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1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和,便沖淡了相貌氣質帶來的高不可攀,只讓阮優覺得他英俊。+++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我覺得他英俊!”這個想法讓阮優心頭一跳,阮優腦袋里亂哄哄的,他想到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話,臉又紅了些。

    回到家里反倒不困,阮優洗完澡,陸觀潮說有白天積壓的工作要處理,去了書房,阮優便樂得抱著手機上床,窩在床上看視頻。

    陸觀潮進門時阮優仍然抱著手機,看見陸觀潮站在門口,阮優嚇了一跳,啪地將手機鎖屏,然後戒備地扣在床上,緊張地問︰“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陸觀潮看看阮優,又看看他手里的手機,善解人意地說︰“哦,忘記拿睡衣了,我去洗澡。”

    陸觀潮走到衣櫃邊取了睡衣,阮優伸長脖子看著陸觀潮走進浴室,直到听見水聲了,才打開手機。

    陸觀潮洗完澡再回到房間時,阮優還沒睡覺,他縮在被窩里看手機,手機屏幽幽的光反射在阮優臉上,陸觀潮看見他在傻笑。

    “躺床上少玩手機,眼楮看壞了。”

    陸觀潮走到床的另一邊,掀開被子,說。

    阮優哦了一聲,卻並沒有放下手機的意思,陸觀潮靠在床頭看了他一會兒,阮優在手機上刷短視頻,無聊的十五秒短視頻一個接一個,阮優看得很起勁,短短一會兒已經劃過好幾條視頻,看見喜歡的還會順手點個贊。

    被無視的陸觀潮有些不高興,他輕咳一聲,阮優看完一條視頻才回過神,半側過臉問他︰“你怎麼了?被子太薄了嗎?”陸觀潮沒說話,釋放了一些信息素,想要對阮優施壓,可阮優的腺體還沒有恢復,他感覺不到,陸觀潮獨自在盛滿松香的房間里生了會兒悶氣,終于忍不住一把撈過阮優。

    阮優的手機驟然被陸觀潮抽走,嚇了一跳,陸觀潮將他的手機隨手放在床頭櫃上,手機里還響著令人生厭的中年男人低笑的音效,阮優伸手抓了幾下,被陸觀潮按在懷里。

    “都這麼晚了,還看手機,沒收了。”

    阮優被陸觀潮強行按在懷里睡覺,但兩人下午都睡了好一會兒,此刻兩人都不困,這麼摟在一起卻沒能睡著,幾分鐘後便都覺得不自在了。

    除開發倩期,結婚半年多以來,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在清醒正常的狀態下保持這麼親密的姿勢。

    阮優忍了好半天,終于忍不住推著陸觀潮的胸膛小聲說︰“你……你頂著我了。”

    陸觀潮下邊就直挺挺頂在阮優的小腹,讓阮優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他緊張地蜷成一坨,說完這話感到滿面通紅,但陸觀潮卻厚顏無恥地笑了一聲,說︰“我是成年的健康alpha,這不是很正常的生理反應嗎?”阮優感覺到危機,想伸手推開陸觀潮,卻被陸觀潮摟得更緊,他貼著阮優的耳朵低聲說話,不知是離得太近,還是陸觀潮的聲音太迷人,又或者是陸觀潮的話讓阮優害羞,總之听完陸觀潮的話,阮優面紅耳赤,只覺得自己身在雲朵堆起來的美夢里。

    陸觀潮說︰“今天你爸讓我要對你好一些,老公現在就來疼疼你。”

    阮優想跑,被陸觀潮無情鎮壓,他在陸觀潮身下扭來扭去,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被陸觀潮一邊上下其手地撫摸一邊嘲笑︰“剛才是什麼聲,是豬舒服得在哼唧嗎?”

    阮優瞪他一眼,陸觀潮便低笑出聲,捏著阮優肚子上的軟肉說︰“看來真的是豬,這還有肉呢。”

    阮優連忙為自己分辯︰“我這不是贅肉,這是地心引力導致的自然下垂!”

    陸觀潮沒說話,只直起身,當著阮優的面脫掉自己的睡衣,阮優看著陸觀潮的腹肌線條,吞了口口水,不好意思再說話,末了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手,色迷心竅地問陸觀潮︰“我可以摸一摸嗎?”

