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23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對陸觀潮說出離婚時,也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說這種話。+++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當初能和陸觀潮結婚,阮優只覺得自己像是被夢想禮包砸中了一樣幸運,他喜歡陸觀潮很久,從沒有想過自己能和陸觀潮結婚,他甚至連私自接近陸觀潮都不敢。

    跟陸觀潮結婚後,面對陸觀潮的冷遇,阮優也曾經想過,自己的耐心溫柔總會軟化陸觀潮,他願意守著這段婚姻。

    如果陸觀潮一直都那麼冷漠就好了,至少不會讓阮優生出別的期待,也就不至于到今天這樣。

    是陸觀潮的忽遠忽近,讓阮優備受痛苦。

    嘗過了糖的味道,又怎麼會再願意回頭去吃苦呢,更何況陸觀潮給阮優的這顆糖,就像一顆他永遠不可能真正吃進口中的糖,又苦又甜,阮優承受不下去了。

    至于離婚嗎,阮優說出離婚的話時,也反復在心里問自己,多少夫妻都是這樣過的,至于嗎?阮優最終閉上眼楮。

    還是離婚吧。

    阮優可以接受不被愛,但是那種隨時會被輕易放棄的不安折磨得他不能好活。

    突然被提出的離婚訴求讓陸觀潮呆在原地,他將離婚兩個字重復了一遍,反問阮優︰“你說要離婚?”阮優輕聲肯定,“嗯,我說離婚。

    我會搬出來,如果你有對外公開的要求,什麼口徑都按你的來,畢竟你還代表著公司,你的財產什麼的我不會要……”陸觀潮怒不可遏地望向阮優,阮優毫不懷疑,如果不是自己現在正躺在病床上,陸觀潮一定會爆發出滔天怒火。

    不過盡管阮優在醫院,陸觀潮還是眯起眼楮,他湊近阮優,抬著他的下巴,說︰“你剛醒,情緒不穩定,先好好休息。

    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聯系爸媽。”

    阮優沒有對陸觀潮的話表示反抗,他靜靜地躺在床上閉上眼楮,沒有再和陸觀潮說話。

    阮優迷迷  睡了過去,醒來時陸觀潮並不在病房,直到晚飯時陸觀潮才又在病房現身,他為阮優帶來晚飯,是家里的味道,看來他方才是回家了。

    阮優沉默地打開保溫飯盒,陸觀潮從口袋里掏出阮優的手機扔在床上。

    “你的手機,回家的事情下午我回去跟爸媽說過了。”

    陸觀潮說。

    阮優抬眼看他一眼,知道離婚的事情看來是沒說,也對,現在是他單方面想要離婚,陸觀潮當然不會告訴父母,阮優也不想在這會兒就跟父母說,離婚要做許多打算,阮優還得從長計議。

    大約是藥效的原因,阮優不自覺地捂上後頸,腺體那一塊皮膚柔軟溫熱,阮優只是手指微微擦過,耳後便紅了一片。

    這樣敏[g n],阮優的腺體離不開信息素隔離貼,他突然有些恨自己這異于常人的腺體,沒有從這種天賦里得到什麼,反而被它綁架,失去了自由。

    見阮優吃了兩口便停了,陸觀潮拉開椅子在阮優床邊坐下,他用湯匙敲敲保溫飯盒,不悅道︰“專心吃飯,待會兒涼了。”

    阮優哦了一聲,埋頭認真吃了兩口,但他心情不佳,身體狀態也差,胃口實在不好,便又停下了。

    陸觀潮以為阮優在想離婚的事情,見狀忍不住道︰“這麼出神,現在就開始構思離婚協議怎麼寫了嗎?”阮優茫然地“啊”了一聲,而後才反應過來陸觀潮在說什麼,他有些好笑地說︰“我沒想這事,我還不至于時時刻刻都惦記著這件事。”

