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20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人知道。+++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入院以後沈良改變了許多,原本盛氣凌人的他終于有了一點屬于人性的通情達理,沉默一瞬,沈良點頭,讓阮優周一去檢測中心報到。

    阮優目的達成,不欲多待便打算離開,沈良又突然喊住阮優,“優優,我能問問,你為什麼突然要去工作嗎?”阮優頓了一刻,冷淡道︰“是我自己突然想去了。”

    沈良笑了笑,說︰“你和陸觀潮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不等阮優回話,沈良又說︰“你如果不跟陸觀潮在一起了……也挺好的。”

    很奇怪的,阮優從沈良這句話中听到一些關切和安慰的意思,這對一向只會對他冷嘲熱諷、夾槍帶棒的沈良來說,幾乎是破天荒的,阮優回頭看了沈良一眼,沈良避開阮優的目光,阮優的腳步停滯一瞬,而後離開了病房。

    作者有話說︰驚天反轉×1昨天有評論說我每天在作話解釋情節會讓閱讀變得無聊。

    我也不想的,只是這篇文站在受視角寫作,而很多其他人的情節就無法完整展開,比如今天的反轉,在開文前幾章表哥無緣無故喊優優去公司一趟而優優拒絕的時候就有鋪墊,這個鋪墊我自己心里清楚,可十幾章寫完,我不說的話,可能很多小伙伴已經忘了這樣一個小劇情,會顯得今天的反轉很突兀,我只是不想讓大家看得雲里霧里,因為這篇文真的有好幾個反轉啊。

    第20章

    陸觀潮去做信息素匹配度檢測的事情被阮優發現後,對他來說好像反倒輕松了,他再也不用面對阮優的提問絞盡腦汁編出理由,阮優識趣,沒有去找陸觀潮,兩人這樣僵持著,維持著搖搖欲墜的可笑婚姻,似乎只等待誰率先踏出那一步。

    阮優果真去了檢測中心,這份工作並不好做,即便阮優有過人的天賦,他還是在去工作之前去學習了基本的儀器操作方式。

    雖然阮優並不需要用到儀器,他只需要用腺體就好,不過阮優不想讓人知道檢測中心有他這樣一個怪人。

    心安的檢測中心每天都面臨大量需要檢測的信息素,然後再根據大數據確定當前和未來最受歡迎的信息素構成模式,從而進行產品研發。

    根據對信息素的熟悉程度不同,檢測中心的工作人員既有alpha也有omega,也有少量beta,不過大家每天都穿著從頭包到腳的防護服,誰也看不出誰來,更別提關心對方是什麼性別了。

    阮優和一位alpha同事共同負責第一步信息素粗篩的工作,也就是按照標準化量表,對送檢信息素進行最簡單的高中低等分類,然後再送到前方檢測中心進行更精密的檢測。

    這對阮優來說沒什麼難度,他在剛剛進行性別分化時就已經能敏銳地分辨出每個人不同的信息素,他對味道很敏[g n]。

    唯一讓阮優感到有些吃不消的是工作量太大了,心安在全國都有信息素采集中心,然後大量的信息素樣本被源源不斷地送往檢測中心。

    信息素的味道有千萬種,即便是相似的味道,也會因為具體數值的不同而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高等級的信息素並不全是簡單的氣味罕見,而是數值上的完美、感受上的舒適。

    就好像沈良,他的信息素只是簡單的玫瑰香氣,但因為數值的絕對完美,沈良的信息素讓人感到心曠神怡,猶如置身玫瑰花海,芬芳四溢卻並不惹人生厭,當沈良釋放信息素的時候,待在沈良身邊,只會感到被馥郁的香氣蒸騰著,全身都松快下來,也正是因此,沈良身邊總有數不勝數的alpha。

