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22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能進行性生活。

    雖然剛才的爭執讓阮優動搖了做腺體手術的事情,但藥已經用了,過後會發生什麼,不僅阮優無法控制,恐怕向醫生也無法控制。

    不過很顯然,阮優的掙扎極大地刺激了陸觀潮,陸觀潮不僅更加興奮起來,甚至被勾起了隱藏在每一個alpha基因深處的暴戾因子。

    陸觀潮用浴袍的腰帶將阮優的雙手縛在床頭,阮優驚恐極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陸觀潮會這樣對他。

    阮優在掙扎中睡衣已經半脫半穿著了,他脆弱的蝴蝶骨在空氣中打著顫,薄薄的胸口劇烈起伏,陸觀潮捏上他小而紅的[r ]頭,輕輕一擰,阮優就從口中泄出一聲呻[y n]。

    他不斷地掙扎,卻並不得法,只被陸觀潮用手包裹著胸口,像捏女人的胸一樣,反復揉搓。

    而阮優,他在這樣惡意的挑逗中,居然感到筷感像飛速點燃的信子,一路火花,直鑽腦門。

    陸觀潮的手已經探了下去,他只用一只手就能將阮優的兩個腳踝攥在手中,而後將它們抬起來,讓阮優的後[xu ]暴露在空氣中,阮優的後[xu ]緊張而恐懼地瑟縮著,陸觀潮的手指探了一根進去,立刻就被溫熱的腸道緊緊包裹了。

    覺察到有異物入侵,阮優更劇烈地掙動起來,動靜太大,鐵藝的床頭被晃得發出 當 當的聲音,可陸觀潮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他今天務必要懲罰不夠听他的話的阮優,當然是阮優怎麼不想就怎麼來。

    陸觀潮草草擴張幾下,omega的腸道異常敏[g n],很快就分泌出濕滑的黏液,陸觀潮低聲笑了起來,他把手指舉到阮優面前,說︰“還哭還叫,瞧瞧這是什麼,這就是你想要的證據。”

    阮優恐懼地搖搖頭,說︰“我用嘴,我用嘴給你咬出來,求你……”

    阮優從沒有求過陸觀潮什麼,這一刻未知的恐懼壓倒了一切,讓他開口央求陸觀潮。

    但陸觀潮不為所動,他盯著阮優的眼楮,說︰“但我不想你用嘴。”

    陸觀潮碩大的[gu ]頭已經直挺挺頂在阮優的後[xu ],他冷硬且不帶感情地說︰“阮優,你要記住,我是你的alpha,我標記了你,那你就要服從我的支配。”

    陸觀潮說完,毫不留情地挺身進入阮優,盡管阮優仍舊哭著掙扎,但他的腸道還是熱情地接納了陸觀潮的進入,陸觀潮只適應了一刻就大力挺動起來,他進出的速度很快,阮優很快就被他撞擊得失去意識。

    渾渾噩噩間,阮優終于明白,原來先前的那些感覺並不是錯覺,自己的確只是承載陸觀潮欲望的容器。

    他絕望地承受著陸觀潮的進出,原本還有些崛蟺暮xu ]變得越發干澀,阮優並不享受這一場歡愛,他恨不得早點結束。

    但陸觀潮並沒有就此放過阮優,他只當阮優的冷淡是因為還不夠刺激,便想要往更深處去刺激他。

    當阮優發覺陸觀潮試著頂入生殖腔的時候,尚在絕望中的他終于發出了欲死的悲鳴,大約是他的哭嚎太過淒厲,終于被陸觀潮放在了心上。

    柔軟的生殖腔口還有些欲拒還迎的樣子,綿軟而刺激,想要離開這里,陸觀潮很是咬了咬牙。

    陸觀潮原本想借著今天讓阮優長長記性,但阮優哭了,他又不能再做下去,因此頗有些煩躁地問︰“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阮優整個人縮成一團,汗珠大滴大滴地滾過他的額角,他面色慘白,伸手想要捂著腺體,勉強抬起手,才發現手在劇烈抖動。

    陸觀潮從未見過阮優這個樣子,他終于慌了神。

    “阮優!阮優!”陸觀潮搖搖阮優的肩。

    阮優從即將進入昏迷的狀態中清醒過來一些,他痛苦地蹙起秀氣的眉頭,喃喃道︰“好疼,我好疼……”作者有話說︰記得去停車場!