    阮優不過隨口說出心里話,而陸觀潮的臉色則瞬間變得很難看,他原本拿著筷子為阮優布菜的手也僵住,好一會兒,他拍下筷子,憤怒地摔門而出。

    阮優望著他離開的背影,伸手抽過兩張紙巾,將小餐桌上潑灑出來的湯汁擦干淨,而後繼續低頭吃飯。

    作者有話說︰其實優優現在只是失望(關于abo的身體設定有海量私設啦

    第23章

    阮優趁著陸觀潮不在的時候去見了向醫生,又表明自己決定停止用藥,不再更換腺體。

    向醫生倒沒有對阮優的反復感到意外,更換腺體並不是小事,從醫多年,向醫生已經見慣了後悔的人。

    向醫生安慰阮優,道︰“沒關系,按你的身體狀況,我本來也不支持你做這個手術。

    臨上手術台前你都有反悔的機會,現在並不晚。”

    阮優默默點頭,但已經注射過的發倩期阻斷劑已經在體內生效,這一段時間阮優都會存在腺體系統紊亂的情況,還可能會出現各種不適反應,這沒辦法,只能等待人體自身將阻斷劑慢慢代謝。

    “阮優,不管遇到什麼事,不要以你自己的身體做賭注。”

    離開醫院前,向醫生這樣叮囑阮優。

    在醫院待了三天後,阮優提前申請出院回家了,陸觀潮並沒有時時陪著,他的公司有事,再加上阮優也不和他說話,陸觀潮便只每天來看看他,因此阮優出院回家的事情,還是陸觀潮來了醫院後,看見空蕩蕩的病床時才知道的。

    陸觀潮登門時阮優正準備吃飯,父母知道他住院後原本迫切地想要去看他,後來听陸觀潮說“阮優有些不舒服,這些天在醫院掛水,過幾天不去醫院了就回家”,兩人這才作罷,只在家里等著阮優回來。

    “不是說要掛一周的水,然後觀潮送你回來嗎?怎麼只掛了三天水,你就自己跑回來了?”喬苒問阮優。

    阮優咬著筷子尖發笑︰“掛水?陸觀潮是這麼跟你們說的嗎?”“是啊!他說你腺體恢復以後有點營養不良,缺鈣,每天都要去醫院掛水的。”

    喬苒為阮優盛了碗湯,道︰“媽媽炖的骨頭湯,最補鈣了。”

    阮優還沒說話,家門就被敲響了,阮優心中一跳,他知道是陸觀潮來了,趿拉著拖鞋去開門,門口果然是陸觀潮。

    喬苒在餐廳揚聲問︰“優優,是觀潮來了嗎?進來吃飯吧!”阮優側身讓陸觀潮進門,低聲說︰“吃完就走吧,以後沒事別來了。”

    陸觀潮一邊應和著喬苒,道︰“公司有點事耽誤了,優優自己就先回來了。”

    一邊將手落在阮優腰上,半彎下腰跟他咬耳朵︰“我看我老婆都不行?”阮優沒理他,只拉開椅子坐在一旁,冷眼旁觀陸觀潮這頓飯是如何在父母面前扮演一個好丈夫,阮優越看便越是心寒。

    陸觀潮不是不知道如何做一個好丈夫,只是從前,他不願意做罷了。

    阮優回家住了,陸觀潮隔三差五就登門,盡管阮優並不怎麼搭理他,但陸觀潮的熱情程度遠比兩人最蜜里調油的一段時間要高,陸觀潮又變成阮優最初暗戀他時的模樣,溫和親切,說話時還幽默風趣,只遠觀,他仍舊魅力四射,而阮優卻知道陸觀潮讓他多麼疲憊痛苦。

    一次兩次倒也還好,時間長了,阮優和陸觀潮之間的奇怪氛圍便被父母看在眼里,喬苒曾追問過阮優和陸觀潮之間發生了什麼,阮優只說有點矛盾。

    喬苒便安慰阮優,夫妻之間沒有不吵架的,如果不是原則性的錯誤,也別太計較,生氣久了反倒傷自己的身體。

    阮優乖順點頭,喬苒又對阮優說︰“我看著這段時間是觀潮讓著你的樣子,你不理他,他也一直圍著你轉。

    你們夫妻倆的事情,你自己最清楚,雖說功不抵過,但也分兩面看待。”

