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2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直陷在阮優說出要離婚的震驚和苦惱中,不論是結婚後分居的那半年,還是先前拿到檢測報告後不回家的那段時間,陸觀潮都從沒有想過要跟阮優離婚的事。+++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結婚是他親口提出的,阮優作為他標記的第一個omega,他的一切都被深深留在陸觀潮心上,陸觀潮見過阮優誘人的樣子,根本不能容忍阮優離開自己。

    “之前我不回家,讓你難受,現在你也不回家,讓我難受,我知道你的心情了,優優。

    我不跟你離婚不是因為別的,就只是因為我不想跟你離婚。

    你問我喜不喜歡你,愛不愛你,當時我說了,現在我還要跟你說,我喜歡你,我愛你。

    我做的不好,你要生氣多久都可以,但是離婚,不可以。”

    陸觀潮一番話將阮優說得愣住了,他在听見陸觀潮說愛他的那個瞬間,覺得心里像綻放千百束煙火,  啪啪,這一段時間以來一直晦暗的心驟然被點亮。

    “他說他愛我”這是阮優的第一反應,然後就是暗啐自己原來並沒有對陸觀潮死心。

    他只是被陸觀潮傷害了,所以想偷偷摸摸躲起來療傷,而現在陸觀潮給予他可靠的懷抱時,阮優的冷臉就維持不下去了。

    似乎是覺察到阮優態度的軟化,陸觀潮趁熱打鐵,他抬起阮優小巧的下頜,將阮優柔軟的唇瓣含在口中反復品嘗,阮優被陸觀潮吻得軟下`身子,不由自主地抓緊陸觀潮的衣襟,好更深地親吻。

    阮優被親得口中發出嚶嚀的聲音, 吸也漸漸急促起來,陸觀潮一只手攬著他的腰,另一只手為他順了順頭發,而後觸到後頸的腺體,略有些粗糙的手指在腺體反復摩挲。

    阮優太敏[g n]了,他甚至能感受到指紋間的溝壑擦過那一片皮肉。

    阮優戰栗一下,陸觀潮以為他不舒服,連忙放開他,低頭對上阮優泛紅的雙眼,跟那雙既含情又含淚的眸子對視一眼,陸觀潮再度低下頭,這一次,他的 吸落在阮優的腺體上。

    “還沒有用過這里,可以嗎,優優?”陸觀潮問。

    話還沒說完,阮優的手便更緊地攥著陸觀潮的衣襟,若不是陸觀潮摟著,阮優毫不懷疑自己會跌倒在地上,敏[g n]的腺體讓阮優對陸觀潮的貪戀無處遁形,即便他想嘴硬,這身體也完全出賣了他。

    偏偏陸觀潮還像個紳士一樣,彬彬有禮地問阮優可不可以。

    阮優胡亂點了點頭,陸觀潮便低頭,用尖利的犬齒刺破那一塊柔軟細嫩的皮膚,血液和信息素一同溢了出來,分明已經有了完全標記,但腺體的標記仍然擁有不可取代的意義。

    像晨露覆在清香的松枝上,阮優的信息素和陸觀潮的信息素交織在一起,甚至從不怎麼密閉的洗手間門縫中絲絲縷縷地飄散出去,小小的洗手間像是秋日早晨一樣,充滿清爽的氣息。

    阮優的信息素恰到好處地中和了陸觀潮信息素里過分厚重的香味,他們的結合變得輕盈,連靈魂也輕盈了。

    好半天,阮優伏在陸觀潮懷里,低聲問︰“匹配度是多少?”陸觀潮有些尷尬,道︰“這不重要優優,沒有匹配度我們也過得很好,我……”阮優打斷他的話,他沒抬頭,但是態度很堅決,說︰“可是我想知道。”

    陸觀潮只好實話實話︰“百分之七十五。”

    這的確不算是很高的數值,一般來說六十到七十的匹配度都不能算得上是般配,常規的婚姻夫妻匹配數值大多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就是極高的匹配度,九十五以上就很少見了,像百分百的匹配度,雖然看起來很誘人,但過高的匹配度往往會招致意想不到的麻煩,因此多數人都最渴望能夠和伴侶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匹配度。