    追逐沈良,對他們來說本就是一種享受。

    阮優的工作伙伴祁陽年輕健談,他和阮優一樣大,都是剛剛從大學畢業,區別是阮優大學畢業就結婚,而他的工作伙伴則是大學畢業就進入心安工作。

    祁陽貼心又熱情,不僅總是搶著替阮優承擔檢測室的瑣碎工作,還會在吃飯時把肉挑給阮優。

    “你多吃點,檢測中心的omega都辛苦得很,你又這麼瘦,感覺一陣風都能吹倒了。”

    阮優吃飯的動作忽然停了,他意識到陸觀潮從沒有說過這種話,即便是社交中的客套也沒有,他對阮優的關心甚至不如一個剛認識幾天的alpha。

    的確,陸觀潮只需要一個精巧漂亮並且能夠承載自己欲望的omega,至于這個omega過得好不好,陸觀潮根本一點也不關心。

    阮優想到這里,覺得心口酸脹,他感到異常疲憊,如果可能,他倒真的希望從沒認識過陸觀潮,也沒有暗戀過他,這樣也不至于在婚後一點一點地打碎自己對陸觀潮曾有過的期待和預想,最終發現陸觀潮不過是個普通人,並不是他想象中那麼完美的樣子。

    但是真的知道陸觀潮是這樣的人了,阮優卻絲毫不覺得解脫,他只覺得不甘。

    阮優從未渴求過什麼,面對陸觀潮,他終于開始渴求一份愛。

    因為這份愛他曾經能夠觸踫到,那就更不願放棄。

    坐在阮優對面的祁陽見他不吃了,抬頭疑惑地問他︰“你怎麼了?不喜歡吃嗎?”阮優搖搖頭,笑了笑,說︰“沒有,剛才在想事情。”

    心情不佳,阮優思來想去,能跟他聊得來的只有顧忻爾,他便撥通了顧忻爾的電話,同顧忻爾約了下班後見面的地點。

    顧忻爾在電話那邊懶洋洋的,听見阮優想約他一起吃晚飯,嬉皮笑臉地說︰“阮優優,太陽打西邊出來啦?你也會主動約我了,好難得哦!”阮優同他玩笑了幾句,心情也變好了,便說定了時間地點,而後直接去了約好的飯店等顧忻爾來。

    顧忻爾來的還算快,一見到阮優就大吃一驚︰“你怎麼這麼憔悴?”阮優不自覺地搓搓臉頰,不自在地問他︰“看起來很憔悴嗎?”顧忻爾鄭重地點點頭,道︰“對啊!臉也看著瘦了一圈,你跟陸觀潮吵架啦?”顧忻爾一問,阮優反而笑了,他道︰“怎麼,在你心里我就得天天圍著陸觀潮轉,只能因為陸觀潮開心或者不開心嗎?”“不然呢?”顧忻爾撇撇嘴,道︰“很簡單的道理啊,你跟陸觀潮蜜里調油的時候,早就把我拋在腦後了,也不會想起我。

    跟陸觀潮出了問題,才會跟我見面約飯。

    今天你主動約我,臉色還這麼差,那還用想嗎,肯定是跟陸觀潮遇到問題了。”

    顧忻爾說話一向如此直白,阮優聞言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顧忻爾啐了他一口,道︰“說吧,你跟陸觀潮怎麼了。”

    顧忻爾既然如此問了,阮優也不再瞞他,除了顧忻爾,阮優也沒有別人可以交流,他便一五一十地跟顧忻爾說了︰“其實我跟陸觀潮結婚這大半年,前半年我們都沒有住在一起。

    幾個月前他突然搬回家,但我們倆的關系就像同租室友,我的發倩期到了,他也並沒有標記我,再後來他又很突然地在他的發倩期標記了我,我們像普通夫妻那樣過了一段時間,他說以後我們要好好過日子,我們前段時間還一起去度假,回來後他背著我去做了信息素匹配度檢測,我猜匹配度應該不太高,因為從他拿到報告開始就又不回家了。