    陸觀潮覺得阮優有趣,在床上的阮優顯然比平日里那個沉默膽怯的阮優有意思多了,或者說他還不曾真正了解阮優,因此看見這樣的阮優便感到十分新鮮。陸觀潮起了壞心,眯著眼楮笑起來。

    “當然可以。”陸觀潮抓著阮優的手覆在自己的腹肌上,而後引著他一點點向下,阮優的手指觸到睡褲邊緣,手瑟縮一下,被陸觀潮強行拉著不許退。

    “再往下邊也摸一摸。”陸觀潮說。

    被標記過的omega對alpha會有天生的臣服,更何況阮優本就喜歡陸觀潮,而陸觀潮的語氣又那樣溫和,帶著阮優分辨不出的蠱惑,阮優著了魔似的將手探進陸觀潮的睡褲里,陸觀潮引導著阮優繼續一步步往下。

    “幫我把睡褲脫掉。”陸觀潮看著阮優伸手脫下他的睡褲,又道︰“這個也脫掉。”

    阮優又吞了口口水,他覺得喉頭干澀,勾著陸觀潮內褲的邊緣脫掉,已經完全硬起來的性器便彈出來,撲在阮優面前,阮優嚇得兩腿一軟,跪坐在自己腿上,陸觀潮伸手將他拉了起來,沒打算停。

    “摸一摸它,優優。”陸觀潮喊阮優的小名,阮優被他喊得暈暈乎乎,著魔一般伸手摸上去,被上邊暴露出的青筋和灼熱的觸?感嚇得手一緊,陸觀潮倒吸一口涼氣,道︰“把你老公這里廢了,以後就沒法兒讓你享受了,優優,輕一點。”

    阮優被陸觀潮的調侃戲弄得惱火,抬眼瞪了陸觀潮一眼,他原本含羞帶怯,面色潮紅,這樣一眼只覺得眉眼間含著一汪春水。陸觀潮此刻才明白什麼叫做宜喜宜嗔,身下的性器更熱情地漲大幾分,阮優驚駭地縮回手。

    “怎麼還變大呀!”阮優有些惶恐,卻直勾勾地盯著那東西,想著這樣粗大的東西居然能進入自己的身體,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陸觀潮伸手拉起他,啄著他的唇角細細密密地親吻著,手卻已繞到身後開拓起來,道︰“還能更大,在這里。”

    omega的腸道柔軟,盡管如此,承擔陸觀潮的性器還是太過分了些,被陸觀潮進入時阮優心中忍不住想,原來這就是頂級alpha,不僅在信息素上優于旁人,連這玩意兒也天賦異稟。不過他很快就沒有精力去想這些了,陸觀潮抱著他挺動起來,阮優的五髒六腑都仿佛要被撞碎了,唯有筷感起起伏伏。

    阮優的腰被陸觀潮攬在懷里,他們以一種跪趴的姿勢交合,像兩只野獸。阮優柔軟的%e8%87%80肉被陸觀潮捏了滿手,他掐了把%e8%87%80尖上最肉的地方,順手就拍了把阮優的屁股,%e8%87%80尖的肉浪顫動幾下,阮優羞惱交加,想要開口罵陸觀潮,卻被一陣疾風驟雨般的進出弄得說不出話來。

    陸觀潮按著阮優的小腹,阮優整個生殖腔都感到酸脹不已,他急促地大口 吸,想讓陸觀潮慢一些,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阮優又生出了那種空虛的無助感,每當陸觀潮這樣的時候,阮優總會覺得自己像是承載他性欲的容器。

    陸觀潮似乎覺得不夠爽,他一把抱起阮優往窗邊走去。阮優嚇得抱住陸觀潮,顫聲問他︰“你你你你要做什麼?”

