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33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息素能有什麼作用了嗎?”祁陽有些一言難盡的矛盾,他試著向阮優組織語言︰“生物體本身是很復雜的組織,拋開人本身去單純地研究信息素和腺體是不夠科學的,所以目前並沒有什麼進展,但也絕對不是心安那種提取信息素合成再加工做成產品的作用。+++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阮優笑笑︰“看來不是為了商業盈利,那好,去看看吧。”

    祁陽的父親祁崇君老師是業界有名的腺體方向專家,多年來,T大的研究團隊和研究成果都為外界輸送了許多技術,包括心安在內的各行各業,只要和腺體、信息素有關,都少不了T大腺體專家的研究成果,而祁崇君老師就是其中翹楚。

    祁陽將阮優帶到祁崇君的實驗室里,大致說明了情況,祁崇君沒搭理祁陽,只沖著阮優說︰“沒想到我這個兒子,雖然學術上不成器,不願跟著我做研究,卻能遇見你,真是他的運氣,也是我的運氣。”

    阮優不太明白,祁崇君笑了笑,道︰“是這樣,這些年我所做的研究,雖然是腺體科學的研究,但更多的還是偏向信息素的研究,特殊的信息素有很多,但始終沒有踫到腺體極為特別的。

    你是第一個。”

    阮優似乎听明白了些,他拖長聲音啊了一聲,問祁崇君︰“那這麼多人,這麼多omega和alpha,就沒有遇到您想要的嗎?”祁崇君搖搖頭︰“其實也有遇到過那麼幾次,但有的擔心我的研究不夠人道,所以拒絕了,連信息都不肯向我透露。

    有的呢,是被家里的alpha逼著來做實驗、拿科研經費補貼家用,我又認為這種樣本更加不人道,所以也拒絕了,這樣一來,就踫不到合適的對象了。”

    阮優理解了祁崇君的意思,但還是不明白祁崇君想要做什麼,他問︰“那您到底想做什麼樣的研究呢?”祁崇君讓阮優坐,緩慢地說︰“我們的研究目前有兩個路徑,一個是怎麼來,一個是有什麼用。

    關于腺體和信息素的作用,想必像心安這樣的企業已經將它吃透摸透,並且賺得盆滿缽滿了。

    而關于它是怎麼來的,一來是樣本的缺少,二來是這個設想或許過于大膽,所以一直沒有深入進行。”

    阮優不太明白祁崇君的意思,他皺起眉頭,祁崇君說︰“腺體作為人體器官,目前我們對它的了解還遠遠不夠,根據現有的研究結果,我的假設是,人類性別重新分化以後,腺體同樣承擔了一部分人類染色體的功能,那麼人類的繁殖,或許可以以腺體為基礎,信息素結合作為核心,實現在生**外的孕育。”

    阮優驚呆了,連祁陽也驚呆了,他到底是生物檢測專業的學生,專業素養要高過阮優,聞言非常憤怒地說︰“爸!我帶阮優來是為了告訴你世上有這樣優質的腺體,而你卻想讓他做人體實驗,還要生孩子?你這太違反人倫道德了!你想都別想!”祁崇君望著祁陽的表情沒什麼變化,想必這樣的指責,從他產生這個設想開始就已經承受了無數次,阮優看著祁崇君的表情,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他打斷了祁陽憤怒的咆哮。

    “祁陽,你讓祁老師說完。”

    祁陽仍有些不滿,一直念念叨叨,阮優掐了他一把,讓他安靜下來,示意祁崇君把話說完。

    祁崇君搖頭苦笑︰“這些年,這樣的指責我听了無數次,但是其實很簡單,根本不用生什麼孩子,我只需要將腺體樣本和人類染色體樣本比對就可以得出結論。

    之所以需要敏[g n]特殊的腺體,是因為在實驗中更容易得出對照結論,祁陽,以你的學識素養來看,這算是人體實驗嗎?”祁陽還沒說話,阮優先說話了︰“我知道了,您是需要以我的腺體作為樣本。

