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12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好,媽媽心里還吃味呢。+++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阮優只好囁喏著說︰“他對我也挺好的。”

    喬苒便笑道︰“媽媽跟你開玩笑的,夫妻之間就是這樣,是你來我往地互相照應,雙方都為對方著想了,這日子才能越過越好。”

    沈良結婚那天天氣並不算好,前一日夜里秋雨纏綿,第二天天氣便驟然涼了下來,夜里雨勢不小,雖然白天雨已經停了,可落花滿地,秋葉枯萎,讓周遭環境顯得十分破敗,即便沈良的婚禮現場以大量新鮮花束裝飾,也掩不住整個室外凋敝的秋色。

    這樣的情境,就不免讓人議論,沈良婚禮擇期匆忙,連天氣狀況都不幫他。

    可日子是沈良選的,理由也是沈良自己說的,他一向要強,被這樣的議論纏身,仍然在婚禮現場堅持露出得體的笑容,絕不能泄露半分軟弱。

    正式的婚禮阮優不能不出席,陸觀潮與他一同去,阮優看到張晟便心有余悸,因此和陸觀潮低調地坐在親屬席的最末端,只偶爾抬頭看看沈良的方向。

    沈良辦的是開放式的室外婚禮,因為並不是室內相對密閉的空間,omega和alpha便沒有分隔開來,此舉倒是以人氣沖淡了環境的清冷,只是仍然不能讓沈良滿意,他總是皺著眉。

    沈良的氣色不是最佳,許是因為父母不支持,他還要親自操勞婚禮中諸多事宜的緣故,沈良即便保持笑容也難掩疲累,比之他平時的模樣要差得遠。

    沈良一向愛重自己的臉蛋身材,又愛惜面子,人生最重要的婚禮沒能百分百如願,阮優猜他必定要氣許久。

    而站在沈良身邊的張晟,他倒是前所未有的隆重打扮,一向凌亂的頭發整齊地向後梳著,用發蠟固定,露出整張臉,內里白色的襯衣下隱約能看見鼓起的胸肌。

    張晟長得並不丑,平心而論,甚至是很帥氣的,不同于上流社會里alpha們正經高貴的樣子,張晟顯得風流、邪氣,他站在沈良身邊,表情既說不上嚴肅,更算不得鄭重。

    婚禮這樣的場合,張晟看起來仍有種脫不掉的痞氣,雖則與上流社會格格不入,可到訪的許多omega都不由自主地將視線落在他身上,他有一種野性的英俊,而這種英俊,在其他alpha身上是很難看見的。

    阮優看了張晟幾眼,好像突然明白沈良為什麼會愛上這樣的人,不過沈良對張晟究竟是不是愛,阮優也說不清,他只覺得沈良和張晟之間的關系十分微妙,張晟看起來是高攀沈良的那個人,卻是沈良執意要同他結婚,雖然沈良已經願意跟張晟結婚了,又反倒是張晟將他看得更緊。

    兩人仿佛拉鋸戰一般,互不放松。

    阮優想了想,不太能想明白,便不再去想了。

    他只知道有了張晟以後,沈良就甚少花費時間精力來折磨他了。

    比如先前沈良約他在公司見面的事情,若是放在過去,阮優拒絕了沈良的提議,沈良必然會想盡辦法達成目的。

    而現在有了張晟,阮優沒有應沈良的約,沈良也沒有再提及先前的事。

    婚禮過程中沈良和張晟挨著同賓客們敬酒,到阮優和陸觀潮面前時,阮優連忙站起身同沈良踫了踫酒杯,而後飛快地將酒杯送到唇邊,希望盡快喝完,好讓沈良離開自己身邊。

    阮優知道自己一向是沈良的出氣筒,沈良不開心,最後遭殃的都是自己。

    吃的虧多了,阮優已經明白惹不起就躲的道理。

    “優優,別這麼著急。”

    果不其然,阮優的動作被沈良攔下了,他笑盈盈地看著阮優,說︰“看你最近氣色不錯,是不是跟阿潮哥哥感情不錯?”阮優道︰“還是表哥你,一直都是這麼容光煥發,光彩奪目。”

