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13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畢竟omega的身體素質本就比較弱。+++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陸觀潮走到床的另一邊掀開被子,原本想打開工作郵箱處理一些工作上的問題,但不知是他被阮優影響,還是阮優睡得實在太香,陸觀潮的眼皮也耷拉下來,沒一會兒便放下手機和阮優一同睡著了。

    醒來時太陽已經落山,房間里很暗,阮優撐著從床上坐起來,拿起手機,頓時從原本渾渾噩噩的狀態里清醒過來,他 地從床上跳起來,陸觀潮半夢半醒間拉住他。

    “怎麼了?”陸觀潮的聲音很含 。

    阮優焦急道︰“我媽說讓咱們再回去吃一頓飯。

    沈家單獨設了宴席,要娘家人回去撐撐場面呢。”

    其實喬苒在消息里原話並不是這樣說的,只是時間緊急,阮優來不及跟陸觀潮解釋那麼多,好在陸觀潮聞言便也立刻坐了起來,兩人匆忙換了衣服,開車往沈家而去。

    在路上阮優才細細地同陸觀潮解釋︰“姨媽一家一直不怎麼看得上張晟,結婚的事情張晟家里似乎也提了許多無理的要求,婚前姨媽一家不好發作,現下正是借著剛結婚,要把事情說明白的時候,叫咱們過去……我也不知道叫咱們過去干什麼。”

    阮優自己搞不清情況,轉眼一看身邊的陸觀潮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阮優以為陸觀潮生氣了,小心翼翼看了他幾眼,陸觀潮回過神來,對阮優道︰“沒關系,一家人在一起聚一聚是應當的。”

    阮優想說沈良一家從沒有把他當做一家人,但又想著陸觀潮家里和沈良家里交情不錯,自己這麼說,仿佛挑撥似的,也讓陸觀潮夾在中間難做,于是便將到嘴邊的抱怨咽下去,默默點點頭,輕聲道了聲好。

    沈家燈火通明,沈良和張晟結婚後仍舊住在沈家,一則沈良在家里習慣了,方便有人照顧,二則也好時時監視著張晟。

    阮優和陸觀潮進門時,來開門的佣人面色很凝重,阮優提心吊膽地進到宴客廳,偌大的圓桌前坐滿了沈家人、自家父母、還有幾個張晟的家人。

    沈良和張晟分別坐在沈家人和張家人身邊,所有人俱是沉默。

    先時為了避免婚禮上出岔子,婚禮一切流程都是沈家,或者說是沈良一手操辦,並未讓張家人經手。

    沈良的父母有心敲打張晟一家,又怕在婚禮前這麼做了,張晟一家拿捏著沈良急著結婚事情撒潑,萬一反將一軍不願結婚了,反倒讓沈良被拿住,到時便是將心安一同置于險境,敲打也就不能實現,于是才有了這婚禮結束當天才給下馬威的一出戲。

    “呵呵。”

    沉默的宴客廳里響起一聲輕笑,是沈良的聲音,他道︰“優優和觀潮哥哥來了,進來坐吧。”

    阮優和陸觀潮的位置被安排在喬苒旁邊,兩人並肩過去,又听沈良道︰“觀潮哥哥對優優真好,其實夫妻之間麼,沒有這麼多你的我的,像優優這樣,就也很好,不是嗎?”阮優覺得沈良這話說得奇怪,卻說不清哪里奇怪,于是只好沉默。

    身邊的陸觀潮似乎也覺察到了這種奇怪,他頓了一下,同樣沒有作聲,兩人默默坐到屬于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看沈家人同張家人扯皮。

    阮優剛從睡夢中醒來,陸觀潮一路將車開得飛快,此刻坐下了,那股暈車的惡心勁便返上心口,陸觀潮瞥見他面色不佳,便為他倒了杯水,讓他壓一壓。

    這小動作被張晟家里的人看到,便是一陣大驚小怪。

    “你們看看,這親家家里的小輩多恩愛,要我說,那些流程啊都是虛的,還是夫妻兩個和睦最要緊。

    我听說阿良的表弟結婚也沒有度蜜月,這個蜜月嘛,我看是去不去都行,如果一定要去,那也沒必要非去國外不是。”