    而腺體不像信息素,可以通過采集的方式收集到,再進行觀測,所以多年來您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樣本,既是因為有些人以為您要做人體實驗,也是因為有些人想從您這兒訛一筆,對吧。”

    祁崇君點了點頭,阮優笑道︰“那我來做這個實驗吧。

    就像您想要知道這樣的腺體從何而來一樣,我也想知道,我是從何而來。”

    說到這里,阮優居然覺得有些感傷,他換了個話題,開玩笑道︰“要我說,還是老師您先前的鋪墊太多了,所以才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樣本。

    如果您不說那一大堆驚世駭俗的推論,只說要找願意做腺體研究的志願者,說不定成果早就得出了。”

    祁崇君篤定地搖頭,他說︰“那不可以,任何參與實驗的志願者都要有知情權的,我必須告訴他們,否則我的結果就不具有可參考價值。”

    道德上來說是這樣,但科學上未必,可阮優沒有反駁,他已經知道祁崇君是一個認真而又嚴苛的科學工作者。

    簽下同意書,阮優拍了拍關切地望著他的祁陽的肩。

    相比于祁陽的擔心,阮優只感到期待,好像弄明白這些,就能明白為什麼被拋棄,為什麼不被愛。

    從T大校門出來,祁陽悶悶不樂的,阮優看了他好幾眼,祁陽才說︰“阮優,我真沒想過讓你冒這個險。”

    阮優笑了︰“我沒有冒險,是我自己願意的。

    而且如果你父親的結論成立,那麼人類就可以實現非人體代孕手段下的生**外孕育,那是所有omega的福音。

    非法的、屢禁不止的利用omega的身體進行代孕的行業可以被純粹的外界孕育條件取代,雖然完全取代是一個過程,但是這個過程里,又能有多少omega可以從此從被迫繁殖的痛苦中解放出來、進入社會。

    對omega來說,這太重要了。”

    阮優輕輕地說︰“對alpha來說司空見慣的一切,對omega而言,則是一種尚在爭取中的權利。

    祁陽,如果這樣一件事,我能夠參與推動,那我非常自豪。”

    祁陽大概理解了阮優的想法,他將頭盔遞給阮優,說︰“沒發現你這麼高尚,走吧。”

    阮優笑了笑,接過祁陽的頭盔,一路仍然是風馳電掣,抵達心安門口時,阮優跳下車將頭盔還給祁陽,但祁陽沒接,他的目光穿過阮優,望向馬路的方向。

    陸觀潮的車就停在路邊,看見阮優從祁陽的機車上跳下來,陸觀潮大步流星地走過來,他走到阮優面前,看了看祁陽,又看了看阮優,然後他望向祁陽手里拿個omega專用的可愛的機車頭盔。

    驀地,陸觀潮笑了一聲︰“難怪鐵了心要跟我離婚,原來是攀上更年輕的alpha了。”

    阮優勃然變色,他想著給彼此留最後一絲體面,沒有在陸觀潮面前提起沈良的事,沒想到陸觀潮卻這樣看他。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陸觀潮!放尊重點!這是我同事!”阮優皺著眉道。

    陸觀潮極為不友善地上下打量祁陽幾眼,又將同事兩個字在口中滾過一遍︰“同事?有這種上班時間帶你出去兜風的同事,那你住在外邊的那個漂亮的房子,也是同事的嗎?”阮優瞠目結舌,他沒想到陸觀潮居然這樣想他,可陸觀潮已經忍不了了,他當著祁陽的面,在心安公司的大門前,將阮優拖上他的車,阮優被他一把塞進後座,而後陸觀潮也跟了上來,他暴怒地沖著司機喊了聲出發,司機一腳油門踩下去,阮優驚魂未定地被顛了一下。