    所以我現在真的很……”顧忻爾聞言,奇怪地發問︰“你們都結婚這麼久了,他才去做信息素匹配嗎?”阮優眨眨眼楮,還是選擇把自己和陸觀潮結婚的前因後果和盤托出,顧忻爾听完,慢吞吞地發問︰“所以說,你因為陸觀潮跟人打架而受傷,為了彌補你,陸觀潮選擇娶你,可是跟你結婚後他又對你不聞不問,然後又突然想起有你這麼個人。

    你倆走上正軌以後,他承諾要跟你好好過,結果偷偷去做了檢測報告,報告數字不高,他就又後悔了,是嗎?”阮優點點頭,說︰“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

    他長嘆一口氣︰“哎,我說不清,我覺得他讓我患得患失,他這個人對我好像也是若即若離,忽遠忽近的。”.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顧忻爾沉默了一會兒,他一直盯著阮優,目光既銳利又憐憫,看得阮優心里毛毛躁躁的,好半天,顧忻爾才說︰“如果按照你說的,那你其實也沒做什麼,全都是陸觀潮單方面對你時好時壞。

    阮優,你有沒有想過,陸觀潮做這些的時候,可能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而是因為有別的什麼人刺激到了陸觀潮?”見阮優露出不解的表情,顧忻爾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直白地問他︰“你了解陸觀潮嗎?了不了解他的情史,他喜歡過誰,跟誰交往過,有沒有什麼放不下的執念?”阮優好像突然被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一直困擾他的問題似乎有了新的解答方式,但他仍然沒有答案,阮優茫然地搖搖頭,難堪地承認︰“我不了解他。”

    暗戀陸觀潮那麼久,阮優只把他當做遠方的神明,光芒照拂過自己,哪敢對他有過分的肖想,更別提像個狗仔隊似的去深挖陸觀潮身上的事情。

    顧忻爾陪著阮優長吁短嘆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阮優︰“那你今天突然來找我是為什麼,你和陸觀潮的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今天突然想到要告訴我?”阮優這才突然想到正題,他苦惱地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該怎麼樣委婉地描述自己的心情,最後還是選擇了實話實說︰“因為我總有點不甘心,我跟他都走到這一步了,真的要因為一份檢測報告就散伙了嗎。

    忻忻,我還想再爭取一次。”

    “什麼?”顧忻爾幾乎被嚇到了,他大聲質問一聲,引得店里其他顧客紛紛側目,連服務生也朝他們走過來,阮優連忙擺擺手將人勸退。

    “你小點聲,嚇著其他人了。”

    阮優說。

    “所以我才來找你,我想挽回……挽回我的婚姻吧,但現在我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顧忻爾嘖嘖兩聲,眯著眼楮搖頭︰“阮優,你喜歡陸觀潮吧。”

    不等阮優回話,顧忻爾便道︰“你比陸觀潮對你的感情要深多了。”

    誰說不是這樣的呢。

    阮優苦笑一聲低下頭,他冷靜了好些天,也明明白白想清楚了陸觀潮的一舉一動,但還是抵不過自己的內心,他想到陸觀潮,就心痛難耐,不甘不願。

    可是顧忻爾自己也是剛結婚沒幾天的,讓他給阮優出主意,顧忻爾自己也一個頭兩個大,托腮苦惱好半天,顧忻爾沒想出解決辦法,只道︰“可我剛才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法子,你想挽回,就得順著陸觀潮的心思來。

    陸觀潮現在在意的是信息素,但信息素這事兒,這沒辦法。”

    阮優垂著頭沒說話,顧忻爾又道︰“你也別總听我瞎說瞎分析,說不定陸觀潮也就是這一陣鑽牛角尖,過兩天就好了呢。”

    阮優心里亂糟糟的,他笑著搖搖頭,說︰“別老說我了,也說說你吧,你不是和趙先生感情好得很嗎,怎麼還沒點動靜?”顧忻爾一說起自己仿佛就很來氣,他道︰“你還說呢,趙擎也很想知道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