    第22章

    阮優是在醫院里醒來的,尚未睜開眼楮,意識先回歸,他听見醫生正在說話︰“病人剛剛注射了阻斷發倩期的藥物,這時候進行性生活是非常危險的,你難道就沒有發現他一直沒有分泌信息素嗎!”阮優的信息素本就沒有什麼味道,聞不到也實屬正常,況且這還是他腺體恢復後的第一次性生活,在這之前,阮優和陸觀潮的性生活都是在沒有信息素的狀況下進行的,要說怪陸觀潮,似乎不全是。

    但陸觀潮的聲音謙遜到不像他,他連連應允︰“是是是,醫生您說的是,不過您看我夫人還要在醫院待多久?”“留院觀察一周吧,這期間病人要靜養,以後一定要注意,年輕夫妻總是在這些方面出事。”

    醫生似乎很無奈,即便見慣了因為瘋狂沖動的alpha受苦的omega,也仍然免不了同情憐憫——這可是一個決定阻斷發倩的omega。

    很少有omega會主動阻斷發倩,通常這種情況都意味著他們決定冒巨大的風險,甚至是生命危險。

    醫生走後陸觀潮開門進了病房,窗簾拉得很緊,但阮優猜天應該已經亮了。

    按照阮優平時的作息,這個時間未必能醒來,但現在他身體不舒服,陸觀潮前一夜那強勢可怖的樣子還留在他心里,阮優想到便覺得恐慌,即便在夢里也會驚醒。

    陸觀潮在床邊站了一會兒,他摸摸阮優的鬢角,阮優的睫毛忍不住顫動幾下,但還是閉著眼楮,假裝在睡覺。

    阮優覺得陸觀潮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陸觀潮又沒有說。

    阮優也不想睜開眼楮面對陸觀潮,經過昨天晚上,阮優對待陸觀潮已經失去期望,他不想現在就和陸觀潮面面相覷。

    原以為自己就這麼裝睡到陸觀潮上班的時間,自己就能解脫了,沒想到閉眼躺了好一會兒,陸觀潮也沒有要走的意思,阮優不安地縮起身子,想往更深處藏起來。

    陸觀潮伸手替阮優整理好被角,貼心地向阮優解釋︰“我請假了,今天不上班,就在醫院陪你。”

    此言一出,阮優便再也裝不下去了,他背對著陸觀潮,緩緩睜開眼楮,好半天才說︰“不用,你去上班吧。”

    陸觀潮立刻激烈地表達了自己的反對︰“那怎麼能行!你現在……我不能去,我得在這兒陪著你照顧你。”

    阮優慢吞吞撐著從床上坐起來,他靠在床頭,看著陸觀潮,陸觀潮連忙為他倒了一杯水喂到阮優嘴里,可那水又燙,陸觀潮又不會喂人,阮優倒沒喝進去多少,幾乎全灑在衣襟上了。

    阮優望著陸觀潮,目光里是無聲的譴責和勸告。

    陸觀潮根本不會照顧人,與其留在這里,還不如讓他離開。

    但陸觀潮即便讀懂了阮優目光中的意思,仍舊不願離開,他堅持道︰“就算你不想讓我待在這里,那你總得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阻斷發倩期吧。”

    阮優望著陸觀潮,看了他一會兒,發覺自己果然誤解了陸觀潮,而陸觀潮也的確不理解自己,阮優難掩失望,既是對自己,也是對這段婚姻。

    他說︰“沒什麼,你總不回家,發倩期太頻繁,我身體吃不消。”