    阮優和陸觀潮的匹配度很顯然和常規標準差得有些遠,阮優聞言,情緒難免低落,道︰“我們出去吧。”

    陸觀潮在他的腺體上親了親,道︰“優優,我想明白了,我們到底不是信息素的奴隸,不知道匹配度的時候,我們過得也很好,說到底,生活是你和我在過,不是你和我的信息素在過,你就當我從來沒有做過去檢測的混賬事,好嗎?”阮優看著陸觀潮的眼楮,他的認真不似作偽,阮優終于點了點頭,說︰“好。”

    作者有話說︰鬧離婚畢竟是個過程,是個反復折騰才能下定決心的過程,理解下優優。

    對了這篇文會在周四入v,入v當天雙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24章

    刺破腺體的臨時標記當然瞞不過阮優的父母,更何況信息素的味道哪里能是小小一個洗手間門板能擋住的。

    等回過神來,阮優不禁暗罵自己方才昏了頭了。

    緊接著阮優就听見喬苒在客廳里喊話︰“優優,和觀潮出來吧,吃點水果。”

    陸觀潮陪著阮優磨磨蹭蹭從衛生間里出來,父母已經不在客廳了,他們為了避免小夫妻兩人尷尬,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茶幾上放著剛切好的果盤,沙發上還擺著為陸觀潮準備的被褥。

    陸觀潮被獲準留在家里陪阮優過夜。

    阮優心里清楚,父母是期望自己和陸觀潮和好的,一則他們並不完全清楚陸觀潮和自己之間有什麼矛盾,二則,對婚後被標記過的omega來說,有alpha的陪伴會好過得多。

    阮優其實還是不能完全做到心無芥蒂,但是陸觀潮已經認錯,阮優對他狠不下心來。

    阮優覺得自己有點搞錯重點了,他生氣的緣由不止是陸觀潮去做了檢測,更是因為陸觀潮得到結果後便不再回家而心寒。

    可是現在他們兩人都不約而同地避開這一點,阮優想著或許就是母親說過的,婚姻里總有人要低頭,需要一點得過且過的精神,若是斤斤計較,那就過不下去了。

    陸觀潮躺在阮優的床上,他將阮優摟在懷里,阮優的床不算大,但是很軟,陸觀潮摟著阮優,兩人一同陷在柔軟的被窩里。

    “優優是不是喜歡睡軟一些的床鋪。”

    陸觀潮篤定地說︰“那家里的我也換成厚的,好讓你躺得更舒服。”

    阮優困了,或許是之前用藥的原因,他變得很嗜睡,迷迷  地說︰“厚厚的,有安全感。”

    陸觀潮看著阮優陷入睡眠的側臉,心中涌上從未有過的溫情和慶幸,阮優說不離婚了,陸觀潮大松一口氣,他意識到自己是害怕失去阮優的,陸觀潮半撐起身子,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親吻。

    阮優似乎又醒了,他突然問︰“陸觀潮,你喜歡什麼樣的信息素?”陸觀潮愣了愣,而後才說︰“喜歡你的信息素。”

    阮優的笑聲被掩在厚實的被子里,他慵懶倦怠地說︰“好了,睡吧。”

    第二天早晨陸觀潮起床準備去上班時阮優也醒了,他揉著眼楮坐起來,看見陸觀潮搭在椅背上的襯衣,顯得有些苦惱。

    “家里沒有替換的,昨天也沒來得及熨,你今天要穿舊襯衣去上班了。”

    阮優嘟嘟囔囔的,既困,也不滿意。

    剛睡醒的阮優又懵又腫,陸觀潮喜歡得不得了,捧著他的臉咬了一口臉頰肉,笑著說︰“有替換的。

    我一直放在車里,只等哪天能用上呢。”