    沈良笑了笑,不置可否,只用他漂亮的大眼楮掠過身旁的陸觀潮,似笑非笑地說︰“還以為你們結婚這麼久,該有點動靜了,沒想到都等到我結婚了,你倆還是一點好消息也沒有。”

    沈良說著,望向陸觀潮,道︰“阿潮哥哥,平時得多多疼愛優優才行。”

    阮優面紅耳赤,沈良又道︰“你可別覺得哥哥在調侃你,這是關心你,早點有動靜,對身體影響就不大。”

    沈良話里話外都在說著跟腺體,跟夫妻之間那點事有關的話題,他在旁人面前根本不欲流露出自己這點與碎嘴無異的行為,卻偏要在阮優面前反復提及此事,分明還是在借阮優腺體受傷的事情刺激他。

    阮優習慣了他話里夾槍帶棒的樣子,也不想在他婚禮時提起自己受傷的事,只笑笑以作回應,卻听見陸觀潮開口了。

    “我平時工作忙,優優體諒我。

    所以優優比較嬌氣,我也關心他。”

    陸觀潮說。

    他這話說得正義凜然,細想卻曖昧不已,阮優听著便低下頭。

    因此他便沒有瞧見沈良聞言後露出的微妙笑容,似有不信,卻也並不十分在意的樣子。

    只是那麼一瞬的事情,沈良的表情便恢復如常,道︰“你們感情好,我這個表哥也就放心了,優優從小就沒什麼主見,現在阿潮哥哥能日日照顧著他,想必姨媽也會放心。

    好了,還有後邊的客人,我去敬酒了,你們好好玩。”

    沈良端著酒杯離開陸觀潮和阮優身邊,阮優如釋重負地坐下來,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頗有些輕松愜意的模樣。

    見身邊的陸觀潮一直不說話,阮優看向他,陸觀潮也看著他,見阮優看過來,便道︰“待會兒咱們早些回去吧。”

    他向阮優解釋︰“阿良似乎有些醉了。”

    這話言下之意便是他也听出了沈良話里的火藥味,為了避免沈良再來開戰,不如兩人早早離席。

    阮優其實很想告訴陸觀潮,沈良即便不醉,對他也是這樣的,但想了想,能盡快離開沈良身邊不就是自己渴望的嗎,還說其他的做什麼,于是便應下陸觀潮的話,兩人尋了個時機便離開了婚禮現場。

    作者有話說︰為陸觀潮點播一曲《演員》大家新年快樂!!剛吃完年夜飯來晚啦不好意思嗚嗚!

    第13章

    陸觀潮並沒有帶著阮優直接回家,而是順路去了一家餐廳,見阮優似有疑問,陸觀潮便主動向阮優解釋。

    “剛才在婚禮上覺得你應該沒怎麼吃東西,所以回家前就在這邊吃頓飯吧。”

    陸觀潮說︰“而且我們還沒有約會過,今天就當是我們約會了。”

    阮優不料陸觀潮這樣說,心中一動,難免有些羞澀,結婚半年,突然做起如同小情侶一般約會吃飯的事情來,沒談過戀愛的阮優還很有些害羞。

    愣了一兩秒,阮優才道︰“那好啊,也不浪費我今天穿的這身新衣服。”

    說這話就是強撐氣勢,不想被陸觀潮看出自己的羞澀緊張了,可他局促的手腳和泛紅的耳尖仍然出賣了他,陸觀潮笑了笑,伸手為他打開車門,阮優剛準備自己下車,陸觀潮的手便伸到阮優面前,阮優猶豫一瞬,將手搭在了他的手里。

    陸觀潮的手很大,干燥且溫暖,而阮優的手小而軟,陸觀潮的手能完美地將他的手包起來。

    關上車門,陸觀潮捏捏阮優的手指,拉著他一同進了飯店。

    大約是來的次數多了,服務生一看見陸觀潮便迎了上來,將他們引到一個相對私密、視野卻開闊的位置上來。⊥思⊥兔⊥在⊥線⊥閱⊥讀⊥

    陸觀潮將菜單遞給阮優,讓他點幾道自己喜歡的菜,阮優正抱著菜單慢吞吞地看,陸觀潮對身旁的服務生道︰“先來一份香煎小黃魚,要新鮮的。”

