵一環,也就是信息素。

    信息素的指引和最終的標記,都有形無形地約束了雙方的忠貞,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alpha和omega的交合有時並不需要用情,只要信息素的作用就能完成,這又在不同程度上將人變為信息素的奴隸。

    陸觀潮對阮優並沒有什麼感情基礎,以前也從未有過夫妻生活,現在阮優驟然發倩,只能依靠信息素激發alpha的本能。

    可是阮優並沒有釋放分泌信息素的能力,他獨自發倩,又獨自承受發倩後的痛苦,而他的alpha陸觀潮,卻無法用情感或生理激發出本能來撫慰他。

    情形變得異常尷尬起來,陸觀潮撫著阮優後背的手僵了一瞬,而後他問阮優︰“你還好嗎?能不能堅持到家?”阮優在痛苦的同時並沒有全然失去理智,他僅存的一絲清明不斷地在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不要在陸觀潮面前丟臉。

    但是理智和天性的抗衡是異常艱難的,阮優痛苦萬分,直到听見陸觀潮的問題,阮優好似突然從艱難的搏斗中窺見了終場的信號,是了,陸觀潮這麼問,意味著陸觀潮根本不會被他誘導發倩,他公事公辦,沒有要為阮優解決發倩期的意思,阮優是無法在生理上獲得解脫的。

    想明白這一點,阮優只花了短短一瞬,他掙扎著從陸觀潮懷中離開。

    “可以。

    讓我……讓我去洗把臉。”

    阮優的手指攥成拳,撐著自己站起身來,搖搖晃晃地進了小小的隔間。

    阮優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