    阮優說了幾句話,體力又跟不上了,他倦怠地躺下,繼續以一個背對陸觀潮的姿勢,緩慢地說︰“你走吧,我自己能行。”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你身體吃不消?”陸觀潮突然憤怒地喊出來,他再也顧不得遵照醫生方才說過的讓阮優靜養的叮囑, 地起身,繞到病床另一邊,站在阮優面前大聲質問他︰“發倩期是你想阻斷就阻斷的嗎?阮優!你能不能別這麼幼稚別這麼自私!”被標記過的omega想要度過發倩期是少不了alpha的陪伴的,如果要獨自度過發倩期,抑制劑的效用只會大打折扣,往往需要加大劑量。

    而大量的抑制劑無疑會損傷omega的身體,從這個角度來說,阮優的借口合情合理。

    也正是因此,阮優才觸及到陸觀潮的怒點。

    陸觀潮一直堂而皇之地逃避自己在承擔alpha責任時的問題,現在被阮優直截了當地提出來,陸觀潮下意識便心虛到跳腳。

    面對陸觀潮的指責,阮優疲憊得連眼皮都無力掀動,他垂著眼楮,只覺得一顆心已經稀碎,那個他曾經愛慕的alpha,那個在他眼里溫和、禮貌、謙遜、強大的alpha,現在沖著他說出這樣的話。

    阮優突然發覺陸觀潮和所有普通的alpha並沒有什麼區別,或許只是他的家教和修養讓他更會維持表面功夫,而內里,他跟所有alpha都一樣。

    他們一樣自我,一樣強勢,一樣蠻橫,一樣視omega為自己的所屬物。

    畢竟一個omega說出不願承受發倩期,就基本等于放棄了屬于omega的權利和義務,不願做一個正常的好妻子了。

    阮優等陸觀潮劇烈起伏的胸口平靜一會兒了,才緩慢地說︰“陸觀潮,一直以來幼稚自私的不是你嗎?被標記過的omega需要alpha信息素的安撫,可你已經多久沒回家了?還有,今天我為什麼會躺在這里?是因為你不管不顧地要行使你alpha的權威。

    剛剛才發生的事,你也忘了嗎?”陸觀潮立刻焦急地為自己分辨︰“那是因為我不知道你決定阻斷發倩期!”不僅阮優沒想到陸觀潮會這樣說,陸觀潮自己似乎也沒想到自己能說出這種推卸責任的話來,他怔怔地呆滯一瞬,很快地反應過來,拉過一把椅子坐在阮優面前,頗有些急切地說︰“優優,之前我不知道才做了這種混賬事,現在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做了,發倩期怎麼能隨便阻斷,你這……你這……”阻斷發倩期不是小事,尤其是前一晚阮優被送進醫院的事大約真的刺激到了陸觀潮,他親手把阮優送進醫院,這也顛覆了陸觀潮對自己的認知,他並不知道自己其實是這麼殘酷的一個人。

    陸觀潮急得冒火。

    阮優垂著眼楮听了一會兒,突然問︰“陸觀潮,你愛我嗎?你喜歡我嗎?”陸觀潮又愣了一瞬,而後他說︰“當……當然,都結婚這麼久了,還說這些干什麼,等你出院了咱們回家,你就好好養著,那藥也別再用了,我肯定好好對你……”阮優不想再听下去,他閉上眼楮,說︰“可以。”

    阮優並沒有睜開眼楮看陸觀潮這一刻狂喜的表情,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對陸觀潮的喜歡就會再減退一分,他還想給自己和陸觀潮都留一點顏面。

    “藥我不會再用了,但我要回的家是我父母家。”

    阮優說。

    阮優提出的這點要求陸觀潮不太贊同,但是現在最要緊的是阮優不再用藥,他便勉強點頭,說︰“也好,爸媽照顧你,我也放心。”

    阮優笑了笑,又說︰“我回我父母家以後你就別來了,你工作也忙。”

    陸觀潮的表情凝滯了︰“你是我的omega,你回娘家休養就算了,不讓我去,是什麼意思?”阮優說︰“意思就是,我們分居,等我做完標記清除手術以後,我們就離婚吧。”

    阮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