    服務生禮貌地笑著回答︰“陸先生,我們店里的魚都是新鮮的。”

    陸觀潮也笑了笑,說︰“那就好,陸太太的舌頭比貓舌頭還靈,不新鮮的就不喜歡了。”

    他這樣一說,阮優便羞得滿臉通紅,潦草地在菜單上選了幾個菜式便讓服務生離開了,抬眼瞧見陸觀潮還在笑,沒好氣地剜了他一眼。

    “我小時候養了只貓,就這麼嬌氣。”

    陸觀潮掰著手指跟阮優數落︰“倒也什麼都吃,只是貓糧、罐頭都要吃進口的,小黃魚也要吃新鮮的,這也都算了,最重要的是吃什麼都得我一口一口喂著來。”

    阮優磕磕巴巴地說︰“我……我也沒有那麼挑,我都能吃的……”陸觀潮笑笑,道︰“口腹之欲何必也要難為自己,喜歡的就說喜歡,養得起小貓也養得起你。”

    阮優臉上又是一紅,陸觀潮說起甜言蜜語簡直不打草稿,阮優實在招架不來,因此連忙換了個話題︰“那你的貓呢,我怎麼從來都沒見過?”陸觀潮道︰“後來年紀大了,有一點點小病就扛不住,前幾年沒了。”

    阮優頗感失落地嘆了口氣,陸觀潮便道︰“你喜歡嗎,喜歡就再買一只養著。”

    阮優有些心動,可是困擾地想了一會兒,還是擺擺手,道︰“算了,我沒有養過貓,還沒做好準備。”

    陸觀潮瞧他一眼,說︰“也好,我以前就想著,等我當爸爸的時候再買一只貓,讓寶寶和貓一起長大。”

    他說著說著,不是調笑阮優,便是聊到孩子,阮優始終在害羞慌亂的情緒里來回切換,趁著陸觀潮去洗手間的空檔,阮優伸手撫上自己的心口,只覺得心髒怦怦狂跳,似乎是心動的感覺。

    菜上齊了,阮優先嘗了一口,果然味道很好,陸觀潮看他的表情,道︰“猜你應該會喜歡這家店的口味,我也常來。”

    阮優不好意思起來,下意識伸手半掩著嘴,小聲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喜歡的?”陸觀潮笑了笑,說︰“口味不算辣,菜式偏清淡,注重保持食材的鮮香,跟你一貫吃的口味差不多。”

    他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上次跟你一起回家吃飯發現的。”

    阮優不知道陸觀潮居然這樣關注著他,一時間心熱腦熱,不知該如何回答,好在陸觀潮也並不需要他回答,兩人對坐吃飯,陸觀潮為他布菜,貼心地照顧著阮優吃飯的速度,總是恰到好處地送上關切。

    阮優發覺跟陸觀潮待在一起相處並不難受,雖然他總是沉默,更總是冷著臉,但陸觀潮其實是個細心而溫柔的人,只消一點點勇氣靠近他,就能觸摸到他的內里。

    阮優這麼想著,吃飯的動作便慢下來了,陸觀潮問他︰“想什麼呢?”阮優回過神來,放下筷子,道︰“吃飽了。”

    陸觀潮笑了笑,說︰“吃得真少。”

    吃過飯,陸觀潮和阮優一同回家,從婚宴回家的時間比預計早了許多,正值下午,午後的日光鋪灑在房間里,暖烘烘的一片。

    網絡上還在討論沈良的婚禮,阮優看了一會兒,覺得沒什麼意思,歪在床上不知不覺便沉沉睡去。

    陸觀潮換了衣服回到房間里,就看到阮優縮在床上睡著的樣子,為了沈良的婚禮,阮優清早就起床去往婚禮現場,又勞心勞力應付了許久,奔波一整天,現在又困又累也是正常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