    陸觀潮將阮優抱到天台上,主臥里有個露天陽台,是半圓形的,陽台上掛著輕薄的淺色窗簾,平時擺著一張圓形小幾供屋子的主人吹風曬太陽,而現在,陸觀潮把阮優放在那張小幾上,讓阮優跪在上邊,手撐在面前的圍欄上,站在一個完全面向外邊的室外環境中弄阮優。

    陸觀潮當然沒有暴露癖,況且還有窗簾擋著,可阮優卻非常惶恐,很顯然他無法適應這種環境,更不必說享受。阮優不斷哭叫央求著陸觀潮回到房間里面,他真的怕,既怕被外人看見,也因為這個姿勢讓他極度不安。

    小茶幾是玻璃質地的,阮優作為一個成年omega,即便再縴瘦也難免搖搖欲墜,他只能盡力不將全身的重量放在茶幾上,死死抓著面前的護欄,阮優很怕,陸觀潮無法給予他安全感,他覺得自己隨時可能會跌落,因而更加緊張。

    而阮優的緊張則讓陸觀潮更加興奮,因為阮優的後[xu ]咬得很緊,讓陸觀潮感受到完全不同的刺激。陸觀潮一直弄得阮優連話都說不出了才作罷,他將阮優抱回床上,阮優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他費力地爬起來準備去浴室洗洗干淨,陸觀潮伸手拉了他一把,被阮優避開了。阮優站起身,感到身後有一股失禁般的濕黏,是陸觀潮射進他身體里的東西在一股股地流出來。

    阮優更加惱怒,道︰“你怎麼弄進去了!”

    陸觀潮像安慰他似的說︰“沒事,醫生不是說了嗎,腺體沒有恢復,現在不會懷孕的。”

    阮優想說些什麼,但因為實在太累,一腳邁進浴缸,發現陸觀潮已經為他備好了水,溫度適宜,香薰清淡,到底也就沒再說什麼。

    作者有話說︰省略號別忘記去看還是老地方~感謝大家的支持!◎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第15章

    阮優和陸觀潮的度假安排在十一月,正是淡季,陸觀潮公司也不是很忙,他空出二十天,準備和阮優一同度假。

    度假地點安排在南部的一個小島,坐飛機只要幾個小時就能到,阮優提前選定好幾個地點,拿給陸觀潮參考時,陸觀潮敲定了這個島,于是阮優訂好機票酒店,只等著陸觀潮開始休假,兩人就能一同出發。

    首都已經是初冬時節,阮優和陸觀潮穿著大衣出發,抵達時被一陣熱浪撲在臉上,陸觀潮將阮優和自己的外套一同脫了扔在車里,道︰“先去酒店還是先開車兜風?”陸觀潮脫了大衣,里邊只穿了一件寬松的白T,墨鏡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在熱浪和海風之下,有種難言的野性瀟灑。

    阮優心動不已,道︰“兜風吧。”

    海島的濱海大道修得寬闊平坦,淡季時島上游客也並不多,陸觀潮一轟油門,風  地灌進來,這是陸觀潮提前安排的跑車,陸家在島上有些房產,一直請人打掃著,但陸觀潮仍然選擇和阮優住酒店。

    他說去家里在島上的房里,仍然像在家一樣,不如在酒店輕松自在。

    阮優的頭發被吹起來,車速很快,他有些緊張地抓著安全帶,陸觀潮的笑聲從發動機的轟鳴和獵獵作響的風聲中傳過來,有種不真切的快活︰“你害怕嗎?”阮優連忙松開手,也大聲回答他︰“不怕!”陸觀潮道︰“那就再快一點!”跑車在空曠的濱海大道上疾馳,阮優的右手邊就是遼闊的海洋,正午時分的海灘格外平靜,海水緩慢地涌上沙灘,在日光下泛著粼粼波光。

    阮優的目光只能匆匆掠過海面和海灘,身邊的陸觀潮嘴角似乎帶著笑,兩人對視一眼,阮優的手率先覆在了陸觀潮的手上。

    沿著濱海大道飛馳一圈,陸觀潮把車停在訂好的酒店前,酒店的外形是蔚藍的流線型,與整個海島的氛圍融為一體,陸觀潮下車,又給阮優打開車門。

    “餓了吧。”

    陸觀潮問。

    阮優道︰“有點。”

    陸觀潮說︰“先去酒店里吃一些,晚上我們去島上的小吃街。”

    阮優跟在陸觀潮身後,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