    勉強坐直身子,以一個正常的對話姿勢和陸觀潮並排坐在一起,阮優望著陸觀潮瘋狂的眼神,問︰“怎麼,你又要婚內強奸我一次嗎?”陸觀潮囂張的氣焰被打壓了一些,但他仍舊憤憤,薄薄的唇抿得很緊,下頜角因為怒火而繃出銳利的弧度,緊張的氛圍似乎一觸即發。

    阮優望著這樣的陸觀潮,他的心里已經激蕩不起愛意了,阮優甚至在想,自己之前真的是喜歡陸觀潮嗎,如果喜歡,就該時刻注意對方的一言一行,那麼自己又怎麼會發現不了陸觀潮對沈良的心意呢?阮優想不明白,他轉而撇過臉,沉默地望著車窗外的風景,鼻腔很酸,阮優有些想哭,但他揉揉鼻尖,忍住了這不合時宜的酸楚。

    第34章

    “你總該告訴我,為什麼要離婚吧。” 本 作 品 由提 供 線 上 閱 讀 

    好半天,陸觀潮的沖動似乎被平息下去了,他這樣問阮優。

    為什麼,阮優將這三個字在心頭滾過幾遍,他連譴責一句陸觀潮婚內精神出軌都做不到,畢竟陸觀潮喜歡沈良的時間,或許比自己認識他的時間還要唱,阮優僥幸做了捷足先登的後來者,可陸觀潮心里卻一直沒忘記那抹白月光。

    但陸觀潮一直死死地盯著阮優,大有阮優不說出個所以然就不會放他離開的架勢。

    阮優閉上眼楮,總不能一直不說,這層窗戶紙,不由陸觀潮親自挑破,那就只能讓自己挑破,要離婚了,阮優輸得清楚明白,陸觀潮也理應有知情的權力。

    “陸觀潮,我們結婚快一年了,有件事我一直沒問過你。”

    阮優開口的聲音很平靜。

    對上陸觀潮的眼楮,阮優問他︰“我的哥哥沈良,他跟你說了什麼,才能讓你犧牲自己的婚姻,幫他把張晟傷了我的事掩蓋下來?”那一刻陸觀潮眼底閃過的慌亂被阮優盡收眼底,原以為已經徹底死了的心又抽痛幾下,阮優強撐著憋出一個笑容︰“你很喜歡他吧,為了他,連自己的終身幸福都能付出。”

    話說開了、事挑明了,阮優的心底是一陣解脫,盡管心里像空了一大塊,不再有安心的感覺,但至少,他也算死得明白。

    陸觀潮的嘴唇張張合合,好幾次,他似乎都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最終他什麼也沒說出來。

    不知是因為一直以來被他掩藏的真相突然被阮優知道了,還是因為那種即將失去面前這個人的恐慌席卷了他,總之陸觀潮望著阮優,最終頹敗地低下了頭。

    頹敗,這個詞在陸觀潮身上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他對一切都勢在必得,唯有沈良。

    可就算他得不到沈良,還是願意為沈良做出許多犧牲,包括犧牲自己的婚姻。

    阮優望著陸觀潮,居然生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傷感來,他輕笑一聲,放緩聲音,說︰“挑個你有空的日子,我們去把手續辦了吧。

    在你身邊讓你難受了這麼久,以後就不會難受了。”

    阮優下車時陸觀潮沒有阻攔,他的手徒勞地在空氣中抓了一把,而阮優已經離開了,留下他信息素里清淡又甘甜的露水清新,陸觀潮大夢初醒,連忙追下了車。

    站在心安門前,陸觀潮一把抓住了阮優的手腕,那細膩的觸?感像踫到了他魂牽夢繞的一塊玉,阮優抬起眼楮望向陸觀潮,那溫和平靜的目光鼓勵了陸觀潮,他說出了自己心底里最想說的話。

    “阮優,我不能跟你離婚,我不離。”

    第一句話說出口,過後的話會順暢很多,陸觀潮接著說︰“我是喜歡過沈良,但我現在喜歡的是你,想要過一輩子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