    阮優又點頭,喬苒就發現阮優是點頭應付她,實際上或許並沒有听進去。@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喬苒養了阮優二十多年,知道阮優算是個挺有主意的孩子,他只是能忍,也不知道陸觀潮做了什麼事,讓一向能忍則忍的阮優打定主意不理他。

    陸觀潮漸漸變成每天都來,還給阮優帶一些吃食,想趁機和阮優和解,可阮優吃過就翻臉無情,趿拉著拖鞋回到自己房間,把門一關,將陸觀潮關在門外。

    偏偏陸觀潮這一天來,他想回到房間,卻被喬苒喊住了。

    喬苒說陸觀潮最近辛苦,每天來家里陪他吃過晚飯,又一直待到他睡覺才走,工作想必都是回家加班加點完成的,黑眼圈都比平時重了,讓阮優別那麼冷漠,去陪他坐一會兒。

    阮優不好跟父母直說自己和陸觀潮之間的事情,他長大了,若是事無巨細地抱怨,阮優還是張不開嘴。

    阮優不想讓父母攪進自己亂糟糟的婚姻里,便順從地坐在沙發上,看著陸觀潮和父親一起聊時事新聞,心里卻想起陸觀潮那一晚可怖的樣子。

    想到這里,阮優覺得心口涌上一口酸水,用藥控制發倩期不是小事,這段時間阮優常常有不舒服的時候,強烈的情緒讓阮優 地反胃,他干嘔一聲,而後飛速跑進衛生間,扶著馬桶吐了個天昏地暗。

    阮優吐得眼淚汪汪,這才明白過來向醫生說的不可控是什麼意思,逆身體規律而行,當然會產生許多想象不到的結果。

    陸觀潮連忙跟進來,小小的衛生間里擠了他們兩個人,阮優被陸觀潮半抱在懷里,陸觀潮問話的時候很急切,那關心的模樣不似作偽︰“優優,你怎麼樣,很難受嗎?”阮優想掙開,身上卻沒力氣,再加上陸觀潮有意識地釋放出一些信息素,阮優便軟在他懷里,有氣無力地說︰“我好得很,你放開我。”

    陸觀潮做小伏低一個月才終于將人抱在懷里,才不會放開他,他將阮優抱得更緊,伸手為他順氣,道︰“看來還在生我的氣,但我想你了,優優。”

    阮優輕笑一聲,說︰“你是不是想我,我比你清楚。”

    陸觀潮輕咳一聲,深情款款︰“真的想你。”

    這話倒不是假的,阮優搬回娘家這一個月,陸觀潮回到家里總覺得處處都不合心意,阮優在家里也不算鬧騰,可他不在,家里就顯得過分空蕩。

    雖然阮優住在這里的時候是腺體損壞沒有信息素味道的時候,但是陸觀潮總覺得這家里少了阮優的氣息,那是只有他能感覺到的香甜。

    陸觀潮是真的後悔自己去做那個匹配度檢測了,沒有這個檢測的時候,他和阮優明明過得很好,他是鬼使神差地將兩人的信息素送去檢測,要不是自己瞞著阮優去做了檢測,兩人現在說不定正甜甜蜜蜜,哪會變成今天這樣。

    想到這里,陸觀潮更認真地說︰“是真的,優優,我真的想你。”

    阮優緩了一會兒,那股惡心勁已經緩解許多,他推開陸觀潮,站在洗手池前,說︰“說這些做什麼,我們現在就分居,等標記清除了就離婚。

    中間這些日子你就當是提前適應,也可以找找更滿意的下一任,我不會干涉你的,總之我們互不干擾。”

    天底下沒有任何一個alpha能夠容忍自己的omega說出這樣的話來,陸觀潮一把攥住阮優剛剛洗干淨的、濕漉漉的手腕,將他轉過身,面對著自己。

    阮優的腰抵在洗手台上,被陸觀潮摟住,陸觀潮的臉埋在阮優的肩窩,阮優看不見他的表情。

    “我不會離婚。”

    說出這話時陸觀潮有種解脫,這些日子他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