    張晟一家見著阮優就知道他是沈良的表弟,可見平時已經將沈良一家的情況摸了個透,阮優心想,沈良這回可真找了個難纏的婆家,誰知道沒結婚就把親戚都摸清楚,是打著什麼主意的。

    但沈良和張晟兩家博弈,拿阮優出來說事,卻讓阮優非常反感。

    阮優尚未說話,陸觀潮便先開口了︰“我和優優結婚時,公司有個大項目脫不開身,現在項目基本完結,我打算給優優補一個蜜月。”

    阮優從未听陸觀潮說起過這事,聞言難免詫異地望向陸觀潮,陸觀潮也回望他一眼,而後又道︰“原本打算將這件事作為送給優優的驚喜,現在提前說出來了,只能在地點上保密。”

    前半段話陸觀潮是沖著阮優說的,後半段他抬眼望向在座的所有人,說︰“所以以後有什麼事,還是不要拿優優舉例了。”

    作者有話說︰家人們,這幾章都挺sweet的,要珍惜這種蜜里調油的小夫妻日常哇!還有沈良的話,他還有別的事情,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沈良也不是平白無故折騰優優,雖然他做的事的確不對,但是他還有做的更不對的事!家人們,請多多期待吧!

    第14章

    陸觀潮對阮優的維護讓他受寵若驚,直到坐在車上走在回家路上了,還有些懵懂。

    陸觀潮為他系上安全帶,見狀便用手指夾住他的鼻尖,輕輕捏了捏。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無論是這句話還是陸觀潮的動作,對他們二人來說都有些過于親密了,阮優一時更為羞赧,回過神來,道︰“沒什麼……”方才聚會散席時,阮優和陸觀潮陪著喬苒和阮石安一同出來,又目送他們先行離開,臨行前喬苒既有些欣慰又有些不舍地看著阮優,她似乎想說些什麼,顧及陸觀潮在身邊,到底沒說。

    陸觀潮察言觀色,想尋個借口去一旁,讓他們母子說說心里話,便被同樣察言觀色的阮石安叫著一起,先去停車場將車開出來。

    阮優在喬苒身邊,被喬苒叮囑要和陸觀潮好好生活,阮優和陸觀潮的進展對喬苒來說是意外之喜,她先前還憂心忡忡,如今看陸觀潮對阮優體貼,遇事也能回護他,便放心許多。

    終究是自己千嬌萬寵養大的omega,喬苒還是希望阮優結婚以後也被人捧在手心里。

    而陸觀潮這邊,他陪著阮石安一同取車,阮石安的車停得靠前,兩人站在車門前,阮石安並沒有上車的意思,他道︰“觀潮,今天這些話,我不是站在岳父的身份跟你說,而是站在同為alpha的身份上同你說。”

    陸觀潮低眉斂目,道︰“爸,您說。”

    阮石安話並不多,卻直擊要害︰“之前你和優優結婚半年,你沒有標記他,听說也很少回家,理由無論是工作忙還是別的什麼,都算作過去。

    現在既然你已經標記了優優,平時對他看起來也還不錯,那就把他當成你終身的唯一的伴侶,將他放在心上,跟他白頭到老。

    同為alpha,享受了omega的關懷,就要明白在婚姻中承擔的責任。

    如果有一天你做不到了,那你要明白,一旦你把優優還給我們,我可就不會再讓你奪去了。”

    阮石安的敲打讓陸觀潮為之一驚,的確,同為alpha,阮石安顯然比喬苒更能輕易看透陸觀潮的心思,標記對陸觀潮來說不是什麼大事,但對阮優這樣的omega而言,非同小可,因此務必慎重。