    听陸觀潮這樣說,阮優有些害羞,紅暈爬上耳朵,半天只憋出一句“你可真行”。

    陸觀潮笑著,將阮優抱起來,為他穿上拖鞋,哄著他去洗漱吃早飯。

    “要按時吃飯,不吃飯對身體不好。

    晚上我早點下班,帶你去吃別的,換換胃口,好嗎?”阮優正在刷牙,電動牙刷嗡嗡作響,他閉著眼楮叉著腰,不知是在打瞌睡還是在思考,好半天才說︰“那我要吃麻小。”

    陸觀潮端起漱口杯送到阮優嘴邊,道︰“麻小的話,我得問問醫生,醫生說你能吃你才可以吃。

    先記著,還有別的想吃的嗎?”阮優漱漱口,又想著也不能總是自己遷就陸觀潮,便道︰“不能吃麻小,那我就不吃了。”☆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陸觀潮卻很堅持︰“別的事都好說,優優,你才剛從醫院出來,這些事不能馬虎。

    你要實在想吃,等醫生點頭了,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好不好?”阮優到底也不是無理取鬧的性格,這樣鬧兩下便偃旗息鼓,洗漱完,跟著陸觀潮一起去餐廳吃早飯。

    阮石安已經去上班了,喬苒早就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阮優在餐桌前坐下,喬苒先為他端了杯牛奶。

    “優優喜歡睡懶覺,在家里的時候是不是沒給觀潮準備過早飯?”喬苒問。

    陸觀潮挨著阮優坐下,見阮優面露難色喝不下牛奶,順手接過來準備替他喝了,聞言笑笑︰“家里有阿姨準備一日三餐,優優也沒有很喜歡睡懶覺的。”

    喬苒便說︰“那是在你家里,他不好意思,回家了他天天都睡懶覺。

    不在你面前睡,可能是怕你覺得他太懶。”

    阮優被喬苒數落了,不滿地喊了聲媽,被陸觀潮笑著斜覷一眼,打趣道︰“也沒有很懶吧,優優很乖的。”

    喬苒坐在一旁,說︰“那你還真是不了解優優。

    小時候就跟著沈良偷偷藏進心安的工廠,被心安的保安發現,還以為進了小偷,差點報警。”

    陸觀潮哪里知道阮優還在做這些事,聞言詫異極了,道︰“還有這種事?”見陸觀潮起了興致,還想再往下問,阮優連忙打住,一邊讓喬苒別說了,一邊催著陸觀潮去上班。

    陸觀潮好笑地被阮優推出門外,他還穿著毛茸茸的拖鞋,被陸觀潮伸手一拉,就也被拉到門外。

    “飯都不讓我好好吃,阮優,回家了你怎麼這麼霸道。”

    陸觀潮說。

    阮優心虛不已,轉轉眼珠,道︰“我是怕你遲到了,這里去公司不方便,堵車,待會兒就堵路上動不了了,你得早點出發。”

    陸觀潮笑道︰“是嗎?”阮優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陸觀潮殺了個回馬槍,問︰“小時候這麼調皮,我怎麼從來不都不知道。

    還有別的嗎,都跟我說說。”

    阮優防備不及,沒想到該怎麼回答,陸觀潮卻不著急,和阮優站在樓道里抱著手臂等他回答,阮優只好說︰“你不會感興趣的,都是小孩才做的事,很很無聊的。”

    “你還沒跟我說呢,你怎麼知道我不感興趣。

    阮優,你做什麼我都感興趣。”

    陸觀潮的情話來得猝不及防,阮優的心一空,陸觀潮卻捏捏他的臉,道︰“等你想告訴我的時候再告訴我吧,我去上班了,趕緊回去,樓道里冷。”

    阮優捂著臉回到家,喬苒看他那個樣子,道︰“怎麼,魂兒都丟了?”阮優這才反應過來是喬苒把他給出賣了,忍不住埋怨喬苒嘴太快,什麼都跟陸觀潮說。

    喬苒卻道︰“你這孩子,你把你自己藏得死死的,你不跟陸觀潮說,陸觀潮怎麼知道你是什麼人,你心里想著什麼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