    阮優的婚姻就是倉促而無奈的選擇,如果標記也是這樣,那對阮優未免太殘忍了。

    陸觀潮和阮優在車里各懷心思,阮優想的是喬苒對他的殷切囑托,陸觀潮則還在回想阮石安的那番話。

    沉默一會兒,陸觀潮原本握著方向盤的右手覆在阮優的手背上,干燥的掌心將阮優小而軟的手包在里面,阮優忍不住抬眼望向陸觀潮。=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優優,以後咱們好好過日子。”

    陸觀潮說。

    拋開結婚時陸觀潮說的那些願意,這是陸觀潮主動對阮優許下的第一個承諾,它簡單至極,但阮優聞言的那一刻,幾乎要落下淚來。

    原本他一直不敢抱有什麼期望,盡管他如此無辜,卻仍舊忍下陸觀潮的無視、陸家佣人的輕視,還有旁人的嘲弄調笑,以及茶余飯後的議論。

    現在陸觀潮說了這話,阮優才 然感到,先前的自己是那麼委屈而無助,那些零碎的折磨讓他痛苦萬分,卻因為冷漠的丈夫而不得不繼續忍耐下去,而今終于听到陸觀潮這樣一句話,阮優怔愣一會兒,眼淚大滴大滴地滾了出來。

    他先是抽噎,而後就是崩潰地嚎啕大哭,陸觀潮沒料到阮優是這樣的反應,一時慌了神,連忙將車在路邊尋了個位置停好。

    再轉頭去看阮優,阮優雙手捂著臉,眼淚從指縫中溢出來,陸觀潮連忙抽了幾張紙巾。

    但陸觀潮不知該如何安慰阮優,他的手僵硬了好一會兒,才落在阮優肩上,道︰“好了,好了,以前都是我不好,以後不會了。”

    阮優的肩胛骨抖動幾下,像脆弱的振翅的蝴蝶,而後他埋著頭,彎下腰用腦門抵著膝蓋,甕聲甕氣地說︰“陸觀潮,你怎麼這麼壞啊。”

    陸觀潮自然是他說什麼都認,聞言連連點頭,道︰“對,是我不好,是我壞。”

    阮優哭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停止哭泣以後阮優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沒想到自己會因為陸觀潮的一句話有這麼大的反應,清醒過來自己也頗感不可思議,阮優一直不是容易大喜大悲的性格,好在陸觀潮並沒有嘲弄他,看他不哭了,陸觀潮也大松一口氣,開著車繼續往家走。

    回家路上阮優心里亂糟糟的,大哭一場沒那麼容易停下來,阮優抽了幾張紙,擤完鼻涕擦干眼淚才想起來陸觀潮還在身邊,霎時變得面紅耳赤,他悄悄抬眼望向陸觀潮的方向,沒想到陸觀潮也好笑地看著他,阮優飛快地收回目光。

    雖然尷尬,但陸觀潮並沒有嘲笑他,只換了個話題問阮優︰“之前說補過蜜月的事情,你有想去的地方嗎?”阮優瞪著他還含著兩汪眼淚的大眼楮詫異道︰“真的要去嗎?”他的聲音還帶著濃濃的鼻音,甕聲甕氣地說︰“我還以為你是敷衍張晟家人才那麼說的。”

    陸觀潮停頓一下,才道︰“沒有,原本就有這個打算,不過我也不太清楚你喜歡什麼地方,喜歡什麼樣的旅行方式……也就一直沒有跟你說。”

    陸觀潮伸手捏住阮優的手掌心,輕輕握了握,說︰“不如你來安排吧。”

    阮優仍有些猶疑,道︰“我來做嗎?”陸觀潮眨眨眼楮,而後抿嘴一笑,說︰“嗯,你是陸夫人,這些事情都由你說了算。”

    阮優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小聲問︰“去哪都好嗎?國內國外都可以?”“嗯,國內國外、內陸沿海,去哪里都由你說了算。”

    陸觀潮發動了車子,一邊開車一邊同阮優說。

    陸觀潮說話時微微偏過臉,下頜線流暢銳利,下巴天生便微微揚起,高貴而冷淡,但他開車時卷起襯衫袖口,露出結實的小臂,同阮優說話時聲音也十分溫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